正文 326. 第321章 共死

    冷冰冰的话清晰传入耳中,但齐小新却似乎不为所动,只是立在原地愣愣地望着冷冰冰。

    “还记得我向你讲过的传说吗?关于我,也是关于我另一半的传说。”冷冰冰提醒道。

    清远真人微微一惊。风清扬似乎想到了冷冰冰的份,醒悟般喃喃道:“刚才那一番话。。。难道她是。。。”

    齐小新努力回想,却以失败告终。此刻的状态,仿佛ti的各项功能已经重新发配,由两个大脑重新掌控,而思考问题的权力似乎并不属于他。他像是只剩一双眼睛的行尸走,目睹一切,却是无力改变眼前即将发生,已经发生的任何一件事

    “想起来了吗?”冷冰冰嘴角扬起微笑,晶莹的水珠却从眼角同时滑落,没入面上的黑纱。

    齐小新缓缓摇头,兽类的吼声从他口传出,尽管很低,但声音中透出的些许害怕仍然可以察觉得到。

    “现在。。。”冷冰冰仔细打量齐小新,“现在我要告诉你一些秘密。关于我,我不叫七夜,也不叫冷冰冰。关于传说,还有重要的部份我没有告诉你,那就是我穿的这衣服和注定成为我夫君的男子有关。我从小就穿上了它,没有选择,所以常常我很羡慕平凡人家的女儿,她们能够穿上称心的美丽衣裳,而我每天只能以一怪异的装扮面对世人,即使有咒语能够让衣物缩成一条丝线,但脸上的黑纱始终无法取下。后来,婶婶对我讲,有一个人能够为我解下脸上的黑纱,而这个人,这就是我注定的另一半。”

    她低头看了齐小新的右手一眼,眼神温柔:“而这流云手,就是我们相见时的信物。”

    “这少女难道就是十七年前被先知送出云荒大陆的婴儿?”清远真人紧张地望着下方的二人。

    “现在。。。”冷冰冰yao了yao唇,显得即兴奋又紧张,“现在我许你喊我的真实名字。”她凝视他,眼神微微用力,“记住,我的名字叫冷香茗。”

    齐小新眼中的黑色变淡了,瞳孔以及眼白隐约可见,仿佛双目罩上了一层淡淡的黑雾。

    “冷。。。”

    清远真人越发的紧张。

    “冷。。。”

    冷冰冰期许地望着他。

    “冷。。。香。。。茗!”声音虽然含糊,却有一种莫名的力量藏在其间。

    心间像平静的湖面掠过微风,涟漪轻轻漾,脸上的黑纱,在众人的注目下,随着“冷香茗”三字,应声而落。

    萧丽悬起的心也落了下去。下落的速度如此之快,下落的重量如此沉重,以至于归于原处时,她完全感觉不到它回到了原位,依旧轻飘飘的,空当当的,仿佛丢失了里面原本可有可无的东西,即使不见,她也能以一副洒tuo的姿态面对,尽管这种释怀接近无奈。

    同那女子一样,视若生命般重要的感,因为短暂的犹豫,失之交臂。望着前方相互凝视的二人,萧丽心中最后的一点期望破碎。那个他唤为“冷香茗”的女子,她确实像一杯香茗,在青光下,肌fu仍然像香气凝结而成般薄而bai皙,真若吹弹可破,眼睛清澈,犹如清茶中落下的一片圆圆的茶味,灵动有神,但在齐小新惊讶的目光视下,此刻已经透出一抹淡淡的惊慌。

    “我。。。”冷香茗避开齐小新的目光,露出了少女羞涩的一面,“我是不是很丑。”

    齐小新极力克制ti的异常,方要开口,冷香茗抬头瞪他,“就算丑你也娶定了,因为只有念出我名字而使面纱落地的男子才是我命中注定的夫君。所以,这辈子你想逃也逃掉了。”

    不知怎的,齐小新一愣,出神时他的目光扫到了萧丽的存在。原本淡化的黑色突然变得浓重,直将他的双目染成两颗黑色玻璃珠子一般晶亮。

    “你怎么了?”冷香茗一惊,伸手去扶齐小新的双肩。

    齐小新用力甩开冷香茗的双手。冷香茗立时怔住。

    齐小新坚难开口:“快。。。快离开这。”

    便在一边,无嗔谨慎地看着边的风清扬,道:“传说灵验了,难道你那小子真是?”

    风清扬小心瞥了半空中的清远真人一眼,恶狠狠地瞪向齐小新所在的方向,道:“他没有罢手的意思,我们不必先退。”

    无嗔一急,道:“可传说中,他不是会成为万妖之主吗,也就是我们的主人?我们当真要与他为敌?”

    风清扬露出笑意:“我们不承认的话,他算狗万妖之主?”

    无嗔皱眉,试探地问道:“风教主是要?”

