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25. 第320章 信物

    萧丽与冷冰冰到达往生之门附近时,云荒大陆的天已经暗了下来。

    天下的云荒大陆,一片肃杀,仿佛有不少妖兽的鼻息从周暗淡的光线内喷吐过来,及却是一股冰凉的感觉漫遍全

    冷冰冰不jin用手抚了抚子。“好重的寒气。”她看着边神色略显沉重的萧丽说道。

    萧丽望向十丈外的几道影,皱了皱眉,道:“好重的妖气!”

    冷冰冰顺她的目光,眺望远方,有些担忧地道:“小二说他朝往生之门的方向走了,一路追来,还是见不到他的丁点影子啊。”

    萧丽突然道:“你不觉得那几人的影有些眼熟吗?”

    闻言,冷冰冰仔细观察远处的影。十丈的距离倒是不远,冷冰冰也非常人,扫了几眼后,经过回想,她认出了其中有几人是空灵山八大门派的掌门,而另外最为显眼的一人,浑罩了青光,与往生之门散发的柔和金光以及那人前方的黑色光华交相辉映,但相貌清晰可见。冷冰冰认得,那是三圣之一的人尊。

    “人尊?”冷冰冰微微惊愕,“清远真人怎么会在这?和云荒大陆门派的掌门在一起?”顿了顿,迟疑接道,“似乎他们在联手对付那人?”

    “以目前的况来看,”萧丽微微皱眉,“应该是这样了。”

    冷冰冰对清远真人等人围攻的对象有了兴趣。她略略歪头,微微眯眼,仔细打量那人,但因浑散发的屡屡黑气像丝带一般缠绕他的边,轮廓早已模糊,相貌更是不清。“这人真是有福,竟然能够请得动空灵山的几位掌门和人尊伺候他。”

    萧丽目光停留在冷冰冰所说的“有福的人”上,不想移开,却是说不出原由。

    但突然的,一个像海潮般迅即涌来的声音惊散了两个女人各异的目光。

    “为什么!”愤怒而又略带不解的声音,“为什么你们要组织我,为什么你们要组织我。。。杀。。。公孙皓那个畜生。”

    “齐。。。齐小新的声音?”声音带了些许魂类的特质,冷冰冰并不太确定,疑惑地看向萧丽。

    萧丽却是愣在原地,怔怔出神。

    冷冰冰望望远处,看看萧丽,心中升起一股不安的感觉,却是不肯认同,眨了眨眼,试着开口道:“萧丽姐姐,你没事吧?”但她的目光却投向了远处的一个影。

    沉默了片刻,萧丽喃喃道:“事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冷冰冰并不知道公孙皓玷污萧丽的事,当然也不会知道齐小新追杀公孙皓的事。如果知道,冷冰冰第一时间便会猜到她所说的“有福的人”就是齐小新。“那个声音。。。”她摇了摇头,似乎要摇走脑中的念头,“那个声音,应该不会是齐小新吧?”

    对于冷冰冰的问题,萧丽紧锁眉头,沉默不语。

    冷冰冰摇头道:“不会的,不会是他的声音,一定是听错了。”但下一刻,这名连连摇头,将脑中想法正努力通通摇出的女子,迈开步子,朝一个浑散发黑气的影走去。但她却被边眉头紧锁的女子拉住。

    萧丽脸色沉重,却是不去看正不解注视她的冷冰冰一眼。“你要知道,人尊代表的是整个仙幻大陆的名门正派,还有那几人代表的是云荒大陆最有实力的八大门派,所以,你要清楚,如果你过去就意味着与仙幻大陆的名门正派以及云荒大陆的门派为敌。”

    冷冰冰从萧丽脸上收回目光,望向远处。“说完了吗?”

    萧丽一惊。

    “我必须要去确定是不是他。如果真是他,当下他面临大敌,我必须和他一起面对。”冷冰冰的目光透出了一分温柔,“如果人生可以任,我任的机会就只有这一次了,如果错过,我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萧丽惊愕,目光突然失去了捕捉物,茫然不知落在何处。她扭头凝视冷冰冰,那个女子坚定的神色使她的目光有了一种退却的冲动,最终,她的目光投向远处,一副出神的样子,怔怔不语。

    冷冰冰轻松移开了萧丽的手,小心接近清远真人与风轻扬等人的边。

    试剑大会时,清远真人乔装打扮,暗中寻找风语,无意间齐小新走入了他的视线,记得齐小新的边有一怪异刺客装扮的姑娘,与他形影相随。依照着装看来,应该就是她了。

    “姑娘,这里危险,你还是快些离开吧。”清远真人试探地劝道。

    冷冰冰看向一丈外的影。在她来之前,这名浑散发妖气、看不清容貌的男子不时怒声指责清远真人等人的碍事行为,挥拳击退像墙般压来的光幕。但她来之后,这名男子似乎是因为错愕,声音突然消失,而剩下的只有同样沉默的防守攻击。但他那双黑色的眼睛,虽然无法看出其中神色,但转动间,分明是在躲避她的凝视。

    “我记得你有一位朋友是叫公孙皓,昨夜我们还在一起喝酒。”冷冰冰像朋友叙旧般慢慢说道。

    清远真人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脸色霎时变得难看之极。

    “是你,对吧?”冷冰冰眉宇间带了些许温和的笑意,“原来你也是妖?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我也好有勇气向你坦白我的真实份。”

