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69. 第269章

    《试剑大会》第十集(中)

    往生门前。

    往生门所在的区域是一片荒漠,黄沙遍地,青草不生,和一般的沙漠没有区别,甚至气候更为干

    空灵山的八大门派的掌门以及圣灵使者,齐聚往生门前。八大门派的弟子,规矩地立在掌门后,一同观赏前方不远处这座雄伟的往生之门。

    空冥派掌门:“各位前辈,我似乎听说,封魔大会和试剑大会的举办地点是在同一个地方啊?”

    无嗔(浮屠派掌门):“你听哪个王八蛋说的?”

    空冥派撇了后方的赤堂主一眼:“我也不知道那个王八蛋它是哪个王八生的蛋,或许它就叫王八蛋吧。”

    赤堂主擦汗。

    乐无忧(聚欢派掌门):“(笑)哈哈……空冥派这一代的掌门有点意思。”

    风行子(仙城派掌门):“(对圣灵使者)我说,圣灵使者,这往生之门我这一辈子看了不下百回了,你说先知交待,这一届的封魔大会在这召开,可是先知人呢?”

    空冥派掌门担忧起来。风轻扬面无表地注视圣灵使者。

    圣灵使者:“各位莫急,先知还在山中城,等一下就会过来主持封魔大会。”

    ………

    比武场地。西擂台。

    公孙皓手拿一张网子(一线牵),目视冷冰冰扶苏媛慢慢走下了擂台。

    公证人:“这一场比试,铁掌门的陈林获胜,按照规则,他将获得一次试剑的机会。(对公孙皓)陈公子可以先行下台等待。等最后一场比试决出胜负,先知就会带你们前去藏剑地点了。”

    公孙皓下了擂台。

    台下。人群开始向东擂台移动。清远真人、孙道明、赵远修向公孙皓走去。

    孙道明:“(对公孙皓)明皓,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们?”

    公孙皓:“没有。”

    赵远修:“那你是如何学会冰系术法的?”

    公孙皓:“天机城曾经来过一位**师,是他传授的,我一直偷偷练习,所以就连师父也不知道我会冰系法术。”

    孙道明、赵远修对视一眼,看向清远真人,像是在用眼神请求他来辨别公孙皓所说之话的真伪。

    清远真人微微蹙眉,看着公孙皓,不语。公孙皓心中发虚,表面故作镇定。

    ………

    东擂台。

    齐小新保持进攻状态。萧丽处于防守状态。齐小新眼睛的余光扫到台下有大量的人汇集过来,百丈之外,已经没了人群,知道西擂台的比试已经结束,分出一份心思,一边进攻一边在台下搜寻冷冰冰、苏媛、或者可能是公孙皓的陈林的影。

    萧丽本来不想认真打斗,但见齐小新实在没有把这场战斗放在心上,想到齐小新误会她的原因,干脆借此机直接说明所有问题。

    萧丽:“龙公子,你想成为剑圣,不巧,我也需要成为剑圣。”

    齐小新击出一记降魔掌:“已经是光明圣教的光明斗神,还来争夺剑圣之位,萧圣女的野心不小啊。”

    萧丽前白光一朵,化解了降魔掌:“我答应过我的未婚夫,如果我取得九天龙鸣剑,我们就在今年完婚。”

    因为这一句话,齐小新的jing神全部集中在萧丽上。

    萧丽:“所以,这次的试剑机会,我必争不可。”

    齐小新:“有我在,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

    西擂台。

    擂台下面,只剩清远真人、孙道明、赵远修、公孙皓四人。

    清远真人:“(对公孙皓)既然是一位**师教你的冰系冰术,那也算是缘份,这件事以后再说吧……明皓,你手里所拿之物,据那位姑娘所讲,是你一位朋友的法宝?”

    公孙皓:“(犹豫)我也不太清楚。”

    清远真人:“拿来我看看。”

    公孙皓恭敬递上一线牵。清远真人把一线牵拿在手中,打量起它。

    清远真人:“一入手就能感觉到一种极其诡异的灵力波动,似乎这种灵力波动能够抑制人的灵力外泄,从而达到抑制人使用灵力的效果?”

