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第012章 测试生命属性

    一阵看似简单的治疗过后,齐小新右手裂开的皮竟然重新长合,不留一丝疤痕。

    齐小新震惊不已。一双嘴巴、眼睛撑得圆大,心中有千言万语要问少女,对着她半饷却吐不出一个字。

    “想不到纯光明倾向的ti接受光明魔法的治疗,效果会这么好。”少女收回右手,用它拭了一把额头的汗珠,旋即又眨巴了一下眼睛,疑惑道,“不过,我的生命属也是纯光明倾向,曾经也受过这么重的伤,米歇尔教主使用光明魔法替我治疗,可是比起你痊愈的时间,就要慢上几天。”

    齐小新记得,那个屠杀锦衣村百余口人的女魔头曾经说过,他的生命属是纯暗黑倾向。可是眼前这个救命恩人却说,他的生命属是纯光明倾向。

    这让他一时分不清是哪边的判断出了问题。但他心底却更愿意相信少女的话,毕竟一个是女魔头,一个是救命恩人。

    “你怎么知道我的生命属是纯光明倾向。”齐小新心中仍然有疑问,不jin开口问道。

    “等你实力进步了,体内的魔力能够控制自如,自然就能够探查别人的生命属,不过前提高是你能够将魔力注入别人的ti里面。”少女在替他疗伤的时候探查过齐小新的实力,知道他在修炼方面只能勉强算一个入门人,所以耐心解释道。

    看他似懂非懂,少女从腰间取来一块酷似怀表的银色物件,递给齐小新:“如果你不信,可以用这块属议测试一下。”

    齐小新打开属仪银色的表盖一看,立刻一脸的迷茫。

    只见这块属仪内部和怀表长得极像,但是只有一根时针、一根分针。它们通通指向12点的方向。时针左右两边是两种颜色的标度线,一黑一白,像两个标准的半圆并在一起,然后嵌入淡金色的表盘。

    表上的数字也被重新编排。这块怀表去除了5以后的七个数字,两个0取代了12和6的位置,并且每个半圆都拥有属于自己范围内的十个数字。

    数字从0开始,到5结束。

    “握在手里,过五分钟就能知道结果了。”少女开始讲明用法,“你看这里,如果你的生命属是纯光明倾向,那么这根长一点的主倾向针就会指向白色的 ‘0’,如果是纯暗黑倾向,就是这个黑色的‘0’。”她依次指指表盘上的两个0,说道。

    “那如果都不是呢?”齐小新问道。

    “如果是复合的生命属,主倾向针和副倾向针都会移动,它们在属仪里面指出两种倾向在你ti城里面zhan有的比例。”少女又补充了一句,“一般来说,主倾向指向的是zhan有比例多的一方。”

    齐小新点点头:“哦,原来是东西有这么大用处。”

    少女突然“哦”了一声:“对了,还有一种无倾向的生命属,如果你是这种的话,主倾向针会指向白色的‘0’,副倾向针会指向黑色的‘0’,形成一个数字‘1’。”

    她这么一说,齐小新倒有点开始担忧起来。

    如果是光明倾向抑或是黑暗倾向,也是纯正的百分百生命属,到时候修炼起主倾向的魔法,一定事半功倍,如有天助。

    但若不是,只是平凡的无倾向,如同凡人无异。一切需从基础起步,一定事倍功半,学无专长。

    想到这点,齐小新不jin微微摇头。

    少女瞧了,以为他不信她所说,立即道:“试试看嘛,很准确的。”

    “好吧。”齐小新合上表盖,握在手里,随即叹了口气,忐忑不安地等待五分钟之后的检验结果。

    五分钟倒也不长,只是摆在两个陌生人面前,尤其是近距离接触,四目相对又一时找不到新的话题。这时,除了尴尬,更会感觉五分钟如同五个小时,五天时间一般冗长。

    两人通通察觉到了这一点。

    少女转过去,低头望向下方的树林,似在回忆往事。

    齐小新右手握表,左手挠挠头发,笑道:“你瞧我这猪脑袋,都忘记问救命恩人尊姓大名。”

    他又觉得措辞不当,改口道,“不对,是芳名……芳名。”

    少女转过,冲齐小新眨巴一下眼睛,微微一笑:“萧丽。”

    她的眼神带了几分俏皮的味道,齐小新瞧见了,愣了一瞬,旋即说道:“那你上来这里,是同那妖怪有仇,找他算帐来着,还是……”

