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24. 第124章 绿狐(下)

    着一袭绿色衣裙的绿狐,思忖道:既然对方知道罪恶之池的位置,又是知道白颜花,自然应该也是知道,这白颜花是她绿狐所养,白颜花的归属永远是她绿狐才能够决定的。

    但若是平常人,只是知道白颜花的花瓣可以使人容颜不老,但是对方,便连白颜花花茎中的无味之水也是知道,实在是很不应该呀。

    这个少年是谁?

    却听这个少年淡淡道:“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可认识这枚令牌。”说罢,七夜展开右手,一枚金色的令牌,三寸高,一寸宽,平躺在七夜的右手手心。

    这时,七夜的右手捏住金色令牌的末端,然后将它举在面前,展示在大约七尺开外的绿狐眼前。

    “你……”绿狐注视金色令牌片刻之后,望着七夜,才吐出这么一个字。

    七夜知道绿狐看清令牌了,这时,他把高举令牌的右手慢慢放下,道:“绿狐,我说过,我这次来,不是为了要白颜花的花瓣,只是向你借这花茎中的无味之水一用。而这白颜花的花瓣,我可以全数还你。”

    绿狐从令牌上收回目光,然后看着被她捧在手心的黑色蟾蜍,轻轻抚mo它的背部。“我姐姐,这些年,还好吗?”她的目光似乎每说一字,都要颤动一次。

    “狐姨很好,只是每当边再无他人之时,会向我提起,她还有一个妹妹,一个亲妹妹。”七夜说话的语气颇为动人,“只是她一直烦恼,尘缘未了,凡事未解,暂时不能进亡灵深渊,与她的亲妹妹相见,所以,每当佳节思念她的亲妹妹时都会制作一枚生肖令。”

    说罢,七夜右手从腰间mo索出一连串的木制令牌。这些令牌,用了几根红线串联在一起。

    绿狐一惊,立时抬头看向前方不远处的七夜。

    只见她微微动了动脚,却又停顿,似乎是对七夜仍然有戒备之心。

    七夜见了,微微一笑,向前行了七步,伸出右手,递给绿狐。“这些令牌,只是狐姨制作的令牌当中,很小很小的一部分。只是因为数量太多,不方便携带,狐姨才给了我这十九块生肖令牌,预祝你一百九十岁的生辰。”

    绿狐一怔,打量了一遍七夜,又是打量了一遍七夜拿在右手的十数块木质令牌。

    “这是姐姐制作的令牌,这样惟妙惟肖的小羊,姐姐在小时候就给我刻过很多只。”绿狐接过七夜手中的木制生肖令牌,盯着它们,缓缓道。

    不jin的,绿狐眼里有了泪花。“是啊,再过一月,我确实就是一百九十岁了。我已经有一百七十年没有见到姐姐了。”她打量着眼前的七夜,眼神却有些恍惚,仿佛她是在隔空打量在远方的亲人。

    齐小新一听,不jin感慨:对方容貌艳美,材妙曼,虽是妖jing,寿命很长,容颜的衰老速度也是不能与凡人相比。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竟然已经一百九十岁了……这白颜花,还当真是神奇啊。

    “狐姨也很想你。”七夜和言安慰道。

    绿狐的眼泪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闻言,她瞧向七夜一双灵动的眸子深处,试探地问道:“你唤她狐姨?那你是她……”

    七夜虽然黑布遮面,却是没有遮蔽眼睛。这时,他迎上绿狐投来的目光,淡定答道:“没人时,我唤她作狐姨,有人时,我唤她作堂主。”

    绿狐目光一定,仿佛是确定了什么,又仿佛是二人心中敞亮,心照不宣。“我知道了。”她平静说道。

    绿狐看了一边的齐小新一眼,露出一个慈的笑容,对七夜道:“白颜花的花瓣与花茎你们一并拿走吧。”

    七夜一听,立时道:“不,我只要花茎就行了,花瓣对我没有用处。”

    绿狐叹了口气,“好吧。”转眼看向齐小新,道:“小贼,这白颜花我就送你了,你可要善用它啊。”

    “一场恶战?就这么完了?”齐小新心中苦笑不已。

    “这位婶婶,谢谢啊!”齐小新扬扬手中的白颜花,挤出一个笑容,说道。

    七夜见了,微微蹙眉。毕竟绿狐送花之人不是他,他也不好多说些什么,只是望着不远处的齐小新,愣愣出神。

    “哦,对了,这位婶婶,你有没有见过一个大和尚,五十岁左右,慈眉善目,不过喜喝酒,偶尔会疯言疯语,不过多数况下还是很正直,很慈悲。”齐小新为了把戏做足,这时突然十分关心地询问道。

    “和尚?”绿狐立时否定道,“没有见过,我确定在这一百年内,至少在我生活的这片地域内,没有出现过一个秃驴。”

    突然,有只手,轻轻拍在七夜的右肩上面。

    “好好珍贵,我也该去替宝宝疗伤了。”绿狐郑重道。

    “对不起。”七夜看了一眼绿狐手中的黑色蟾蜍,道歉道。

    绿狐微微一笑,道:“这点小伤,养它几就好了,没事。”

    七夜双手抱拳,施了一礼,道:“那好,告辞了。”

    说罢,七夜向齐小新使了一个眼神,示意齐小新跟随他离去。

    而在二人后,传来绿狐和善的声音:“别忘了,人间之神就住在亡灵深渊,所以,我可是知道那个传说的……你要努力啊!”

    七夜面无表,一直往前行走。

    七夜左边的齐小新闻言,十分惊讶,忍不住回头看向后,却见绿狐在黑色水草前面,一张艳丽的脸,满是欣慰的笑容。

    “传说?”齐小新十分不解,看向面无表的七夜,道,“什么传说?”

    七夜微微瞪了左边的齐小新一眼,淡淡道:“你话太多了。”

    齐小新偷偷回瞪了七夜一眼,道:“那我问最后一句,你的任务是不是完成了。”

    “没有。”七夜步伐轻快,目光投在前方的路上,答道。

    “没有?”齐小新一惊,追问道,“你来亡灵深渊的任务,不是为了白颜花吗?”看了拿在右手的白颜花一眼,“现在,花我也替你拿到了,应该是完成任务了罢?”

    七夜忽然停下,齐小新一见,登时也跟着停下脚步。

    只见七夜仔细打量了一遍齐小新,然后重新迈开脚步,往前走去。

    七夜的动作,齐小新不解,很是纳闷。

    这时,却听七夜道:“你一直都在自作多啊。”

    齐小新闻言,眉头一皱,却听七夜接道:“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来亡灵深渊仅仅是为了一朵白颜花?”

    齐小新想想,道:“这倒没有。”

    七夜领先齐小新一步,这时他回头看了一眼齐小新,道:“那不就是了。”

    

重要声明:小说《异世之焚天邪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