    孙道明:“抑制类的法宝吗?”

    清远真人:“看样子是了。”

    孙道明:“现在东擂台的比试,是今天的最后一场比试了,台上的二人,一人是万剑门的龙二,一人是光明圣教的萧丽,那位姑娘说,是你朋友之物?明皓,你可认识这二人?”

    公孙皓:“萧丽认识,至于那位龙二,并不相识。”

    赵远修看着一线牵:“这是光明圣教的宝物?”

    清远真人看向了百丈之外的东擂台。

    ………

    东擂台。

    齐小新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但痛心绪还是难掩,有部分表露在他的眼中。

    萧丽:“(对齐小新)九天龙鸣剑我要定了,因为我不许其他人破坏我的终大事。”

    齐小新:“剑圣之名,人人都想得之,我是一个凡人,也不例外,所以只好偶尔当一回这棒打鸳鸯的恶人了。”

    萧丽:“虽然我一直处于被动状态,但龙公子似乎也是一直无法突破我的防御啊,难道是拿我没有办法?”

    齐小新:“那可不见得。”

    萧丽:“是吗?”

    齐小新:“看你是女子,让你几分而已。”

    萧丽:“既然这样,那就该换我进攻了。”

    齐小新微微一惊。

    台下。清远真人、孙道明、赵远修、公孙皓进入到了人群外围,远远观察擂台上比试的二人。公孙皓显然有些心不在焉。

    台上。萧丽双手一转,ti浮现的金光飞出两道,停在手心,化成了两把一尺长的金色匕首。只见她手持金色匕首,横劈竖斩,凌厉的金光似一道道金色闪电,频繁出击。

    齐小新一惊,人若浮云,向一边飘了一段距离,然后,右手掐诀,法诀一引,施展天罗金罩,自头顶向下形成一个金色罩子,将他罩住。

    金光打在天罗金罩上面,发出“乓、乓、乓”的响声。

    台下。清远真人:“(对公孙皓)怎么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是担心你的表妹苏媛吗?”

    公孙皓点头:“不知道表妹现在怎么样了。”

    ………

    离比武场地不远处的街道。

    冷冰冰扶苏媛走路。

    苏媛一指街边的茶铺:“冷姑娘,扶我在这休息一下就好了。”

    冷冰冰犹豫了片刻,点头答应。

    ………

    茶铺。

    苏媛、冷冰冰走到茶铺的一张桌子旁边,坐了下来。苏媛从右边袖口中取出一只药瓶,倒出一颗黄se药丸。冷冰冰递过一杯茶水。苏媛接住,就水服下黄se药丸。

    苏媛放下茶杯:“(对冷冰冰)谢谢。”

    冷冰冰:“客气了。(打量苏媛)苏姑娘的伤,没有大碍?”

    苏媛:“没有伤到脏腑,已经服了一颗宝花丸,应该不大要紧了。”

    冷冰冰叹了口气,看着不远处的东擂台:“没想到你表哥下手还狠。”

    苏媛伤心。

    ………

    东擂台。

    萧丽手持两把金色匕首,迅捷一划,金光如同一片刀刃向目标。刀刃密集,齐小新只好依靠天罗金罩,暂时躲避。萧丽一边进攻一边诵念咒语。很快,一道战神祝福诵念完毕。金色匕首的金色刀刃变成银色,闪动异常耀眼的白光,但又像是一片白色的水,仅停留在刀刃的位置,不曾往外溢出一分,更加显示出匕首的锋利程度。

    这时,像一片片刀刃向天罗金罩的金光,其中夹带了部分白色光华,打中天罗金罩,由于数量过多,发出可能听清的“哧哧”消融声。天罗金罩,犹如实质,金光灿耀,但因匕首化出的金光夹带了神秘的白色光华,天罗金罩被那像刀刃一样的金光攻击,表面开始出现深浅不一的刀痕。

    只片刻间,大大小小的刀痕不下千条。

    萧丽:“(微笑)只会像只王八一样躲在壳里面吗?”

