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第018章 牢中师徒(上)

    却在这时,“吱呀”一声,牢房尽头那道沉重的通道大门开了。

    牢头领着两个狱卒送来六只大食盒便再次离开。

    齐小新翻开食盒,取出里面的菜肴,一一摆好。

    顿时,香味四溢。

    “小朋友,这么多美食,你一人也吃不完,分我一份吧。”似乎隐隐可以听见秃脑袋在咽口水。

    齐小新抓起一只形似熊掌的蹄子,用牙撕下一片,吞进嘴里咀嚼起来,“凭什么。”

    秃脑袋沉默片刻,道:“我可以帮你逃出去。”

    齐小新一怔,眼睛连连眨巴了几下,随即放下蹄子,大笑道:“我说,你自己都是牢中人,怎么还能助我出牢,骗人也选一个高明点的幌子。”

    说罢,又是从蹄子上撕下一大块片,细细品味。

    “是吗?”

    齐小新背靠牢门,点点头,忽又觉得不对,怎么秃脑袋的声音似在耳边诉说一般。

    他猛然扭头,却是瞧见一个光秃秃的脑袋正贴在他后方的牢门,睁着一双满是馋意的眼睛直直地盯着他手上的蹄子。

    齐小新吓了一跳,连忙闪开,退到一边,一手抓着蹄子,一手指着光秃秃的脑袋,喘了几口粗气,眼睛又豁然撑大,惊道:“你不是应该在我隔壁吗?你怎么出来了。”

    牢门前的人用手挠挠光滑的脑袋,耸肩道:“就这么走出来罗。”

    “哦,原来你是一个和尚。”齐小新上下打量他一番,见他穿着打扮,这才明白为什么他的脑袋是光秃秃的。

    这个和尚,已到不惑之年,材微微发福,眉目倒是慈善,只是一袭本来青灰色的僧衣已经洗得有些发白,褴褛不堪,皮肤却很白净。这样,整体看起来,齐小新觉得他像一名大智若愚的得道高僧却又隐隐透着一股世俗之气。

    “在下不吃。”他既不双手合十行礼,颂念佛号,也不自称贫僧,只是这么简单介绍道。

    齐小新扫了一遍周围,见狱卒不在,小声问道:“那你是怎么出的牢房?”

    不吃和尚微微一笑,双手合十,嘴唇轻动,形竟在一眨眼间缩成一根筷子粗细。

    齐小新已经很难分辨他的五官,只是看见那只“筷子”蹦跶了那么几下就跳到了边。

    再一眨眼,不吃和尚的ti已然恢复原形。

    齐小新惊得目瞪口呆,一只金黄se的蹄子随他的手定在半空之中。

    不吃和尚倒也不嫌弃,一把抢过齐小新手中的蹄子,席地而坐,啃上几口蹄子,赞道:“恩,不错,剑虎掌果然是一道美味。”

    随手比划几下就能在这牢房来去自如,术法一定高深。有他相助,要想逃出监牢,肯定亦非难事。只是,一个不守戒律的和尚怕是承诺也只是随口说说。

    齐小新犹豫一番,最终决定蹲在不吃和尚边,看着他大口大口啃着剑虎掌,开口近乎:“大师,这是剑虎掌啊?”

    不吃和尚点点头,道:“不用称呼大师,叫我不吃和尚罢。”

    齐小新应了一声:“好,和尚大师。”

    不吃微微一笑,又用手抹了一把嘴上的油,回味了一番剑虎掌的味道,旋即又纳闷道:“我说,既然公孙皓那小子要用你做饵,引出你媳妇,然后强行霸占,这样说来,你们自然是仇家,可是没有想到他会对你这么好,请你吃如此昂贵的名菜。”

    齐小新道:“谁知道他安的什么心。”

    不吃和尚皱眉,沉思片刻,道:“没准,这餐就是你的最后一餐,吃完你就再也见不到你媳妇了。”

    齐小新点头,苦道:“和尚大师,那你要救我啊。”

    不吃和尚放下剑虎掌,扫了一眼四周,小声道:“刚才吧,我听你说要女人,想不到你在大牢,还不忘女儿之事,真是难得,很有我当年的风范。”

    齐小新苦笑道:“既然这样,那你更应该救我了,对吧?”

    不吃和尚犹豫一下,道:“那我问你,就是因为你媳妇长得漂亮,公孙皓才想要得到她?”

    齐小新皱眉,道:“对,那家伙起了色心,而且还有色胆。”

    不吃和尚不解道:“据我所知,癫道人tiao教的这个徒弟,在中原各大派同辈之中,也是能排上前十,莫非你媳妇是什么高人之徒?”

