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8. 第168章 奇山

    齐小新听出来了,七夜所说的小路,通往空灵山的小路,危险是有,而他也不是十分有自信能够安全通过,但也不是没有把握。

    这时,齐小新突然看向茶杯,一副落寞的样子,道:“既然已经来到亡灵深渊,就注定我这一路,危险重重,既然回去的路,同样危险,为什么我不走下去,为什么我要放弃,反正也是要死,不如死在一个熟人边,好歹也有一个人替我埋葬尸骨。”

    七夜十分为难道:“你……”

    齐小新突然看向七夜,一双明目,如风中的火苗,轻轻摇曳,仿佛火花深深照进了七夜的心内。

    “你在炎鬼的洞府前面,不是问我:前面如果是地狱,你是否还要和我一起跳下去?”齐小新道,“我的答案始终是肯定的,是的,纵然前方是地狱,既然七夜兄已经把我当生死兄弟了,如此义,已能壮胆,我又何惧危险!我又何以有理由,回避与七夜兄共患难的机会?”

    齐小新这一段话,确实是肺腑之言,自然说得十分真诚,感人得很。但是,七夜静静听他说完这一段话后,只是低下头去,然后把目光投向茶杯内平静的水面。

    齐小新注视着他,却不知道,他的心内,是否像茶杯内的水面一般,平静无风,平静到可以有一种委婉拒绝人的冷漠。

    “你真的不怕死?”七夜缓缓抬起头,眼波如水,望了过来,如水一般轻柔,仿佛是能够看到他的内心深处,“你真愿意与我共患难,生死与共?”

    齐小新脸上一片坚毅之色。他正视七夜,目光有力,郑重道:“如果七夜兄不信的话,那我们可以起誓,结为兄弟,虽不能同年同月同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死,违背誓言者,就来个最惨的,五雷轰顶好了。”

    “呸!”七夜冷不防重重啐了齐小新一口,“谁要和你这个和尚结为兄弟了!”

    齐小新用手挠了挠头,尴尬笑道:“也是,我一个雷云寺的小和尚与实力卓绝的七夜兄,确实不是一个境界的,如果结拜,确实不太协调。”

    七夜白了齐小新一眼,道:“你要真不怕死,就跟我来吧。”

    说罢,七夜从腰间掏出了一两碎银,然后起便走。

    齐小新连忙起跟了上去,“去哪!”

    七夜慢悠悠道:“既然你这和尚,死都不怕了,还问这么多干什么。”

    齐小新心中顿时生起一股不祥的预感。他实在懊悔大话说得太绝,没有转圜余地,如今只有自食苦果了。

    不过,能够继续上路,这是最好的结果。跟随在七夜边,每每踏出一步,齐小新都觉得离九天龙鸣剑更近了一步,离神秘人的掌控更远了一步。

    前方纵然危险重重,但是同时也有希望。摆tuo命运束缚的希望。

    ………

    “七夜,我们这是要去哪?”

    “当然是上空灵山。”

    “还要很久吗?”

    “马上就到了!”

    齐小新与七夜二人,迅速奔跃,在半时辰后,齐小新看见远处,有两处不同的地方,仿佛是两个不同的世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只见远方的左边是一座青绿大山,高耸入云,山麓脚下,树木成林,一派生命繁荣昌盛的景象。而就在大山右边,是一片黄沙形成的荒漠,不见一丝青绿,死气沉沉,又有无数沙丘,或大或小,静静肃立,仿佛一座座死寂的坟墓,对着满地的黄沙,低低哭泣,一片荒凉萧索的感觉。

    大山与荒漠,就在前方,正好各是占据一半的领地。

    一片繁茂的青绿,一片萧索的淡黄,果然是两个不同的世界。但是连在一起,却是接壤得如此完美融洽,以致于让人看不出有一丝不妥之处,仿佛真实的世界本就应该如此,一半昌盛,一半衰败,一半生机盎然,一半死气沉沉,毫无保留,将它最真实的一面呈现在世人眼前。

    再行半个时辰,二人来到山麓脚下。确切的说,是在大山的边缘。因为七夜立在了黄沙之上,而齐小新却是立地长满低矮青草的地面上。

    巨大、巍峨、……齐小新无形找到一个合适的形容词描述眼前的大山。因为它太大了,是齐小新从未见过的大山,比起他见过的天机城,还要巨大,大到他错以为是走入了上古时期的十万大山,群山相连,浩瀚无边。就在半山腰间,层层云气,萦绕不散,一直往上攀爬,犹如一架云梯,直达上方的仙境。

    齐小新深深呼吸,一股清新空气,泉水般涌入鼻腔,登时,一股轻凉之意,漫遍全,洗涤心肺,浑上下都是一股不能言尽的轻松自在。

    “这山上要是没有妖孽,一定是座仙山。”齐小新昂起头,望着高耸入云的大山,感慨道。

    七夜看了齐小新一眼,摇了摇头,道:“现在可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走吧。”

    齐小新回看了七夜一眼,笑道:“好!”他说完便向前方的大山走去。

    七夜一愣,旋即喊道:“喂,死和尚,你要去哪!”

    齐小新行了三步,听见七夜的声音,怔了一下,登时,停住脚步,转过去,对七夜道:“这不是空灵山吗?”

    七夜道:“对啊。”

    齐小新扬手指了下背后的大山,道:“我们不是要上山吗?”

    七夜道:“对啊。”

    齐小新皱眉道:“那你喊住我干什么?”旋即突然想到了什么,接道:“哦,对了,我不识路,还望七夜兄上前带路。”

    七夜摇了摇头,又是叹了一口气,齐小新见了,云里雾里,不明所以,却见七夜调整ti,面向荒漠的方向,道:“跟我来吧。”

    齐小新一怔。他回头望了一眼巍峨的大山,又望了望七夜,来回三次,才睁圆双目,试探地问道:“我们不是要上山吗?”

    七夜脸上浮现一丝险的笑容,道:“是上山啊。”他伸手指了远方一处,“不过,上山的路在那边。”

    齐小新眼角抽搐几下。他向七夜方才所指的方向眺望过去,目及处,只有无尽的黄沙,仿佛是金黄的大海,而在荒漠上耸起的沙丘宛若一道道海浪,高高涌起,就在海浪上面,那一片片飞舞的沙幕,宛若海浪涌起时溅起的一片浪花。

    上山的路,在荒漠里?……开什么玩笑。

    但是这时,齐小新的目光停留在荒漠上一座巨大的建筑上面。

    

重要声明:小说《异世之焚天邪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