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 第051章 落魄的贵族

    “居然没有见过别人磕头。”齐小新看见元清教众弟子的表,心中暗自纳闷只是磕头而已,至于这么大惊小怪的吗。

    “你……”然而现下,齐小新受中年男子跪拜,却也是有些不知所措,伸手方要想去阻止,突然又觉得和中年男子只能算是“初次蒙面”,出声制止便可,“这位大哥,你这是做什么,小弟可受不起这大礼,快些起来。”

    “天泽王爷,有什么事起来再说。”听见齐小新出声阻止,宋谦之也是将忍了片刻的话一下吐了出来。

    天泽王爷抬起头,额头上一片红痕清晰可见。

    “现在我终于明白师父的话了。”天泽王爷神色凛然,目光坚毅,“请指引我前进的方向。”

    说罢,天泽王爷又是叩了三个响头。

    此语一出,孙道明与宋谦脸上神自若,心中却是大吃一惊,暗叹世事难料,一个王爷需要一个雷云寺的小僧指引方向?

    孙宋二人对视一眼,调转目光,看向眼前这个落魄的异国贵族,发现竟是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劝说了。

    齐小新心里一直喃喃说着“指引”二字。他想不明白,这样一个只有在得道高ren口中才会经常出现的词语,怎么会和他扯上联系。

    “我……”齐小新避开天泽王爷坚毅的目光,转头看向风语所在的方向,发现他已经向这边走来。

    “叫他起来。”风语凑到齐小新耳边,轻声建议道,“这里这么多人,不是说话的地方,有什么事,你们还是去茶室方便。”

    “这位……”齐小新思索了一下称谓,和声道:“这位王爷,你请起来说话。”

    齐小新并没有接受风语的建议。他想到,这天泽王爷之前是下跪求见师父,现在又请自己替他指明前进的方向,前后变化太大,令人生疑。

    而再联想到第一次见到这天泽王爷,是在梦中。然而,诡异的是,既然是梦,这天泽王爷竟也记得自己。

    他顿感这件事不单单只是这么简单。所以,他需要将天泽王爷的来意一并询问清楚。但是如果请这天泽王爷一起前去茶室,这样一来,算是间接答应了天泽王爷的请求。

    齐小新现在还是不敢贸然做出这样的决定。

    这时,天泽王爷忽然语气坚定地说道:“请先告诉我仇人是谁。”他脸上的表,明显在告诉齐小新,他不答应请求,绝不起来。

    “仇人?”齐小新扫了一眼周围的人,盯住天泽王爷问道,“什么仇人?谁的仇人?”

    “我的。”天泽王爷正视齐小新,目光如炬。

    齐小新有些苦笑不得,觉得自己哪里会知道一个只在现实世界见过一面的陌生男子,他的仇人是谁。

    不过看那天泽王爷神色肃然,不似在说胡话,他也就压制了心中的些许不满,淡定答道:“我并不知道你的仇人是谁。”

    一听这话,天泽王爷脸上顿露失望的表,但是很快又消散了,换作一脸的质疑之色。

    “天泽王爷,这是怎么回事,何来仇人一说?”天泽王爷方要开口,却被孙道明抢先道。

    旋即,孙道明忽然又想到了什么,眼中闪过一丝震惊之色,“天泽王爷,你之前说族中遭了大难,我以为是羔利境内又是出现尸雾,需要请雷云寺的僧人前去增援,不过,你现在这么说,难道羔利……”

    孙道明没有把话接下去,而是看了一眼边的宋谦之,似乎在问他,你想到了没有。

    天泽王爷微微低下了头,yu言又止。片刻之后,他看向齐小新,脸上有了几分茫然,仿佛说与不说,全由齐小新替他决定。

    这时,齐小新才知道,这人是羔利的王爷。

    对于地理知识,齐小新在不吃和尚的严格督促下,也是曾经为了一本五尺厚的地理书籍,用了七天的时间才牢记书中记载的大部分国家、城市、名胜古迹。

    正如书中所说,羔利,位于东大陆南部。虽然与中原国毗邻,地广人稀,国力低微,无法与中原国匹敌,所以只好向中原国俯首称臣,成为中原国的藩属国,年年朝贡,世代交好。

    “天泽王爷,你先起来。”齐小新好言相劝道,“羔利是我中原兄弟之邦,有了困难,我们大家都有责任分担。”

    天泽王爷环顾了一下四周,见到众人目光中不乏关切,心里有了几分感动,点了点头,正要从地上站起来,但是由于跪地时间长久,膝盖酸痛,双脚酥麻,突然起,一时之间有些站立不稳,险些又重新跪了下去。

