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 第052章 茶室密谈(上)

    齐小新来到玄清的一间茶室。

    这是一间布置简单但显清雅的茶室。只见进门之后,左右两边各是摆了一排红木桌椅,共是十桌十椅。而在进门左边一排的桌椅后面,另外布置了一块珠帘,将这间三丈见方的房子一分为二。

    十把红木高椅,已是有八把坐了人。

    齐小新是坐在进门右边的一把红木椅上。他听对面上首位置的孙道明介绍了众人,得知,左边的一位貌美的道姑,是朱雀的主事清心,在元清六绝中,年纪最小,是为小师妹。

    而在对面,以孙道明为首,其下依次是白虎的主事宋谦之、青龙的主事赵远修,以及孙道明的长兄孙道友(玄清主事)和排在第五位的正清主事马义。

    这时,公孙皓手拖木盘,端了八只茶杯从珠帘后面出来,然后风语同他一起将盛满香茶的八只茶杯从坐在齐小新右边的天泽王爷开始,依次派发给众人。

    事完之后,公孙皓立在了孙道明的后,风语则回到了他的师父赵远修后面。

    “天泽王爷,现在,你是否能说说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孙道明看向天泽王爷,一脸肃然,正色道。

    天泽王爷扫了一眼众人,见到的面孔,除了齐小新、公孙皓、风语三个年轻后辈是初次见面,尚无交。但是对于在座的元清六绝,他曾经还是和他们打过交道,有了几分了解,再加上元清六绝已有侠义救世的美誉,终于,天泽王爷放下了心中的疑虑,叹了口气,讲起了羔丽灭国的经过。

    根据天泽王爷的讲述,齐小新了解到。

    大约在三个月前,那是四月,羔利境内突降一场蓝色的大雪,顷刻之间竟将羔利一族的房屋、家畜、族人一齐冻成冰雕。

    原来,竟是一场大雪毁灭了羔利。

    “蓝色的雪?”宋谦之皱眉问道。

    天泽王爷点头,道:“雪花是蓝色的,形状也很漂亮,如果它不会融化,简直可以放在家里当装饰品。”说到伤心处,他不jin摇头叹息一声,“如果不是一场灾难之雪,族人一定会非常欢迎它的到来。”

    孙道明思索了一下,道:“天泽王爷,那你有没有感觉到雪花中有灵力的波动。”

    齐小新想到,孙道明提到天泽王爷是同道中人,想必也是修行人士。而且天泽王爷虽然是亡国之人,王爷的封号已是逝去的尊荣,然而元清六绝却是依然对他恭敬有三,显然天泽王爷在中原各在门派中的威望不弱,实力不凡,可能是和师父一个层次的人物。

    “当初雪是蓝色,我和大哥就觉得不对,第一时间已是想到了这一点。是不是有人施了巫术,企图灭我羔利。”天泽王爷皱头紧眉,愤愤道,“但是当时,时间短暂,十分有限,我和大哥只有感知了一下雪花是否有灵力波动,之后就被冻结成了冰雕。”

    众人向天泽王爷投去关注的目光,尤其是元清六绝,脸上竟是现出紧张神色。然后他们见到天泽王爷紧锁的眉头霍地松开了,脸上也是流露出失望之色,“然而,我们没有查出一点异样的况。”

    “这么说,不是有人施法?”孙道明闻言,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但立即又关心道。

    “只可以确定雪花不是人为施法制造出来的幻想,而且雪花没有灵力波动,是自然体。”天泽王爷微低下头去,沉声说道。

    “会不会是有邪教中人在羔利上空制造了一个空间,然后将其它空间的雪花转降到羔利。”正清的主事马义,抚了一把稀少的胡子,猜测道。

    “出事当天,羔利的天空很干净,没有出现异空间。”天泽王爷摇了摇头,立即否定马义的观点。

    他反问道,“而且,世界上真的存在如此厉害的灾难之雪,能够在片刻之间将人冻成冰雕?”

