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第006章 绿林好汉?

    锦衣村,四面环山,四座百丈高的大山将拥有三十几户人家的村落包围住。

    村民若要前往其它地方,除非是魔法师或者术士,会使遁术,直接飞天遁地。如若不是,普通凡人只有翻过其中一座大山才能进出锦衣村。

    说也奇怪,百丈高的大山,齐小新一路狂奔而上,顺势而下,竟在一个时辰之内到达朝外一面的山麓。

    这是齐小新十七年来第一次离开锦衣村。

    太阳高挂云端,天气有些燥人。

    一路奔跑下来,齐小新的体力透支。他藏在一棵大树下,不到一会便昏睡过去。醒来之时,接近正午时分。

    他窥探四周,不见红衣女子追来,开始有些相信红衣女子所说的承诺。

    这时的太阳毒辣,阳光刺眼,虽然藏在树下,齐小新还是出了一的臭汗。尤其是脖颈上的一条红线,沾了汗渍,黏糊糊的,特别难受。

    这时,他才想起,这样不属于他的东西是红衣女子的。

    齐小新觉得还有东西垂在背脊上面,拉过一瞧,原来是一块掌心大小的玉佩。

    原来是一根红线串了一块玉佩。

    红线并不出奇。至于玉佩,造型也很普通。是普通的圆形,玉色ru白,玉温润。唯一奇特的地方是玉佩有一面刻有十几个青色蝇头小字以及大量的的青色短线,呈圆形包围一条红色的动物尾巴。

    尾巴很细,长度占了玉佩直径的一半。但是看不出是哪种动物的尾巴,只是尾末很尖,尾头粗圆,像一枚表针画在玉佩上面,十分真。而尖的一端指向一个蝇头小字“东”,圆的一端指向一个蝇头小字“西”。

    根据红衣女子当时的话,可以得知,这样东西能够帮助齐小新寻到她。

    如此一想,齐小新这才恍然大悟,这块玉佩应该具有指南针的功用。尖的一面应该是指红衣女子所在的方向。可是,看似用一种奇特颜料画上去的尾巴,不是实物,是否真能根据红衣女子的移动从而改变指向?

    齐小新不得而知。

    可是看见玉佩,齐小新不jin想到清晨稻场上的那座尸山。不jin想到童年时期经常嘲笑他,有心事、有好事又第一时间同他讲的玩伴,还有经常替他缝补衣物的李大妈、常常接济他口粮的胖大婶、教他编草帽的徐大爷……

    想起这十七年相处的点点滴滴,齐小新不jin悄声哭泣,为自己,也为他们。

    哭过一番,肚子开始闹腾。

    所幸藏的大树旁边有几颗梨子树,午餐就此解决。

    过后,齐小新tuo下长衫,以衣做包,摘了满满一包袱的梨子,驼在背后,以便路上食用。

    他寻看了一番,找到向南延伸的一条大道,道上有马车碾压过的车轮痕迹,料定这是一条通往大城的道路齐小新便义无反顾向前行去。

    齐小新选择的大道通向奉新城。

    奉新城是个不大不小的商城,效外多有强盗土匪,平里专抢一些势单力薄的百姓。若是他们遇见单行或者几人结队的人群,只要不过十人,定会过来好好讨要一番过路钱。而且个个心狠手辣,做事绝不留有余地。顺从则财物尽失,反抗则命丧于此。

    世上又多妖怪,尤其是要山有山、要树有树的效外,多有妖兽巢。倘若没有修真门派的协助,官府多半是有心无力,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企盼妖怪早将强盗土匪吃个干净。

    齐小新也是倒霉,独自一人上路,容易得手,难免会成为强盗土匪选择下手的目标。

    这,齐小新顶着烈行了两个时辰的路程,累了,在路旁一棵树下歇息。不料,背后不远处的几棵树上突然跳将下来二十几个壮汉。齐齐一夏季劲装,蒙面,持大刀,臂有刺青,一看便知是绿林强盗。

    齐小新一瞧来人不正,慌忙起,提起青衫,拔腿就要逃跑。

    行动实在匆忙,没有拿住青衫改成包袱的口子,十几个梨子顿时滚落在地,它们像长了眼般快速跟上了齐小新的双脚。

    结果齐小新一个踉跄,仰面摔倒在地。

    落地之时,五个手好的强盗已然一个纵跃到齐小新面前,提刀望他,眼中满是揶揄之色。

    齐小新伸手揉揉后脑,装疯卖傻道“哎哟……真痛啊,怎么来了这么多人,附近要开武林大会吗?”

