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70. 第270章

    《试剑大会》第十集(下)

    花园。。(大约一个月前)

    教主与教主夫人在花园内散步,恩有加。

    一个教众走了过来,跪地报告:“启禀教主,圣女已经来了。”

    教主点头,扬手示意。教众退去。

    教主夫人:“(对教主)你真打算交给她?”

    教主:“是时候交给她了。”

    教主夫人:“大哥进入了亡灵深渊,杳无音信,而大哥就这么一个女儿,再让她去,我总感觉……”

    教主:“福祸已定。我们就算把香茗藏在边,该来的总归会来,不如顺应天命,让她去吧。”

    教主夫人担忧。

    过不多久,黑纱遮面的冷冰冰走到教主、教主夫人二人边。

    冷冰冰:“叔,你可真会疼婶,午饭过后就陪她来花园散步了。”

    教主:“你以后也会寻到真心疼你的另一半。”

    冷冰冰:“(害羞)叔……”

    教主:“你的年纪也不小了,再过一个月,你就年满十八岁周岁了,按照平常人家的女子来到说,是到了出嫁的年纪了。”

    冷冰冰:“(对教主夫人)婶,你看叔他……”

    教主夫人笑着瞪了教主一眼:“尽拿香茗取笑。”

    冷冰冰:“(严肃)婶,不许叫我香茗,我叫冷若冰霜。”

    教主夫人:“哦,对对对,冷若冰霜,冷若冰霜,我们的圣女今年又叫冷若冰霜了。”

    教主:“你啊,一年换一个名字,怎么会染上这么一个毛病。”

    冷冰冰:“(有些不愉快)叔,婶,找我有事吗?”

    教主:“叫你来,是因为想交给你一件东西。”

    冷冰冰:“(惊喜)生辰礼物?”

    教主夫人:“算是吧。”

    冷冰冰看向教主:“那是什么?”

    教主:“一件是时候交给你的东西。”

    教主看向教主夫人,微微点头。教主夫人担忧地看了冷冰冰几眼,从袖中取出一块折叠整齐的黄布。

    冷冰冰看向黄布:“这是?”

    教主夫人递出黄布。冷冰冰小心接过,但见教主夫人面露些许担忧神色,一时不敢轻易打开黄布,把求问题眼神投向教主。

    教主解答:“这是我的大哥,也就是你的亲生父亲从亡灵深渊带回的一张地图,他说,这是送给你十八岁的礼物。”

    冷冰冰:“爹爹曾经回来过?我怎么不知道……我从来没有见过爹爹一面,为什么他不见我。”

    教主夫人:“你见了,可你不记得了。因为当年,你还在襁褓中,小嘴嗞吧嗞吧的喝着水,怎么可能记得。”

    教主:“确切的说,你是和这一张地图一起被大哥从亡灵深渊带出来,交给我们fu妻二人的。”

    冷冰冰沉默片刻:“这一张地图,为什么现在是时候交给我了?”

    教主:“你还记得,小时候我常向你讲起的传说吗?”

    冷冰冰:“记得。怎么了?”

    教主:“你信吗?”

    冷冰冰:“(坚信却不想说)我……”

    教主:“按照大哥当年的交待,是时候交给你这张地图,让你亲自去验证它的真实了。”

    冷冰冰:“这是亡灵深渊的地图?”

    教主:“大哥当年说是。大哥说,先知一共给出了五张地图,一张给了光明圣教,一张给了羔利,一张给了元清教,一张给了天机城。但这四张地图的主人,他们都不知道,同样的地图,会有第五张,而你就是这第五张地图命中注定的主人。”

    ………

    茶铺。。(大约一个月后)

    冷冰冰:“(对苏媛)苏姑娘,你的伤不大要紧吧?”

    苏媛:“不大要紧。”

    冷冰冰起:“我担心二哥的况,就先告辞了。”

    苏媛:“没事。你先去吧。”

    冷冰冰向不远处的东擂台走去。

    冷冰冰的旁白:天机城来了,元清教来了,光明圣教也来了,五张地图的主人,就只剩羔利了。可是,这是否意味着,注定成为万妖之主的他也已经来了?

