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08. 第303章美人斗酒下

    客栈大堂内的餐桌,大部分迎来就餐的客人。近百名的客人,有的小声议论,有的大声劝酒,也有聊聊家常里短的客人,你一句我一句,好不闹。但冷冰冰与萧丽的出现让这闹的景象了片刻的消散。萧丽的容貌确实是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引来男人的注目,即便女人也是会多看几眼。毕竟这等姿色的女子,平常很少见得,今一见,除去羡慕便只剩妒忌了。

    萧丽向齐小新走去。冷冰冰呆了一下,看见齐小新同样惊愕的眼神,yao了yao唇,尾随萧丽去了。

    大堂内的其他客人见与美人无缘,不少人眼中流露出沮丧的神色,但过片刻,敬酒、闲聊、各种语言再次犹如雨后笋般迅速出现,只能容纳百余人的大堂显得有些嘈杂了。

    公孙皓见萧丽走到边,惊了一下,不去看她,微微低头看着只是摆了三只茶杯、一只茶壶以及正中摆了一只竹筒的方形桌面。齐小新与风语相对而坐,公孙皓面对大门而坐,正对萧丽,一张方形的桌子,只有三边坐了客人,三缺一但却来了两位女客人。

    这一场局,齐小新琢磨不透,看着并肩而立的萧丽与冷冰冰,微微发愣,竟一时忘了邀请两位美人入座。

    萧丽对齐小新微笑道:“看来我们来得正是时候,可以免费吃上一顿晚餐了。”

    齐小新愣了一下,扬手比划了一下,笑道:“欢迎。”

    冷冰冰的神一直很平静,看不出一丝变化。因为她的平静,齐小新平静的内心早已起了一些风浪。他实在想不通这两小女子怎么会在一起?如果冷冰冰与萧丽对他都有义,她们二人应该是敌才对啊?但以目前况分析,这二人走在一起,倒像姐妹,随和大方的姐姐萧丽,沉默寡言的妹妹冷冰冰。

    这一对姐妹同时出现,意味着什么?

    而在这时,冷冰冰随萧丽坐在了公孙皓的对面。

    风语似乎是听见了二人的落座声,自信地笑了笑,道:“这两位姑娘是?”

    公孙皓把嘴往风语耳畔一凑,轻声道:“其中一个就是我们刚才说的萧丽。”

    风语惶然道:“哦,一位是萧姑娘,那另外一位肯定是冷姑娘吧。”

    冷冰冰显然没有想到风语能够猜出自己的份,惊了一下,道:“正是。”

    这时,小二手拖一只木盘,端了一壶温好的酒、几大盘菜肴以及三只酒杯,来到桌前。

    “哟,又来了两位mei女啊,我以为是三位呢,稍等,我这就为两位mei女去取餐具。”

    “小二哥,麻烦你顺便再取两只酒杯来。”见小二要走,萧丽拦他,客气说道。

    小二应了一声,转离去。

    方桌上已经摆下三道荤菜两道素菜,腾腾的,香扑鼻。齐小新瞧那鸭焦黄的外皮,很是,但看萧丽、冷冰冰二人的神色,总觉来者不善,准备风卷残云吃上一顿的yu望在他盯住桌上美食咽了一口唾沫后,很快消散得差不多了。

    “这位朋友是谁,怎么会知道本姑娘的姓氏。”冷冰冰问道。

    知晓她份的人是齐小新,即与齐小新同坐一桌,头脑稍微灵活一些的人分析一下,便能得出自然是齐小新告之的这个结论。但她明知故问,风语想到齐小新与萧丽认识在先,现在冷冰冰与萧丽又是同时出现,齐小新立马神不同,风语立刻便猜到冷冰冰此刻打的小算盘了。

    “在下是元清教的风语,与齐兄弟有些交,至于冷姑娘的第二个问题,是这样的,自从与齐兄弟再次相聚之后,他提到最多的事也就是关于冷姑娘你的事了,我自然就记下了冷姑娘的芳名。”风语答道。

    冷冰冰对答案很满意。她扭头看向齐小新,满意地笑道:“是这样吗?”

    齐小新看了萧丽一眼,笑了一下。

    冷冰冰不再追问,扫视了一下方桌周围的人,发现只剩一人不了解他的份了。公孙皓见冷冰冰在打量他,微笑道:“在下公孙皓,与风语师兄同出一门。”

    冷冰冰看样子并不关心他的份,点了点头,道:“哦。”

    这时,小二取来了两只小碗,两只酒杯。摆好之后,小二说了句客话离去了。

    萧丽从方形正中的竹筒中取出两双筷子,分派冷冰冰一双。冷冰冰笑道:“谢谢姐姐。”

    不到半时间,这两小女子竟然真如姐妹般以礼相待。齐小新见这一幕,心中更觉奇妙。公孙皓闻言,很有深意地看了一眼齐小新。

    齐小新扬起筷子,指了指桌上的一道菜,微笑道:“来来来,尝尝我点的醉鸭,这可是五华山的名菜,我特地打听来的。”

    气氛有些诡异。公孙皓一听,如释重负般拿筷便夹菜送到嘴边,也不顾其他人还未动筷便品尝起来。想起师兄风语双目失明,他感到歉意,夹起一块鸭送到风语前的碗中,笑道:“师兄尝尝,这是醉鸭,看看他是否真能醉倒你。”

