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23. 第318章 灵魂术法

    只见场中,齐小新立于一块黑色的地面上方,直径一丈,一丈开外尽是金黄se的沙子,与这漆黑如墨的黑色领域形成强烈的对比,而那块黑色领域便像诡异的黑洞,将齐小新的ti牢牢吸在原地,动弹不得。

    不远处,设计陷阱的策划者风轻扬,此刻双手结印,左手印,右手阳印,嘴唇翕动,似在默诵咒语。

    休斯虽然与无嗔等人交战,双方实力相差无几,但休斯仍然不时冒险分心观察往齐小新这边的战况。这时,他瞧见休斯结了六道轮回印,左右阳,是为生死类术法的起始印,如果施展,必定是要取人命才会罢休。

    “不好。。。”休斯急道,“那是。。。”

    大惊之下,休斯并没有注意到前方的巨猿头部,突然撑开两排獠牙袭来。因为分心,无嗔幻出的巨猿头部打断了休斯的提示,在他xiong前狠狠yao了下去。但很幸运,邪灵的皮肤硬度向来比人类强硬不少,巨猿的獠牙只是在他xiong膛留下几条指头粗细的血痕,看似爪痕,往外溢出几滴殷红的水珠。

    “自难保竟然还有闲关心他人,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吧。”无嗔耻笑道。

    风轻扬已结六道轮回印,看这架势,势必要取齐小新命才肯罢手。但有风轻扬的六只爪牙在旁阻扰,休斯便是想去助齐小新一臂之力也是短时间不可能办到的事。但过片刻,风轻扬的术法完成,即便休斯得已抽前去对付风轻扬,恐怕那时齐小新已经阵亡。因为依照当前的况,齐小新困在陷阱术法中,无法动弹,仿佛一只垂死挣扎的猎物用尽最后的气力挣tuo陷阱,但终究只是活动了一下手脚,毫无效果。

    而齐小新脚下那片黑色领域向外扩散的灵力波动,休斯再也熟悉不过。好比一种气味,即使已过三千年,仍然能够明辨,但是三千年前,他认为那是震惊,三千年后,他确定那是恐惧。从未如此恐惧一种术法的休斯,如今品尝了恐惧的滋味,死灰一般的皮肤,冷汗已经划出了几条痕迹。屏住呼吸,却能清晰听见心脏跳动的响声。

    “咚。。。咚。。。咚。。。”

    “怎么,想起来了吗?”风轻扬似乎是稳cao胜券,这时从容地看了休斯一眼,“没错,这就是那位魔神创造的术法,我记得你见过它一次,而在今天,你有幸再次见到,并且更加有幸成为第二名亲ti验者。”

    齐小新黑白分明的眼睛中映入风轻扬的脸,冷倨傲,那是胜利者看待死人时的淡漠神。他感觉到了寒意,但又tuo困无术,只能做那砧板鱼,等待宰杀。他感觉很无力,却又无计可施,对视风轻扬盈满杀气的双眼,齐小新败下阵来,心如填满得当,沉甸甸的,一直往下沉去。

    心思落在了脚下的一片黑暗上。

    这时,齐小新脚下有了响动,似乎是地面颤抖了一下。而后,一只白如霜雪的手,一只黑如木炭的手,一左一右缚住了齐小新的双脚。

    “妖孽的手?”齐小新右掌一击,一记降魔掌,本是灿耀的外表,此刻只有黯淡的金光,疾而去,却是石沉大海一般不见再起一丝波澜。

    “果然是那一招。”休斯大感不妙,心中担忧道。

    “难道你真要用那一招对付一个十九岁的孩子吗?”休斯对风轻扬吼道。

    齐小新一愣,但见休斯关心的神不似乔装出来的,心中莫名升起一股温暖的感觉。“他把我当成了一个ru臭未干的小子吗?”他心中想道。

    休斯吼完,无嗔一拳轰了过来,巨大的力量爆发出一股强大的灵力波动,休斯吃痛退开,嘴角却是流下一缕血丝。

    无嗔蔑视休斯:“以其担心别人,不如关心一下自己的小命吧。”

    休斯一副焦急的样子瞪向休斯所在的方向,“混蛋。”

    齐小新一惊,却不明白休斯为什么如此关心他的安危,但从休斯yu要发狂的神来看,他将要面对的危险并不简单。

    制造危险的人是风轻扬。这时,他嘴唇动了动,一黑一白两条手臂突然准确地缚住齐小新的双臂,方一接触,齐小新顿感与体内小周元的联系逐渐模糊,几乎无法感应。只是眨眼,一条钢链突然自齐小新脚下一丈方圆的黑暗中出,绕了几圈,已是将怔了一瞬的齐小新的脖颈缠住,准确严实,像一条围巾缠绕脖颈,围巾的尾端一直垂入下方无尽的黑暗。

    “车裂吗?”扫了ti一遍,感觉到钢链正在向脚下的黑暗内拉扯,齐小新心中担心道,“那家伙要将我的ti生生撕裂吗?混蛋。”

