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20. 奇花白颜

    这是沼泽,更是一座罪恶之池。

    前者天然,后者可就难说了。

    难怪,齐小新心中会觉得,这一处沼泽,似是人为建造的。

    “你确定,我去罪恶之池的中央,就能看见你所说的白花?”齐小新向右边的七夜问道。

    至始至终,有风,从一处飘过来,轻轻抚面而去。

    七夜的目光投在前方足有一人高的黑色水草上面,随着它轻轻的晃动。

    黑色的水草,宛若恶魔的手,轻轻晃动。

    可它,是在向谁人招手?

    “对。”七夜缓缓说道,“罪恶沼泽的中央,开了一种花,名为白颜。”

    “好。”齐小新郑重道,“既然七夜兄,已经答应带我找到回去的路,而且事后,又是会多留在亡灵深渊七天,替我寻找师父,而我先前答应了七夜兄做你的助手,自然不会反悔。”双手抱拳,施了一礼,“我这就去,请七夜兄,等我的好消息。”

    齐小新目测这罪恶之池,直径起码有百丈。

    但是,毕竟只能施展三层熟练度的浮云纵,若是想要成功摘取罪恶之池中央的白颜花,倒也不难。但问题是,听其名字,罪恶之池,如此邪异的名字,这一去,当真就没有危险?

    齐小新离罪恶之池的边缘有十步的距离,所以,他打算向前行走几步,在这一段时间之内,看看罪恶之池对这突然到访的不速之各会做出何种反应。

    然而,罪恶之池,一张漆黑的面孔,仍然面无表,只是少许的黑色气泡,在水面浮起,然后突然炸开,声音细微,不能听闻。旋即,水泡裂作的细小水滴又重新融进罪恶之池。

    就在齐小新yu要施展浮云纵的前一刻,有一个声音唤住了他。

    “喂!”是七夜的声音,听起来,有一丝的焦急。

    齐小新回头,微笑道:“七夜兄,怎么了?”

    七夜皱眉,微低下头,掩盖眼中下一瞬闪过的一丝异色。

    片刻之后,七夜抬起头,看着齐小新,道:“奇花白颜,茎上有一层细微的白色粉末,人的皮肤一旦接触,白色粉末会立即没入体内。”不经意间,看了一眼别处,“但是,我要的,不单单是白颜花的花瓣,我还需要白颜的茎。”

    “如果一个人,被白颜花茎上的白色粉末,没入体内,会怎么样?”齐小新觉得他遗漏了另外一个重点,“会有命之忧吗?”

    对方是凡力境界第五层的修行人,对于去百丈的沼泽中央摘取一朵花,只是小事。但是他之所以不亲自前往,原来竟是因为白颜花的茎有一层白色的粉末,能够没入体内。

    然而,对方却是没有说出被白色粉末侵入体内的后果。

    看样子,对方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

    七夜淡淡答道:“没有危险。”停顿了片刻,似是用这段时间好好打量了一番齐小新,这才接道,“不过,人会失忆。”

    失忆?

    齐小新心中震惊。

    如果失忆,一切的恩怨就此终结,一切的希望就此消散。但是同时,也有好处,也就是不用心中惦记轮回镜所说的神秘人,可能直到神秘人来取他命的那一天,他才会重新感到害怕罢?

    可是,谁会如此愚钝,为一个刚刚认识的人,去做会导致自己失忆的事

    是为还他的救命之恩吗?

    不jin的,齐小新扭头看向右脚小腿。

    在那里,用皮质刀绑了有一把五寸长的短剑。

    那把短剑,剑刃末端刻了一个赤红如焰的小字——“丽”,是为萧丽所送。后来,齐小新也就用短剑配的皮质刀住短剑,学着萧丽的样子,将它绑在右脚小腿上面。

    这一把短剑,不正是说明,他心内还有惦记的人吗?

    “你是不是认为我很卑鄙,明知道白颜花有害,所以自己不去,让你前往,以试险。”七夜看出齐小新眼中的犹豫,浅浅一笑,有些失落地说道。

    “多少有点。”齐小新正视他,“不过,既然你对我有救命之恩,这个恩,我还是要还你的。”

    七夜叹了口气,道:“你右手不是戴了一只手吗?有它在,你大可不必担心白色粉末没入你的体内。”

    手

    一语惊醒梦中人,齐小新立时看向自己的右手,恍然道:“我差点忘了,手上还戴着为玩意。”

    这只手,名为流云,是轮回镜所送,作用之一,是作为普通的手,遮掩齐小新一只早已漆黑的右手。

    不过当时,齐小新很疑惑,既然只是为遮掩一只齐小新觉得丑陋不堪的右手,为何轮回镜不送一只普通的手既可?但是细想,轮回镜是何等的稀奇宝物,它的里面,任何一件东西,岂是凡品?

    所以,这件并非凡品的流云手,还有一个特别的作用。

    它能够抵挡毒物、毒液、毒粉等等外物接触皮肤,而且各种毒物的侵蚀效果,均是不能损伤它的外表。

    然而,唯一遗憾的是,齐小新并没有去验证轮回镜所说的话,测试流云手,是否真有神奇用处。

    但是,齐小新没有及时去测试,除了从轮回镜口中隐隐觉得雷云寺出事了,一心赶路,另外一个原因,也很重要。

    试想一下,哪一个正常人,会将毒液之类具有极强腐蚀的液体涂在一只薄若蝉翼的手上面,以试险?

    不过,粉末并不是毒液,不具腐蚀质,应该不能透过手,接触皮肤。所以,齐小新一旦想通这个道理,立时信誓旦旦地说道:“多谢七夜兄提醒,我这就去,你就等我的好消息罢。”

    话落,齐小新转朝向罪恶之池。

    只见齐小新单脚一顿地面,以他本人为中心,一圈黑色却又夹带些许金色光芒的气浪从他脚下向四周扩散出去。

    然而,这圈黑色气浪虽小,七夜却是看进了眼里。

    不jin的,七夜随齐小新的形,移向前方能够没到脚弯的黑色水草。

    只见齐小新在黑色水草上面,若飞燕,轻盈飞跃,一连在黑色水草上面划了几个连贯的弧形。

    这时,齐小新已是离七夜有四十丈的距离,即将接近罪恶之池的中央。

    但是,出于谨慎,齐小新放慢了施展浮云纵步法的速度。

    凭他以往的经验,如是险地,越是平静,背后的危险会来得越发突然,越发猛烈,犹如暴雨来时的前一刻,只是乌云涌动,静悄悄的,却在瞬间,一道惊雷撕裂了天与地的寂静,接踵而来的是一阵阵狂风暴雨,疯狂洗刷人世间的罪恶。

    隐藏在暗处的危险,立时让气氛有种让人微微窒息的感觉。

    ……是谁在暗处,用一种目光,观瞧这一切!

    

重要声明:小说《异世之焚天邪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