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50. 第150章 交易

    亲自验证?

    齐不新心中的疑问似一团团的乌云,盘踞在他心内。此刻,因为查干夫的一句话,黑暗迎来光明,心里顿时敞亮,豁然醒悟。

    不需要任何术法的辅助,只需要单纯的灵力便可解除的封印,等同于凡力境界第一层的修行人打出的定符,只要强运灵力,震碎符咒,或者震开符咒即可。

    既然查干夫已有三千岁的高龄,他的修为怎么可能低于一个凡力境界第一层的修行人?怎么可能解不开如此简单的封印?

    然而,偏偏如此简单的封印,查干夫不能自行解除封印的原因,恰恰是因为,封印十分特殊,能够解除封印的人,只有施加封印之人的同族人,或者拥有雪魂一族特殊力量的人?

    如果能够替查干夫解开封印,不正是说明,他齐小新也是拥有雪魂一族的力量?

    更是甚者,他的世与雪魂一族有某种联系?

    面对亲自验证这四字,齐小新的心内,一半装了期待,一半装了惶恐。他在期待自己可能是查干夫所说的一个例外,即拥有雪魂一族的力量,又可以继续以人类的份自居。但是,他害怕的,恰恰是真实的结果与他所想像的结果,正好相反。

    因为,绑在右腿上面的那柄短剑的主人是人类,而他也应该,必须是人类才行。

    “怎么,害怕了?”查干夫的话,有几分揶揄的味道。

    齐小新看向淡蓝色的冰块,目光犀利,仿佛能够洞穿冰块,直接看见查干夫嘴角那嘲讽的笑容。

    “我……”齐小新盯住冰块看了片刻,但是最终还是收回了目光,一副沮丧的样子,低下头,便不再说下去了。

    “你应该正视自己的命运。”查干夫鼓励道,“每一个人的出不同,或许有人出在达官贵人之家,从小锦衣玉食,或许有人出在平常百姓家中,从小历经磨练,这些,只能说明,他们的起点不同,但是,同样意味着,不同的人生经历,将造将不同的人。而在现在,有一次机会,能够让你明确前方道路的机会,你是选择面对,还是选择逃避?”

    齐小新重新看向冰块,而他脸上的神,显然是在说明,他在犹豫,他在考虑。

    “你应该相信,命运之神是垂青你的,你的终点会是一片光明,但是,你离终点,还很遥远,而在现在,是该你鼓足勇气,做出决定,踏出这对你而言,重要的一步了。”查干夫应该是看见了齐小新的神色变化,趁此机会,继续说服道。

    齐小新冷冷哼了一声,道:“什么时候又牵扯出了命运。”

    “你觉得,如果一个人类拥有妖族力量,他的人生,或者直接说,他的命运,会平凡无奇吗?”查干夫的声音虽然听上去十分稚嫩,觉得是出自一个六七岁的孩童之口,但是声音中包含的绪,尽显严肃。

    这一点,问到了齐小新的内心深处。这一根问题也像一根钉子扎在那,齐小新感觉到从心内传来隐隐的疼痛。

    他的命运,会平凡无奇吗?

    齐小新在心中自问,但是最后,给出的答案,直接告诉他,自从遇见那个屠杀锦衣村百余口人的女魔头之后,他的命运,早已不再平凡,风浪常起,磨难常生,便是连所谓的奇遇,也是时常发生。

    从在天机城牢房中奇遇师父,再到梦中奇遇轮回镜,再到后来,奇遇雷天泽,引出女儿岛,奇遇轮回镜一事,知道生命中的种种奇遇,皆是命运,能够改变命运的途径,只有来到亡灵深渊寻找一柄由人间之神烈阳所铸造的九天龙鸣剑。

    可是现在,又奇遇了查干夫,这又是命运吗?不再平凡的命运,所以,奇遇不断?

    忽地,齐小新又是冷冷哼了一声。“不就是一次测试而已吗?被你说得如此夸张。”他满脸突现傲然之色,“我齐小新,还从未真正怕过谁,无论过去,还是现在,抑或将来,我都不会再惧怕任何人、事、物。”最后三字,他说得尤为响亮。

    “哦?那我试目以待了。”查干夫说得颇为不屑,似乎是在故意激他。

    齐小新并不理查干夫话语中的讥讽味道,立时运转小周元,催出两层灵力,凝聚在手掌之上。

    这一次,他依然选择了左手。因为右手如今漆黑的样子,他是由衷地感到厌恶,决计是不想用它来测试可能关乎世的这件事

    齐小新深呼吸了一次。他重新半蹲xia,把左手移向淡蓝色的冰块,轻轻按在上面。

    在外人看来无形无色,齐小新却感觉宛若一只手戴在左手的两层凡力境界的灵力,经由齐小新的引导,一并灌入冰块内部。

    正如查干夫所说,灵力宛若一道激流,向悬浮在冰块内部的寒冰符咒,奔涌而去,生生将寒冰符咒向下冲去一段距离。但是由于淡蓝色的冰块高约八寸,寒冰符咒即使悬浮在中心位置,与冰块表面也有约莫四寸的距离,如今经由两层凡力境界的灵力一番冲撞,也只是下降了不到一寸的距离。

    果然有用。

    齐小新心中一喜,不过,他已是收回了左手。

    “怎么停下来了?”查干夫好奇问道。

    “虽然只是消耗了小周元底部最为基础的两层灵力,今天即可恢复,不过……”齐小新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说道,“我只是一个凡力境界第三层的家伙,如今为你耗费了两层灵力,仅余一层,我必要留下,以防不测,等到明天,恢复了灵力,我再替你继续解除这道怪异的封印。”

    齐小新说完,心如鼓点,急促敲打。

    他的紧张,并无原由。齐小新猜测。从前面的对话来看,查干夫应该能听见外面之人说的话、能看见外面之人做的事,虽然查干夫说过,只有拥有雪魂一族力量的人才能与他交流。但是,这一点,暂时不去理它。

    因为,既然对方被施加了封印,使用各项术法的能力应该也是同时被封印了,不能察觉到外面之人的境界,是高是低。然而,这个封印,所谓的冰原之歌,齐小新亲自感应到了,觉得十分诡异,不能与寻常的简单封印来判断。

    但是,齐小新之所以冒险试一试。一是,如果真如他猜测,查干夫对他的修为并不了解,他便可以一路境界低微,不能立时救它出来。这样一来,争取了时间,为的是第二点,留些时间,是观察,也是考虑,考虑查干夫出来之后,是否会对自己造成危害。最后一点,齐小新也是出于自的安全考虑,毕竟处的地方是亡灵深渊,仙幻大陆人常说的“另一处地狱”,妖孽众多,留存一层灵力,便是为自己添上一分安全系数。

    “原来我碰到了一个境界如此低微的家伙。”查干夫叹息一声,道,“看样子,你替我解除封印,需要些时了。”

    “也要不了几天。”齐小新露出一个疲惫的笑容,道,“我带你上路,这一路上,你也正好为我讲讲,你知道哪些关于我的事。”

    

重要声明:小说《异世之焚天邪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