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64. 第264章

    《试剑大会》第八集(下)

    东擂台。

    孙道明施展了裂天诀,显出疲态,人慢慢落回擂台。罗毅神平静,并没有趁此机会展开攻击的意思。

    台下。赵远修喊:“(对公证人)请问,这位罗毅剑客一直使用术法进攻,是不是应该归为术士一类?”

    公证人一惊,沉吟了片刻,点了点头。

    公证人:“(为难)罗毅剑客,如果你一直使用术法进行防御,或者进攻,因为你手上并没有拿武器,所以,我将根本规定,判定你为术士,取消你这一次的比试资格。”

    孙道明脸上有了些许喜色。

    罗毅:“(对公证人)意思是说,我必须拿上武器比试吗?”

    公证人:“是。同时,你需要展示格斗技巧而不是像一个术士,一直扔术法。”

    罗毅:“你认为一个来参加试剑大会的人,会是一个一点剑技也不懂的家伙吗?”

    公证人不答。

    罗毅:“(对孙道明)我剑,每次握住了剑都会有一种兴奋的感觉,以至于每次我都无法jing准的控制它的力度。但是现在,不好意思,碍于规则,我必须尽快结束这场战斗了。”

    孙道明面色微变,持剑的手紧了一下。他手上长剑的青色光华重新亮了起来,悬在头顶的玄武印也加快了些许旋转的速度,玄武像口中洒下点点蓝色光亮,像点点星光落在了孙道明的上。

    孙道明:“阁下既然也是用剑之人,早该施展几招让在下领教一下。”

    罗毅微微一笑。

    ………

    西擂台。

    破天棍飞回苏媛的手中。公孙皓的黑色护臂碎裂成无数黑色星点,飘洒在白色的擂台上面,发出点点黑光。苏媛凝视前方三丈开外的公孙皓。公孙皓艰难地分开交叉在前的双手,仿佛是因为破天棍的撞击,双手之间的皮已经黏住,每分开一点眼中的疼痛之色更盛一分。

    苏媛:“这是天机城的天石护甲,这种jing妙的装备不可是你一个铁掌门的弟子所能拥有的,即便是天机城的大将也只能配带一,而你一个与天机城毫无干系的铁掌门弟子,怎么可能拥有?……你到底是谁!”

    公孙皓眼中流露出怨恨的神,稍纵即逝。苏媛察觉到了这短暂的绪,微微一惊。

    公孙皓:“我说过了,我是铁掌门的弟子,名叫陈林,我不想再重复一次了。”

    苏媛:“刚才那一击,我只用了五分之一的实力,算是手下留了吧,但是已经击碎了你的天石护甲两只护臂,如果使出全力,不知道你的天石护甲能否承受?可是,既然你说与天机城毫无关系,我就不必犹豫了……接招受死吧。”

    ………

    东擂台。

    台下。群雄注目。

    台上。孙道明左手藏在后,捏了一个法诀,趁这短暂的休战时间,利用玄武印的一项特殊属,悄悄恢复灵力。罗毅右手画了一个魔法符号,脚下随即出现一圈直径三尺的黑色领域。一柄大剑,缓缓浮出黑色领域。罗毅伸手轻松拔出大剑,倒刺擂台,台面因为大剑的重量,微微一震,有了几条细微的裂缝。黑色领域随即消失。孙道明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只见罗毅手中的大剑,剑漆黑,宽约一尺,长约七尺,(以汉尺为准)前端方平,没有剑尖。剑柄粗圆,利用灵力锻造出的黑金绳装饰了把手的位置,使其能在受到重力时减少对方的部分力量。

    罗毅:“这是我的第一把剑。虽然它还没有名字,但现在我要用这把剑为我赢得第一次试剑的机会。”

    孙道明面色一沉,化散左手法诀,右手紧握长剑,一副准备一决胜负的样子。

    孙道明:“有我在,你若想取得这一次机会,恐怕会很辛苦。”

    罗毅:“是吗?”

    ………

    西擂台。

    苏媛单手结印,嘴唇翕动。破天棍tuo离她的右手,迅速升空,横在她与公孙皓之间的空中。苏媛三丈开外,公孙皓见她施法,时机已来,当即施展流星步,往前去,同时,两只袖子,袖口各是滑出一道符咒被他捏在手中。诵念一句咒语,符咒边缘青光游zou,瞬间变得笔直如同一块边缘泛起青光的金色铁片。

    对方主动进攻,苏媛左手结印,右手掐诀,往上一引,上方的破天棍迅速旋转几圈,数十根银针倏然下。公孙皓人如一道黑影,脚下带有青光,在擂台上划出一道道弧度很低的弧线,宛若擂台上凭空出现了一颗颗流星,为了躲避如雨点般的银针,留下了一道道飞行的轨迹。

    公孙皓与苏媛只有一丈的距离。

    苏媛神镇定。只见她化散右手印诀,迅速从腰间mo出两颗黑色的小石子,掷在前七尺处。

    公孙皓面色微变。只见他近前一尺处突然长出两条黑色的蔓藤,足有人的一只手臂粗细,正在扭动ti,忽然之间冲他来。公孙皓形一动,避过黑色蔓藤的纠缠,闪到右边,瞧准苏媛所在的方向,打出手中的两道定符,但左边不远处的黑色蔓藤紧追而来,似人一般做出一个阻拦的动作,然后像一条鞭子向前抽去。公孙皓不得不向后退去。

