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情伤而离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轮回重生 书名:弄潮翻云
    自由停顿了一下,没有在说下去。“我现在不想听你说,你现在给我走啊!”但是此刻自由的耳朵旁却传来陈明心愤怒不堪的样子,心知要是自己在不离开的话,陈明心到时候会把自己赶走。

    “那好,等你冷静了,我们在谈。”自由说完,时不时的回头仰望的离去。陈明心根本就没有回头张望自由的离去,心中充饥着被欺骗的悲伤之中,一想到自己第一次,而且又是自己喜欢的男人同时跟三个女人发生过关系,让陈明心如何能接受的了。

    一娄微风吹着自由的心,自由带着沉重的步伐走了回来。梁如静等女看到自由回来,急忙的走了过来,左右的观望了一下,却并没有看到陈明心的影,而且见到自由一脸失落的样子,就知自由肯定没有安慰好,不由的道:“公子,她……,哎,公子你是何必呢!其实我能看的出她很你,现在她知道了,会影响到你们之间……。”

    “算了,如静,不要说了,这一切都是我自己要这样做的,你也不要自责,我不用欺骗的谎言去任何我边的人,我现在心很不好,我想一个人静竟,你们都你们自己的去吧!”自由说完,转就独自一个人走向一边无人的地方坐了下来。

    看到自由这个样子,所有的人都感觉到一阵阵压抑感,在无我刚才那般喜悦声了,都闷闷的吃起那顿无味的大餐起来。天色渐渐的暗淡了下来,自由的双眼从坐下来起,就一直望着自由来时的那条路,他很希望看到陈明心没有的事的影而来,但是却等待是一娄清风,连一个人影都没有见到。

    呼!呼!呼!一阵阵微风慢慢的转变成了狂风,风势吹着大道旁的树木,耳旁只听见树木发出一阵阵哗啦啦的响声。一滴滴的雨滴从天空而落,正在入神观望的梁如静急忙的跑了过来,看到自由这个样子,说心中不心疼那是不可能,嘴中关心的说道:“公子,眼看就要下雨了,你进帐篷躲躲吧!”

    “她还没有回来吗?”自由喃喃的在嘴中念着,随后才抬起头道:“没关心的,我就在这里等着,一点雨水根本不能把我淋到的,你放心吧!”梁如静知道自己不管怎么劝都无法改变自由的心,只有叹了叹气,就转离去了。

    “公子怎么样了,一会儿就要下雨了,公子一个人坐在那里,你怎么不劝他进帐篷呢!”安心看到梁如竟走了回来,急忙的走来,对梁如静道。

    “哎!我也劝了,但是公子根本就不听,看来公子这里真的好伤心,一切都是我们害的。”梁如静叹气摇着头,叹完气后:“看来我们劝是没有用了,我还是得找她去劝劝公子。”梁如静说完,就悄悄的从后的树丛而进。

    “如静姐为了公子牺牲了太多了……。”看着梁如静消失的影,仰望着安心知道梁如静打算牺牲自己,而换回陈明心的转意,她心中随着梁如静影的消失,而为梁如静而苦涩昙心起来,心中一样对自己询问道,自己能做到像如静这样吗?

    “公子欺骗了你,但是他也是迫不得已,我知道没有资格来这里评论,但是我能看的出公子很你。”感觉自己被自己心的人欺骗一次,又第二次的陈明心感觉到天地都充满着黑暗,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陈明心一直在心里自问着自己,自己到底那一点做错了,为什么总是被人欺骗,那种被人欺骗的折磨一直困扰着陈明心,陈明心有几次想打算离开自由,一个永远的躲起来,永远不想见到任何人,但是每当要下定决心时,陈明心的心又动摇了,她是放不心这段感觉,

    “难到你不觉得他欺骗了所有人吗?难到你就觉得我是个插足者吗?如果没有我的存在,估计他现在是你们几人的了。”陈明心不知道自己的心该往何处时,耳朵传来诺诺清脆带又带着丝丝沙哑之声,陈明心也不住的转过头,发现自己后梁如静冒着细雨的站在自己的后。

