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9. 第169章 往生之门

    齐小新极目眺望的建筑,立在荒漠之中,因为有周围的沙丘对比,看上去,高大雄伟。

    但是,拿它与后的空山灵比较,空灵山仿佛就是一座巨大的城墙,而荒漠中的那座建筑仿佛只是城墙脚下的一道由老鼠打下的小门。

    行了约莫一刻钟的路,齐小新、七夜二人才奔跃至荒漠中这座建筑前方,发现它确实是一道门。

    确切的说,那只是失去门扇的大门,徒留门框。

    齐小新前方不远处,是两柄高达百丈、宽约十丈的褐色巨剑,锈迹斑斑,剑刃密布裂口,似是久经战场的见证,又仿佛是在这长久的年月里,荒漠上的风刀霜剑,在它上面勾勒出的岁月影,伤痕累累,斜斜刺入柔软的沙地中,呈倒“八”字型,上宽下窄,但就算巨剑之间最狭窄的地方,也有二十丈的距离。

    如果说两柄巨剑形似门框,而架在门框上的两扇门就应该是依偎在巨剑上的两尊奇异的雕像。

    之所以奇异,是因为每尊雕塑并不是单一的,是由数尊二丈高一丈宽的异兽型雕塑接连而成。

    立在齐小新的位置,远远看去,刚好像是两尊xiu长的雕像,足有巨剑三分之一高。

    雕像顶部,一块巨大的黑色jing铁宛若一座桥梁横在中间,连接两柄巨剑,就在jing铁上面,十数条粗壮的黑色锁链自jing铁中间往上延伸而去,穿过巨剑的剑柄,刺入巨剑后方的沙地,使得jing铁与锁链形成一个支架,支撑巨剑庞大的剑在这沙漠中矗立万年,风雨不动。

    齐小新眼角抽搐。这一座巨大的建筑(暂且说它是建筑吧),矗立在荒无人烟的沙漠中,便连远处的小型爬行生物,宁愿bao露在阳光之下,受到烈的烘烤,也是不屑问津此处,在它的影下避暑乘凉。

    如此巨大,却又诡异的建筑,建在这处,而且是通往空灵山的道路?

    齐小新很难理解七夜的逻辑。单从正面看去,建筑与空灵山,一左一右,并排立在他的前,如果穿过眼前的巨剑建筑,依然需要向左转去,这才能接近空灵山。但是即便左转,到达的地方也不可能是山腰山顶,依然是山麓脚下。

    如此辗转,岂不是徒劳?

    “上山的路,真在这里?”齐小新指向五丈前的褐色巨剑,难以置信地看着右边的七夜,问道。

    七夜注视前方的巨剑,缓缓点头,道:“当然。”

    齐小新放下手,苦笑道:“七夜兄在说笑吧。”

    七夜平静道:“这叫往生之门!”

    这时,七夜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哀伤。他转过头,看向齐小新,接道:“也叫死亡之门。”

    齐小新微微一惊,道:“怎么会有两个名字。”

    七夜重新看向巨剑,皱着眉头,沉重道:“古往今来,进入这道门的人,顺利到达空灵山了,就称往生,不过大多数人都没有能够达到空灵山,所以,进入这道门,不是生即是死,绝不可能有第三种结果。”

    齐小新露出担忧之色,道:“这么危险?”

    “门的后面,我们要面临的第一道考验就是星临界龙卷风。”七夜轻轻叹了口气,接道,“如果那只是普通的龙卷风,大多数实力强横的修行人都能平安穿过,但是,星临界的龙卷风是先知引来此处的,龙卷风又被他下了特殊的jin咒,能够限制龙卷风周围一定范围内的各族生物使用更多的灵力,纵横你修行千年,到了龙卷风周围,你也不可能施展出如何高绝的术法,抵御龙卷风。”

    齐小新满怀期望地看着七夜,道:“那你应该有办法助我们避开龙卷风把我们卷进去吧。”

    七夜转过头,仔细盯着齐小新,正色道:“没有。”

    齐小新一怔,失声道:“那我们若进去,不是注定要死。”

    七夜突然低下头,眼中显露出哀伤的神色。“是的。”她淡淡道。

    齐小新望着前方雄伟的往生之门,沉默下去。

    七夜抬起头,把目光投向齐小新。“不说和尚,你从原路返回去萧城,一路应该没有什么危险,去往空灵山,是我的事,我不能害你……”

    齐小新感觉到七夜的目光,宛若zhi的火光照在他的脸上。

    当下,不等七夜说完,他施展雷云寺的轻功浮云纵,若浮云,轻盈奔跃,只是几步便是隐去五丈的距离,来到了往生之门前面。

    七夜见到齐小新径自奔到了往生之门前面,没有说出的话,并没有接下去,悻悻住了口。他的目光随齐小新的影也是来到了往生之门所在的位置。

    “喂,七夜,空灵山是从这里进去的吗?”齐小新背对往生之门,对七夜大声喊道。

    相隔五丈,齐小新的奋力大喊传到七夜耳畔,已如在耳畔轻轻的私语一般轻小。

    七夜不jin悻悻瞪了齐小新一眼,心中骂道:“死和尚。”

    这边,齐小新得意地笑了一下,但他心中敞亮。早在之前,进入亡灵深渊之前,七夜说能够助他们度过海域的氧气不够,劝他留在仙幻大陆。但当齐小新表出决心之后,七夜又是答应。而当齐小新在水中遇见危险时,七夜又是取出一颗避水珠肋他化解危机。

    这即是说,之前的一切言语行为,只是为了考验齐小新的决心。

    不过,这样也好,反而加大了齐小新对通过往生之门的信心。

    因为根据之前发生的事,齐小新猜想,七夜这人非常喜欢考验他人,尤其是在知道前方有危险却又准备充足,能够有很大把握化解危险的前提下,他总是喜欢夸大危险的程度,降低自己的信心,劝说齐小新留下,前方危险。

    料定七夜是这样的格,所以这次,齐小新不等他再出言考验,直接奔到往生之门前面,斩钉截铁,不给七夜任何机会。

    “死和尚,你跑得真快啊!”七夜奔到齐小新边,微嗔道。

    齐小新呵呵一笑。

    七夜饶有兴趣地打量齐小新,道:“死和尚,你真不怕死吗?”

    齐小新拍xiong脯道:“我别的没有,就是好奇心多,而且重,如果不满zu它,我会被它给活活压死。”

    “既然你要死,就怪不得我了。”七夜说话的语气很随便,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说罢,七夜从左边袖口中取出了一枚金色令牌。

    齐小新微微一惊,道:“这是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异世之焚天邪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