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63. 第263章

    《试剑大会》第八集(中)

    东擂台。

    孙道明与罗毅对战。孙道明双手青光绽放。只见他在前快速画出一个太极,随手一拍,太极便没入悬在头顶的玄武印。

    罗毅嘴唇动了几下,手上黑色火焰,形成一个黑色的火球,击向前方。孙道明凝聚灵力,轻松化解黑色火球。但那黑色火球分散后化散成的黑色火焰却在孙道明周围布下一个陷阱术法。罗毅在前画了一个魔法符号,残留的黑色火焰熊熊燃烧,瞬间化成一道一丈高的黑色火焰围墙,将孙道明围在其中。

    孙道明:“(自信)阁下,可知道我这印的名字?”

    罗毅:“好像记得孙道长炼制的法宝应该是玄武印。”

    孙道明:“正是。这玄武印是水属的法宝,可是火系术法的克星,不巧,阁下jing通的似乎正是火系术法。”

    孙道明法诀一引,悬浮在头顶的玄武印缓缓转动,自玄武像的口中洒出蓝色的光华,宛若一个蓝色的罩子,罩向了下方的黑色火焰围墙,围绕着它缓缓旋转。

    ………

    西擂台。

    苏媛舞动破天棍,每舞一下,周的空间因为扩散的音波都会震动一下。公孙皓没有足够的正面化解音波的力量,只能躲闪。苏媛右手持棍,左手掐诀,诵念一句咒话。只见擂台上面的一堆灰烬突然聚合,化成一条粗壮的黑色树藤,紧追公孙皓而去。公孙皓施展流星步,索跃上半空之中,凌空踏出七星步伐,手中打出几道符咒,正中灰烬化成的黑色树藤。

    符咒贴在黑色树藤上面,青色电芒游zou黑色树藤。“哧……哧……哧……”黑色树藤不能动弹,重新恢复本来面目,化成灰烬。

    ………

    东擂台。

    孙道明对玄武印十分自信,法诀驱引玄武印加快了转动的速度。

    罗毅:“孙道长,这可不是一般的火焰,这是黑炎。”

    孙道明:“(惊)这是黑炎!”

    罗毅:“正是来自天堂的火焰,黑炎,就是不知孙道长的玄武印能不能够灭了它。”

    孙道明面色微变,法诀朝天一指。头顶悬浮的玄武印本体,青光大盛,玄武像口中洒下的蓝色光华更为接近实质,形似寒冰,宛若一只寒冰大碗从上往下,罩住了孙道明一半的ti,此刻正在不停旋转。过了片刻,玄武印慢慢上升,形似寒冰大碗的蓝色光华,旋转产生的气场带动围在孙道明周围的黑炎,像是拔出地上的一根黑色管子似的将它拔起。

    黑炎随蓝色光华缩入玄武印上的玄武像口中。玄武印悬浮在孙道明头顶一丈处的半空中,青光收敛,印微微一抖,有一缕火苗窜出四四方正的印底一角,烧毁了玄武印一小部分。

    孙道明一见,面色随即凝重起来。罗毅神平静,看着孙道明。

    ………

    西擂台。

    公孙皓主动进攻。只见他凌空踏步,躲开苏媛的一记攻击,子落向地面。右边袖口,就在落地之时,滑出一只木制老鼠,鼠目红光一闪,沿着地面向了目标。苏媛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犹豫了一下,然后挥动破天棍斩向那只目露红光的木制老鼠。

    破天棍的力量击在木制老鼠上,发生爆炸。轰然一声巨响,震耳yu聋。

    苏媛因为突然产生的冲撞力,子向后飘了三步,这才落地。

    苏媛:“(难以置信)机关术?”

    公孙皓准备进攻的动作因为这一句话,停滞片刻,但还是甩出袖口中的一只黑色金属圆球。

    ………

    东擂台。

    孙道明变幻法诀,连连指引。玄武印飘向前方,对着罗毅的脑袋,狠狠砸去。罗毅右手燃起黑炎,利用黑炎在上方划了一个方形,只有玄武印的十分之一大小,一尺见方,却在形成方形之时,化成一面黑炎盾牌,格档玄武印的一顿猛砸。

    台下。赵远修:“(对清远真人)这位朋友,你说台上的那位罗毅是出自哪一派的高人,居然能够驱引黑炎,而我那位师兄的玄武印,竟然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清远真人:“他虽然能够引天上黑炎做为自力量,不过以他现在施展的术法来看,都是一些比较初级的术法,只不过是注入了黑炎的力量,所以才显得很特别而已,并不能因此看出他师出何门何派……可能,正如他所说,无门无派,自成一格。”

    ………

    西擂台。

    擂台中央,立起三根黑色金属管子,从中出寸许长的银针。苏媛法诀一指,破天棍离手飞出,悬在苏媛前。无数银针击中破天棍散发的紫色光华,苏媛周的空间便微微一震,所有银针尽数跌落在地。

    苏媛立在破天棍后方,目光绕过前方的破天棍,停留在公孙皓的脸上。

    苏媛:“这是机关术没错。可你怎么会机关术,你到底是谁?”

    公孙皓:“我说过了,铁掌门陈林。”

    苏媛:“你一个铁掌门的弟子怎么会懂天机城的机关术?还懂道术?而你本门派的术法你却不曾施展,完全不合道理。”

    公孙皓沉默下去。

    台下。齐小新:“(恍然)对啊,那家伙是铁掌门的弟子,怎么他本门派的术法一次都没有施展,用得最多的反而是机关术与道术,而且,孙道明和他说话的样子,似乎很熟,这事有点反常啊。”

    冷冰冰:“(对齐小新)你不会说,这人你也认识吧?”