    ………

    往生门前。

    空灵山八大门派,其中七派掌门盘腿悬空而坐,调息灵力,上散发出各色光华。只有空冥派掌门立在七派掌门不远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八大门派,门下弟子,或撑门派大旗,或别刀站立,苦苦等待先知的出现。圣灵使者知道先知一时半会不会出现,看着耐心逐渐减少的众人,不免有些焦急。

    无嗔:“先知这一回是怎么回事,竟然把我们晾在这里这么长时间了,也不见一个派人来传话,这一届的封魔大会,是开还是不开了?”

    圣灵使者:“无嗔掌门莫急。”

    乐无忧:“既然先知一时不会出现,不如让门下弟子切磋一下,三年未见,看看他们的修行是否有所长进?”

    除了空冥派,其余六派的掌门几乎是同时看向了风轻扬。

    风轻扬:“不知空冥派的掌门意下如何?”

    空冥派掌门:“各位前辈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风轻扬满意点头:“既然诸位都有这雅兴,那就开始罢。”

    八大门派弟子jing神一振,齐声叫好。但也有不少弟子露出了担忧的神色,似乎是在害怕掌门会叫自己前去厮杀一场,目的只是供人娱乐观看而已。

    ………

    东擂台。

    台下。冷冰冰来到了人群外围。胖墩发现了她,从旁边飞到她的边。冷冰冰看向擂台。

    台上。齐小新正与萧丽交战。金光四

    台下。冷冰冰:“(对胖墩)怎么是个女子,不是一个金发碧眼的俊哥吗?”

    胖墩:“你想见的那位金发碧眼的俊哥,原来是替这位mei女上台抽签的下人,这才是正主。”

    冷冰冰:“谁想见他了。”

    冷冰冰观察了台上激战的齐、萧二人片刻:“我怎么看他们二人的实力是不相上下啊?”

    胖墩:“以目前的迹象来看,确实是这样。”

    冷冰冰:“这样打,那可要打到什么时候,等他们打完,估计封魔大会也结束了。”

    胖墩:“封魔大会?你怎么会突然提到封魔大会?”

    冷冰冰:“那死和尚可是答应过我要参加封魔大会的,并且还信誓旦旦地说,一定会夺得魔神之位。”

    胖墩:“(惊喜)他当真答应参加封魔大会了?还是你有办法。”

    冷冰冰:“是啊……咦,我怎么发现你比我还高兴?”

    胖墩:“(傻笑)呵呵,有吗?”

    冷冰冰歪着脑袋,看着它,点头。

    胖墩:“主人如果是魔神,我也感觉特别威风啊,当然是件高兴的事了。”

    冷冷冰将信将疑地看向擂台。

    台上。齐小新呵出一个金色字诀“兵”。萧丽扬手。“兵”字直接透过萧丽前的结界,击中她手中的匕首,结果她的双手一颤,手中匕首险些tuo离双手。萧丽一惊。齐小新双手犹如蛇舞,轻轻一挥,带出掌影,幻化成九张灵的狰狞面孔,yao向萧丽。

    萧丽:“西境百象手?”

    齐小新:“正是。”

    萧丽手中匕首随意一划,两道金光如同两把刀刃斩向灵的面孔。

    萧丽:“不过是幻象而已。”

    金光撕碎了七张灵的面孔,剩余两张,yao向了萧丽的左边肩头。就在同时,萧丽眼前景象模糊,分分离离,齐小新的形也是一晃,消失了。萧丽大惊,准备提起匕首斫向她的肩头时,肩头的灵面孔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齐小新右手成爪,环抱她的脖颈,直接抓住了她的左边肩头,左手则探在她的下巴下面,擒住她的脖颈,但从手指探入皮肤的力度来看,并没有使用多大的力量。

    齐小新把嘴唇贴在萧丽耳边:“(轻轻地)你确定是幻象吗?”

    ti紧贴,萧丽想起了两年多前的夜晚,心复杂,一时竟也忘了反击。

    台下。肖恩怒目圆睁,仿佛能够直接喷出火来了。

    不远处,冷冰冰瞪着眼:“他原来是想找机会从背后抱人家,真是不要脸。”

    胖墩:“自古英雄谁不mei女?有可原啊。”

    冷冰冰:“上梁不正下梁歪,果然都是一个德,真是下流。”

    胖墩无奈耸肩。

    台上。齐小新的嘴唇贴在萧丽耳畔:“对了,忘了告诉你,这一功法叫锁龙手。”

    萧丽一惊。

    台下。赵远修:“这是雷云寺的体术锁龙手。十年前,不吃和尚也是用一招西境百象手做为起手招式,然后利用锁龙手锁住了我的行动能力。”

    公孙皓:“曾经有个家伙也是用同样的招式封锁了我的行动能力。……难道……难道这家伙是他?”