    齐小新黑色的眼睛一亮,像黑色的镜片闪过一片光亮般奇异。

    闻言,风轻扬吃了一惊,暗暗集中一股力量,但因此刻清远真人成了这场战役的主帅,主帅不动杀意,他也只好寻找机会再行出手。

    冷冰冰注视齐小新,温婉一笑。“无论他们用什么样的眼光看你,我需要告诉你的是,我也是妖。”

    微风掠过。缭绕在齐小新周的黑色妖气,仿佛云气般有规律地上升。此刻,妖气扩散了一瞬,齐小新的容貌便在冷冰冰的视线内停留了一瞬。那是一张有过一瞬间微笑的脸。

    “他说的没错,这里危险,你快些离开吧。”齐小新动了动嘴唇,吃力地说道。但他的声音,因为体内的陌生灵魂而有了些微变化。拥有魂音特质的同时,他的神智正在渐渐模糊,怕过不久,本体会受“他人”控制。因为他清楚感觉到,心中萌生了绝不符合他格的念头——诛杀阻止他的所有人。那种感觉,分明是有人正yu抢夺他的ti一般诡异。这不由地令他惶恐。然而,神智逐渐模糊,已经无法想出及时的应对计策。无计可施,此刻只能对着心的女人哀叹,出口时却是野兽般的低低hou声。

    冷冰冰被这吼声微微惊了一下。

    齐小新却是意识到事的严重程度。先前莫名出现的灵魂,现在这般诡异的变化,事绝对不是中了风清扬的诡异术法如此简单,其中的玄奇,他一时难以猜透,也无法集中心思去思考。现下关头,公孙皓的逃跑,清远真人的庇护,众人的近使得他的心头燃起一股怒火。

    “我不会走的。”冷冰冰温和的声音像一滴纯净的水珠落在齐小新心间。

    齐小新怔了一瞬。他清楚的感觉那一瞬间他是冷静的,以至于周的人突然消失,眼前只剩这个眼波如水般温柔的女子,如此这般说道。

    “我不会走的。如果换作是我,在这种况下,我相信你也会为我这么做的,所以,我会留下来,不单单是因为相信你,更是因为我看重这份感,丢了它,生命会变得毫无意义,既然毫无意义,那就努力去维系它的美好吧。”

    齐小新仿佛被一条锁链住脖颈,从温暖如的瑶池霎时拉回寒可怖的地狱,子一颤,有人潜伏在体内,yu要抢夺他的的感觉再次出现。

    “我。。。”齐小新坚难地开口,声音已经有些含糊,“我再说最后一次,快离开这,就算。。。就算我求你。”

    冷冰冰眼圈红润。她慢慢摇头:“不。我不答应。”

    这时,天地间绽放了一朵青色的烟火,青色光圈随即像涟漪漾开来,直径七丈,直将下方十数丈处的十几人归入有效范围之内。青光华光如倾斜的瀑布,顷刻间已是将众人罩在当中。暗的大地似乎也因光明的到来而兴奋得有些颤抖,不少沙粒像细微的冰晶般在青色光华中纷扬。但是气氛却在此刻变得凝重。

    冷冰冰似乎是预感到不妙的事,眼睛盯向空中的青色光圈,左手却在同时拉住了边的一只散发黑色妖气的手。那只手惊了一下,没有抗拒,但也没有迎合,像一件事物般被她紧紧抓在手中,动弹不得,甚至有些轻微的疼痛。但这种疼痛,却让齐小新感觉幸福是真实存在的,它就近在咫尺,或许是永远,或许只是瞬间,但这一刻,面对仿佛幕布一般遮天蔽的青光,只要有这一刻的幸福他便满zu了。

    “为什么。”青光中存在的杀意再也明显不过,冷冰冰感到了惊恐,“为什么你们要这么对他,他做错了什么?”

    清远真人缓缓上升至半空,停稳形,面色沉重地说道:“无论是我,还是先知都不可能许有如此强盛妖气的人存在,即便他暂时没有做错事,但他的存在,对仙幻大陆也好,对星临界三十七界也好,本就是个错误。”

    “妖。。。妖气?可笑的理由,你。。。”齐小新似乎头晕目眩,摇晃了一下脑袋,后面的话再也tuo不了口。

    冷冰冰冷冷笑道:“因为强大到威胁你们的地位,所以需要抹杀吗?呵,确实是可笑的理由。”

    清远真人道:“这股妖气我再也熟悉不过,假以时,他一定会成为魔王。虽然他的妖气被流云手抑制,但妖气太重,流云手已经有了碎裂的趋势了,如果不斩草除根,必定后患无穷。”

    冷冰冰怔了一下,回头凝视齐小新的右手。但他双眼漆黑如同两颗玻璃珠子,看不清一丝神

    “流云手?”冷冰冰脸上一喜,拉起齐小新的右手,仿佛自语般凝视他说道,“你说这是流云手?”

    齐小新畏惧地向后退开一步,右手同时挣tuo了冷冰冰柔若无骨的双手。

    “难道我以前期盼相见的人,现在害怕相遇的人,就是你?”冷冰冰突然激动地微笑说道,“难道传说中成为万妖之主的男人就是你这个混蛋吗?”

    

重要声明:小说《异世之焚天邪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