    齐小新:“我也不知道,但他太像我的一位朋友了。”

    台上。公孙皓沉默了片刻,似乎这时才想到了理由,叹了口气:“我看你是女子,我怕使出铁掌,你吃不消,所以特意留了。”

    苏媛:“我可不需要你留。有什么本事,你就尽管使出来吧。”

    公孙皓yao了yao牙,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苏媛:“我今天一定要摘下你脸上的面罩,看看你究竟是谁。”

    这时,三根黑色金属管子内的三千银针已经全部完。

    苏媛右手一招,破天棍回到她的手中。只见她横挥一斩,一道音波扩散出去,斩断擂台上面的三根黑色金属管子,直接向公孙皓的首级而去。

    ………

    东擂台。

    孙道明指引玄武印,猛砸罗毅化在头顶的一面黑炎盾牌,击出连续的“当当当”声响。玄武印攻势渐缓,力道渐轻。黑炎盾牌没有丝毫变化,上面的火焰依旧漆黑如同夜色。孙道明眉头一皱,右手一指,右袖出一柄长剑,散发柔和青光,似一道青影倏然飞而去。

    罗毅右脚尖点击了一下地面。只见孙道明的长剑到罗毅前方三尺远时,地面一柱黑炎,拇指粗细,冲天而起,正中孙道明长剑的剑刃,使得这柄五尺长的宝剑发出“叮”一声脆响,同时在空中向后翻转,飞回孙道明手中。

    孙道明法诀一引,玄武印便飞回他的边,悬在头顶。罗毅右手轻轻一握,化出的黑炎盾牌消失。

    孙道明神肃然。只见他左手捏印,右手举剑,人徒然浮空。玄武印悬在他的头顶,随他的升高而升高。

    孙道明:“裂天诀。”

    玄武印上的玄武像口中,喷洒出无数蓝色的光华,像是有一股无形的吸力将这蓝色的光华聚集在剑刃上面,覆盖原本的青色光华,而在蓝色光华底下的青色光华却是隐隐可见,丝丝缕缕流窜不止,有如青色电芒。

    罗毅面对这一击具有裂天威势的攻击,神平静。

    ………

    西擂台。

    公孙皓脚下青光闪现,拼力向一边去,但急而来的破天棍还是将他左边袖子划破,在他左肩划出几道伤痕,有如爪痕。

    破天棍回到苏媛的手中。公孙皓有了chuan息的机会。

    苏媛:“我们之间的实力差距应该很明显了吧?你是要认输,自己摘下面罩呢,还是选择成为破天棍下的亡魂?”

    公孙皓不答。

    苏媛的眼神冷了下来。只见她右手一转,破天棍tuo离右手,然后猛然拍击破天棍的末端。只见破天棍的前端正对公孙皓,棍带动紫色的光华飞速旋转,只在瞬间形成一个气场,包裹破天棍,像是一支巨大的紫色长箭,急速飞

    紫色长箭片刻临面,公孙皓面色大变。

    ………

    东擂台。

    孙道明头顶悬有玄武印,浮在十丈高的空中,施展裂天诀,巨大的蓝色光柱,其中夹带了丝丝青色光芒,宛若一条能够撕裂星空的蓝色闪电,轰然砸下。

    包裹罗毅双手的黑炎熊熊燃烧。只见他扬出双手,各是抓了一把空气,仿佛是抓住了门两扇无形的大门,此刻正向两边扒开。但罗毅的神很轻松,轻松在上方一尺处扒开一道四边跳跃着黑色火焰,中间漆黑犹如夜色的空间,足足有一丈宽,十丈长。

    宛若蓝色闪电的光柱,砸入罗毅撕开的一块空间,那块空间随即像是一张大口,迅速合上。在并成一条黑色光线,即将消失时,罗毅上方一尺处的空间微微震动了一下。

    台下。群雄瞠目结舌。

    赵远修:“这……这……”

    清远真人眉头紧锁:“他会空间术!……这一回可不太妙了。”

    ………

    西擂台。

    只见台上,破天棍急速旋转,在周围形成了一个气场,强大的劲风远远便牵制了公孙皓的行动能力,而破天棍散发的紫色光华,因为棍的旋转而旋转,早已形成了箭状。

    公孙皓面对苏媛出的破天棍避无可避。

    苏媛流露犹豫的神,一只手悄悄掐诀,cao控破天棍,化解它的部分力量。

    公孙皓并不知急之下,一yao牙,单手结印,施展出了机关城的防御技巧。只见台上。破天棍急速来,在撞上公孙皓的前一刻,公孙皓袖口滑出两颗黑色的金属圆球,在空中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朵,突然绽放,各种jing巧的机关相连,只在瞬间结成两件黑色的护臂,武装在公孙皓的双手上。然后,公孙皓双手交叉在前,做出防御的动作。

    台下。群雄注目。齐小新屏息注视。

    台上。破天棍撞上金属圆球结出的黑色护臂。破天棍散发的紫色光华像一朵极为艳丽的烟花绽放开来。四周,气场碎裂,劲风四散,但被四名公证人在擂台周围结下的结界档住,在擂台宽达三十丈的范围内肆意回旋,过了片刻这才止歇。

    

重要声明:小说《异世之焚天邪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