    孙道明:“(紧张)是他?是谁?”

    ………

    往生门前。

    八大门派的弟子围在外围,除了空冥派的掌门,其余七派的掌门一齐悬浮在一人高的半空中,看着人群中的两名弟子较量。

    夜鹰教的李副堂主,一爪划开了苦行教弟子的xiong膛。苦行教弟子的肠子被李副堂主扯出。苦行教弟子双目圆睁,倒地亡。李副堂主用she头tiantian爪上的鲜血。

    空中,夜鹰教教主鹰鸣满意地点了下头。苦行教的教主克里奥自觉丢了面子,脸色有些难看。

    圣灵使者:“李副堂主三连胜。”

    无嗔(42岁)做厌恶状:“快来人,把这家伙的尸体抬下去。”

    地面。浮屠派出了两名弟子,抬起了尸体,清理了地面的肠子。

    空中。无嗔:“喂,下一位,下一位,哪个门派的弟子上去给这夜鹰教的弟子一点颜色看看。

    鹰鸣(40岁):“无嗔掌门怎么不叫自己门派的弟子上去一试?”

    无嗔:“夜鹰教和浮屠派还不是一个层次,现在上,早了点。”

    鹰鸣一张老脸黑了下去。

    地面。空冥派掌门站在人群最内一层观看。他拍了一xia边的赤堂主。赤堂主看着浮屠派的弟子清理肠子,吓了一跳。

    空冥派掌门:“赤堂主,该你显显威风了。”

    赤堂主:“别,别啊,掌门。”

    空冥派掌门:“对方不过是一个副堂主,你是我空冥大派的堂主,难道还怕他一个副堂主不成?”

    赤堂主:“我知道欺骗掌门不太好,这帐咱们回去再算,行不行?”

    空冥派掌门:“(笑)行啊。”

    空冥派掌门一掌拍向赤堂主的后背。赤堂主人向前跃,来到了场中,面对前方连杀三人,已经杀红了眼的夜鹰教的副堂主,赤堂主咽了一口口水,嘿嘿地笑了起来。但对方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没有半点与他玩笑的意思,赤堂主的笑容显得十分尴尬。

    空冥派掌门:“这一局,就由我空冥派的赤堂主来战吧。”

    ………

    东擂台。

    台上。齐小新一手抓住萧丽的肩头,一手抓住萧丽的脖颈。

    齐小新的嘴唇贴在萧丽的耳畔,轻轻地:“这一回你跑不掉了吧。”

    萧丽被他呵出的气弄得心痒,定了定神,正视前方:“怎么,想抱我的话也不用选择这种卑鄙的方式吧?”

    齐小新:“卑鄙吗?我不觉得。”

    萧丽斜眼瞪向后的齐小新。

    齐小新迎上她的目光:“卑鄙就卑鄙吧,卑鄙总比背叛好。”

    萧丽想到了肖恩,黯然神伤,低头看向了脚边。

    台下。冷冰冰:“他们俩在干什么,抱在一起很好玩吗?”

    胖墩无奈耸肩。

    不远处。肖恩:“萧,让我来吧。”

    台上。公证人跃到擂台边上:“(对肖恩)如果你上台,你们俩都将被直接取消资格。”

    萧丽微微回头:“(对肖恩)肖恩,我能行。”

    齐小新:“现在你受制于我,真的能行吗?”

    萧丽正视前方:“试一试不就知道了吗?”

    齐小新:“是吗?”

    萧丽:“决胜负吧……齐公子。”

    齐小新惊愕睁圆双眼。

    《试剑大会》第十集(完)

    工作实在太忙了,每天只有晚上有两个小时的写作时间,更新速度受到影响,还望大家见谅!!!

    

重要声明:小说《异世之焚天邪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