    “一个人,不一定要拥有,只能默默的望着她,守护着他,这就对我来说,就是上天赐予的最大的幸福。那你真的喜欢公子吗?”陈明心听到梁如静的话,也不由的在心中对自己询问道,自己是真的喜欢他吗?答应是肯定的,但是自己不管在怎么他,心中也承受不住他的欺骗与谎言,当陈明心听到梁如静这番话,感觉自己与眼前这人相比,根本就没有别人的气度。

    “既然你他的话,何必在意呢!如果你在意的话,我和安心还有小琴可以在公子的视线里消失,永远不会出现在公子的面前。”陈明心听到梁如静此刻这番话,心中也不由一颤。红润的双眼也忍不住朝个柔弱的梁如静望去,如果刚才自由只是感觉自己无法和梁如静相比的话,不如别人的气度外,此刻听到这番话,陈明心也不由深深的被她的所折服,一个女人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喜欢的男人而伤心,宁愿牺牲自己,这是多么大的勇气。

    “只要你能回到公子边,我愿意永远的消失,虽然我不知道安心和小琴的想法,但是我相信她们的意见也跟我差不多,我只希望你以后能真心对待的公子,我心中感觉到欣慰了。”梁如静说完,就转而去。一颗泪光从梁如静的脸角上滑落,心中对上天祈祷着,公子希望你能永远的快乐与幸福,如静以后不能在伺候你了。

    “等等……。”看到梁如静离去的影,还没有走几步,梁如静被后的陈明心的声音呵斥住,而停了下来脚步。此刻陈明心也缓缓的从地上站了起来,语气透漏着冰心的感觉:“离开的不是你,而是我。我现在才发现我根本没有你的那么的深,我想我应该去一处清净之处隐世,不应该在出现,你放心吧!我不会在找他的。”

    “不!”梁如静听到这话,急忙的转过来,声音大吼道:“你不能离开,如果你离开了的话,公子会绝对受不了这么打击,我求求你了。”说完,梁如静双脚砰的一声,就跪了下来。

    陈明心也被梁如静这一声跪地碰声心都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急忙的走上前把梁如静搀扶了起来。嘴中道:“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

    “不,我不会起来,除非你答应我,别离开公子,你知道吗?公子此刻很伤心,连我们任何人都没有理,我们都知道,公子对我们根本没有感,只是心中对我们有着责任,他是一个负责的男人。如果你离去的话,我们就算死也难齿其疚了。”梁如静此刻脸容泪水不断的流淌而落。老天好象感应着伤心的人们一样,雨水也渐渐的大了起来。

    “你先起来可以吗?”雨水滴答滴答的打在梁如静的上,让人心中不忍。陈明心不管怎么说,梁如静就是不起来。陈明心在心中不断的挣扎着,片刻后,陈明心好象下了什么决定似的,不由的双手一挥力,梁如静就被陈明心拖了起来,要知道梁如静只是一个普通人,而陈明心可是一个绽放期的修为。刚被搀扶起来的梁如静又打算跪下,陈明心不由的松气的道:“我可以答应你,不离开他,但是叫我这么原谅他,根本做不到,所以……。”说着说着,陈明心就侧,在梁如静耳朵旁说起。

    狂雨淋落,自由的影一直坐在那里,眼睛仰望着大道,然而除了刘寒冰外,所有的少女们都站在帐篷前,一起陪伴着自由一起淋着大雨。有些子弱的少女,在这狂风大雨的交加的攻淋下,也纷纷的坚持不住了,喷嚏连天,险些有些站立不稳了。就在此刻一道人影冒着大雨缓缓而来。大雨的淋落,让人的视线都有些模糊,但是这道影的出现,让古波如枯树般的自由突然的真而起。

