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 第048章 魔障(六) 3更

    不过片刻,小周元已然停在半空之中,同齐小新额前不过三寸左右的距离。

    这时,齐小新的小周元中间空缺的窟窿正对齐小新面门,中间那颗金色圆珠,此刻因为近在眼前,看得十分真切。

    只见那颗金色圆珠,黄豆大小,通体金黄,似是一颗圆形琥珀,晶莹剔透。又是玛瑙,毫无杂质,光滑明亮。使人不jin赞叹,耀眼外表之内,自有一股圣洁气息充盈其中。而这时看去,那颗金色圆珠,自内向外散发一小片暗淡的金光,缓缓流转,此刻已经形成一道屏障包裹住金色圆珠,让人yu近不能。

    齐小新看了金色圆珠片刻,只觉这时忽地有一股nuan流在体内流淌,到处游zou,又仿佛一阵微风,抚遍全,驱除仍然残留在上的些许寒气。

    “取出它,我就可以助你破魔。”齐小正自看得出奇,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打断了它。

    听上去,黑暗中的声音有些焦急。

    齐小新眨了眨眼皮,随口问道:“取出它?怎么取?”他的心思通通放在体内的nuan流上面,正在思考nuan流从何而来,目的为何。

    “当然是用手。”黑暗中的人显然对于这个问题感到恼火,虽然克制住了大部分的绪,话语之间还是带了些许的愤怒。

    “我……”齐小新刚吐出一个字,下的黑色地面,忽地变得越发柔软,越发承受不住齐小新心神的重量,而且齐小新的心神感觉下仿佛有无数双恶鬼的手正在拉扯他的双脚,将他拖入下方无尽的黑暗。

    眨眼之间,黑暗已经像潮水一般从下往上,漫过齐小新的肚脐,近xiong部。

    “看看罢,没有时间了,现在唯一能救你的只有我。”黑暗中的人有了几分激动,“只有我能拯救你,只有我的暗黑力量最适合你的ti,只有我能让你成为接近神的存在。如果你愿意,就去取下金珠,我一定信守承诺。”

    黑暗犹如潮水漫到齐小新xiong前,淹没齐小新大半的ti。一股无形的重力,随同黑色的潮水,不断地冲击齐小新的清瘦的ti。骨骼在这一次次的冲击之下,传来阵阵揪心的巨痛。仿佛黑色的潮水如刀如剑,一次次刺破他的皮肤,在骨骼上划下一道道裂痕,折磨着他。仿佛黑色的潮水是在摧残他的心念,然后在他心念最为薄弱的时刻,用尽全力,在他心脏处狠狠扎上一刀。

    齐小新忽然联想到,黑色的世界喷溅起一道映红鲜血,在空中留下一个美丽的弧度,然后不甘地坠入了黑暗中。

    这样的景,也许就是自己的下一刻吧。

    齐小新的心脏不jin一缩,揪心的疼痛又一次席卷而来。

    “快取下它,没有时间了。”

    “你再犹豫,小周元毁了,你那师父传给你的毕生灵力就要作废。”

    “你还愣着在那里干什么,快动手啊。”

    “取出来吧,对你没有坏处,只有无尽的好处。”

    “相信我,你的灵力是你师父所传,我是在帮你,千万不要辜负了我们的好意。”

    “我能助你成为接近神的存在,只要你答应替我取走小周元内部的金珠。”

    齐小新闻言,开始以为是一个人的绪在片刻之间竟作了多番变化。可是后来,回想一下,不jin产生了一种错觉:感觉似乎是多个人在模仿同一种声音说话?

    再一细想,齐小新脑袋莫名传来一阵晕眩,人也随即摇晃一圈。然而只是上半摇晃了一圈,下半被虚空境界的黑暗犹如潮水般牢牢定在原地,竟是动弹不得。

    索下半被黑暗稳定,人才不至于因为一时的晕眩跌倒在地。

    恢复过来,齐小新耳畔又是响起一阵沉闷的嗡鸣,震耳yu聋,迫使齐小新不得不用双手掩耳。

    双目紧闭,两手捂住了双耳,嗡鸣戛然而止。

    接下来,齐小新清楚听见自己的声音在心内回

    “如果那人所说之话是真,这两年来,自己接受的都是师父赠予的灵力,现在放弃希望,离开虚空境界,怎么对得起师父。”

    “要变强啊,只有变强了,八年后,才不会死。”

    “原来我是个废物,原来这一修为都是拜师父所赐。”

    “拿走那颗珠子,我一定能够摆tuo平庸的资质。”

    “不过是颗珠子,把它拿走,应该不会坏什么事吧。”

    “那人,应该没有恶意。”

    ………

    仿佛多个声音在心内来回飘,各持己见,异常嘈杂。

    “啊……够了。”齐小新内心烦乱,纠结不已,终于忍受不住,忽地睁开双目,双手掩耳,仰天吼道。

    这时,xiong口一闷,一股巨痛袭来。

    齐小新只感xiong口被一件重大物体撞击了一次,巨痛难忍,右手下意识地去抓xiong口。只见他牙关紧yao,额上的青筋微微凸起,一双密布血丝的眼睛死死盯着前方,脸上表也是十分痛苦。

