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 第075章 困兽之斗

    只见雷天泽右手掐诀,然后在前划了一个古怪的符号。

    这时,苏先生脚后跟旁边的一块由白色光线构画而成的兔子图案,原本覆盖在上面如水一般流动的蓝色光华,忽然仿佛溪流入海,统统缩入bai兔白色的眼珠当中。

    就在同时,原本只有一尺长宽的兔子图案,忽然之间变大五倍不止。而苏先生,此刻看来,正好立在图案的中心处。

    变化不过是在眨眼之间。

    苏先生察觉事已突变,颇为震怒,左手凝聚的一团青色光芒,随手一划,而他的嘴唇,配合手部动作开始施展术法。

    那边,雷天泽只是静静注视着这一切,笑而不语。

    却在同时,苏先生左手的青色光芒,开始时明时暗,闪烁不定,仿佛是苏先生的灵力不再注入光芒当中,光芒失去主人的支援,正在逐渐暗淡下去。

    苏先生察觉到事不对。他感觉自己凝聚在指尖的青色光芒,仿佛是一个无底洞,越是往当中注入灵力,自的灵力消失得越发迅速,实在很是诡异。

    不由得,苏先生额头流下几滴冷汗。他十分清楚,维持现状,长久下去,恐怕自己会因丧失灵力而失去战斗能力,到那时……

    只听“嗤”的一声,苏先生指尖的一团灵力凝聚而成的青色光芒,忽然一闪而逝,消失在雷天泽眼中。

    雷天泽也不进攻,依旧保持笑容,笑而不语。

    苏先生自己化散了手上的青色光芒,而那股潜藏在青色光芒当中的强大吸力也在同时消失。

    苏先生惊愕不已,急忙扫了一眼四周。忽地,他的目光停顿在脚下的白se图案上面。

    只见那是一只由白色光条构画而成的兔子,呈蹲式,守在苏先生的脚下。它的双目蓝色,犹如两颗蓝色宝石镶嵌在上面,而且不时有一般的白色色光华从中流淌而过。

    “守株待兔,是你们中原的一个成语,讲述的是猎人捕兔的故事。”雷天泽微笑道,“不过,当兔子遇见愚蠢的猎人,设下陷阱,这时,守与待的角色就该换一换了。”

    苏先生略感兴趣,道:“这么说,我就是那个愚蠢的猎人,现在已经完全落入你为我设计的陷阱。”

    “不错。”雷天泽轻轻转动了一下手中的图腾武器,“完全可以这么理解。”

    “你以为……”苏先生微微昂首,眼中绽出冷的目光,“这种四不像的法阵,真能困得住我?”

    雷天泽自信一笑,“你可以试试。”右手猛然提起,人却在瞬间化作一道黑影。

    黑影与声音瞬间向苏先生。

    只见画面当中出现一条黑色的长线,然后黑色长线消失,雷天泽右手持了一把长五尺,宽二尺,仿若一把木制大剑的图腾武器,鬼魅一般出现在苏先生面前。紧接着,雷天泽顺势提剑向苏先生的xiong口猛然刺去。动作似一道黑影划空,划出一条笔直的长线。

    这时,苏先生忽然笑了。这时看来,他的笑容着实诡异。

    雷天泽瞧见苏先生脸上忽然露出笑容,握剑的手突然一紧,心中暗惊:为什么他不防,也不躲?

    不过,雷天泽剑已出手,发力迅猛,已经来不及改变初衷。

    下一刻,雷天泽的木质大剑撞上苏先生的xiong口。

    “噗。”

    苏先生受中了这一击,双目圆瞪,眼珠已是看到有了许多血丝。只见他瞪着雷天泽,

    从口中喷薄出一口血雾。

    血雾是绿色的,或者说,苏先生从口中喷出的血液是绿色的,如幽冥鬼魅一般的绿色。

    绿色的血液一定有所诡异。

    出于安全考虑,也是下意识的,雷天泽第一时间紧闭双眼,抬手将衣袖挡在脸上,护住脸部的皮肤。同时,他收剑,迅捷地往后跃了一步,与苏先生保护五尺的距离。

    但是,雷天泽放下左手还是通过眼角的余光看见脸上有点点绿色光亮,宛若绿色的小星星点缀在上面,闪动着异样的绿色光华,一闪一闪,很是耀眼。

    再看衣物,也是如此,有点点绿色光亮闪动不止。

    雷天泽顿觉事不对,有所诡异。等他看向苏先生时,苏先生却是一副xiong口受过重伤的模样。

    只见苏先生半弯着腰,右手按xiong,喘着粗气,一口一口,不停chuan息。但是动作一次比一次轻缓,仿佛他受过雷天泽如此重力一击,单单依靠大口大口喘气便疗治伤痛?

