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 第079章 血奴之身(下)

    四像大阵中。

    雷天泽突然感到左臂皮肤有了些许瘙痒的感觉。

    右手一抓,竟是带下一块巴掌大的皮。拿在掌心一看,皮上面鲜血淋漓,更有十几条中指一般长,银针一般细的绿色虫子在鲜红的中蠕动,甚是恐怖。

    而在左臂,通过缺失的皮,可以看见,雷天泽左臂的血管当中,殷红的鲜血断断续续地流淌而过。但是紧接着,连续的刺目的绿色鲜血尾随殷红鲜血而去。仿佛是一条条绿色的猛兽在追赶此刻正在逃窜的、三三两两的红色难民。

    雷天泽惊出一冷汗。此刻,ti已经发生改变,神智也在堪堪进入模糊的状态。怕是过不了多久,自己便会成为皮肤溃烂,tuo落尽失,浑鲜血淋漓,目光浑浊,毫无思想,任凭他人差使,不惧疼痛的血奴,同一具行尸走没有区别。

    不及多想,雷天泽忽地站直子,一双不时闪过一片绿色光芒的眼睛,努力凝聚一道锐利的目光,锁定了前方的图腾武器。

    仿佛是武器与主人心灵相通。

    只见雷天泽伸手一招,宛若一把木制大剑的图腾武器豁然抖动了一xiati,旋即从沙地当中出,乖巧地悬浮在雷天泽掌心上。

    前方失去遮挡物,苏先生的ti顿时显露在众人面前。

    这时的苏先生,立在雷天泽前大约五尺远的地方,冷眼望向雷天泽。不过仔细辨看,仍是可以看出,苏先生眼中有些许期许之色,似乎他在期待着什么事发生。

    这边,雷天泽用力握紧手上的图腾武器。但是,往提起图腾武器,如同是提起了一根树枝,然而现在仿佛是重了百倍不止,压得雷天泽的手突然往下一沉,连带他的ti,也微微弯了下去。

    “看样子血奴初期的力量真是弱啊,连拿起一把武器的力量都没有。”苏先生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其中的期许之色渐渐浓厚起来。

    “我……”雷天泽费了好大的劲才将图腾武器举起,平指苏先生,“我要杀了你。”说完,他口中又是发出一声沉沉的兽类吼声。

    “弑主可是大罪,你要想清楚啊。”苏先生神自若,不急不慢,有意挑衅道。

    忽地,雷天泽仰天大吼,吼声中夹带的怒意勃然撞入齐小新耳中。

    直到这时,齐小新方才听清,雷天泽之前的吼叫不是兽类的吼声,而是丧尸,抑或不死族的生物独有的吼声。只不过因为之前的吼声低沉,而齐小新与雷天泽又是相隔一段距离,无法仔细辨听,这才误以为是兽类的吼声。

    不过,即便误以为是兽类的吼声,齐小新也觉得事有蹊跷。然而,他听见苏先生提到两次的“血奴”,以及从雷天泽种种怪异的举动来看,齐小新感觉雷天泽的ti确实发生了改变,但是没有想到,竟是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

    不经意间,齐小新打了一个寒战。

    那边,雷天泽挥动巨大的图腾武器,向苏先生发动连续的进攻。

    然而,与之前的进攻不同,雷天泽仿佛是一个不会武技的蛮夫,提起武器,横劈竖砍。移动的步法凌乱,只是配合动作,随意走动。先前如鬼魅一般出现的法,也是一次没有施展。

    偶尔,雷天泽会突然使出一式看起来像是中规中距的武技。

    纵然如此,面对实力如此薄弱,动作如此缓慢的雷天泽,苏先生只是随意挪动一下脚步,便轻松避开雷天泽的攻势。而每一次,苏先生都有机会出手重伤于他,不过,苏先生根本不屑与他交战。

    二人的战团,看起来更像一场人戏谑发kuang野兽的游戏。

    四像大战外边。

    齐小新看见雷天泽出招,招招有力,却是动作缓慢,完全不似之前那般迅捷,简直是有了天壤之别的差距。

    看在眼里,急在心里。齐小新心中嘀咕道:“怎么办,怎么办……天泽大叔到底怎么了,是中毒了,还是中了那人的邪术?怎么帮他才好。”

    阿洛这个灵童,似乎能够听见齐小新的心声,这时忽然吃力地动了动嘴唇,有气无力地开口道:“雷公中了毒,而且很深。”脸上有了楚楚动人的悲伤,“小新哥哥,你要帮他,你要帮他,一定要……”

    “阿洛,你是不是知道解毒的办法?”时间紧迫,齐小新斩钉截铁,直接奔向主题,“你说,我应该怎么帮他。”

