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23. 第223章 救人

    星临界,亡灵深渊(云荒大陆),中原(中部)。

    经过昨夜的一场大雨,清晨时分,阳光透过树林斜斜洒落,百花一改昨夜颓败的样子,齐相争艳,青草绿叶,经过雨水的洗涤,更显葱翠,一股清新的雨后空气扑入鼻息。

    但公孙皓却突然打了一个喷嚏。为了让前方木屋的主人表示诚意,所以不敢擅自运起功法,驱散上寒意,只好淋了一夜的雨。然而,任凭一结实肌的大汉,在这秋季,经由长达六七个时辰的冰冷雨水不断浇也是会感到不适。何况这养尊处优的天机城少城主。

    这时,公孙皓已经感觉到额头有股滚tang的度了,湿漉漉的头发也是有一下没一下地滴落一颗水珠,全淋透的衣物,像一块冰凉的厚布紧贴他的皮肤,索清晨来临,带来些许暖意。

    “这不正是一个好的开端吗?”公孙皓看向昨夜木屋中走出的白袍老者为他加在上的一件白袍,“不过,病了也好,我就不信,我病倒了,你堂堂的人间之神会见死不救。”

    公孙皓正自思索间,前方三丈处的一座木屋,在晨光的照耀下,打开了大门。

    听闻声音,公孙皓欣喜抬头,却见那白袍老者立在门口,眉头微皱,观察了公孙皓许久,最终叹了口气,道:“孩子,我已经说过了,我不是先知,先知出远门了,你在这里等他,是没用的,这是在浪费你的时间。”

    “如果你不是先知,那你又是谁?”公孙皓第一次尝试顶撞前方的老者。

    白袍老者微微一笑,道:“我说过了,我是这间木屋的守门人。”

    公孙皓犹豫了片刻,还是质问道:“一间这样的木屋,需要守门人?难道里面全是珍奇宝物?”

    白袍老者让开一步,使公孙皓可以直接看见屋内的部分布置。然后,他侧转子,使得眼角的余光可以同时看见公孙皓与屋内的桌椅。“木屋内有的东西,你一定全部见过,但是,空灵山有的东西,你一定没有见过。”他微笑道。

    公孙皓一怔。低头思忖起来。当初,他的父亲公孙无极曾经向他提到,如果根据地图,在先知所在的住所找不到先知,为了天机城百万人的命,可以选择第二条路,去空灵山,成为万妖之主,取得九天龙鸣剑,利用九天龙鸣剑内的光明圣物——诸神的史诗即可驱散围城的妖孽。

    但眼前这老者,住在这木屋居然自称只是木屋的守门人,实在怪异。如果他真是先知,此去空灵山,岂不是走了弯路,错过直接向先知求援的机会?但若他不是先知,一直苦等,延误了去空灵山的时间,被父亲也不知道是谁的那人抢先一步取得九天龙鸣剑,岂不是更糟?

    公孙皓犹豫不决。

    白袍老者见他面上犹豫的神色,微微一笑,转过去,准备进屋前,淡淡的说了一句:“如果你有耐心,你可以一直等下去。”

    一句用意深刻的话,但却仿佛是一口百味药吞吐入肚中,滋味怪异却有奇效。这一口百味药让公孙皓犹豫的绪消散无踪。

    他决定继续等下去。

    ………

    星临界三十七界之一的黑源界。

    已是清晨时分。阳光温暖,如水一般洒在胖龙的上。但似乎是因为太过温暖,这条胖龙的绿色的背脊上面冒出黄豆大的汗珠来,涔涔而下。

    只见它右爪抓了一块不知从哪拾了方方正正,只有一寸厚的石板,当作纸扇,不断随它翅膀的节奏快速扇动。而它扇出的风,对象却不是胖龙自己,而是胖龙下方一尺处的一张俊秀的脸。

    “快点醒过来啊,再不醒,你心上人就要被魔煞之气折磨死了。”胖墩看着三尺之外的冷冰冰,喃喃道。(本离数丈远,这条胖龙使出了吃的力气才将她拖到齐小新附近,希望他一眼睁就能看见额头浮现淡淡黑气的冷冰冰)

    似乎是瞧见齐小新一招秒杀黑衣剑客化成的丧尸,胖墩对这陌生的和尚开始忌惮。试了几次,现如今仅能使用的几项术法对他毫无作用,大声喊叫也是无用,但它又不敢用水浇,或用火攻,只好找来一块薄薄的石板,希望这个幼稚愚蠢的办法能够让他早点苏醒。

    见他毫无反应,反倒因为它不断扇动石板,凉风拂面,倒是一副睡得颇为安逸的样子。胖墩停止了为齐小新提供更为舒适的睡眠环境,瞪了他一眼,飞到冷冰冰上方,观察她额头上面浮现的淡淡黑气。此刻看来,冷冰冰紧闭双眼,眉间浮现痛苦的神色,不知者看来多半以为她是噩梦缠,但胖墩很清楚,这是魔煞之气在试图改变她的生命属,而她本体的生命属正在拼力抵抗,两股力量在她体内相互交击,折磨着昏迷的她。

    “再不醒来魔煞之气就要加重了。”胖墩皱眉担忧道。

    “胖墩!”

    闻言,胖墩打了一个寒战,险些从空中坠落下来。“嘿嘿!嘿嘿!”它咧嘴笑着,“你醒了。”

    齐小新一怔。立时站起子,走到冷冰冰边,蹲xia子,打量她额头若隐若现的淡淡黑气,道:“她怎么了?”

    胖墩打量了一遍齐小新,见他与黎明时分的家伙简直不是同一个人。旋即,它脸上浮上歉意的笑容,道:“她中了魔煞之气,不过,我已经喂她喝了黑银水,能够减轻黑气的攻势,但是……”

    齐小新瞪向它,道:“但是什么?”

    胖墩吓了一跳,在空中退后一步,道:“但是如果你不尽快想办法替她清除魔煞之气,她很有可能会变成暗黑生物。”

    齐小新面色大变。他机械地转过头,去看侧躺在地的女子,眼中多了一份怜惜。“胖墩。”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突然看向胖墩,“你是不是知道解救她的办法?”

    胖墩看向冷冰冰,道:“你是雷云寺的和尚,雷云寺的十大绝技……”

    齐小新打断它道:“我晕倒之前,感觉也有一股黑气侵入我的ti,可是我运起清心咒,对它并无作用。”

    胖墩叹道:“你是你,她是她,怎么会一样。”

    齐小新一惊,盯着它道:“什么意思?”

    

重要声明:小说《异世之焚天邪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