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4. 第164章 收魂

    就在齐小新下方一个直径可达百丈,由青石铺砌而成的地洞地面之上。

    七夜脸色虔诚,立在炎鬼的头部旁边,双手结印,合在一起,自他口中,不时飘出低沉的诵念咒语的声音,仿佛一层一层的波涛,在这百丈宽的地洞内,漾开来。

    呈大字型躺在地上的尸体,炎鬼脸部上方二尺处,一块三寸长一寸宽的红色令牌悬浮在那。此刻,似是起风,随由微风,缓缓旋转开来。

    在红色令牌下方,一具皮肤是褐色的尸体,仿佛死不瞑目,微微张开的大口,忽张大开,喷薄出一缕红色轻烟。

    轻盈烟气,忽如长鲸吸水一般,缩入红色令牌中。

    便在这时,地洞内的诵咒之声,嘎然而止。突如其来的安静,使得山洞内的气氛,一下变得诡异起来。

    齐小新深深呼吸,蹙眉俯瞰下方。

    只见场中,炎鬼口中,已经有几缕红色轻烟,冉冉上升,仿佛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吸入到红色令牌当中。

    仔细一数,共是七条。

    而在炎鬼的鼻腔内,这时,两个鼻腔各是飘出一缕红色轻烟,同炎鬼口中飘出的七缕轻盈红色轻烟,一同被红色令牌不断吸取而去。

    但过片刻,炎鬼体内仿佛是绵绵不绝,永无止尽的红色轻烟,终于见到它的尾端。

    只见悬浮在炎鬼脸前二尺处的红色令牌,在将炎鬼口鼻内飘出的九缕红色轻烟吸入当中后,它停止了旋转。

    这时,七夜yao破右手食指,将一滴鲜红的血液滴在炎鬼的眉心处。

    隐隐的,仿佛可以听见这仿佛坟墓一般死寂的地洞内,响起了轻轻的声音。

    “嘀!”

    仿佛能够看见的,是在光线昏暗的世界下,寂静的九幽之海,因为有一颗红色的液体滴落,蓝色的湖面泛起层层涟漪,漾开来。而在中心,一小片红色迅速向外晕开。

    齐小新一惊,眨了一下眼,看向炎鬼。

    这时,炎鬼眉心处,一缕红色轻烟,从炎鬼褐色的皮肤透出,直接飘向悬在上方二尺处的红色令牌。

    最后一道魂烟收取完毕,七夜又在红色令牌朝天的一面,滴了一滴他的血液。

    一旦接触到了七夜的血液,红色令牌本就鲜红的外表,变得更加耀眼,犹如用红漆重新漆过一遍,色泽光亮,甚至有些刺眼。

    就在七夜的血液诡异地融入红色令牌之后,有淡淡红光,自红色令牌内部散发出来。

    七夜对悬浮在前的红色令牌,淡淡一笑,然后也不顾右手yao破的食指,伸出右手,取过红色令牌,将它收入左边的袖口,应该是与之前壮实汉子化成的金色令牌放在了同一处。

    做完这一切,七夜四顾一眼,缓缓抬头。

    这时,齐小新猜测七夜在下方的事办得差不多了,即将上来,与他会合。

    立时,齐小新轻拍一掌下的断石层,子似浮云,轻盈飘飞,只过片刻,便是倒飞出洞口,落在洞外三丈开外。

    索,齐小新拍击断石层的声音很轻,与七夜相隔十丈,便是换了齐小新,也是要运起雷云之力才能听见。

    而在这时,正如齐小新所料,七夜在他落在地面之后片刻便从洞内走了出来。

    “借到了吗?”齐小新乔装成一副关心事态发展的样子,对远在二丈开外的七夜道。

    七夜一边走一边淡淡说道:“借到了。”

    齐小新如释重负般长出一口气,微微一笑,道:“借到了就好,借到了就好。”打量了七夜一眼,“你没有受伤吧?”

    七夜右手的手背是对向齐小新的,此刻,他的右手,缓缓握成了拳,那根被他yao出一道细微伤口的食指就这样藏了进去。

    这时,七夜到齐小新的边,疑惑道:“怎么可能?”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我可说过,我是一个深藏不露的刺客。”

    齐小新陪笑道:“看来你确实很厉害。”

    但在齐小新心内,早已翻起层层波涛,不断击打,拍击,冲撞,一下一下,逐渐沉重。

    那样诡异的术法,不再是一个刺客能够jing通的,或者,一个刺客根本不会去学习此类与他份不相符的术法。

    刺客?你真是刺客?

    呵!

    齐小新努力克制心中的绪,平静道:“既然你任务完成了,我们这就回去吧,我感觉这怪怪的,不宜久留啊。”

    七夜望着齐小新,点了点头,却又突然说道:“你没有偷看我吧?”

    齐小新一怔,旋即笑道:“你说下面危险,叫我留在这里等你,一定是下面有众多恶鬼,而我生胆小,怕死,除非你借我一个虎胆,不然我哪有去欣赏那些恶鬼。”瞥向别处,眯起眼睛,遐想起来,“除非是漂亮的女鬼洗澡,我倒可以考虑考虑,嘿嘿!”

    七夜偷偷瞪了齐小新一眼,郑重道:“从你看绿狐的眼神分析,我就应该可以确定,你是一个色胆包天的和尚。”

    齐小新看向七夜,呵呵一笑,道:“误会,误会!”他纠正道,“而且我是没有出家的伪和尚,不受戒律约束。”

    七夜并不理他极近猥琐的表,淡淡道:“走吧!”

    ………

    齐小新、七夜二人走后,过了半个时辰左右。

    有两名着道袍的中年男了落在了炎鬼洞府前方。

    多半是七夜预料到了不是他一人会前来炎鬼的洞府,所以之前才不惜取出珍贵的风行丸,替齐小新加快飞行速度,抢在他人之前,取走炎鬼令牌。

    而在这时,炎鬼洞府前方的二人,其中一人,道:“赵师弟,你在外面守着,我去去就来。”

    另外一人点了点头,先前说话之人便如一阵风,飘入了前方那个仿佛是被熊熊火花照亮的洞口。

    进去之人,正是元清教玄武的主事——孙道明。而守在外面的一人,正是元清教青龙的主事,同时亦是风语的师父——赵远修。

    过了不久,孙道明从洞口出来。

    “师兄,怎么就出来了?炎鬼令牌拿到了?”赵远修见到他的三师兄,脸色凝重,其中还夹杂了些许疑惑之色,不jin开口问前方不远处的孙道明。

    孙道明走到赵远修边,背对炎鬼的洞府,眉头紧锁,道:“炎鬼死了!”

    “死了?”赵远修一惊,片刻才试探地问道,“那炎鬼令牌……”

    孙道明略显沮丧地摇了摇头,道:“在他上找了十几遍,一无所获,看样子,多半是被人捷足先登,取走了。”

    赵远修的脸色,也是霎时凝重起来。他沉声道:“这样的话,我们就只有一次机会了。”

    孙道明眺望前方茫茫无际的荒漠突然,听他一说,目光一定,对赵远修正色道:“事不宜迟,我们立刻出发。”

    

重要声明:小说《异世之焚天邪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