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第037章 挑衅(下)

    那边,齐小新轻轻一次呼吸,在这一次呼吸中,灵力已经提了上来,手指同时掐了一个法诀。只见齐小新站在原地,轻喝一声,一个淡金色的罩子自他头顶出现,将他罩在其内。

    顿时,百道符箓贴在金色罩子上面,“嗤嗤”几声,燃做缕缕青烟,消散无踪。

    “天罗金罩。”为首的陶师兄发出一声低低的惊呼。

    这招一出,陶师兄已经知道不是齐小新的对手,但是在场有一百多号人,人多势众,应该有几分胜他的把握。而且矛盾已生,不打下去,怕是在齐小新面前,元清教的脸面就此输光。

    当即,大声命令道:“师弟们,要给他点颜色瞧瞧,不然这小子会视我元清教无人。”

    其余人齐应一声,手上长剑放出些许光亮,有青有红,有黄有蓝,各色光彩将偌大的正清染得斑斓耀眼。

    百余人齐喝一声,手上长剑赫然离手向一丈开外的金色罩子。

    齐小新使的天罗金罩只是修炼至最低的第一层,防御能力微弱,需要靠本的灵力化解打在金罩上面的攻击。好在两年的修行,灵力雄厚,倒是不足畏惧。

    百把长剑呼啸而来,悻悻而归。它们的主人脸上的神也是十分难看,而后手指又换了一个法诀,厉喝一声,遥指长剑再次攻向天罗金罩。

    顿时,剑上暗淡的光华盛了几分。同时,百把长剑在空中摆成一个奇异阵型,自天罗金罩的上端坠落。

    “咚……”长剑不断重击天罗金罩。而在天罗金罩当中的齐小新子不时被强大的力量震得轻轻颤抖一下,登时有了几分担心,手上不自jin的出了不少细细的冷汗。

    不多时,天罗金罩堪堪接近透明。

    “小子,你那破罩子不行了吧,乖乖投降,然后向我们每人道歉,这事就算了。”为首的陶师兄看出了天罗金罩的金光在以极慢的速度暗淡下去,但是这样打下去,必定会两败俱伤,也不想多生事端,就此抛出一个台阶给齐小新下。

    “以多欺少也就罢了,还要我向你们道歉,做你们的秋大梦。”然而,事端是他们最先挑起,错在他们,所以齐小新并不理,冷哼一声,道。

    而在一边,手持一条长鞭武器的青年男子,用力一甩,抽了空气一个响亮的耳光,而后长鞭上的骷髅顷刻之间撞在上天罗金罩,就势把一张漆黑如墨、毫无血的脸贴在上面。

    青年男子冷冷笑了一下,齐小新瞧见他的笑容,微微皱眉,警惕起金罩外面的骷髅头。

    此时,只见那只骷髅头的两排牙齿开合一次,一道黑气竟从它的口中喷薄yu出,仿佛一团墨水般自上而下泼向了天罗金罩。

    忽地,天罗金罩金光暗淡下去,片刻便被那团黑气染成了一个黑色的罩子,诡异得很。

    登时,齐小新眼前一黑,感到心神与天罗金罩失去联系,再往天罗金罩输入灵力也是无济于事,根本无法感应到它的存在。

    “阻隔系术法?”齐小新望着眼前的一片黑暗,轻轻问了一句。

    “对,算你小子识货,这就是我们元清教阻隔类的术法。”外面一人得意地说道。

    “咔”的一声,天罗金罩上端裂开了一道缝隙,一道光线入天罗金罩内部。

    这时,外面的长剑仍在不停撞击天罗金罩,怕是不过片刻,失去主人灵力支持的天罗金罩就会濒临瓦解。

    “该死。”齐小新恨恨的骂了一句。

    当初,不吃和尚嘱咐齐小新苦练天罗金罩,告诉他天罗金罩的防御能力在防御系术法当中算是接近顶级的一种。可是当时,齐小新依仗灵力深厚,凭借口诀能够轻松使出天罗金罩,也就一直没有重视。

    然而,他的天罗金罩仅仅是停留在第一层而已,不够纯熟,只能在一定时间内制造出一个天罗金罩。如果废弃当前这个天罗金罩,重新制造一个天罗金罩,必定会损耗太多灵力,到时候和元清教的道士打上持久战,输的必定是他。

    齐小新单手掐诀,想要在天罗金罩内部再制造一个天罗金罩。

    “咔……咔。”

    却在这时,天罗金罩上方裂开了一道一寸宽的口子。顿时,几把长剑接连入天罗金罩当中。

    齐小新全神施法,未能及时躲闪,慢了一瞬,一道长剑就是在右手上急速擦过,划开了一道三寸长的伤口。

    “混蛋。”齐小新打散法诀,手掌连连翻动,一片金光聚集在掌上,脚下更是一圈圈气浪向外旋转开去,毅然一副准备冲将出去厮杀一番的架势。

    忽地,齐小新手掌上的金光暗淡下去,气浪也随之消失。

    借助从头顶那道裂口进来的光线,齐小新看见右手受伤,开了一道三寸长的口子,里面的血清晰可见。可是竟然不曾有一丝鲜血流出,完全与受伤后的右手状况不同。

    这太怪异了。

    忽然,齐小新又想到了两年前的一次遭遇,额头上不jin冒出几滴冷汗,手上的金光也在这时消失了。

    却在同时,天罗金罩外面传来一个男子慢悠悠的声音:“众位师兄,我们元清教这么多人加在一起竟然打不过一个雷云寺的和尚,恐怕不是件光彩的事吧。”

    齐小新察觉到长剑停止了攻击濒临破碎的天罗金罩,但是依然不敢大意,放松警惕。

    只听外面有人说道:“原来是青龙的风语师弟啊,什么风把你也吹来了。”

    “误会误会,我是路过正清,听见里面十分闹,这才进来看看。”风语变作一副大失所望的样子,摇头说道,“想不到啊,雷云寺的僧人刚来不久,还没有完全熟悉环境,众位师兄就急不可耐要与人好好切磋一番,真是有雅兴啊。”

    先前挑起事端的陶师兄闻言,脸上添笑,和言道:“该说误会的是我们,风师弟啊,这事纯属误会,我们的确是在与雷云寺的朋友切磋,只是切磋,没有你想的那样。”

    “我想的那样是哪样啊?”风语略微沉思了一下,疑惑道,“我是说你们在切磋啊?”

    陶师兄点头拍手道:“对对对,是切磋,是切磋。不过,风师弟啊,这件事千万不要和掌门师伯说起,不然师兄们的皮和肚子可是要受苦了。”

    “是啊,是啊,风师弟。”

    “风师弟高抬贵口啊。”

    ……

    “我们这就走,这就走。”

    

重要声明:小说《异世之焚天邪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