    闻言,阿洛怔了一瞬。旋即阿洛往齐小新目光深处望去,仿佛是要将齐小新与他体内的魂魄看个通彻。

    齐小新睁着一双眼睛,好奇地回望着阿洛。

    “用伏魔玉。”过了片刻,阿洛收回目光,看向别处,吃力地吐出这四个字。

    “伏魔玉?”齐小新略微吃惊,望向自己的xiong口。

    “小新哥哥,雷公和你说过,阿布隆祖师爷爷杀死赤焰红狐,把它的尾巴封印在伏魔玉的事,对吗?”阿洛专注地注视齐小新,说道。

    “对。”齐小新淡然答道。

    “阿布隆祖师爷爷能够杀死赤焰红狐,除了阿布隆祖师爷爷本很强大,还有一个原因。”阿洛微皱着眉头,讲解道。

    “是什么。”齐小新感兴趣道。

    “我记得很清楚,雷公和你说过,伏魔玉本具有退魔的能力啊?”阿洛反问道。

    “好像是有这么说过。”齐小新回忆了一下在竹屋当中与雷天泽的对话,对于伏魔玉本有退魔功能这一点,有点印象了。

    “虽然赤焰红狐是上古异兽,不过它修炼的方法非常邪恶,早就被人当做了妖孽。”阿洛看了齐小新xiong口一眼,“现在,赤焰红狐的尾巴被封印在伏魔玉里面。虽然一正一邪,不过因为阿布隆祖师爷爷在去天国之前,利用自己毕生的修为,结下了一道血咒,能够让我们这些后人自如使用伏魔玉以及被被封印在里面的赤焰红狐的力量。”

    “你是说,利用伏魔玉本的退魔能力,可能可以解去雷大叔上的毒,不过没有十足的把握。但是借助被封印在伏魔当中赤焰红狐的力量,或者说配合赤焰红狐的力量使用伏魔玉,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齐小新大胆猜测道。

    “对。”阿洛盯着齐小新,郑重道,“小新哥哥说得没错,阿洛就是这个意思。”

    “那好,我这就将伏魔玉给你。”齐小新将比巴掌大上一丁点的阿洛放在左手手心上,然后伸手掏向xiong间衣缝。

    “没用的。”阿洛躺在齐小新的手心上面,有些失望地说道,“阿布隆祖师爷爷认为伏魔玉即便落在坏人手中也比落在妖孽手中强,所以,阿布隆祖师爷爷设下的血咒,只许修炼凡力的凡人使用。”

    失望之色渐浓,扭头去看齐小新手心上纵横交错的纹路,“阿洛是灵童,灵异之体,虽然能够接触伏魔玉,不过仍然无法使用它。

    闻言,齐小新掏物的动作徒然停顿。“那怎么办。”他有些发愣地看着阿洛,问道。

    “阿洛虽然不能使用伏魔玉,不过阿洛做为父王王位的唯一继承人,从小就被帝落师公要求背诵血咒。”阿洛重新看向齐小新,眼中隐隐有一道满怀期许的光。

    “那你是要……”齐小新隐隐感觉到了什么,不过仍旧不敢确定,所以试探地问道。

    “阿洛相信小新哥哥……”阿洛点了点头,郑重接道,“所以阿洛愿意告诉小新哥哥血咒的内容,以及诵读方式,希望你能用它救回雷公。”

    事关人命,齐小新不能多想,立时答应了阿洛的请求。

    为了不引起四像大阵当中的苏先生注意,齐小新眼望前方,始终不看阿洛一眼,摆出一副十分关心四像大阵当中况的样子,迷惑苏先生。而阿洛则轻声诵读血咒的内容,教导齐小新每个字的正确发音。

    那边,二十几招下来,雷天泽体力不支,宛如木制大剑的图腾武器突然倒刺进沙地。雷天对则扶着图腾武器,顺势单膝跪了下去。

    这时,雷天泽一抬头,只见一片绿色的光芒瞬间从他眼中爆出来。而他的脸,十分干瘦,看上去就像一层皮包裹住了他的头骨。而且,雷天泽本来洁净的一口白牙,不知在何时,悄悄被什么物体染成了黑色,十分的难看。此必,他正咧开嘴,露出那一口黑牙,对苏先生露出一个狰狞可怖的笑容。

    苏先生见了,竟然拍了几下手,“终于知道,见到主人要面露微笑了。嗯……不错,不错。”他说话的语气听上去尽是嘲讽的味道。

    “苏先生,如果你玩够了,就请解决他们。”中村忽然有点不耐烦了,不过他似乎是极怕苏先生,刻意压制心中的绪,用略显恭敬的语气说道,“chun宵一刻可是值千金啊,可不要误了本王子的好事。”

    

重要声明:小说《异世之焚天邪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