    啾!人影一闪,就消失在原地。哗啦啦的雨声轰耳雷气,“公子,她离开了。”原本自由以为是来人是陈明心,但是当走进之后,自由才发现根本不是陈明心,而是梁如静。两人就雨水中对站着,就在自由刚想询问陈明心为何没有回来时,却在此刻,耳朵传来一阵让自由心如天惊的声音。

    “怎么会?她有没有给你说她那里了?”自由不由的急忙的询问着,想知道陈明心现在去那里,至少自己现在去追的话,还来的及。

    “她没有说,她说她想去找一个人……。”梁如静看到自由此刻脸色,好象心脏被什么揪了一下,心中感觉到十分的疼痛,脸色为自由而伤神的道:“公子不要这个样子,我相信她一会到时候明白过来的,到时候会回到公子你的边的。”

    “不……,她难到就不肯原谅我吗?”自由像发疯的朝梁如静来时的大道狂奔而去。看着自由的伤心发狂的样子,梁如静在心中喃喃的道:“公子对不起了,请原谅如静…。”

    一路狂奔的自由,只想以自己最快的找到陈明心,他怎么都想不通,陈明心竟然会就此离去,而连跟自己说都不说,心中好象一切都成了灰暗一般。啾!道路之中,只听一声响亮的脚步声,当自由来到与陈明心相见的地方,却发现此处已经空无一人。突然一样东西吸引着自由的眼球,自由急忙的走去拾起,原来来只是陈明心一块衣衫布,而且从这快布片的痕迹之中能看出是被撕破的。

    自由紧紧的握在手中,快速的朝四周而去,企图能找到陈明心的踪迹,但是自由横找竖找,足足找了一个时辰还是未见任何的踪迹,自由一个人站在地面上,大雨淋湿着自由的全,自由此刻心中充满着懊悔与担忧,懊悔自己当初为何不早一点把这些事告诉陈明心呢!只能怪当初自己心怕陈明心到时候生气,如果当初就告诉陈明心的话,也就不会发生这些事,最多那时陈明心会生自己一段时间的气而已。但是此刻的况却不同了,都让陈明心见到人了,才解释,这的确太晚了。

    而自由也充满着担忧,担心陈明心一个人在外,安全问题不得不让自由担忧起来,就此刻自由突然的想起梁如静说的话,“找一个人?什么人?”自由嘴中喃喃的念道,但是心中开始不断的思考起来,陈明心的养父都死了,陈明心还认识什么人?还能去找吗?突然自由想到一个人来。

    “公子你没事吧!我相信她到时候会回来的。”一个孤独落寞的影冒着大雨缓缓而来,梁如静也急忙的走来,关心的询问道。

    “我没事了,大家都要在这里站着呢!我很累了,我想休息去了。”自由说完,就独自走进一个帐篷之中。坐下来的自由,脸色闪过痛苦的神色,嘴中喃喃的念道:“如果你真的去他的话,我希望你能幸福。”说完,自由整顿整顿了此刻的心,就缓缓的闭了眼睛,开始修炼了起来。

    雨声足足响鸣了一夜,直到天鸣才开始停却了下来。大清早自由就睁开了眼睛,神色没有了昨的伤神之目,此刻自由容光繁华。“我们开始回去吧!”自由从帐篷之中走出来时,就发现少女们都纷纷的忙碌起早餐起来,所有的少女看到自由从帐篷出来,本打算向自由请安的,却被自由面带笑容的抢先道。

    “公子早上好。”少女还是很客气的打起招呼。

    “如静呢?”此刻自由仰望而去,发现今天好象少了不少人,大概只有七八名,别人的人去那里呢!这让自由不由的问道。

    “这个……。”其中一名少女听到自由的话,开始支吾了起来。

    “怎么了?”自由感觉到这些少女好象有什么事瞒着自己,脸色闪过一丝不愉快的问道:“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如静姐和众姐妹……。”

    

重要声明:小说《弄潮翻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