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6. 第206章 逃婚的人

    《第六卷 苏醒的右手》

    中午时分,使者带上七夜离开了雪魂部族的边境,进入炎鬼部族的领地。

    骄阳火,当空高照,直将人从寒风簌簌的冬季酷拖入暑难耐的夏季。

    再行十数里,使者确定雪魂部族的人即便会追来也是不可能会擅自进入炎鬼部族的领地,这才停下。

    周围树木寥寥,巨石林立,火红如焰,但是比较雪魂部族的领地,基本接近普通人能够生存下去的环境,不再那般恶劣。只是温度实在是……。虽是九月,比起酷夏的炎只怕是更盛几分。

    二人落了地。后尾随的肥龙胖墩终于追上二人,气喘吁吁,汗珠自它额头涔涔而下,但它肥胖的ti似一个葫芦,汗珠很快顺着它光滑的皮肤,从头部一直滑到脚部,然后才滴落在碎石路上。

    使者感觉胖墩好似全都在流汗一般,瞧得颇为好笑。胖墩飞在使者面前的空中,瞪了使者一眼,道:“你要累死我这条老命啊,飞这么快!”

    使者耸耸肩膀。

    他这一耸肩膀,七夜这才发现,使者的左手依然拉住了她的右手。

    虽然说这名传奇人物一出场便解除了她斩首的危机。如今突然逃婚,带上她前往炎鬼部族的领地,目的不明,实在可疑。而且,ti受制两种封印,宝物一线牵以及封印术冰原之歌,这两种封印都是能够封印修行人使用灵力,虽然冰原之歌只剩下四肢的封印暂时没有解除,但二者结合,效果倍增,她已是普通人一名。

    如今她被这使者莫名带来炎鬼部族的领地,也不惊慌,用男声凛然道:“喂,尊敬的使者,你的手,是不是可以放开了?”

    使者心道:“你以为我愿意牵你的手啊!”表面上一副顿觉失礼而导致一时慌忙的样子。他慌乱松开七夜的手,道:“真是不好意思,一时急于观察后是否会有追兵,忘了这事了。”

    使者突然想到了什么,好奇道:“咦?怎么又用男声了,刚才不是女声吗?”

    这一回,轮到七夜有些慌乱了。她摆摆手,呵呵笑着,左看右看,似在寻找遗落之物,实则是在思忖说辞。

    “是这样的……”她突然重重眨了一下眼睛,做了一个自我介绍的手势,“我出生时,家中的长辈就已发现,我有百兽之音,能拟百兽的声音。自然,人也是百兽之一,老人小孩,男子女子,我都可以模仿。就在当时,使者带我逃出雪落城,我一时急之下,声音变样,就出现了使者当时听见的女声了。”

    使者恍然点头道:“哦,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啊,原来是百兽之音,这种声音可是神奇,我以前略有耳闻,今有幸一听,真是难得,不知道你还会模仿其它野兽的叫声否?”

    七夜正色道:“当然,狮豹虎狼,虫鸟鱼虾等等等等,不在话下。”

    使者满意点头道:“猪也可以?”

    七夜一听,一股怒气莫名喷涌上来。但是如今受制于人,只好强自忍住心中的怒气。她似笑非笑地说道:“猪也是百兽之一,可以模仿,不过,就算没有百兽之音,一般人也是可以模仿的吧?”

    使者听出她话中的意思了。本想借机让她模仿几声,但是瞧她目中的杀气,心知还是不惹她为妙。

    “那……”使者突然苦恼皱眉,“这位仁兄……我是说,或者说,这位小姐,你到底是男是女啊?”

    七夜双目圆睁,用女声肯定道:“男人,正儿八经的男人。”

    使者暗中一笑,表面平静道:“哦,那你还是用女声吧。”

    七夜一惊,用女声道:“为什么?”

    使者淡然一笑,道:“好听的。”

    七夜一愣,道:“我怎么觉得你已经拿我当女人看了?”肃然接道,“我可是顶天立地的男儿,七尺男儿。”

    使者打量了她一眼,道:“我怎么觉得你只有五尺六寸的样子。”(以唐尺为准,大约高1米68)

    不过是个比喻,他也较真。七夜的眼角仿佛是在微微抽搐。她抱拳求饶道:“让使者见笑了!”

    使者微微一笑。他往七夜眼神深处看了一眼,道:“都忘了请教这位兄弟的名字了。”

    七夜目中含笑,抱拳道:“小弟冷冰冰。”

    使者微微一惊,奇道:“我看冷兄态度随和,对人一点也不冷啊。”

    冷冰冰(暂时这么唤她吧)放下手,道:“使者救我tuo困,是我恩人,小弟纵然对他人冷漠,也不可能一副冷面孔对待恩人。”

    使者满意点头。

    冷冰冰犹豫了一下,道:“不知使者如何称呼。”

    使者淡淡道:“哦,在下暖洋洋!”

    如此名字,肯定有假,现在气氛很好,冷冰冰也不怕揭破他的谎言。她呵呵一笑,道:“使者说笑了。”

    使者注视她,正色道:“那你记好了,我的名字是……齐小新。”

    冷冰冰肃然施礼,道:“多谢齐兄救命之恩。”

    齐小新扬手一笑,道:“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冷冰冰站直ti,打量于他,眼中流露出疑惑的神。她小心地问道:“有些事,在下有些想不明白,不知齐兄是否能够坦言相告。”

    齐小新和声道:“说说看,如果知道,一定帮冷兄排解心中疑问。”

    冷冰冰沉吟片刻,道:“玄冰玉简的传说,我倒有所耳闻,不过,既然齐兄你是那个能将传说变成现实的人,如今归还了玄冰玉简,为什么放着一国之君不当,反倒在大婚之离开了?”

    她只是想婉转问出齐小新带她前来炎鬼领地的目的。昨在雪落城的皇宫,为使者的齐小新,审问她,得知她前去炎鬼部族的目的,是为送炎鬼的魂魄归入故土,结果下令赦免她的死刑。后来圣女怀疑她的目的有假,使者当即提出愿意为雪魂部族押解她前往炎鬼部族。

    但以现在的况看来,他不惜冒着惹怒雪魂部族全族人的危险,公然逃婚,意思很是明显,他并不想与圣女结为连理。

    所以,她很是不解。如今二人已是离开雪魂部族的领地,为何这齐小新依然与她在一起,不离不弃?难道他仍然想押解自己,前往炎鬼部族,还是另有目的?

    

重要声明:小说《异世之焚天邪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