    “灾难之雪,只是一个传说,没有人见过,想不到羔利……”孙道明叹息一声,不愿提及天泽王爷的伤心事,便没有说下去。

    天泽王爷一听,脸上神色立即沉重起来。

    “天泽王爷。”风语犹豫了一下,提出了心中的疑问,“如果那场大雪毁灭了羔利,而其他羔利族其他族人已经永远沉睡,然而,为什么你能够逃过一劫,幸存下来。”

    “风语,长辈说话,晚辈休要插嘴。”孙道明往风语所在的方向斜视了一眼,郑重道。

    其实,风语的疑问正好也是孙道明心中困惑之处,所以孙道明并没有半分责怪风语的意思。

    “是。”风语看了一眼天泽王爷,对孙道明微微欠,应道。

    天泽王爷微微摇头,道:“不碍事。其实,我能够逃tuo这一场劫难,全是因为师父早已预料羔利会有一场未知的大难,只是他老人家占卜不出劫难发生的大概时间,所以只能将护的法符赐予我,正因如此,我才有足够的时间撑到师父回来。”

    齐小新心中一惊,却是不敢观察右边天泽王爷脸上的表,一直把目光抛向茶室的摆设上面。

    原来那个真是梦,不是我不小心碰到了哪处jing妙地方,误打误破开了冰层,因此救了他。不过,如果那是梦,为什么他能记住我?齐小新心中疑惑道。

    “那……”风语的师父、青龙的主事赵远修深深看了一眼天泽王爷,试探地说道,“那帝落巫师他老人家也……”

    “师父为了救我,以血为咒,以灵魂为媒,耗尽了小周元内的所有灵力,可是……”天泽王爷回想到当时师父帝落巫师因为血咒噬魂而死的惨状,心中一痛,不jin紧yao了一下牙关,脸上悲伤之色剧增,“可是,最后还是不能将我从那该死的冰层中救出来。”

    齐小新猛地眨了一下眼帘,旋即,眼睛睁大,心道:怎么可能,难道那个梦是真的……

    想到这点,他不jin打了一个寒颤。

    听完天泽王爷的话,在座的人,除了齐小新的反应比较特别,均是吃惊不已。

    “七鬼神之一的帝落巫师以血为咒,耗尽了自全部灵力,竟然还是破不开一层冰?”孙道明微皱着眉头,怔了一下,立时追问道,“那,天泽王爷,后来你是如何摆tuo困境的。”

    齐小新忽然紧张起来,眼神四处寻找可以观望的物件。

    “多亏了这位齐少侠,是他救了我。”天泽王爷看了齐小新几眼,然后重重点了点头,仿佛是下定了一个决心,重新看向齐小新,感激道。

    顿时,齐小新心中“咯噔”了一下,紧张的绪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顷刻间平定下来,而眼中却是流露出困惑的神色。

    而元清六绝与风语、公孙皓二人闻言,均是震惊不已。过后,脸上又突然流露出很是明显的怀疑表

    公孙皓更是难以置信。似乎是他对于这个昔比较熟络的朋友已经感到陌生,目光始终停留在齐小新上,上下打量,仿佛是要通过洞察的齐小新的举动、神变化,开始重新认识他。

    “真的是我?”齐小新眼睛瞪圆,思索了一下,“那这么说,那个梦是真的?”

    “梦?”天泽王爷一怔,道,“什么梦?”

    “就是我第一次见到你……”齐小新犹豫了一瞬,坚定道,“是在梦里。”

    “梦里?”天泽王爷不解地重复道。

    “两个是两个半月前吧,我升入凡力境界第五层,开启了虚空境界,结果,当天夜里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而在梦里,我遇见了你。”齐小新低头整理了一下头绪,抬头解释道。

    当然,那天夜晚,发生了几件怪异的事,齐小新将它们一并理解为同一个梦,也就没有提及在梦里见到天泽王爷之前遇见的事

    “你怎么确定那是梦?”天泽王爷质疑道。

    “我师父说那是梦。”听他一说,齐小新开始脸上也是现出一丝迷惑的神色,不过很快又坚定地说道。

    “可是我确定,见到的是你本人,活生生的一个人。”天泽王爷沉声断定,“那不是梦。”

    明明是梦,只因那wan发生的一切事太过虚幻,如临梦境。

    但是如果,那一晚上,仅仅是梦,为什么天泽王爷也是能够记住当晚遇见自己的片段?纵然齐小新是修行之人,也是无法解释其中奥妙。

    倘若,那不是梦,又是什么?

    齐小新也是不解,一时语塞,茫然地望向地面,回忆起当晚“做梦”的内容。

    “这事就奇怪了。”宋谦之听他二人方才的谈话,心中压抑已久,这时见齐小新沉默下去,终于开口说出了心中的疑惑,“这位齐少侠说是在自己的梦里遇见的天泽王爷,但是天泽王爷也是记住了梦中相遇的一幕,难道是史书上记载的梦境重生?二位因此竟是做了一个完全相同的梦?”

    “时间呢。”风语看了一眼齐小新,忽然说道,“天泽王爷,小齐兄弟救你的时间可还记得?”

    

重要声明:小说《异世之焚天邪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