    然而,心内回的声音竟在同时溘然消失。

    便在这时,黑暗犹如潮水,已然漫过齐小新的xiong口,升至锁骨位置。不消片刻,怕是就要漫过脖颈。

    “相信我,我能体会你的痛苦。因为,此时你ti承受的痛苦,我也在一同承受。”

    齐小新的右手离开了xiong口,微微扬起,忽地不由搐动几下,又停住不前,手指定在离小周元只有短短一寸的地方。

    “我……”他轻轻吐出一个字,仿佛无力再接下去。而眼前的小周元,外形也变得模糊,堪堪化作一团模糊的白影,而且竟还出现重影,时分时合,飘忽不定。

    “我们是一体的,一切痛苦都来自那颗金珠,把它拿走,我们的痛苦就会消失。”

    这句话似乎是一颗定心丸,稳住了齐小新犹豫的心,使得他的右手再次有了动手往小周元内部的金色圆珠伸去。

    齐小新握住了小周元内部的金色圆珠。

    在手指触及金色圆珠的那一瞬间,心念有了刹那的晃动,包裹金色圆珠的暗淡金光也随即消散了。

    “对,就是它,快拿走它……只要他在,你就不可能获得更强的力量,只要他在,你将永远承受魔障的痛苦……”

    “轻轻的移动一下手,一切痛苦就会结束。”

    齐小新缓缓移动了右手,将金色圆珠从小周元内部取了出来。

    “哈哈……”黑暗之中,忽地响起一阵狂笑声,得意之极,畅快之极。

    而在这时,齐小新眼中闪现一丝白光,一闪即逝。旋即,他的子微微一颤,人仿佛大梦初醒,茫然地注视着捏在右手的金色圆珠,“刚刚……”

    齐小新脚下一股怪力将它往上送了一程,落在地面,发现柔软如同泥潭的黑色地面,忽地恢复了本来的硬度,坚硬如同石板铺成。

    虚空境界忽地袭来一股寒流,犹如潮水,铺天盖地奔涌而来。

    一阵强风夹带冰冷寒气,迎面撞来,灌满齐小新的衣袍,吹佛起他的黑发,使得头发向后斜飞出去,在空中不停飞舞。

    顷刻之间,寒气裹,齐小新(心神)的心念遭受寒气的洗礼,清醒了几分,恍然大悟,心中惊道:“不好,刚才肯定是中了他的控魂术了。”

    在正前方,无数白色的线条,纵横交错,组成一张捕天遮地的白色大网,悬在空中,不停旋转。还未看清动作,眨眼之间已扑到面前,却在瞬间,诡异地缩小成了一小片,差不多只有一尺见方。

    那张一尺见方的白网,闪烁着一片刺目的白光,得齐小新只能用左手稍稍遮住双眼,只用部分视线警惕着它。

    只见这时,那张白网悬在齐小新的小周元上面一寸左右的空中,然后缓缓落在小周元光滑的表面,将残缺的小周元包裹住了。

    灌满齐小新衣袍的强风止息了。

    不断挤压ti的无形重力也在此这时不再出现。

    然而,不消片刻,白网的光芒忽然退散,齐小新得已离开手左手,看清它的本来面目。

    这时,那张由白色线条组成的小网,虽然失去刺目光芒,但围在小周元灰色的表面外面,依然很容易分辨出来。

    只见包裹小周元的白色线条,半根筷子粗细,薄而不透,但是依旧可以看见不时有一条三寸长的黑色的液体从里面迅速流动,游离视线。线条也是时而又涨大一倍,时而又缩小一倍,十分怪异,而且可怖。

    “这是怎么了。”齐小新心中惊疑不定,思绪飞转,猜测接下来发生的事

    虚空境界中的寒风,迎面刮来,打断了齐小新的思考。他扫视了一眼周围,不见有风,又是打量了一遍ti,发现双脚失而复得,包裹ti的黑暗已经悄然退去,下半早已恢复行动自由。

    但是,齐小新心知,现时还不是应该庆祝的时刻。虽然没有被魔障强行送离虚空境界,但是眼前包裹自小周元的白色怪网,还未分出敌我,不能大意。而之前一直藏黑暗中的人,现在也是不再说话,气氛一下变得诡异起来。

    “喂,你在吗?”齐小新原地转了一圈,大声喊道。

    回应他的是虚空境界中的寒风,肆虐卷动,一遍一遍从不同方向齐小新撞来。

    齐小新只感上寒意越发浓了,ti也在堪堪陷入僵硬状态。

    而在这时,一股nuan流自右手开始游zou,宛如一阵风抚遍全,活血驱寒。心中紧绷的神经似乎也松了松,顿感惬意,舒适温暖,脸上也是忍不住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

    

重要声明:小说《异世之焚天邪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