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 第059章 捆仙索

    齐小新思绪一下回到了两年前。

    在两年前,他在前往东阳城的路上遇见一群强盗,而其中有一个瘦高个,用刀似乎砍不断串起伏魔玉的佛门至宝捆仙索。在天机城的牢房中,不吃和尚也是告诉过他,捆仙索虽然可能失去神效,但是仍然刀枪不入,水火不侵,而且捆仙索的大小刚好是只比齐小新的脖颈大上一分,要想将捆仙索取下脖颈,或者斩断捆仙索,取出伏魔玉,实在困难。

    齐小新当初不信。

    他曾经尝试借用天机城铁匠打制的最为锋利的刀剑,也是不能伤动捆仙索一分一毫。然而,齐小新依然不肯放弃,在升入凡力第四层,灵力能够化形的阶段,暗自利用灵力化成气刀,小心分割捆仙索,亦是无法割断它。

    终于,齐小新认可了捆仙索的坚硬程度,不再为它多费心思。

    “我只是借用一下,用完之后一定还送你。”雷天泽紧紧皱了一下眉头,急切道。

    雷天泽的声音将齐小新的思绪拉回到了现实世界。随即,他怔了一下,明白雷天泽话的意思,解释道:“本是你羔利之物,我归还你,实在是应当之事。”

    齐小新拉扯了一下捆仙索,苦笑道,“只是,它不答应。”

    “只是区区一根红绳,与它何关?”雷天泽顺着他的手指看向,见是一根红绳,纳闷道。

    “它不只是一根红绳,它是雷云寺的法宝捆仙索。”齐小新往雷天泽眼中深处望了一眼,“不知雷大叔可是听过?”

    将心比心,雷天泽将羔利的最重机密也是告诉了他。而串住伏魔玉的红绳就是捆仙索,而且失去了效用,和一条异常坚韧的红绳没有两样,所以现在没有必要隐瞒,将它的份告诉雷天泽,也是应该的。

    “它是捆仙索?”雷天泽大吃一惊,道,“能够捆仙缚神的捆仙索?”

    齐小新道:“它是否能够捆仙缚神我不知道,不过师父确定它是捆仙索,而且现在它已经失去效用,不过,现在它仍然刀枪不入,术法对它也是无效。”齐小新拉了一下捆仙索,“而且它得太紧,不能直接取下来,所以如果你想取走伏魔玉,可能必须割断它。”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雷天泽打量了几眼捆仙索,有些失望地轻声自语道。

    齐小新摇头不语。

    “这样的话……”雷天泽看向阿洛,而阿洛似乎已经读懂雷天泽的眼神中,向他点了点头,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

    这一笑,雷天泽竟似得到指示,先前失望、略显难看的神色逐渐缓解。

    他看向齐小新,微笑道:“既然之前的不之请你没有办法答应,那我只好再说一个,你再考虑一下,如何?”

    齐小新思考了一下,道:“好吧,雷大叔请说。”

    “既然现在伏魔玉无法取下来,我又答应借用伏魔玉之后还你。”雷天泽微微笑道:“那不如你和我们一道去寻找轮回镜,到时候找到轮回镜,用过之后,伏魔玉依然在你手里,我既知道了仇人是谁,又是兑现了承诺,你也可以得到伏魔玉,一举三得,不是很好。”

    “好是好……”齐小新犹豫道,“不过……”

    这一次前来元清教,完全是受师父之命而来。直到进入元清教,齐小新才明白师父那句“万事要忍耐”的用意,可能是让自己替他取回武器。然而,雷天泽的突然来到,使得齐小新对杀害锦衣村百余口人的女魔头充满了疑问。而且既然得知了轮回镜能够显现人的命数,他心中的疑问便有希望得到解答。

    此次前去,如果寻到轮回镜,倒是不错,心中的谜团也会得到答案。不过雷天泽说过轮回镜只回答持者玉一个问题。而雷天泽必定是要问清他心中的疑问,否则不会罢休。

    这样,两个人之中必须有一人做出让步。

    齐小新在考虑是否需要做出让步。毕竟伏魔玉是羔利圣物,如今被他意外得到,如果对方执意要回,必且动用武力,依照他的观察,可能不是雷天泽的对手。况且齐小新秉不坏,从小受过诗书熏陶,道德廉耻早已铭记于心。但是后来发生意外,经历一些事,也是有幸遇见不吃和尚,经由他两年的教导,逐渐走出影,养成了一颗慈悲之心。

    所以,在齐小新看来,归还伏魔玉本就是应该之事。

    而且雷天泽又是承诺用过伏魔玉之后一定还送于他,对方如此大方,要是开口拒绝就显得他有些不近人了。

    “不过什么?”雷天泽顿了一下,似是想到了什么,口气一转,冷冷笑道,“如果你不答应,我只好用羔利的一种秘法冒险试一试了。”

    齐小新一怔,道:“什么秘法?”

