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30. 第230章 巫妖王

    齐小新带冷冰冰离开。

    但他们发现,外边黑衣人已经形成一个包围圈,在空中,齐小新与冷冰冰被一道冲天而起的黑色光柱拦住去路。随即,齐小新与冷冰冰被迫落下地面。肥龙胖墩放开齐小新的衣领,飞到他的左边,打量前方的一人。旋即,它的瞳孔收缩。

    在齐小新右边的冷冰冰的脸色也霎时难看起来。

    但齐小新只知来者可能不善,却不知是什么人。

    只见这时,齐小新与冷冰冰在一片平整的黑色地面上,五丈之外是大量黑衣人形成的包围圈。正前方,正是方才出手阻拦齐小新二人一兽去路的人。只见这人,四十五岁上下,在明亮的月光照下,可以看见他的一双眼睛十分诡异,如黑银水凝结成的眼珠般嵌在眼框内。而他穿一件黑白相间,露出双臂的法袍。通过手臂以及脸上的皮肤,却是无法判断他的肤色。因为在他双臂以及脸上都有剑状的白se图案,一时分不清他的肤色是黑色,白色剑状图案是后来加上去的标志,还是他的肤色是白色,只是用黑色的特殊颜料涂抹全,留下了白色剑状图案。

    但胖墩说出了他的份。只听它讶道:“完全变化了形态的巫妖!”

    齐小新一惊,心道:“原来那黑衣剑客如果变化形态,就是这副鬼样子啊。”

    冷冰冰的脸色却是难看之极。因为她上的魔煞之时正是被同样诡异外貌的人所赐。虽然她已经能够自如控制小周元内的灵力,但她深知这种怪物的厉害,如果对方来意不善,再次放出那股诡异的魔煞之气,恐怕不是一般棘手的对手。

    周围,如若不是月光,早已和夜色融为一体的黑衣人,静立在五丈之外,似乎正在等待齐小新前方这个中年人的命令。

    “二位,可有见过我那不成器的儿子?”中年人微笑道。两排黑色的利牙随即bao露。

    齐小新瞧见这中年人气质不错,有一股王者风范,但见他的黑色利牙,立时对他抱有厌恶的绪。“我们初来黑源界,这一路上,似乎没有遇见过什么人。”他平静道。

    中年人继续保持微笑,道:“哦,原来没有啊。”他的目光似是无意间扫到冷冰冰,“实不相瞒,我儿子格古怪,偏偏对那七鬼神之一的暗影剑很是崇拜,整以暗影剑的装扮四处游。可是,我这儿子有股独特的怪味,无论他走到哪,我都能根据这股味道找到他。可是今天,我根据这股气味,好像见到的人,不是我的儿子,难道我这一次出错了吗?”

    齐小新心中惊奇,正自寻思中年人的说法。这时,胖墩飞到他的耳畔,轻声道:“我和你说过,那黑衣剑客是巫妖,这人可能就是他父亲,而他所说的气味,很有可能是她上的魔煞之气。”

    齐小新恍然般看向冷冰冰。而冷冰冰瞧见齐小新的目光,似乎也明白了什么,眼中流露出自责的神色。齐小新见了,目光突然变得十分温柔。

    “怎么,想起来在哪见过我那不成器的儿子了?”中年人见他们的神色有所变化,微微一笑,道。

    齐小新看向中年人,微笑镇定道:“没有。”

    中年人饶有兴趣地看向冷冰冰,道:“我看这位朋友病得不清啊,不知是得了什么怪病,怎么在这明月的光辉照耀下,我似乎看到了黑气缠啊。”

    冷冰冰面色沉了下来。

    齐小新笑道:“我妹妹只是误吸了几口妖气,不碍大事,明我就带她去云荒大陆医治。”

    冷冰冰听他唤自己妹妹,脸上一惊,偷偷瞥了他一眼,又是一喜,随即平复下绪。

    中年人闻言,笑了几声,笑声豪迈。“正好,在下略懂清除妖气之法,如果这位兄弟不介意,我可以帮忙看看。”说罢,立在齐小新三丈开外的中年人便向前缓步走来。

    齐小新扬了一下手,中年人似乎料到他会有此动作,微微一笑,停住前行。

    齐小新微笑道:“一桩小事,不必麻烦阁下了,我这就带妹妹离开,去云荒大陆解决一下这点小麻烦。”他抱拳道,“告辞!”

    中年人说话的语气急转。他冷冷道:“怎么,做贼心虚,这么快就想溜了吗?”

    齐小新一怔,本以为能够化解一场争斗,但还是躲不过去。而他倒不是为自己担心,而是担心虽然解开了双手封印,可以自如施展术法,可是冷冰冰体内有魔煞之气时不时会侵扰她,导致她体质呈虚弱状态,稍有不慎,用力过度可能会晕厥过去。

    无奈,齐小新看了胖墩片刻,心中不jin道:“胖墩啊胖墩,你要把那黑衣剑客打晕,让他四五天醒不来该多好,等他醒来,我们早就离开黑源界了,也不用结下这杀子之仇啊。”

    胖墩大概看出齐小新目光包含的意思,心中叹道:“天理何在啊,那人可是你杀的,不是我杀的!”

    “我上确实是你们巫妖族特有的魔煞之气,而你儿子也确实是我所杀,有什么事,冲我来吧。”冷冰冰开口道。

    齐小新心中一震。

    中年人脸色一下冷了下来,盯住冷冰冰,道:“好,承认了就好。”

    为胖墩的临时主人,既然人是胖墩所杀,但也是因为胖墩要救他才如此为之。同时,那人也确实该杀,杀了也不可惜。无论如何,他都应该替胖墩档下这一劫,而不是让冷冰冰来承担责任。“喂!”他嚷道,“这位先生,你那不成器的儿子自不量力,竟然偷袭我们,结果被我斩杀,不过啊,他那丑样子看了就让人生厌,结果我就出手稍微重了一点点,你那不成器的儿子结果就剩一堆骨头了,哦,应该是几根,因为好像我用力过猛,他的大部分骨头也被震得粉碎了,不好意思啊,实在抱歉,没有给你儿子留个全尸。”

    这招确实奏效,成功将中年人憎恨的目标瞬间转换。

    只见中年人闻言子一震,旋即把目光从冷冰冰脸上收回,向齐小新。“这么说,四十里外,那草帽旁边的几根骨头,真是我儿的……”他实在不忍再说下去。

    齐小新摆出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迎上他的目光,道:“恭喜你,答对了,确实是你那不成器的儿子留给你的唯一纪念品。”

    

重要声明:小说《异世之焚天邪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