    风清扬笑意更深:“杀了他,取而代之。”

    悬浮在半空之中的清远真人,对于万妖之主的传说,自然清楚,回想当年,先知送襁褓中的冷香茗回仙幻大陆前,清远真人也还看过几眼有一张粉nen嫩脸蛋的小香茗。但此刻时间短暂,分析利弊,清远真人反而大感之前的决定十分正确。如果放任这个魔头回到仙幻大陆,仙幻大陆可能经历一场血雨腥风。所以,一切威胁应该扼杀在摇篮中。即是亲眼目睹如此强横妖气的他,也是负人尊职责的他,决定宁可杀错,绝不放过。

    “既然你注定成为万妖之主,我亦是人尊,一邪一正,始终对敌,也罢,就在今天决出结果吧。”清远真人的声音像洪亮的钟声回在天地间。

    冷香茗而出,护在齐小新前方,愤懑瞪眼道:“什么名门正派,只会趁人之危,有本事你等我夫君恢复真再和他好好斗上一斗。”

    清远真人法诀指天,肃然道:“真?他是人类,这就是他的真,只不过他这样子是邪魔附体罢了。”

    冷香茗吃了一惊,转打量齐小新,见他微微抬头,一双黑目死死盯住清远真人,架势真若要和清远真人拼个鱼死网破一般令人担忧。

    冷香茗担忧地看着他:“你是人类?”

    齐小新嘴里发出一声低低的吼声,其间的怒意很是明显。冷香茗着实被他的反应吓得愣住,但依齐小新的目光望去,齐小新一直盯住清远真人,双手成爪,yao牙切齿,一副yu要进攻的姿态。

    “冷姑娘,我念你往并无罪恶,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立刻离开此地。”话毕,清远真人头顶的青色光圈已然像张开的大嘴般吐出一道尺许长的金光,极像剑尖,只是冒出一小截,缓缓向外现出真形。

    冷香茗略略回头,眼睛的余光恰好投在那个男子的脸上。“我已经等了十年,一旦抓住了我就不会放手。”她回头,仰视清远真人,目中的神却透出一股满zu,“清远老道,我和他虽然没有拜过堂,但自从我知道那个传说之后,我在心里已经默认他的存在了。所以,我们是一体的,你要杀他,必须杀我。”

    清远真人闻言,双目紧闭,似是平复心,但也不再多言,缓缓睁开双目,满眼尽是杀意,而他掐诀的右手,刺天画了几划,青色光圈内金丝飘扬,似万千溪流般汇入中央的一道金光,只是片刻,七丈宽的青色光圈内已然吐出一柄巨剑,仿佛金阳高升,遍地金光,灿耀无比,令人不敢直视。

    但冷香茗却倔强望向空中的巨剑,黑珍珠般的瞳孔投入了大片的金色,而她的目光却锁定了巨剑锋利的剑尖。

    立场表明之后,半空青色光圈内悬挂的金色巨剑赫然指向冷香茗。只要穿过她的ti,齐小新也一定被剑贯穿而亡。早已躲在远处观看许久的两位神秘男子,此时,脸戴银色面具的男子问戴了金色面具的男子:“不动手吗?我等儿子,你等女儿,这就是我们二人活下去的相同目标,现在你的女儿已经出现了,但她面临险境,你还能沉得住气吗?”

    金面男子缓缓开口道:“我想看看那个家伙的反应。”

    银面男子一惊,顺他目光望去,瞧见了齐小新。

    而在这时,齐小新上空十数丈的高度落下金色巨剑。金色光华耀目。暗的光线仿佛被点燃一般光亮。不等巨剑落下,金色光华已经将齐小新、冷香茗的影吞没。巨剑的踪影也是消失在其中,但它下落的速度极快,传出利箭破空般的声音,但只片刻,声音消逝,满目的金色光华中传来刺耳的金属摩擦声。

    似是声音揪心,清远真人的眉头慢慢皱紧。

    “不。。。”齐小新的呐喊声。

    声音仿佛金色海洋中起的波浪,天地间的金色光华随之颤了一颤。

    清远真人大吃一惊。自他施展诛神剑诀的灭天剑以来,能在此招下存活的人,只有两人,一人是魔王巴尔,另外一人便是他齐小新。但清远真人随即想到冷香茗的在场,可却分不清是齐小新或是冷香茗防御了灭天剑的威势。即便如此,能够防下这一剑,清远真人已经十分震惊,毫无一丝皱纹的额头开始向外渗出汗珠,豆大般涔涔而下。事果然棘手。

    原本因为害怕被清远真人的大术祸及的风清扬等人,退至一边。但他们脸上均已露出疲态,实是因为耗力过多,需要吸纳天地灵气,炼气化力,恢复本来功力才能继续投入战争中。然而,时间紧迫,敏gan的风清扬已经察觉到金色光华中,正有一股第一感觉熟悉,但很快发觉与熟悉的力量有所不同的诡异力量,仿佛充气的皮囊般向外膨胀,随时可能爆裂。

    使了一个眼神,风清扬等空灵山门派掌门,悄悄退出战场。

    宏伟的往生之门附近,只有清远真人一人高悬空中,衣袍飞舞,正以决死般的态度维持天地间渐渐暗淡下去的金色光华。劲风吹过,撩起这个年逾花甲的老人的头发,清远真人眉头紧锁,神色沉重的脸上几滴汗珠无声滑落。

    

重要声明:小说《异世之焚天邪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