    风语微微一笑,伸手拿筷。齐小新想起他盲人的份,不jin为他捏了把汗。即使食物近在眼前,如果没有旁人的帮助他也不可能有机会品尝吧。但接下来,齐小新却大为吃惊。只见风语微微一笑,jing准夹起碗中的鸭,送至嘴里,咀嚼了一番后,赞道:“入口后有一股浓浓的酒香从喉咙升上去,真不愧是醉鸭,是很特别。”

    齐小新、公孙皓微微一惊。但齐小新想那碗离风语很近,即便常人闭上双眼应该也能很快从它里面夹出食物。

    想了片必,齐小新认为这是巧合。瞧看公孙皓的神,估计他心中也是同样的想法。

    风语品尝完醉鸭的美味之后,指了指桌上的一盘菜,道:“这是什么?熊掌吗?”

    齐小新、公孙皓大惊。对于一位盲人,说出这一句话,已经不能用巧合来形容了。这分明是正常人看见桌上摆了一盆掌状的菜肴后做出的合理猜测。

    齐小新仔细观察风语的眼神,但见它平静如水,与往常所见的瞎子的眼神并无二致,微一错愕,疑惑道:“风语师兄,你能看见了?”

    听他一说,萧丽、冷冰冰才意识到同桌的这位风语竟是一个瞎子。

    风语无奈地笑道:“不能说看见,也不能说不能看见,只是我每次运起灵力之后,总能隐约看见眼前事物,很模糊,而且有时也会像水中明月一般微微摇曳,真是一种非常奇怪的遭遇。”

    公孙皓子一歪,往下看去,果然在桌下见到风语的左手摆在膝上,此刻已然散发一片淡淡的青色光华,范围不大,只是包裹了他的手掌。

    “那也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齐小新举杯,“来,为风语师兄重获视力干一杯。”

    冷冰冰为萧丽斟酒。五人举杯,一饮而尽。

    喝完一杯,冷冰冰再次将她与萧丽的酒杯斟满水酒。冷冰冰举杯道:“姐姐,我敬你的大义。”

    萧丽微笑与她对视,喝完了杯中温的水酒。两杯下肚,萧丽替冷冰冰满上,回敬了一杯。“妹妹,我敬你一杯,敬你的痴。”

    你来我往,不过片刻,桌上一壶温水酒,气未消已然喝完。齐小新与公孙皓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显然是不知其中内,迷惑不解。倒是风语,一个盲人,眼不见为妙,不受眼前事影响,独自品尝桌上美食。

    齐小新打量萧丽与冷冰冰。此刻,一壶水酒下肚,虽然冷冰冰面蒙黑纱,但透过黑纱依然可见冷冰冰bai皙的皮肤依然bai皙,不见有醉酒后浮现的红晕。萧丽也是如此。看来,这两小女子的酒量应该不错。但看这两小女子的眼神,齐小新总觉不对,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齐小新想到了“痴痴”。

    似乎她们敬酒的对象不是对方?

    萧丽唤来小二取来一壶酒。冷冰冰只是为她与萧丽满上,斟满再喝,喝完再斟,两个小女子彼此说着一些让齐小新云里雾里的话,全然不顾桌上的另外三位客人感受。第只酒壶已经空空,萧丽与冷冰冰的脸上也在这时浮起了红晕,但看样子,也只是微显醉意。

    “小二,再拿一壶酒来。”冷冰冰笑着吩咐道。

    “你们还喝啊?”齐小新劝道,“再喝可真要醉了。”

    冷冰冰瞪了他一眼,随即又笑了起来,倒有几分醉态了。“要你管。”

    冷冰冰说完便又接过小二送来的一壶酒,继续与萧丽畅饮。

    公孙皓扫了桌上的两小女子一眼,把头凑近齐小新边,轻声道:“好像有点不对劲啊。”

    齐小新白了他一眼,小声骂道:“话。”

    公孙皓讨了个没趣,耸耸肩膀,为风语夹菜,师兄弟二人一边品尝一边称赞,也是形成了一个小圈子。反观齐小新,他左边的两小女子相互敬酒,视那烈酒如泉水,一杯一杯地下肚,全然不理桌边的其余人。而风语与公孙皓也是聊成一团,对于美味,他们有了共同话题,赞不绝,对于毫无心动嘴的齐小新,不予理睬,使得齐小新看上去像是孤家寡人一个。

    长夜漫漫。

    齐小新在桌前却仿佛是躺在睡chuang上面,感受漫长的黑夜,无心睡眠。他夹了一块青椒,嚼了一口便吞入了肚中。青椒的辣味并未起到提神的作用。他打视桌上的四人,两人一团,相互敬酒,有说有笑,仿佛他就是一个局外人。轻轻叹了口气,齐小新把目光投向门外。他感觉像那门外的冷风,大堂内通明的灯火,嘈杂笑声,却是与他无关。

    过了片刻,传来酒壶倒桌的声音。

    回过头来,萧丽与冷冰冰已经被醉意征服,乖乖趴在桌上。而那公孙皓与风语,异地重逢,想要说的话,全部化在酒中,一壶酒下来,人已半醉。

    “怎么都醉了!”齐小新看着狼藉的餐桌,喃喃道。

    

重要声明:小说《异世之焚天邪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