    这时,剩余的二十几名强盗已经来到齐小新边,将他围得水泄不通。

    最先来的五人当中一人冲齐小新点了点头,粗声粗气喊道:“小子,起来。”

    齐小新乖乖起,看着众人傻呵呵的笑,“各位大哥,有何贵干啊。”

    方才那人冷冷说道:“把钱留下,把命拿走。”

    齐小新青衫抓在手里,上赤luo,一块玉佩挂在锁骨部位。即便不懂玉石的人看上几眼,也会觉得这是一块难得的好玉,着实惹眼得很。

    “小弟路过此地,一没钱财,二没家人,就一点值钱的梨子……”齐小新指指地上的梨子,“你们瞧,现在也已经被各位踩烂了,各位行行好,放我一马,后有了钱财,一定双倍献上。”

    先前说话、应该是强盗头目的那人左边一人,尖声叫道:“哈,后,现在放你走了,后我们上哪找你。”他把刀往齐小新肩膀上面拍打了几次,“小子,放老实点,不要等爷爷们动手,不然你这小子板可受不起。”

    齐小新为难道:“可我实在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

    强盗头目右边一人向前行了一步,伸出持刀的左手抓住齐小新xiong前的玉佩,恶狠狠的盯着他,“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那这块玉又算什么?”他大喝一声,“跟大爷装傻是吧。”

    那人点破众人看中何物,惹得其余人纷纷握紧手中大刀,只要齐小新稍有不从,怕是二十几把大刀会一并向齐小新瘦弱的ti斩去。

    另一方面,强盗抓起玉佩的那一刻,齐小新下意识地看向玉佩,赫然瞧见了玉佩上的尾巴尖的一端已然改变了指向。

    这样看来,玉佩便是他后报仇唯一的指明灯。同样,这块玉佩可以帮他避免与红衣女子在十年之内偶然遇见,即便遇见机率不过千分之一,他也不愿存在这样一个风险。

    齐小新虽然察觉到了危险,可是仍在做最后的怒力。

    他苦苦哀求道:“大哥们,求求你们,我可以替你们打杂,不要工钱,只求你们不要拿走这块玉佩。它对我来说,十分重要。”

    齐小新越是这般哀求,二十几个强盗越是觉得这块玉佩价值不菲,每人都想抢了玉佩早点走人,毕竟路上可能随时会来路人,需要再次进行观察埋伏。

    领头的强盗头目这时发话了,“你既然自愿要替我们做白工,那当然好,不过这块玉和人我都决定要了。”他转头吩咐抓住齐小新玉佩的男子,“老三,动手。”

    齐小新脸色大变,想要反抗却知寡不敌众,迟迟不敢动手。

    被强盗头目唤作老三的男子,狰狞一笑,手上用力,试图将玉佩从红线上拉扯下来。可是费了好大的力,扯了片刻,红线硬是不断,倒是齐小新的脖颈被他这么连番扯动,勒出一圈红印。

    立在强盗头目左边的一人,开口嘲弄道:“老三,你吃娘们的怎么那般威猛,现在就一根小小的红线,你也扯不断,不会是昨天晚上玩女人,手脚齐用,玩软了吧。”

    说完便哈哈大笑,其余强盗也纷纷哄笑起来。

    老三面露愠色,又不敢开罪于方才那人,只能将怒气双倍送给倒霉的齐小新。

    只见他冰冷地瞪了齐小新一眼,左手拽紧玉佩,右手忽地抬起,一记耳光“啪”的一声,猛然打在齐小新左脸,留下一个大红“印章”。

    那一记耳光力道十足,齐小新瘦弱的子骨根本无法承受这一击重力,决计会受力倒地,但是当时他受玉佩牵制,只是脑袋向右倾斜了几分,旋即又被红线重新拉正。

    正视前方之时,齐小新的嘴角挂下一丝鲜血。此时,他的一颗心早已忘了方才的疼痛,充盈其内的是又羞又怒的熊熊火焰。

    这时,众强盗停止了笑声。

    强盗头目叹道:“老三,他还只是一个孩子,不用下这么重的手。”

    老三见一记耳光换来同伙的安静,十分得意,“他ma的,这还是孩子,我在他这年纪的时候,已经学会杀人放火这些基本的营生。”

    说罢,他伸右手食指勾住红线,向外拉出一点间隙,左手大刀微扬,眼神直直地盯住红线,道:“你他ma的最好别乱动,不然你脖子上的血准备替我祭刀吧。”

    刀刃渐渐近红线,齐小新的ti越发颤抖。

    齐小新瞧见那强盗老三的手持刀不稳,也在微微颤抖,甚为惧怕。在老三下刀的前一些刻本能地将头往外歪了一分。

    在下一刻,只见老三轻轻“啊”了一声,旋即将右手猛然收回,持刀的左手高高扬起,“你ma的找死。”

    锋利的大刀,满脸的杀气预兆着他下一步的打算。

    强盗老三盛怒之下,扬刀向着齐小新的脖颈砍去。

    对面的齐小新面临突发的状况,反应不及,在刀临脖颈的前一刻,他闭上了双眼,下意识地抬起右手去迎接那冰冷的刀刃。

    所有的强盗脸上现出兴奋的表,像看客,围观一场即将上场的好戏。

    他们在等兵器撞上,后者悲声哀叫、血液激的那一刻。

    下一刻,刀刃划破了皮肤,陷进里。

    所有强盗瞬间睁大了眼睛,等待欣赏血液飞溅的美景。

    然而,那一瞬间迟迟都未来到。

    道路旁的强盗齐齐愕然不语,目目相觑。

    齐小新抬手的那一瞬间就后悔了。他怕疼痛,尤其是锋利的兵器。他想那一定很疼。可他等了片刻,不见疼痛来袭,只是感觉手上被人架了一把大刀。

    当下心生疑惑,以为强盗就此饶过了他。所以他大着胆子睁开眼睛,却是看见大刀已经将一寸长的刀刃陷进他的手臂。

    可是,齐小新却未曾感到一丝疼痛。当下这种况,不免尴尬。

    

重要声明:小说《异世之焚天邪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