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第050章 不速之客

    第三卷 开章

    ===

    自从意外得到一名神秘人帮助破魔,境界成功晋升一层,齐小新一直担心小周元受了魔气的侵害,发生了改变,才会变成一半黑色一半金色的样子。

    但是经过几的观察,齐小新发现小周元并无出现任何异常反应,灵力使用方面也是轻松自如,和本来通体玉白的小周元根本毫无区别。也就因此,不再对小周元发生变化一事多做注意了。

    时隔齐小新进入元清教打杂大约两个半月后。

    这清晨,齐小新洗漱完毕,同往常一样来到正清的厨房,与另外二十九名正清弟子开始淘米熬粥,然后将准备好的早饭、洗净的餐具搬到正清门口旁边,等待元清教的弟子前来用饭。

    按照惯例,早晨时分,正清准备好的就餐位置就应该座无虚席。

    然而今天,到了用餐时间,正清当中的人却是不到平常的一半。

    这让站在正清门口,平忙碌习惯的二十九名正清弟子有些不习惯,纷纷小声探讨起其中原因。

    终于,有一名正清弟子按捺不住,拉住一名元清教弟子的衣袖,嘿嘿笑了几声,算是赔礼,旋即问道:“花师兄,怎么不见经常和你一起来的宋师兄?”

    “本教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宋师兄他是白虎的,出了这事,当然是和白虎以及玄武的众位师兄一起劝他离开了。”那人瞥了一眼四周,“不过,这人看样子来头不小,惊动了白虎的宋师伯和玄武的孙师伯,他们现在也正在劝这位不速之客离开本教。”

    “还有人敢来元清教闹事?”旁边一人听到二人的谈话,不解的问道。

    说完,这人又是看了一眼齐小新,想到他师父曾经也大闹过元清教,脸上露出了几分尴尬的神色。

    齐小新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继续听那位花师兄说道:“哪里是来闹事,他现在是跪在广场中间那根棍……”

    这花师兄也是认识齐小新,而且同样知道风语对他特别关照,立即改口道,“反正他现在就是跪在那杆六段游龙枪旁边,赖着不走,说是除非见到这杆枪的主人,不然他就一直跪在那。孙师伯和宋师伯怎么劝,他都不听,看样子也是一个倔脾气。”

    “他真是这么说?”齐小新听到花师兄口中的不速之客竟以下跪的方式求见自己的师父,显然不解。

    花师兄点点头,算是回答。

    “不过”花师兄扫视了一遍听他说话的众人,声音提高了几分,“那人不是我们中原人,我敢肯定。”

    这下,齐小新心中更是奇怪:以下跪的方式求见师父,而且不是中原国人,这样的一个人,和师父之间又会有怎样的瓜葛?难道他不知道师父不在元清教吗?

    这时,风语来了,他拉齐小新来到正清大门外边,面露难色,道,“有件事,我想请你帮忙。”

    “是和早上的不速之客有关吗。”

    风语微惊,道:“你知道了?”

    “听来吃饭的人说起过了。”

    “那……”风语脸上露出一个微笑,“他是来找你师父,而且听他说,遭了大难,很是不幸,所以我的两位师伯不忍请他离开,但是不吃大师现在不在本教,派人去请,不吃大师事务缠,未必会来。而那人又扬言不见到不吃大师就不肯起来,这样下去,滴水不进,再过几天,ti怕是吃不消罢,所以,宋师伯叫我来,请你先劝他起来,然后我们再作打算。”

    齐小新心想,那人为见师父,竟然下跪,看来也不是仇家,必是有求于师父。现在在元清教,如此顺水人,顺手一做,以后在元清教打杂的子或许能够轻松许多。

    至于师父是否愿意帮助这位不速之客解困,那就完全看他老人家的意思了。

    齐小新点点头,同风语往前行了百步,下了高约一丈的石梯,来到广场。

    广场上有百余人,排在外围一层的人率先听见脚步声,寻声看去,见到风语和齐小新来了,立即自觉地让开了一条道。

    只见跪在广场中央的那人,大概三十五上下,长发扎辫,鹰钩鼻子,细薄嘴唇,穿一法袍,要害处加了铁制护具。瞧他外貌,看这打扮,齐小新知道元清教弟子所说之话不假,这人不是中原人。

