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22. 第122章 无味之水

    “我有说过,我来这处,取白颜花,是为了要这白颜花的花瓣吗?”七夜用一种略显好奇的目光看向齐小新,问道。

    齐小新回忆了一下,答道:“没有。”

    确实没有。

    至始至终,都是齐小新单方面认为。前往亡灵深渊之前,七夜说任务的内容不用杀人,但是却有除妖一事。再到现在,以为他要摘取白颜花,是为容颜不老,却不料,是为白颜花的花茎而来。

    “那不就是了。”七夜注视白颜花,右手却在腰间不停掏mo,似在寻找物件,“而且,你怎么会认为我这样一个血男儿,会用到女人喜的东西。”

    齐小新呵呵一笑,道:“我以为你有一个恋人,是为助她保持青容颜才冒险来这处寻找白颜花。”

    七夜从腰间的袋子中掏出一把三寸长的匕首。“来这里寻找白颜花是不假,不过不是为了能够使人容颜不老的花瓣,而是白颜花花茎中蕴藏的无味之水。”

    齐小新方要开口,七夜却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看向齐小新,抢先道:“哦,对了,白颜花,一片花瓣只能保人一年之内,容颜不改。但是,小弟今年不过十七,小你两岁,即使再过十年,相貌也是依然年轻,用不到它。

    七夜停顿了一下,接道:“而且,按说我这年纪,再过一年,就到了娶妻生子的年纪,不过,从小因为家父管教森严,不可能有时间用在谈上面,所以,我根本不可能会有恋人,更加没有那么伟大,为了心上人,千里迢迢,跑来这亡灵深渊,就是为了一朵花。”

    齐小新这才彻底恍然。“那你要这白颜花的无味之水,有什么用?”他突然想到,即使是只能够保人一年容颜不老,这朵白颜花,花瓣数量,不下十片,既是十数年,无论对于女子抑或男子,也是一种不小的you惑。但是,七夜却不为之所动,反而是要花茎当中的无味之水。

    难道,这无味之水,更有神奇之处?

    七夜挑挑眉毛,叹道:“只是收集它,暂时没什么用。”

    说罢,七夜右手握住的匕首,慢慢移向白颜花的花瓣与花茎相连处,同时吩咐齐小新道:“你拿住花茎,我来拿住花瓣,我们一起将它们分开。”

    齐小新照七夜的吩咐去做了。

    却在这时,齐小新后的罪恶之池,传来一声尖锐的吼声:“不许伤我白颜花。”

    齐小新与七夜,同时一怔,对视了一眼,旋即立时看向声音的来源处。

    这时,一丈高的黑色水草上面,立了一人。

    只见这人,是个女子,三十上下,着一袭淡绿衣裙。

    只见她艳妆饰脸,在jing致的五官映衬下,却不显俗气,反倒将这个年龄段女子特有的妩mei彰显无遗。而她的xiong脯,十分傲人,tun部也是浑yuan翘,这时看来,刚刚停稳形的她,tun部是因为肌十足,此刻还在微微一颤一颤。而她的腰部细若柳枝,竟有一种一手可以盈握的感觉。

    “xiong围二尺九寸,腰围二尺,tun部三尺一寸。”齐小新眼前一亮,讶道,“呀,几乎是完美的材。”

    七夜大惊失色,眼角不jinchou动了几下。“想不到不说大师,对女人还有研究,单凭目测,就能够算出尺寸。”他扭头看向齐小新,说道。

    “看得多了,自然就懂了。”齐小新的目光又是在那女子上扫了一遍,“不过,唯一的缺点就是,她……”半眯着眼,点了点头,仿佛是确定了什么似的,“年纪大了点!”

    “好大胆的小子,竟然敢当着我的面,tiao戏于我。”绿衣女子先前听齐小新一番夸张,倒是暂时将怒火压了一压。但是听到齐小新说她年纪过大,顿时将先前的怒火一并喷出,厉声吼道。

    齐小新与七夜是相对而立,而这时,已是与七夜共同面朝绿衣女子所立的黑色水草。但是,二人一前一后,此刻,齐小新向后退了一大步,走到七夜边稍后一点的地方,露出一副无赖相,说道:“这位婶婶,我可是实话实说,如果有不中听的,还望这位婶婶海涵……海涵。”说着说着,齐小新还施了一礼。

    立在黑色水草上面的绿衣女子,一听齐小新唤她作婶婶,立时瞪圆了双眼,不jin怒声疑惑道:“婶婶?”

    她上面的一排牙齿,因为愤怒,已经狠狠yao了一次嘴唇,似乎是把齐小新当作了那一片薄薄的嘴唇,然而又似乎是在克制心中的怒气。不然的话,以她现在接近怒不可遏的状态,决计是要冲下来,立时将齐小新抽筋拔骨,方才解恨。

    齐小新这么说,这么做,并不是与他有时无遮无拦的说话方式有关,出自无意,而是有意为之。

    先想一想,这罪恶之池不似天然形成,那就可能是人为制造的。

    而在先前,绿衣女子一出场,第一句话便是:“不许伤我白颜花。”如此简单的一句话,足以表明,这是白颜花的养殖者,抑或同时是罪恶之池的建造者出场了。

    而据七夜所说,白颜花的每一片花瓣,能保人一年容颜不老。

    再看女子的妆容,别致艳丽,胭脂新红,似是新妆,刚刚涂抹不久。而且,一看便知,这妆需要jing心描画,并不是一刻两刻就可完成的。这一点,足以表明,绿衣女子很是美。

    既然绿衣女子美,又是喊了一句“不许伤我白颜花。”道出了份,那么,这名女子一定会为了抢回辛苦养殖出的白颜花!

    一旦对方要出手,第一个目标便是将白颜花拿在右手的齐小新。而七夜,此次前来,是为白颜花的花茎,现在齐小新又以语言激怒她,对方是决计不会再让二人有机会解释了。

    所以,一旦开战,以齐小新凡力第三层的境界,自然是轮不到他出手。

    只要双方交战,齐小新便能利用这名女子试探出七夜的境界,是否真是凡力第五层,或者,如他所说,真是隐藏了实力?因为,那名绿衣女子在出场时,齐小新便从她上,隐隐觉出一股杀气。而绿衣女子的修为,应该不在七夜之下。

    然而,齐小新却不知道,七夜是否会而出护他同时也是保护白颜花不被抢走。

    所以,齐小新这才做出一副似乎是开始惧怕绿衣女子的样子,退到七夜侧的稍后一点,而并不是很明显地退到七夜的后,暗示七夜准备出战。

    

重要声明:小说《异世之焚天邪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