    孙道明、宋谦之、齐小新几人准备伸手去扶,却被天泽王爷摇手回绝。

    “你什么都不知道吗?”天泽王爷勉强站直了ti,也不去揉揉膝盖,缓解酸痛的感觉,忽然就开口问齐小新道。

    齐小新听出来了,天泽王爷的话语中带了些许质问的语气,这让他心中有了一丝的不快。

    “天泽王爷,我并不知道你的仇人是谁,也不知道你所说的什么是指哪件事。”齐小新肃然说道,“不过,我确定,在这之前,我并没有听人提起过关于你的任何事。”

    “可是师父指引我来见你,他说只有你能帮助我找到羔利的仇人。”天泽王爷眉头皱了一下,旋即用一种切期盼的目光注视齐小新道。

    “你师父是谁?”齐小新顿了一下,“也是羔利人?”

    “羔利第一巫师帝落。”天泽王爷盯住齐小新的眼睛,缓缓答道。

    人群中,有了一阵不小的惊呼,“七鬼神之一的帝落巫师。”

    “可我并不认识。”齐小新从容答道。

    天泽王爷的脸色立刻变得难看起来。只见他微低下头去,瞪着地面,一边微微摇头,一边用羔利语喃喃自语道:“师父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占卜师,他是我族的骄傲,他的话绝对不会出错,绝对不会。”

    “天泽王爷,你没事吧?”宋谦之不懂羔利语言,不过听这天泽王爷说话的语气,绝望迷惘,以为天泽王爷生了不好的念头,所以出声询问道。

    天泽王爷摇头不语,整个人像是陷入某种沉痛的回忆中去了。

    “天泽王爷,贵国与我中原世代交好,大家又同是修行之人,有什么事,不妨说出来,或许我们元清教能够尽一份微薄之力,帮上一点小忙。”

    孙道明的话,听似谦恭,其实不然。他是猜想可能发生了大事,到时候真要倾尽元清教全力去相助异国之人,怕是会遭到中原其它门派的质疑。所以他特意留了一个心眼,只用小忙暂时敷衍过去。

    天泽王爷抬起头,张了张嘴,yu言又止。过了许久,他的目光落上齐小新轮廓分明的脸庞,看见他的一双眼睛,明亮清澈,不jin想起师父的话,心中又是重新燃起一撮希望的火苗。

    “我堂堂大羔利……”天泽王爷脸上满是悲伤之色,猛地一yao牙,接道,“就只剩我一个活人了。”

    虽然天泽王爷的中原话讲得不是十分标准,乡音也重,不过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听得非常真切。

    他的意思很是明显,羔利,除了天泽王爷本人是活人,其余人已经魂归黄泉,成了死尸。

    这样一来,中原国的兄弟之邦,从此亡国,正式成为历史,只存在历史资料当中。

    可想而之,此等消息一出,听见这话的所有人无不感到惊愕。

    “羔利,二十万人,怎么说没就没了呢。”齐小新心中感慨。

    “天啦,怎么可能,羔利棒棒居然灭国了。”

    “师兄,你还说羔利qing楼出名,准备去好好玩耍一趟,这回没戏了吧。”

    “胡说,我说的是痿扣国,羔利是仿制作坊出名。”

    ………

    元清教一些弟子交头接耳,小声议论道。

    索,这些话语,声音微小,孙道明听不清楚内容,只好干咳几声,警示元弟教的弟子,注意分寸,不可乱了规矩,失了礼仪。

    “王爷节哀顺变。”孙道明恭敬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不过,还请天泽王爷内说话。”

    天泽王爷的目光逗留在齐小新的上,不肯离去。

    孙道明看出了他的心思,又做了一遍方才的手势,指向二人面前的玄清,道:“齐少侠也一同来吧。”

    齐小新头一次听见孙道明称呼自己为“齐少侠”,觉得别扭。旋即,他想到这天泽王爷,肯定是因为某种缘由,误会他有特殊本领,才会想要求助于他。而天泽王爷所说的仇人,恐怕是指寻找灭亡羔利国的凶手,像是这等事,非同小可,自己是千万不可沾惹上这等麻烦。

    “这……”齐小新有些为难。

    他不知道该看向何处,环顾四周,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

    关键时刻,风语在齐小新后轻轻推了他一把,替他做了决定。

    齐小新转念一想,既然可能是误会,那么去解开这个误会也是不错。不然,恐怕到时候对自己纠缠不休,还是早早把事说个清楚为好。

    

重要声明:小说《异世之焚天邪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