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 第076章 魔王之血

    “血奴?……绿色的血液?……暗月谷?……”风语脑海中迅速闪过相关的资料。

    忽然,风语想到了什么似的,急切地扭头望向雷天泽,惊道:“不好,天泽大叔,小心你……”

    不等风语的话说完,破天棍趁他分神之际,系在末端的两只金黄se的铃铛轻轻一碰,一圈若有若无的音波自上而下,呈圆形扩散而来,正中下方的风语。

    风语只感全一阵颤抖,心血澎湃,脏腑鼓动,一股既兴奋又压抑的感觉充实心内,仿佛子yu要碎成千块万块了。

    便在同时,潜藏在音波当中的一支银针,倏然入风语的左肩。

    巨痛袭来,风语痛呼一声,未说完的话也是没有机会说下去了。而风语左肩受中银针的力量,连带ti一同往后倒去。

    “嗖嗖嗖”破空声接连传来。

    十几支银针瞄准时机,向躺在沙地上面的风语来。

    “风语……”

    “风大哥!”碧心边的小兰忍不住瞪大眼睛,惊声喊道。

    风语眉头紧皱,yao牙忍痛,双脚一顿地面,人忽地翻跃起,在空中眨眼之间旋转了几十圈,便往一边落去。

    十几支寒光闪闪的银针在风语离开的下一瞬入了沙地。

    四像大阵当中。

    雷天泽本想发起进攻,忽然被风语的一句喊叫打断。现下回头望向风语,见他受伤,不jin担忧道:“风少侠,你没事吧。”

    四像大阵外面。

    五丈多高的破天棍,庞大的驱轰然倒下,以极快的速度砸向风语。

    左肩受中一根银针,风语只觉疼痛钻心,额头冷汗涔涔而下。当下,破天棍又是迎头砸来,无论如何已是不能正面迎战。

    只见风语脸色呈现些许惨白,而他却强自一yao牙关,勉强施展流星步,避开了破天棍的攻击。

    然而,破天棍见攻势落空,调整方向,又是砸向风语。其间,破天棍以ti攻击风语,以支支寒光闪闪的银针封锁风语可能逃往的方向,使得风语被迫一直闪躲,无法还击。

    “风语……”齐小新眼见风语不敌破天棍,喊了一声,准备上前助他。

    风语眼角余光及处,看见齐小新脸上的担忧之色,瞧出他的意图,连忙呵道:“别过来。”

    方要施展浮云纵的齐小新,闻听此言,愣了一瞬,接下去的动作又随即停止。

    “你一个人能应付得了吗?”齐小新担忧地喊道。

    风语的速度比起之前,快了一倍,这时破天棍的速度已经跟不上了,只有它出的银针,能够勉强中风语前一刻所在的位置。

    “能。”风语仿佛是不服气般倔强地大声应道。

    这时,风语有了片刻的休息机会,立时用手抓住并没有完全入左肩的银针,紧yao牙关,猛然一拔,带出一条细细的血流,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线,然后落在了风语的脚边。

    “啊!”

    下一刻,破天棍袭来,风语已经跃向了另外一个地方。

    四像大阵中。

    “你有心思关心他人,不如担心你自己罢。”苏先生冷冷地笑着说道。

    “哦?”雷天泽把目光投在苏先生一张满是冷笑容的脸上,“阁下受困在此,还有高招能够对付我?”扫了一眼苏先生,“我看阁下的灵力经过之前的一番折腾,已经消耗不少了罢。”

    “难道你没有听见那个元清小子的话吗?”苏先生稍稍眯着双眼,“他叫你小心!”

    这时,四像大阵之外的风语,有了片刻的休整机会,立时往这边大声提醒道:“天泽大叔,小心你脸上的绿色血液,那是巫妖之血。”

    闻言,雷天泽难以置信地打量xiong前也沾染上的一些绿色光点。“这是……”他震惊不已,“这是巫妖之血?”

    对于雷天泽的反应,苏先生很是满意。“不错。”他仿佛欣赏一道亮丽的风景般看着雷天泽,答道,“这就是魔王巴尔的前任魔王――巫妖的血液。”

    得到对方明确的答复,雷天泽仿佛是一颗悬起的心有了着落,震惊的神从脸上逐渐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些许失落的神

    “魔王巫妖善于控尸,而他的血液虽然奇毒无比,但是却可以用于控尸,是为最好的媒介。”雷天泽望着苏先生,目光逐渐燃烧起来,“如果说,这是巫妖之血,那么,阁下之前所说的tuo困之法,其实就是把我当成一具尸体,要利用巫妖之血cao控我?而之前的一击,你之所以不躲,也不防御,就是为了制造你无力还击的假象,迷惑于我,然后好将巫妖之血顺势喷到我的上?对吗?”