    这位不速之客现在正面对不吃和尚的兵器——六段游龙枪。以枪为中心,以他的视角为世界,此刻他正对玄清大,而正清建在他所跪方向的右面。

    所以,齐小新从石梯下来,一路走来,看见的仅仅是那人的侧脸。

    侧脸好面熟。齐小新心中一惊,步子不jin放慢了一分速度。

    走进人群,来到中心处,齐小新、风语二人站定了子。他们与不速之客仅有一尺的距离。

    百名元清弟子中,有几人看见齐小新,轻轻“咦”了一声,其余人则第一时间将目光落在了齐小新的上。

    而在不速之客的前方,还有两人格外显眼。齐小新第一眼认出了左边较瘦的一人是元清教玄武的主事孙道明。至于右边一人,根据先前那位花师兄的话,他猜测应该就是白虎的主事宋谦之无疑。

    宋谦之打量了一番齐小新,嘴角挂上一抹似有若无的笑,眼中流露出好奇之色。

    齐小新被他这么一看,觉得有了一分的不舒适,转头去看跪在师父武器面前的中年男子。

    此刻,距离很近,齐小新看见中年男子双膝下跪,两手撑地,低垂着头,始终保持一副虔诚的姿态等待他期待出现的人。纵然方才齐小新的到来,引起元清教弟子几声轻轻的惊疑声,也是不曾使他看向这边一眼。

    而他一双明目当中,满是坚毅神色,这让齐小新有些愕然。

    “你要求见之人,远在千里之外。”孙道明注视中年男子,用手指了一下齐小新,“而这位是他的徒弟,你有什么事,不妨和他说罢。”

    孙道明语带商洽之意,而中年男子一听,未有丝毫动摇,始终低垂着头,也不说话,似乎他目标明确,除了六段游龙枪的主人,其他人,一概不理。

    “这……”见到中年男子并无反应,孙道明与宋谦之对视一眼,又是看向中年男子,不过目光冰冷,显然对于这件事,他即将失去仅剩的一点耐心。

    “如果有什么难言之隐,不如先前起来,我带二位去一间茶室……”宋谦之开始说明中年男子。

    这时,风语用手悄悄捅了一下齐小新的后腰,暗示他要有所行动

    齐小新微皱了一下眉头,慢慢向右走了几步,来到一个可以看清中年男子正面而又与孙道明相隔有一距离的角度。

    然而,中年男子低垂着头,纵然齐小新不顾周围人的眼光,微微弯,把目光探向了六段游龙枪前面的中年男了,也是只能将他的相貌看个大概。

    忽地,齐小新直起子,像是发现了新奇的事物,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中年男子。

    所有人都注意到了齐小新的表变化,很是不解。

    风语轻声问道,“怎么了。”他面上有了一丝担忧的神色。

    齐小新并没有回答风语的问题,而是皱着眉头,似在回想往事?

    齐小新心中一凛,不jin惊声呼道,“是你!”他的声音很大,说完之后,觉得突兀,把自己都吓了一跳。

    闻言,孙道明与宋谦之面色微变,均是把目光从中年男子上移到齐小新的脸上。

    而那中年男子,听到齐小新的声音,溘然抬起了头,寻声看去,却是与齐小新惊讶之中略带恐慌的目光撞在了一起。

    显然中年男子见到齐小新,比他更为吃惊。只见他愕然地瞪大眼睛,仔细打量齐小新的容貌,眼中神色惊疑不定,似乎是眼前的齐小新,令他难以置信。

    “是你?”中年男子子一颤,颤声吐出了两个字。

    突然被中年男子这么一质问,齐小新的脸色有了几分难看。一时之间,他仿佛又回到了那个风雪肆意飘舞的城镇。

    他在一步一步前行,脚下的冰层一点一点的向后退去。而在周围尽是被寒冰包裹的建筑、人群,仿若冰雕,组成了一座奇特的冰雪城镇。

    终于,他一口气走到了城镇中央的喷泉旁边。而在这时,眼前三尺的地方,一尊冰雕忽然破冰而出,仰天长哮:“谁,是谁……”

    齐小新怔了一下,回过神来,眼前是一张曾经让他有过几分害怕的脸庞。

    宋谦之扫了一眼齐小新与中年男子,试探地问道:“真巧,原来两位……认识?”他时刻注意观察二人的表变化。

    齐小新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而在这时,跪在六段游龙枪旁边的中年男子,忽然摆正ti,面向齐小新,重重地叩起了响头。

    顿时,百余名元清教弟子中立时有了一阵不小的sao动,通通瞪圆了眼睛,一脸的惊讶之色,似乎很难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幕。而那孙道明与宋谦之,也是不明发生了什么事,对视片刻,似乎是以眼神交流了一番,然后一起看向把头叩得“砰砰”作响的中年男子,将涌到嘴里的话又吞了回去,静观其变。

    

重要声明:小说《异世之焚天邪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