    正自担忧之际,脚下传来幽魂的哭泣声,声声悲怨,如针直刺人心房,紧接着仿佛有无数寒风从窟窿中透进来,一颗心霎时感到无比的寒。一双眼睛慢慢浮出像水面般的黑暗。那是一双空洞的眼睛,但齐小新一眼望去,仿佛置云端,底下雾气氤氲,一时间目光竟是被吸纳一般无法收回。

    惊了一下,齐小新这才回过神来,却是瞧见脚边已是多了一人的脑袋,漆黑的皮肤,漆黑的五官,只有那一双雾气弥漫的眼睛凝视着齐小新,口中含有一物,正是那条缠绕齐小新脖颈数圈的钢链。

    “这是?”齐小新心中惊疑道。瞧那头部的动作,目的是将钢链往下拉扯,动作缓慢,不似以极快的速度向不同的方向用力,撕裂ti,倒有老牛耕地,稳当前进的感觉。

    风轻扬微微一笑,“该出来了。”

    说罢,嘴唇动了动,右手食指亮起黑光,宛若毛笔般在前迅速书写了一串怪异符号。

    “混蛋,住手。”休斯对风轻扬咆哮道,“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风轻扬从容笑道:“当然是杀人!”

    齐小新瞳孔收缩。前方这个看似温文儒雅的中年男子,所说的话竟是另外一番冰寒滋味。杀人这种事,相对于他,想不到只是一件平常的小事一般无足轻重。

    休斯担心齐小新的安危,利用无嗔等六人进攻的失败,放弃继续纠缠,调整方向,右手一招,上百邪灵便自手中聚灵珠齐齐飞出,如群鸦般盘旋在他脚下,随他扑向了风轻扬。

    但风轻扬只是露出自信的笑容做为回应。

    深知此术的厉害,休斯一心营救齐小新,对于风轻扬的笑容,权当自大处理。

    突然,只是尺许距离,风轻扬近在眼前,一颗硕大的巨猿脑袋悄无声息出现在邪灵的下方,发出一声怒吼,笔直冲撞而去。仿佛长矛冲天而起,刺中一只黑色盘子,顿时盘子应声碎裂,盘中“食物”纷扬四散。

    “下一个就轮到你了,猴急什么?”无嗔冷说道。

    因为无嗔等六人重新封锁了休斯的行动,休斯无奈又与齐小新分开一段距离,陷入无嗔六人的纠缠当中。

    “他自难保,是救不了你的,不要想了,受死吧。”风轻扬又是画了一串诡异的黑色符号。

    “死?”齐小新虽然行动受到限制,但他此刻却没有察觉到存在另外的危险。

    而在这时,浮出黑暗领域的脑袋徒然发力,缠绕齐小新脖颈的钢链正受它的作用,带动齐小新的头部往下沉去。齐小新只觉巨石悬颈,但也并非沉重无比,可以勉强与之较力。如此一来,一方向上,一方努力维护原状,双方拉扯不断,却是不分伯仲。但很快的,齐小新感觉ti仿佛沉浸大海,背对天空,此刻正受一股力量缓慢上浮。渐渐的,似乎是浮出水面,心中油然升起一股轻松的感觉。

    但下一刻,齐小新怔住了。

    只见齐小新眼前出现一片人型黑影,ti轮廓与他十分相似,脖颈也缠绕了一条钢链般的物体,仔细分辨,竟是像他的影子一般立在前。

    “这。。。”只一字,仿佛用尽了齐小新全的气力。顿时,疲惫如午夜的潮水,汹涌上涨,很快漫遍他的全。只在片刻之间,全无力,疲惫不堪,眼皮沉重,缓缓下沉却又因为最后的一丝坚持仍在死死硬撑,维持视野正常的范围。若不是四支黑白大手缚住了他的四肢,疲软的ti决定是要瘫倒下去的。

    “你的灵魂我收下了。”风轻扬脸上尽是满意的笑容。

    “我。。。”齐小新大惊失色,但因疲惫不过是微微吃了一惊的反应,“我的灵魂?”

    “既然就要死了,就让你死得明白。”风轻扬道,“你是死于三千年前那位曾经称霸星临界三十界的魔神所创的食灵术——灵魂深渊。”换作了委屈的口气,“既然知道死因了,那我就只好送你上路了,因为你有圣剑在手,我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啊。”

    风轻扬说话间,齐小新的意识逐渐模糊,已经没有多余的气力吼出心中的愤怒。眨一眨眼,沉重的眼皮只剩一线的空间就要闭合了。

    “混蛋,你知道你在做一件愚蠢的事吗?”临睡前,休斯的话清晰地传入齐小新的耳中,但这句话,以齐小新模糊的意识判断,似乎不是对他所讲?

    而在这时,齐小新的灵魂上半已经离体,由黑色的钢链牵引,俯xia去,慢慢沉入下方的黑暗。到腰间时,一片人型黑暗慢慢透出齐小新的ti。

    风轻扬面色大惊:“又是一个灵魂?”

    对这诡异一幕,无嗔等人也是惊住,防守进攻,已是不再专心,分出心思瞧向这边。

    “这小子怎么会有两个灵魂?”无嗔惊疑不定。

    

重要声明:小说《异世之焚天邪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