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52. 第252章

    《试剑大会》第四集(下)

    天启客栈,客房。

    孙道明、赵远修坐在桌边。陈林关上房门,走到桌边,施了一礼。

    陈林:“铁掌门陈林,谢过二位赠药之恩。”

    孙道明:“原来是铁掌门的弟子。不知陈兄弟与铁掌门的陈百胜是何关系?”

    陈林在孙道明面前坐了下去。

    陈林:“陈百胜是家父姓名。”

    赵远修:“(将信将疑)原来是陈掌门的子,难怪能够取得五连胜的好成绩啊。”

    陈林:“铁掌门不过是一个小门派,很少被人提及,二位能够记得,真是有幸……就是不知二位恩人姓名,我好铭记这份恩。”

    孙道明:“这位是元清教的赵远修赵道长,在下是他师兄,同陈兄弟一样,也姓陈,俗家名字,四茅,故称陈四茅,不过世人送了我另外一个称号,是为癫道人,可笑他人看不开啊,怎么知道就是我疯癫,而不是他人疯狂呢?”

    陈林已经猜出孙、赵二人登门的目的,镇定下来,微微一笑。

    陈林:“这位道长说笑了。”

    孙道明:“哦?”

    陈林:“陈四茅陈道长,我与他有一面之缘,他说我资质不错,就传了我几招术法,至今为止,我都没有忘记陈道长的恩,他的相貌,我自然记得十分清楚……(语气温和)这位道长,你不是陈道长。”

    孙道明:“(一惊)你的机关术是我二师兄所传?”

    陈林:“是……(对孙道明)原来陈道长是道长的二师兄,请问道长你是?”

    孙道明:“(有点心不在焉)元清教孙道明。”

    陈林:“今天能够见到元清教这样的大派的两大主事,真是有幸。”

    孙道明犹豫起来。

    陈林:“不过,二位来找我,是为何事?”

    赵远修微笑:“没事没事,就是怕陈兄弟担心我们的疗伤药有异,所以过来看看,请陈兄弟放心使用,既然陈兄弟已经上好了药,我们也就放心了……可以告辞了。”

    孙、赵二人起告退。

    陈林起相送,拉kai房门。

    陈林:“二位慢走。”

    房门关上,陈林背倚房门,长出了一口气,不过片刻,他看向一侧,流露出哀伤的表

    ………

    天启客栈,过道。夜。

    孙道明、赵远修缓步移动,边走边说。

    赵远修:“(小声)三师兄,你觉得他的话,可信吗?”

    孙道明:“一个铁掌门的弟子,既会道术,又会机关术,你觉得可信吗?”

    赵远修:“二师兄不正是jing通这两派的术法吗?有他指点,如果那小子资质确实不错,应该也能做到融会贯通。”

    孙道明:“暂时还不能下结论。不过,他已经取得紫铜令牌,接下来他的对手,实力应该不会低于他,到时候,他必定要使出更多的本家术法,我们在台下观看便是。”

    赵远修点头。

    孙、赵二人来到孙道明入住的房间外。孙道明一惊。赵远修本想再往前走几步,回自己房间,看见他的神色,停了下来。

    赵远修:“三师兄,有问题?”

    孙道明:“我设在门后的显形符消失了,有人在我离开后,进过我的房间。”

    赵远修:“(一怔)咱们二人一没贵重物品,二来没有引人注意,谁会打上我们的主意?”

    孙道明神色凝重,推kai房门。只见二人前方,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背对二人,立在房间中央,右边窗户透进来的月光洒在他的上,有种飘逸出尘的感觉。如果从衣物分辨,这名老者,正是今下午与陈林比试的老者。

    ………

    天启客栈,客房。夜。

    齐小新盘腿坐在chuang上,眼睛微闭,双手掐印,呼吸平稳,正在专心吸纳天地灵气,引入小周元内,炼成灵力。的一边,胖墩趴在上面,睡得正香。窗边,夜色渐渐退去,皎洁的月光渐渐转为金黄的阳光。

    ………

    天启客栈,客房。

    齐小新化散打坐的动作,睁开双眼,扫视屋内,长长伸了一个懒腰,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

    齐小新:“灵力充足的感觉真不错啊。”

    齐小新拍了右边的一条肥龙高高耸起的pi股一下,下去了。胖墩醒来,睁着惺忪的睡眼,扇动了几下翅膀,一副无jing打采的样子,飞到他的边。

    ………

    天启客栈,过道。

    齐小新关上房门。右边一间客房,房门开了。陈林走出客房,看见了他。二人久久对视,仿佛势要从对方眼中搜寻出某种绪似的。陈林回过神来,关上房门,从过道右边的一架楼梯下楼。

    齐小新:“(自语)那家伙的眼神,太像一个人了。”

    胖墩:“(无奈)你见谁都觉得眼熟,尤其是女人。”

    齐小新瞪眼。胖墩看向别处,无所谓地耸耸肩。

    冷冰冰自左边的一间客房走去,伸手关门。

    冷冰冰:“(惊喜)哟,齐兄今天比我起得还早,看样子小周元内的灵力已经恢复到最高屋次了吧?”