    忽地,苏先生放下右手,子,迎上雷天泽向这边的目光。

    目光相接,有说不出炽感。

    “明明是人,为什么你的血液却和妖孽的血液一样诡异。”雷天泽感受到对方狂的眼神,似是不敌,收回目光,粗略打量了一xia上的绿色光点,沉声问道,“你究竟是何方神圣。”

    苏先生木讷地扭动了一下头部,“既然你看见了……”目光迷离,看向雷天泽,神颇为怪异,“今天,你就不可能活着离开这了。”

    通过阿洛传给雷天泽的讯息,雷天泽了解到,对方是人,不是妖魔一类。但是,之前的绿色血液,实在怪异,雷天泽不敢大意,一边定睛凝视苏先生的一举一动,警惕着他,一边用衣袖擦拭脸上的绿色光点。

    自觉应该是擦拭干净了。雷天泽轻轻皱了一下眉头,放下了左手。

    然而,点点绿色光亮仿佛是飘浮在双眼下方的星星,一闪一闪,虽然亮度不强,不过足以吸引视线。

    那边,苏先生迷离的目光忽然凝聚,宛若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异常zhi

    “你不是知道守株待兔吗?”苏先生说话的语气慢慢变冷,“我告诉你,落入陷阱的猎物,叫做困兽,一旦这头野兽想要突破陷阱,获得自由,可是什么方法都会使用。”

    雷天泽向阿洛使了一个眼神,求问可知脸上绿色光点的相关讯息。阿洛与他心有灵犀一点通,立时会意,摇摇头,回答了他。

    雷天泽略觉失望,将目光投向了苏先生。

    这时,苏先生眼中尽是狂之色。他扬手擦拭了一下嘴角残留的血丝,然后将绿色的血液抓在掌心,道:“你可知道,有一种奴隶,名为血奴。”

    “血奴?”四像大阵之外的风语,此时虽然正在应对破天棍的攻击,连连闪躲,不时从袖口中抖落一道符箓,打在破天棍高达五丈的棒上面。就在这时,听见苏先生口中道出血奴一词,不jin动了慢了一分,轻轻喃喃了一句。

    “嗖嗖嗖”银针如雨,破空来。

    “风公子,小心。”碧心几乎是声嘶力竭地喊道。

    银针宛若一面雨幕,自五丈高的空中倾斜而下。风语来不及多作思索,施展流星步,人似流星,在地面划了一道十分美丽的青色弧线,人便向了银针覆盖不到的地方。

    四像大阵当中,雷天泽对外边的风语充满自信,对于他的安危,并不是十分关心。不过,雷天泽倒是十分关心脸上的绿色光点,以及苏先生所说的血奴。

    现在,雷天泽面有绿色光点,十分诡异,又是想不到它的来历。当下这种况,一时不敢轻举妄动。

    不过,在暗中,雷天泽运用灵力,驱使四像大阵中的兔守监视苏先生。一旦苏先生凝聚灵力,困兔守负责范围内的苏先生,先前部分灵力无故被吸走的一幕又会上演。

    这样一来,对方每次施展术法,都会有部分灵力被兔守吸走,相对的,威力也会有所减少,应该不会具有危险了吧?雷天泽思忖间,看了一眼阵外的风语,眼中满是期许之色。

    “想不到……”苏先生随意看了一眼脚下的bai兔图案,“如此不起眼的小阵,竟然有这么强的限制。”说话的语气,忽然有了难得的赞许之意,“看来,羔利的四像大阵似乎有点作用,并不像传闻中所讲,那么不济。”

    “阁下并没有犯下什么大错,只是当了他人的走狗,替人办事,欺负寻常百姓而已。现在阁下受了我重重一击,已然受伤,权当是我为碧心姑娘出了一口气,相互扯平。而且对于四像大阵,阁下已经深有体会……”雷天泽顿了一下,“我也不想伤人,多结仇人,不如阁下就此退去罢。”

    苏先生闻言突然哈哈大笑,道:“羔利棒子,夸你一句,你还当真是美上天了。”

    一听此话,雷天泽原本得到些许缓和的脸色霎时变得难看起来。

    “是吗?”雷天泽怒视苏先生,“看这样子,只有送阁下去西天极乐世界才能了结此事了。”

    

重要声明:小说《异世之焚天邪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