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4. 第194章 审问(上

    冰原界,雪魂部族皇都,雪落城。

    雪落城建在平地之上,这里没有千年不化的积雪,万年不解的寒冰,有的只是与仙幻大陆相差无几的各类建筑。客栈酒楼、茶馆当铺、杂货铺、铁匠铺、qing楼ji院……至于百姓服饰,风格与仙幻大陆中原国的民族服饰差不多,但在这九月天,冰寒之地,雪落城外又有四座雪山并排耸立,不时有从雪山上送来的微微寒风,肆意掀起女的裙边。然而,雪落城的居民似乎是久经寒地,御寒方面,独有一,即使是九月天,微微寒风吹拂,依旧是夏服饰,清爽上阵,没有太多厚实的衣物加

    所以,走在街上,随时可以看见裹各色轻纱的女子,妙曼材,胜雪肌fu,在轻纱下,隐隐可见。甚至,当天高照一轮暖阳,似乎是雪落城的男子觉得温度过高,竟有部分男子,无论长幼,无论是干瘦如柴的板,抑或满的壮实肌,均是一条兽皮短裤,赤膊上街,在这微微寒风的吹拂下,悠闲走动,尽显男人的潇洒风度。

    虽然冰界原是为一界,但ren口不多。雪落城作为冰原界两大种族之一的雪魂部族的皇城,ren口不过数万,但也算是一座大型城市了。

    就在雪落城中心处,有一片建筑群,是为雪魂部族最高权力拥有者的居住地。其中一座偏内,雪魂部族的圣与雪魂部族的大长老正与一尊人形冰雕相对而立。冰雕双手张开,呈抱物状。但其实是七夜的右手刚刚从左边袖口内取出便被冰晶冻成了冰雕才形成的一个动作。

    圣女从冰雕上收回目光,瞥向大长老,道:“九位长老的伤势如何。”

    “我们这群老家伙,确实老了,一个炎鬼部族的年轻人就能伤了我们。”大长老叹了口气,不无哀怨道,“哎,看样子,老er他们需要修养一阵子了。”

    圣女重新看向冰雕。她凝视冰雕的脸部位置,道:“那可不是炎鬼部族的年轻人,那是炎鬼部族的王位继承人,败在他手下,也并不是一件不光彩的事。”

    大长老满面肃容,微微点头。

    “至于他……”圣女脸上现出为色之色。她皱了皱眉,打量了一遍冰雕内的七夜,却是因为冰层的关系,只能大概看见一团模糊的黑色。

    大长老盯着圣女清澈的明眸,道:“圣女打算如何处置这个外来人?”

    圣女看了大长老一眼,随即露出了微笑。她看向冰雕,道:“去把一线牵取来。”

    大长老一怔,旋即点了点头,施礼道:“是!”他向走去了。

    大长老走后,圣女伸手,慢慢抚向人形冰雕的脸部。她一边抚mo冰雕的脸部,一边说道:“赤焰红狐的后人?”

    许久,兴许是人形冰雕表面,寒气森冷,圣女收了回右手。

    就在这时,圣女后的大门开了一道缝,大长老干瘦的子,从那道缝中走了进来,随后,门被大长老关上了。

    大长老来到圣女边,从左边袖口内取出一物,交给圣女。

    这是一张网,网线十分细,且是白色,如若不是白色网线表面似是包裹了一层断断续续的蓝色光华,白里,很难发现它的存在。

    圣女用眼神示意。大长老会意,拉开了一线牵,网有一丈见方,网格三寸见方,撒在前面的一尊人形冰雕上面,能够环绕五圈。

    不片刻间,在胡子头发尽已花白,但动作却十分利索的大长老捆绑下,一尊人形冰雕,除了头部,自颈脖以下的部分统统被包裹在一线牵内。

    忙完这一切,大长老回到了圣女的右边,背对大门,与圣女一同面对前方的一尊人形冰雕。

    雪魂部族的圣女,低低诵念了几句咒语,但在这寂静的堂内,却是显得十分的响亮。

    这时,雪魂部族的圣女,右手手掌已经多了一片寒冰之气,仿佛是蓝色的火焰,包裹着她的手掌,熊熊燃烧。

    只见雪魂部族的圣女,右手缓缓伸向面前的一尊人形冰雕,抚向冰雕之时,圣女左手立时掐诀。只见她自人形冰雕的额头开始,一直往向,堪堪滑去。到了人形冰雕的si处部位上面一寸的距离,圣女犹豫了一瞬,最终,她决定放弃,到此为止。

    圣女收回右手,左手的法诀化散,右手的寒冰之气便消失了。

    登时,偌大的宫内,传出冰雪消融的声音。

    而在圣女前面的一尊人形冰雕,圣女方才用寒冰之气抚过的部位,即上半,除手之外,此时已经消融而尽,露出冰层内部包裹的人。

    一旦封锁上半的寒冰消融,七夜子一软,但因下半仍在封锁状态,有支撑点,不致于徒然跌坐在地,只是被寒冰包裹的双手无力地垂在肚皮上,子微弓,头同时微微点了几下。而她一旦接触到空气便立时大口大口喘气,仿佛在冰层内,空气稀薄,她已经憋闷了很久,此刻空气清新,而且充足,也不顾发丝上的雪水是否冰冷,是否需要甩掉部分便拼命呼吸新鲜空气。

    圣女冷然道:“外来人,告诉我你的名字。”

    七夜一窒。旋即,她的呼吸很快平稳下来。然后,她抬起头,仔细打量起眼前这个将她封锁在寒冰内的奇女子。

    大长老见七夜明眸中,没有一丝的怨恨,愤怒,惊异,只是很平静地观察眼前的圣女,误以为她是在圣女绝色的容貌下,一时愣住,便出声道:“喂,外来人,圣女在问你的名字,快快如实说来。”

    七夜瞪了大长老一眼,正视圣女,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们,我的名字。”

    大长老肃然道:“因为如今,你已是阶下囚,由不得你。”

    七夜凛然不惧,道:“只有那个人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其他人,休想。”

    大长老脸上微有怒容,道:“嘴硬的黑鬼。”

    七夜本想辩解,但她想到,她与炎鬼部族的王位继承人一起联手对抗雪魂部族的长老圣兽,早已划清界线,即是辩解,如何如何说明,她不是炎鬼部族的族人,不是黑鬼,但她与炎鬼部族王位继承人联后一事却是事实,如何辩解也是洗不清了,何必多费口舌。

    

重要声明:小说《异世之焚天邪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