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1. 第201章 晚宴

    七夜面临斩首危机,半路杀出一位使者。这位使者,持有雪魂部族的圣物玄冰玉简。根据传说,若干年后,有一位使者会将雪魂部族的圣物玄冰玉简归还,粉碎雪魂部族千年来再无男君主的命运,带领全族,一统冰原界。

    如今,传说灵验了。但想不到,这一等,就是三千多年。

    圣女领使者来到皇城的正阳。这处是朝中大臣与君主私下商议国事的地方。自然,雪魂部族的大长老也在,这次事件的主角,七夜也在。

    使者以雪魂部族未来君主的份,质问七夜,为何要带炎鬼部族的王位继承人的魂魄通过边界。七夜以受赤焰红狐委托送魂归入故乡为安,作为理由回答了使者的问题。使者分析形势,当即提出,炎鬼已死,不足为惧。同时指出,对方前去送魂不但不会对雪魂部产生危害,反而会是对炎鬼部族的一次jing神打击,有利无弊。

    圣女不依,提出外族人打伤圣兽以及另外九位长老的事,要求予以惩罚。使者接招,摆出对方是赤焰红狐后人的份作为理由劝解圣女,既然是一个误会,应该要迟早解除。

    理由不够充分,圣女犹豫,使者当即再次提出,既然炎鬼已死,并无威胁,对方的任务并不会对雪魂部族造成影响。这是理之中的事,如果雪魂部族强行阻拦,反而会显得有些霸道,引来赤焰红狐的不满。到时,把柄落人手中,兴师问罪倒是不怕,只怕因为一次误会,危及众多无辜族人的命。

    然后,使者质问圣女需要拿全族人的命冒险吗?

    一言击中圣女软肋,圣女无法作答,沉默片刻,突然提出,对方所说之话,可能有假,前去炎鬼部族的领地,目的并不是送魂。此言正中使者下怀,使者当即拆招,信誓旦旦,郑重承诺,为辨目的真伪,为解误会,愿意为雪魂部族押解外族人前往炎鬼部族。然后,他又好奇外族人上所缚何物,圣女回答,一牵线,能够抑制修行人使用灵力。

    使者当即哈哈大笑,大赞此物甚好,有它在,不必担心赤焰红狐的后人耍心眼,使手段,可以一路压制他,直到探明他的目的真伪为止。

    对方有玄冰玉简在手,传说灵验,未来君主,份在她之上,圣女无言以对。

    但大长老担心未来君主的安危,坚决反对。而使者提出,这些年来,圣女治国有方,雪魂部族益富强,国泰民安,暂时不需要更换统治者,并且,他去之前,可以将玄冰玉简交给圣女,让圣女参悟玄冰玉简上面的秘密。大长老听说可以将玄冰玉简交由对女,想到圣女确实jing通治国之道,现在使者一番好意,便不再说话了。

    到此,七夜的危机基本算是解除了。

    因此,捆缚在七夜上的一线牵依然没有取下,使者更加不可能命令她取下,只是以远道是客为由,让圣女想办法将七夜因为寒冰连在一起的双手看上去自如一些。圣女往七夜双手之间的缝隙间劈去,七夜的双手因此分开,但圣女随即在七夜双手上面又再次重新填补封印,宛如一双冰拳手,加上双脚的封印,七夜手不能掐诀施法,脚不能施展轻功,ti受困一线牵,与普通人无异。

    误会解除,潜在的危机同时化解,皆大欢喜。大长老笑得合不拢嘴,脸上的皱纹扭曲成一圈圈的涟漪,仿佛也在欢笑。大喜之下,大长老提出,明便举行雪魂部族未来君主与圣女的婚事。

    直到这时,使者才发现,边的一条胖龙,并不是百事通,或者,它刻意隐瞒了这件事。但见到圣女一张俏脸,悄悄羞成了红色,一时不好作答,而这时,天色近晚,在大长老的盛邀请,外带拉拉扯扯之下,与大长老圣女一行人前往藏月阁,设宴庆祝。

    既然之前的事被当作误会,自然的,这位远道而来的外族人也受到了邀请。

    七夜很难想通,雪魂部族的决定为何转变如此之快。之前要将她斩首示众,如今又突然赦免她,究其原因,都是因为一位使者带来了一块所谓的玄冰玉简。但是,如果七夜知道玄冰玉简的故事,知道玄冰玉简对雪魂部族的重要,知道玄冰玉简隐藏的秘密,她就应该能想通了。

    落西沉,暮色降临,晚风吹拂,轻轻撩动了藏月阁的珠帘。阁内歌舞升平,管弦古琴齐奏,声音清幽飞扬,轻纱罗衣的舞姬翩翩曼舞,好不闹。明月的清辉贪恋人间的繁闹,从珠帘的缝隙间钻了进去,却被阁内通明的灯光照得消散无踪。

    妖娆的舞姬,轻纱披,胜雪的肌fu,若有若现,随着rutun的款款扭动,隐si处用于遮羞的几块小小的布片,竟有种yu要tuo落的感觉,引得舞姬两边的宾客目光久久逗留,挥之不去,手中的美酒,有一下没一下地抿上一口。

    这些宾客,都是雪魂部族的长老以及雪魂王朝的权贵,份与众不同。

    七夜原本是会施展最后一计,逃tuo雪落城,但是没有料到竟是与雪魂部族的人坐在这间暖阁里饮酒。只是,她前桌案上面的美食美酒,一点一滴未进。她看对面正在与雪魂部族大长老与圣女饮酒的使者,怔怔出神。她总感觉,对面的使者,眉宇明目,总有一分似曾相识的味道。

    “是在哪里见过呢?”七夜轻轻蹙眉,看着对面的使者,心中这般喃喃道。

    使者本来是被大长老推上了正中首座,与圣女并排而立。但是,圣女一双秋水明眸,时不时向他瞥来一眼,让他好不自在,随意找了一个理由,下到了舞姬左边的一排宾客中,与大长老一众人欢笑对饮。

    圣女神有些伤感,犹豫了片刻,最终也是下了首座的位置,来到使者的边,为他斟酒。

    

重要声明:小说《异世之焚天邪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