    “不错。”苏先生微微点头,眼中满是认同之色,“你完全可以这么理解。”

    “看来,阁下平有倒有雅兴,会研究象棋。”雷天泽道,“这么一招丢卒保车的高招也被阁下用到了。”

    苏先生被一面黑色绸布遮去大半真容的脸庞,有了明显的笑意。

    “我只是不明白……”雷天泽此刻脸上毫无表,说话的语气也比较平淡,“巫妖已死,巫妖之血也随他的死亡而干枯。但是为什么,你的体内会流有巫妖之血……你和巫妖是什么关系?”望向苏先生的眼神深处,“或者说,这根本就不是巫妖之血,阁下只是在故弄玄虚,为破天棍争取时间,好等它伤了风少侠,前来救你。”

    苏先生脸上的笑意突然僵住,“是真是假,你亲自体会一下不就清楚了?”他注视雷天泽,沉声道。

    雷天泽眉头一皱,立时摆出一副随时奉陪的姿势。

    “雷公……呜……”阿洛望着雷天泽的背影,呜咽一声,轻声道。

    “阿洛,我没事。”雷天泽没有听见阿洛的哭声,当下这种况,也不容他分神,所以他只是眼望前方,淡淡地安慰了后的阿洛一句。

    这时,苏先生右手手背朝天,豁然松开,先前抓在手心当中的一点绿色血液,此刻竟然依旧维持水珠的形状,仿佛就像是从手心上的伤痕滴落的几滴新鲜血液,闪动着诡异的绿色光芒。

    只见绿色的血液滴在由白色光线构画而成的兔子图案上面,“嗞嗞”几声,绿色血液仿佛是带有极强腐蚀的毒药,将白色的光线侵染得面目全非。

    只过片刻,由白色光线构画而成的兔子图案上面升腾起一片绿色的薄雾。

    薄雾当中,苏先生可以看见雷天泽模糊的脸,以及脸上略微惊愕的表

    “雷公……呜……”后又是传来阿洛的一声呜咽。

    “阿洛,怎么了。”雷天泽提起持在右手的图腾武器,戒备四周,问阿洛道。

    “小心……雷公……危险……呜……难受……”阿洛方才只是一声一声的,断断续续的,像在抽泣,现在已经是连续的呜咽。

    阿洛是灵童,预感能力应该不错。既然他感应到了危险,说明危险即将发生。

    雷天泽顿时心中一惊。

    这时,苏先生生在雷天泽发动进攻之前,已然利用短暂的时间解tuo了四像大阵中兔守的束缚,能够自由施展术法,毫无限制。

    无论上沾染的绿色血液是否是巫妖之血,对于认为肩负灭国之仇的雷天泽来说,他是决计不敢拼一回胆量,以试真假。

    便在此刻,雷天泽见势不妙,立时左手掐诀,右手武器为辅,在短短瞬间,左右两手,化出十几道残影。

    只见漆黑残影在半空之中瞬间划出条条轨迹,悬浮在在雷天泽前,宛若一首用黑色墨水题在空气上面的古诗。而诗共有二十几字。所用文字,似乎是羔利的古老文字。不大不小,每字刚好三寸长宽,方方正正,笔迹苍劲,上面却又流动屡屡宛若溪水般的淡淡白色光线,一闪一闪,极为诡异。

    字里行间给ren流露出一种神秘感觉,让人猜测不出它的作用,心中却又无故生了一分敬畏。

    苏先生因为心中徒生的一分敬畏,施法的动作有了一瞬间的停顿。

    停顿的同时,雷天泽掐诀的左手一点前的二十几个黑色古字,接触之时,一条蓝色光线自头顶虚空坠入字体与指腹之间的空隙。

    只见这时,二十几个黑色古字,其中大概三分之一的古字,是为七字,徒然由内向外,浸成蓝色,宛若七个寒冰雕琢而成的文字。而其余保持原貌的黑色古字,边缘忽地闪现一圈白光,竟在瞬间裂作了粉末,随风落下。

    “居然只成功了三分之一。”雷天泽心中暗暗感叹。

    

重要声明:小说《异世之焚天邪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