    齐小新:“(无所谓)看你长得漂亮,想找个安全的地方好好欣赏你一番而已。”

    萧丽:“好,我让你看个够。”

    萧丽形前移,匕首高举,交错一下,金色匕首刀刃边缘摩擦出银色的电芒。然后,带有电芒的金色匕首自天罗金罩顶部,交叉一划,画面一闪,萧丽的形已经出现了天罗金罩的另外一边。

    萧丽收势。

    “哐当!”一声,擂台上的天罗金罩四分五裂。齐小新的形bao露在光下,背对萧丽,面有惊色。

    萧丽:“(背对齐小新)没了天罗金罩的保护,接下来,你会怎么防呢?”

    齐小新:“(赞许)好麻辣的女子啊。”

    萧丽回,双手一划,金光如刀般割来。

    萧丽:“你才知道吗?”

    齐小新回,喝了一句,一个金色“临”字在前成形。金光击中临字,瞬间溃散。“临”字裂作金粉。齐小新右手一转,将金粉全数揽入手中,成拳握住,然后一掌推出,一只一人高、有如黄金铸造的手掌,迅即向萧丽。

    萧丽两把匕首前一错,两道金光形成一个金色的“十”字,裂开降魔掌。

    台下。清远真人、孙道明、赵远修、公孙皓看着台上交战的二人。

    孙道明:“那女子会用光明术法辅助战斗,实在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但想不到,万剑门的弟子竟然jing通如此多的雷云寺术法,就连九字真诀他也能够运用自如,真是稀奇。”

    公孙皓一惊:“(对清远真人)这倒提醒我了。这万剑门的龙二一直施展的是雷云寺的绝学,其中的降魔掌以及虎啸拳,我曾经看不吃和尚教过齐小新那个家伙……等等(对孙道明)刚才给我这张网的人,是万剑门的龙三?”

    孙道明:“确实是那龙三龙姑娘,不正是她亲手用它住你吗?”

    公孙皓看向擂台:“确实是她。龙姑娘也是万剑门的弟子,如此神奇的一件宝物,除非交深厚,不然不可能轻易交于他人,如果是这样,龙姑娘所说的,这件宝物是我一位朋友的,除了萧丽,极有可能是这位龙二,但是,我与万剑门的任何一人并没有交,这位龙二又是谁,怎么会如此多的雷音寺术法?……雷云寺术法?……雷云寺……”

    突然想到了什么,公孙皓惊诧地盯向擂台。

    ………

    茶铺。

    苏媛与冷冰冰站在茶铺的一张桌子旁边。

    苏媛:“(对冷冰冰)我总感觉,表哥这次有些地方很古怪。”

    冷冰冰:“你是说打伤你的那人?”

    苏媛点头。

    冷冰冰:“如果不是我出手,他可能早已结果了你,想不到你还叫他表哥。”

    苏媛:“不是的。就在当时,我被困在寒冰当中,我能感觉到表哥的那份担心。”

    冷冰冰:“假惺惺吧。”

    苏媛:“那份担心是装不出来的。”

    冷冰冰:“那你和你的表哥,几年未见?你怎么知道他不会假惺惺的关心你?有些人的演技可是很好的,比如那个臭和尚。”

    苏媛:“每年节她都会和姑姑一起回暗月谷送节,我们经常谈心,我感觉他不会对我下这么重的手。”

    冷冰冰:“你喊她作姑姑的女子就是你表哥的娘亲?”

    苏媛:“嗯 !”

    冷冰冰:“暗月谷怎么会和铁掌门联姻?”

    苏媛:“表哥是天机城城主公孙无极之子,不是铁掌门这一个小门派的弟子。”

    冷冰冰一惊,陷入了回忆。

    

重要声明:小说《异世之焚天邪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