    两道符咒飞而去,就在苏媛近前一尺处,符咒撞击到了无形的结界,空间微震,似一圈圈涟漪绽开。达到最大时间限制,符咒自燃,苏媛前的涟漪随即消失。

    ………

    东擂台。

    罗毅手提一柄七尺大剑,如提一柄木剑一般轻松。

    孙道明法诀一指,悬在上方的玄武印迅速变小,化作一道青影,融入他右手所持的长剑中。很快,孙道明右手长剑银色的剑浮现黑色玄武图像,若隐若现,使得这一柄长剑散发的柔和青光中加入了些许的黑色光华。

    这时,罗毅形突然隐去,瞬间又在孙道明面前出现。只见他挥动了手中大剑,剑影幢幢,似十数柄剑接连挥动,呈半月状,斩向了孙道明。面对突然的攻击,孙道明面色微变,举剑格挡,但因罗毅的一击“半月斩”力量极大,孙道明正面迎击,长剑受震,虎口一疼,面上立时显露出些许痛苦之色。

    但在同时,孙道明左手结印,念了一句咒语。只见他左边袖口飞出一道符咒,迎面向了罗毅。

    罗毅子后倾,避过符咒。但紧接着,又是一道符咒接连来。罗毅被迫后退一段距离,挥剑斫向符咒,却发现符咒的目的不是攻击他本人,只是为了造成一种假象避开他,向一处,而他眼睛的余光扫到已经有一道符咒贴在后的空气上。

    就在这时,第二道符咒贴在后的空气上面,第三道第四道符咒也相继边。

    ………

    西擂台。

    公孙皓被六根手臂粗细的黑色蔓藤纠缠,无法接近苏媛。破天空高悬空中,紫光灿耀。擂台的结界之内自破天棍的位置突然洒下紫色的星点,像是一场紫色的雪,洋洋洒洒,缓缓飘落。

    苏媛单手结诀,诵出了一句引咒:“无花界。”

    擂台上面,六根手臂粗细的黑色蔓藤因为引咒,围成一圈将公孙皓困住,却在形成之时突然碎裂倒地。从它们黑色的“尸体”中飘出了大量的黑色雾气,只在很短暂的时间便形成一个hua苞的形状,有如实质。变化太快,公孙皓根本无法及时做出对策,惊异不已,愣了片刻,从袖口取出一颗黑色金属圆球,打开机关。黑色金属圆球随即裂开,中间部分延伸出一柄黑色利刃。公孙皓手持黑色利刃,斫向周围像一个hua苞状的罩子将他罩在里面的黑色雾气。

    这时,苏媛吹了一口气。擂台上面,一股气流牵引自破天棍所在的地方飘下的紫色星光。片刻之间,擂台上的紫色星光像瀑布般倾斜而下,一齐涌向了公孙皓。

    ………

    东擂台。

    罗毅周不远处多了五道符咒,离地五尺(汉尺),排成圆形,将他围在其中。一丈开外的孙道明,面有些微疲惫之色,但他依然舞动手中长剑,剑绽放的青色光华夹带些许黑色光华,似一匹轻纱罩向了罗毅。

    罗毅面无表,单脚轻点地面,向上跃起,但他动作显得缓慢,眨眼三次的功夫才跃起一丈的高度。孙道明长剑一舞。罗毅随即被像裹在上的一匹粗布般的青光拉了回来。

    孙道明:“五行符,五重限制,罗毅剑客,我看你怎么破。”

    ………

    西擂台。

    公孙皓陷一团淡薄的黑色雾气之内,ti隐隐可见,在他脚下是一片黑色的领域,两条手臂粗的黑色蔓藤从黑色领域内冲天而起,缠缚住他的双脚,以他为中心,一朵由白色光华幻成,hua苞可以包裹三人的巨大白花堪堪浮出黑色领域,吞没了公孙皓。

    台下。人群之中发出了一阵不小的惊异之声。

    齐小新:“(自语)如果我碰上这类术法,不知道是否能解开。”

    胖墩:“这是木系的空间召唤术与束缚术,要解的话,如果实力强盛,应该没有问题,只是那个小子……”

    ………

    东擂台。

    孙道明长剑挥舞。围绕在罗毅周围的五行符,发出青色的柔和光华,符渐渐出现金色的古字咒语。金色古字投出的字影照在了罗毅的脸上,手上,xiong前。

    罗毅举起大剑,但似乎是因为大剑突然变得异常沉重,罗毅眼中闪过一丝惊异之色。这时,只见他依然迅速举起大剑,剑尖往后倒刺,做回鞘状,瞬间又往前劈了一斩。一道黑色剑影,准确无误地击中一道散发柔和青光的符咒。

    孙道明面露惊色。罗毅却在他吃惊之时,只用片刻时间,利用受到限制的ti拔剑斩碎了五道五行符。

    台下。清远真人皱眉:“他二人的实力差距很明显啊。”

    赵远修:“三师兄……”

    ………

    西擂台。

    公孙皓困一朵白色的大花当中,但苏媛似乎并没有立即动手的意思。

    苏媛:“你的境界似乎只停留在凡力境界第五层,这种术法可是需要凡力境界第八层的修为才能破开。”

    公孙皓:“(声音模糊)破不开也要破。”

    苏媛:“死到临头了还嘴硬……好,我就让你永远闭上嘴。”

    《试剑大会》第八集(完)

    

重要声明:小说《异世之焚天邪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