    从萧丽和妖怪的对话当中,齐小新听出了一点意思。他们之间似乎并不认识,但是被妖怪一路掳来,却是不曾见到一个路人。所以他需要问清楚,他是因为造化好,上天怜他。还只是拖了妖怪的福,引来mei女间接搭救了自己。

    “我在路上行走,看见一只妖兽抓了一个人类,如果不救,肯定会没命,所以就一路追过来了。”萧丽忽地语调一转,心有余悸地接道,“幸亏啊,这只妖兽的老窝离我发现你的地点不远,不然我还真追不上了。”

    齐小新上下打量了萧丽一眼:“那你追了多远。”

    萧丽眼望天,似在计算:“大概……应该……怎么着也有60里路吧。”

    试想,一个女人为救自己,连续跑了60里路,谁不心动。

    她倒说得十分轻松,齐小新却听得十分惊讶,有些受宠若惊。

    “谢谢,谢谢,等我齐小新以后发迹了,你要什么我就送你什么。”

    萧丽想要开口说些什么,齐小新连忙用手做出一个停止的手势,然后向前走了两步,道:“什么都不要说了,你的恩我一定会铭记于心,终不忘。就算以后你要我的钱啊、秘籍啊、命啊、头啊……人啊都随便拿去,你要哪个部件我随时奉上,决不二话。”

    齐小新会开这般玩笑,着实是因为一场生死相交下来,彼此之间增加了几分信任,现在通过简短的聊天,齐小新又是觉得萧丽像个随和可亲的邻居女孩。

    听了这话,萧丽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那好啊,我现在就要你上的一样部件。”

    “哪样?”

    “she头。”

    “别……别啊。”齐小新看了一眼后空空如也的空气,感到窘迫,“我还要指望着它替我找个媳妇,你要是把它割了,可得赔我一个媳妇。”

    萧丽又是一眼狠狠瞪过去:“原来东大陆的男人都是无赖。”

    似乎有点生气了,齐小新见势收敛笑意,看了一眼下的树林,顿然一阵晕眩。

    “哦,对了,这么高,怎么也有几十丈吧,你怎么上来的?飞上来的?”齐小新一边说,一边比划着动作,“还是像女巫一样,拿着扫把,夹在这里,骑上来的?又或者是‘啾’的一下就冲上来了?”

    萧盯着齐小新,满脸笑意:“我啊,是用一样东西慢慢爬上来的。”

    齐小新觉得她笑里藏刀,又忍不住奇道:“什么东西,这么厉害。”

    忽地,萧丽从取出大tui两测的短剑,架在齐小新脖颈上:“就是这样东西。”

    萧丽的笑意更盛,活tuotuo像一只逮到猎物的老虎……母老虎。

    齐小新注视着短剑,见它寒光闪闪,又不知萧丽是否真生气了,脸一下就灰暗了许多。

    “哦……那我们……怎么下去,总不会也爬下去吧,两把短剑……不够用吧。”他颤颤地说道。

    “那好,那我们就玩一个很刺ji的游戏,刺ji一下神经,到时候自然就有办法下去了。”萧丽的笑容逐渐有了几分暧昧的意味。

    “不太好吧,这里姿势不太好摆。”齐小新四下看看,为难道。

    萧丽双掌溘然一推,微嗔道:“去死吧,死se狼。”

    女人果然是最善变的动物,何况萧丽还只是一名女人后备军。

    只是几句玩笑,竟然引起了杀心。

    只见齐小新向后退了三步,一脚踏空,ti摇摆一圈,面朝天空,嘴巴撑大,双目圆睁。就是这样,他向后的树林坠落。

    “天啦,我不要见草泥马神兽,我还没有见过亲生父母一面啊。”齐小新耳际风声呼啸,心中懊恼不已。

    空中,天幕橙红。

    看天,已是黄昏。

    在他即将绝望之际,眼前竟然出现了萧丽清秀的脸庞。

    眨眼间,她离他只有一指的距离。

    世界仿佛慢了。

    她闭上了眼,双手合拳,放在唇边,宛若一个虔诚祷告的少女。

    长发随风舞动,孤独凄美。

    整个人,包裹在一圈金色如同水流的光芒里。

    齐小新一颗心脏由剧烈的鼓动转为舒缓的跳动。

    生死之际,这么近的距离欣赏一个女子的美,也是一种享受吧。

    至少,此刻不再孤单。

    只是,咫呎天涯的人儿,是为谁留。

    

重要声明:小说《异世之焚天邪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