    雷天泽的笑意更盛,盯住齐小新,道:“羔利有一种秘法,可以将人的头割下,在切口处涂上紫背龙的血,加以咒语配合,只要在十天之内接回人头,可保人不死。”他微微扬了一下眉毛,“如果你觉得行路困难,那不如我们试试这种秘法,这样我取了伏魔玉,再替你接上,你也就不用一路随我颠簸,既简单又省事……多好啊。”

    齐小新心头一颤,脸色微变,道:“这样不太好吧。”

    雷天泽露出一个自信的微道,道:“你放心,我有九成的把握。”

    齐小新担心道:“那还有一层的把握呢?”

    雷天泽摇头,无奈道:“凡事总会有一个例外,一个小小的失误也是难免的。”神一变,肃然接道,“不过小齐,你放心,虽然雷大叔以前只是听师父提过几次这个秘法,现在要想使用,也是第一次,不过,我相信你的运气不会这么不济,我们一定会成功,创造一个奇迹。”

    齐小新心底森寒,背上突然沁出密密冷汗,不jin暗自骂道:羔利棒棒果然变tai。

    “我很平凡,绝对不会是奇迹。”齐小新脸上挤出一个笑容,道,“而且我也不是那个意思。”

    雷天泽似乎感到莫名其妙,迷惑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那个……”齐小新心中思忖起来,忽然想到了什么,道,“雷大叔你不是说,你的师父帝落也是没有办法让伏魔玉上的图案显现出来吗?难道你的境界已经超过帝落巫师?”

    “那倒不是。”雷天泽肃然起敬,道,“吾师帝落永远是羔利族的大巫师,他对于我来说,是如同神祗一般的存在,我永远不可能超越他。”

    齐小新面露疑惑之色,不解地看着雷天泽。

    “如果阿洛早出生十年,可能伏魔玉就不会离开羔利的土地。”雷天泽看向阿洛,叹道。

    阿洛努努嘴,小小的子在空中轻轻晃动了几下,一副委屈的样子。

    “阿洛是个好孩子,现在,他就是我们羔利的希望。”雷天泽伸手抚mo了一下阿洛的头,安慰道。

    阿洛满意地点点头,看向齐小新,见他依然一脸迷惑的表,对他吐了吐she头,露出一个顽皮的笑容,“小新哥哥真笨。”

    “什么意思。”齐小新苦恼地mo了下头发,对雷天泽问道,“这和阿洛有什么关系。”

    “阿洛是灵童。”雷天泽欣慰地看了阿洛一眼,看向齐小新,解释道,“他能够和隐藏在物体内的任何灵体交流,而且,隐藏在伏魔玉里面的图案,阿洛直接可以看见,不需要再想办法使它显现出来。”

    “它……它有这么厉害?”齐小新把目光向阿洛,难以置信地盯住眼前的这个只有巴掌大的小家伙,半天才从嘴里挤出一句话。

    阿洛的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狠狠瞪了齐小新一眼,然后用鼻子轻哼了一下,摆出一副很生气的模样。

    “小家伙,脾气还善变的,一句话就生气了。”齐小新尴尬地笑了笑,道。

    “你放心,有阿洛在,我们一定能够找到轮回镜。”雷天泽面露坚毅之色,盯着齐小新道。

    “那……你们能先告诉我,轮回镜距离我们大概有多远吗?”齐小新心中思忖了一下,觉得应该先确定一下目的地是否遥远,然后再做打算。

    雷天泽目光移向阿洛,用眼神示意替他回答。

    阿洛皱着眉头,然后盯住齐小新xiong前的伏魔玉,凝神思考,眼睛还时不时地快速眨巴一下,脑袋一歪,望向窗外,眼中流露出迷惑之色,不过很快又恍然看向玉佩。

    如此来回了几次,阿洛长长呼出一口气,用清澈好听的声音说道:“应该是在女儿岛附近,以雷公的速度,应该五天之内能够到达吧,不过如果是步行……”

    阿洛没有把话接下去,他摇了摇头,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显然它十分不愿意说出下面的结果。

    

重要声明:小说《异世之焚天邪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