    齐小新愣了片刻,忽然想到什么似的,道:“哦,对了,那妖怪要吃我的时候,是我媳妇救了我,那妖怪说她是……她是什么光明……光明圣女,对,是这么叫的。”

    不吃和尚望着齐小新,似乎是在打量他:“你媳妇同你一般大,就已经成为金了吗?真是难得。”

    “金和光明圣女有什么不同吗?”齐小新问。

    不吃和尚站起来,扔掉手中的剑虎掌,momo肚皮,满意地打了一个饱嗝:“金,是东大陆对光明圣女的另一种称呼。你媳妇现在的境界,能够将光明力量转换为防御力量,在边周围形成一层保护罩,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涂了一层金子,所以得名,金。”

    齐小新豁然大悟:“难怪那妖怪和那三角眼都怕她,原来光明圣女的份很不简单。”

    “不过,你小子怎么会遇上妖怪,妖怪一般只吸修炼人士的气血。”不吃和尚打量起齐小新,“我看你小子和普通凡人无异。”

    “妖怪说我体内有纯正光明倾向的血。”齐小新皱着眉头,一副委屈的样子,答道。

    不吃和尚眼前一亮,发现珍宝似的又观察起齐小新。

    “大师,有什么问题吗?”齐小新见他眼中神色惊喜异常,心中忐忑不安,以为遇上了一个能够化形的妖怪。

    忽地,不吃和尚左手三指夹住齐小新右手手腕处,一条拇指粗的金色光线顺着他的一条筋脉直冲而上。

    齐小新顿感一股流从脑部滑入心脏。他往回抽手,却是动弹不得,惊道:“和尚大师,你这是做什么?”

    “别动。”

    片刻,不吃和尚松开齐小新的右手,连连摇头,皱眉道:“奇怪啊,奇怪啊,真是奇怪。”

    “和尚大师,你奇怪什么?”齐小新见他眉头紧锁,看了一眼右手,问道。

    不吃和尚又是摇了摇头,叹道:“你是无倾向的ti,体内怎么可能流有纯正光明倾向的血液。”不吃和尚盯住他,问道:“你确定那只妖孽进化成了妖怪?”

    “确定,已经化出半个人形了。”萧丽同齐小新讲过东大陆妖孽的进化过程,自然是了解的。

    不吃和尚微微转过去,自言自语般说道:“修炼人士探查人的生命属如同一个医生为病人把脉一样,都是一件极为平常、简单的事,可是一个进化成妖怪的妖孽,竟然会有犯这般小错误。”不吃和尚的一只手在光秃秃的脑袋上面mo来mo去,“想不想,想不通……”

    齐小新见他这般,又觉不吃和尚虽然食荤破戒,但是眉目之间依然保持着僧人应有的慈善,这让齐小新觉得这个和尚可之余多了几分可亲。

    “有个女魔头曾经说过我是纯暗黑倾向的生命属。”

    “什么?”不吃和尚似首没有听清,瞪大眼睛看着齐小新,问道,“你说女魔头?”

    齐小新微微低头,眼中的神色多了几分忧伤:“是的,一个杀了我们村一百多口人的女魔头。”

    接下来,二人席地而坐,齐小新向不吃和尚讲述了大约半月前的悲剧。自然,不同于当时与萧丽讲述的环境,齐小将将事的经过讲得详细信息、清清楚楚,从最初意外见到女魔头,再到被女魔头迷晕,最后看见双手失去血的女魔头以及全村人的尸体,其中并无半点添盐着醋。

    不吃和尚听完齐小新的讲述,感慨道:“你怎么会遇上这个传说中的怪物。”

    齐小新沉浸在沉痛的回忆当中,听他这么一说,一种强烈渴望答案的眼神直直向不吃尚:“和尚大师,你知道她?”

    不吃和尚以慈悲、和善的目光与他对视:“我不曾见过,不过依照你的描述,再加上那句‘白骨爪下从不留人’,她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骨女。”

    “骨女?”齐小新低低重复这个词,“和尚大师,为什么你说她是传说中的怪物。”

    不吃和尚看了他一眼,眼中似有不忍:“骨女其实是个种族,她们很少在人间走动,可是一旦出现,想必就是她们需要进食之时,那时候,少则百人,多则万人会因此丢了命。”

    齐小新不由握紧了拳头,ti微微颤抖着,目光逐渐zhi起来。

    不吃和尚将目光移向别处,长长叹了口气,接道,“曾经有大量的正道人士组织过几次大规模的搜查,可是几次下来,半点踪迹也是寻不到,所以人间普遍传说,她们是生活在传说中的怪物,百年才出现一次,其实不过是自欺欺人的一种借口罢了。”

    齐小新微微低头,眼神暗淡了一瞬,忽地又抬起,目光炽,沉声道:“我有办法找到她。”

    闻言,不吃和尚子轻轻一震,眼中瞳孔微微收缩,向齐小新看去。

    这时,齐小新迎上他惊疑的目光,右手同时伸入青衫之内,抓出一块白玉摆在青衫外面。

    “这块玉佩是骨女给我的,说在百里之内能够用它找到她,还说十年之内随时可以找她复仇。”齐小新看向一边,冷哼一声,“我想,当初她答应放我走,话一出口,肯定当时就后悔了,所以想了这么一个可以早早收回承诺的办法,我才不会那么傻,轻易送上门去,一定要等十年之后,学成法术再去找她替锦衣村的老乡报仇。”

    

重要声明:小说《异世之焚天邪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