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33. 第233章 奇术

    齐小新见到中年人的样子,似乎是十分乐意告诉他解除魔煞之气的办法,心觉诡异,但还是道:“阁下如果肯说,我自然会放过阁下一条生路。”

    中年人不理齐小新的后半句话,直接道:“如果你不怕死的话,你可以替她吸出魔煞之气。”

    齐小新一愣,道:“如何吸?”

    中年人很有深意地看了冷冰冰一眼,道:“如果是中了蛇毒,你说要如何吸。”

    齐小新一怔。冷冰冰脸上一红,明眸瞪了中年人一眼,不再理他,将这怒气fa泄在他手xia上。

    “啊……啊……啊……”周围的黑衣人登时死伤一片,惨叫声不绝于耳。

    齐小新听见那惨叫声便心中发憷,要是用嘴替她吸出魔煞之气,除了上次趁她醉酒,有幸亲吻她的g唇而不被她发现,要是平用嘴靠近,没准他早已成为炎鬼刀下亡魂了。但他突然想到,西境百象手能够束缚ti,限制双手施展高层次的术法,mi乱受中者的心神,产生幻象。这一招对定力不强的人类或者妖孽最为有效。而这中年人为何受制于他,既然还有心说这种话?而且说得如此轻松?

    此事不对。齐小新心道。

    “阁下说笑吧,如此简单?”齐小新半信半疑道。

    中年人淡淡一笑。只见他猛然发力,双臂皮肤裂开一道道细微的伤口,一丝丝黑气从伤口中飘然而出。

    齐小新一惊。这正是今凌晨与那黑衣剑客过招时,那黑衣剑客使过的一招。“如果没有猜错,这也是魔煞之气吧。”他心道。

    很快,中年人伤口飘出的丝丝黑气附上西境百象手化出的金色光环,将它染成黑色。只见中年人双臂一振,黑色光环赫然化成粉末。而那中年人却在这时用力一吸,将那黑色粉末通通吸入腹中。

    与那黑衣剑客一样,这中年人吸食他人的术法之后,上的伤口很快得到愈合,不留一丝疤痕,仿佛从未出现过般似梦似真。

    如此诡异的术法,齐小新感到棘手。而且,经过与那黑衣剑客对战的经验,齐小新记住了一点。巫妖族擅长的术法种类之一是陷阱类的术法。当下,他施展虎啸拳,率先进攻。而那中年人却不惧怕他的虎啸拳,紫色恶鬼利爪,来回交错,黑光闪耀,气势不低虎啸拳的声势一分。

    齐小新只觉眼前这中年人吸食了西境百象拳所化的金色光环,不但伤势痊愈,便连攻击的力量也是提高了一分,虽然只是一分,近战接触,却是能够十分明显地感觉到。但这让齐小新担忧不已:难道他能够靠吸食他人的术法提升力量?

    这样的担心让齐小新额头滴下一颗冷汗。

    为了防止重蹈覆辙,齐小新有意变换战斗的方向,从不同方向进攻中年人,并且与他保持相对近的距离。如此一来,中年人若是暗中布下陷阱术法,他应该能够有所察觉。

    紫色恶鬼利爪发力一合,一个金光虎头被利爪撕裂。

    这时,中年人突然后退,化成利爪的右手,捏诀一引,两只紫色恶鬼利爪赫然破土刺出,将他的双脚牢牢抓住,清幽气,自那恶鬼利爪传来,直如一片冰凉海水从脚底往上漫来。万事小心,不料这巫妖族擅长的陷阱类术法真是滴水不漏,诡异之极,让人寻不到蛛丝马迹,从而发觉它的存在。

    齐小新受擒,挥掌劈斩束缚双脚的紫色恶鬼利爪。

    中年人手一挥,齐小新方劈断两只紫色恶鬼利爪,就在同时,另外十只紫色恶鬼利爪同时抓住了他的双手,再一次束缚他的双脚。面对相同的待遇,齐小新有些恼火。但在一丈开外,中年人yao破右手中指,黑气飘然飞出,中年人利用黑气为墨,在前半空之中一边描画咒语,一边道:“我儿的魔煞之气只是练到最基础的程度,老夫让你看看,魔煞之气的用途。”

    事十分紧张,齐小新喝了一声,周灵力激,紫色恶鬼利爪被生生震碎。

    就在同时,齐小新了一震,似乎是被一道黑色的影子没入体内。

    世界突然起了大风。

    狂风呼啸,以齐小新与中年人中间为中心,瞬间形成一个气场。世界所有斑斓的色彩在这一刻无声褪去,吸入了气场的中心处,只余黑白二字,描绘出万物的轮廓。

    而后,狂风消散,世界只是静得出奇。

    齐小新只是看见前方一个黑色的人影,正在他缓步走来。在那人的右手,一柄三寸柳叶小刀,在黑色的描绘下,在白色的衬托下,如同前方的黑影一样诡异。在xiong膛处,一颗心脏突然跟随脚步的节奏,一下一下跳动,逐渐盖过脚步的响声,最后只能听见一声声沉闷的心跳声。而他的ti仿佛被无形的力量定住,丝毫不能移动一分。

    “在这个世界里,你将感受两次死亡。”前方有个声音说道。因为黑色只是描绘了他的轮廓,然后在里面填充上黑色的颜料,但他是正面朝向齐小新。所以,齐小新也不确定那个声音的主人是谁,或许,就是那个黑影吧。

    黑影走到齐小新前,扬起黑色的柳叶刀,在他xiong膛轻轻一划。齐小新瞳孔收缩,但他却是完全感觉不到痛苦。虽然他不能从对方的眼中看见自己因为惊恐而收缩的瞳孔,但他感觉到,他在害怕。黑影就在他ti微微颤抖的时候,收回柳叶刀,伸出左手,探入了他的xiong膛。

    那只手,仿佛只是轻轻握住了他的心脏,但在突然,一阵钻心的疼痛,从他xiong口传来,令他双目圆睁,全颤抖,黑色的冷汗涔涔而下。看向xiong膛处,有一滴滴的黑色液体顺着探入xiong口中的一只手边缘无声滴落。

    眼前的黑影,脸部的位置,突然出现了一道白色的月牙。

    那是笑容。齐小新感觉得到,那是欣赏猎物挣扎的笑容。

    无声的,齐小新漆黑的右手仿佛在白色烈焰中焚烧的枯枝,有几处悄悄裂开了一道口子。

    

重要声明:小说《异世之焚天邪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