    齐小新:“那是自然。”

    传来开门的声音。齐小新循声望去。只见对面三丈外的一条过道上,肖恩走到一间房门紧闭的客房前,伸手敲门,小心谨慎。

    肖恩:“萧,你不是说,今天想去看看,紫铜擂台有谁能够获得金牌吗?”

    萧丽开门,对敲门者报以微笑。齐小新心中不爽,滋生醋意,眼中流露出些许古怪的神色,似乎是在用一种女人的腔调无声重复肖恩的话。

    冷冰冰:“(冷眼)哟,你抽风了?”

    齐小新懒得理她,咧嘴笑笑,向过道左边的楼梯走去。

    ………

    试剑大会,比武场地。

    擂台周围,挤满看客。公证人立在擂台中央,扫视人群。

    公证人:“有哪一位英雄来做今第一名守擂者。”

    一名青年男子(烈鹰),手持长剑,跃上擂台,走到公证人的左边。

    青年男子:“我来。”

    公证人:“请出示你的令牌。”

    青年男子扔出一物。公证人接过,查验真伪。

    公证人:“玄铁擂台,最好通报你的相关资料,我好记载,如果你获胜,进入紫铜擂台,那边也好为核对份。”

    青年男子:“青城派烈鹰。”

    公证人像是变戏法似的从袖口抖出簿册、毛笔,左手抓册,右手抓笔,在簿册上面写了几个字。

    公证人:“(对台下)好了,守擂者已经有了,敢问哪位英雄上来打擂?”

    齐小新眨眼之间到台上,立在公证的人右边,直接扔出事先准备好的玄铁令牌。公证人小心验查。烈鹰观察起打擂者。公证人的毛笔停在簿册上面,准备随时记下几笔。

    公证人:“这位英雄,师出何门,姓甚名谁?”

    台下,有人认出了齐小新。

    看客甲:“我认得他,他就是昨天连捅十人的家伙。”

    看客乙:“对,我也记得,是他,是他没错。”

    台下爆发一阵笑声。齐小新是为留才出此下策,并不感到难为,神镇定。烈鹰露出鄙夷的神色。公证人依然维持一个准备书写的动作,等待答案。

    齐小新:“在下万剑门,龙三。”

    台下。看客丙:“原来万剑门不修剑,专修一阳指了?”

    台下再次爆发一阵笑声。

    公证人退到擂台一角,做了一个动作,示意开始。

    公证人:“二位,请开始。”

    烈鹰随意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齐小新抱拳还礼。

    烈鹰眉头一皱,杀气徒现,手中长剑,出鞘之时,一分为二。只见他舞了一个剑花,一道青色剑气,破空而去。齐小新闪避。烈鹰双手剑一开一合,两道青色光华,交叉成形。齐小新形一动,避开攻击。擂台上面出现两道浅浅的裂缝。

    烈鹰察觉到对手并不简单,收起轻敌的态度。他纵跃起,连刺数剑,剑影似雨,悉数砸下。

    齐小新右手一转,击出一记降魔掌,抵挡漫天剑影。烈鹰受中降魔掌余力,子一震,从空中跌落,险些站立不稳。齐小新并没有趁机偷袭他,只是原地不动。

    烈鹰这才知道对手的实力强横,打量齐小新,眼中闪过感激、懊悔、倔强的神色。

    烈鹰:“好掌法。”

    齐小新:“过奖。”

    烈鹰左手扔剑,右手剑引动扔出的左手剑,使得左手剑围绕右手剑转动不止。只见他舞动右手剑,招招刺向要害,转动的左手剑,频频出剑气,配合右手剑的进攻,从多个方向一同攻击目标。

    齐小新闪到一边。

    ………

    画面定格,齐小新右手握拳,浮现金光。

    第四集完。

    

重要声明:小说《异世之焚天邪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