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为情而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轮回重生 书名:弄潮翻云
    只见这两只围绕着在自由愤怒的两记手刀之下,顿时鲜血飞溅起来,随后自由急忙的踏步而来。自由还未走到陈明心的边,两只魔兽影就倒在地上,就在距离陈明心只有几丈时,自由突然的停了下来,而陈明心看到自由的停下来的影,双眼不由的带着疑问的神色,但是很快陈明心就注意到了自由手中的幽蓝色非常漂亮的魔兽,而且让人望见让人忍不住疼怜惜的感觉,尤其是女人,you惑力非常的大。

    看到自由手中的幽蓝魔兽时,陈明心都全然忘记了自己的双腿疼痛不堪起来,就在陈明心双脚只是刚刚迈出一步,就听到了自由阻止道的声音:“不要来。”而且自由的声音有些过力,陈明心当然不知道自由这是着急之色,但是却陈明心听在耳朵里却不是这样的回事了。

    “由,你到底怎么样了?难到你现在就对我厌恶了吗?”陈明心彻底的心凉到冰窖之中,要知道不管是在那里都存在薄寡意之人,显然陈明心现在认为自由转变成我那种薄寡意之人了。

    “明心,你别误会,我叫你别过来,是因为这只魔兽根本不是什么好东西。”自由听到陈明心的话,暗道陈明心肯定误会了自己,急忙的解说起来,听到自由的话,心如冰窖的陈明心,顿时由从冰窖之中飞升到了天堂,看到陈明心脸上露出了笑容,自由又道:“你还知道那幽蓝的花吗?”

    陈明心点了点头,她一听到陈明心提起那幽蓝的话,脸色顿时红潮了起来,一想到刚才那让人羞涩的事,陈明心顿时脸红如果,但是她不解自由为何提起这时,双眼带着询问之色望去,等待着自由的解说。“你不觉得这只魔兽跟那花颜色很相同吗?而且这只魔兽上还带着那种花的香味,我看这只魔兽是一只蛊惑人心的幻兽,所以叫你别过来,心怕你到时候会被这魔兽给迷住了。”

    陈明心听完自由的解说,脸色顿时露出了笑容。原来是这样,刚才自己差一点误会自由了。陈明心不由的暗骂着自己,刚才差点误会了自由,嘴上却歉意的道;“由,刚才我差点误会你了,对不起,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没有用,那你打算怎么处理这只魔兽?”

    “亨!还能怎么处理,直接杀掉,留着这样的魔兽在世界上,不知道要有多少人遭殃。”自由手中的幽蓝色的魔兽听到自由要杀自己,顿时开始在自由的手中开始挣扎起来,但是以它的力量怎么可能能从自由的手中挣扎而出来,而且嘴中还嗷叫着,意思好象在哀求。

    “由,要不,把它给放了吧!我看它也蛮可怜的,在说了,摘那花朵,也是我自己摘的,根本就不管这只魔兽的事。”陈明心听到自由要杀掉这只像这么可的魔兽,心中顿时不忍,虽然这只魔兽可能就是那带着chun药花朵的创造者,但是一切都错不在它。

    自由显然没有想到陈明心会这样说,心中也感觉陈明心的话说的十分的有理。摘花朵时,是陈明心自己摘的,而且这只魔兽当时也不在,这也怪不了这只魔兽。自由想通之后,也不在为难这只魔兽了,但是嘴中还是喃喃的寻问道:“你为什么要跟着我们?快说,如果你不说的话,就别我手下无了。”

    嗷!嗷!嗷!

    幽蓝色的魔兽急忙的嗷叫着,好象在解说着什么,但是听了半天自由没有听懂。“由,它好象是说,它怕我们闻到那花朵之后出事,所以才跟着我们的。”当然陈明心也没有听懂这魔兽的话,但是为了不让自由杀掉它,陈明心也随便编了一个理由。但是幽蓝色的魔兽听到陈明心的话,却点起头来。

    “既然这样,那我就放了你,你也别在跟着我们了,要是让我发现你还在跟我们的话,那就怪我不客气了。”自由说完,魔兽只感觉到自己的子一松,顿时就恢复了活动力。魔兽并没有马上的离开,只是朝陈明心回望了两眼,好象意思好象在感谢一般,陈明心没想到这只魔兽竟然这样的同灵,只是微笑了一下。随后魔兽也发出一记嗷叫声,随后就消失在森林之中。

    “明心,你也早点休息吧!刚才我也消耗了不少的功力,我也要补充补充。”自由看到魔兽走后,也大呼一口气,刚才他一直没有敢呼吸,心怕到自己呼吸到它的那种气味。陈明心听到自由的话,此刻那里还有睡意喔,不由的喃喃的道:“我睡不着,要不,由,你修炼吧!我看着我自己的衣服,我不会打扰你的,我只想这样的看着你。”

    自由也点了点头,随后就走到陈明心边盘曲而坐了起来,双眼紧闭。天地霸决在提内开始运转而起,陈明心依靠在树下,看着盘曲而坐的自由,心中开始陷入了沉思。

    “哎!一个晚上就这样的过去了。”自由伸起一个懒腰,发现此刻已经天亮,森林之中雾气团团的云绕着,自由刚转头,发现陈明心竟然眼睛大大的望着自己,而且双眼不由的有些发红,自由有些惊道:“难到你一夜没睡吗?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没…没,我只是有些睡不着,想看着你。”陈明心好象心怕自由知道她心事一般,急忙的解说道。

    不过自由听到这话,也没有多询问,也点了点头,随后两人收拾了一下,自由与陈明心就离开了,中途自由也没有耽误学校的任务,捕捉到一只低级的魔兽,就离开了魔兽森林,中途时陈明心要求自由在去一次自己的家,想临走前拜祭自己的养父。当然自由与陈明心拜祭完毕后,两人顺着险峻山脉一路而去。

    但是此刻自由越估计的放慢着行程,自由感觉自己越来越梁如静她们越来越近了,而且自由中途有几次想解说,但是却一直都开不口。而且陈明心一路而来,都一直拉着自由的手,一副依赖之色。

    “公子回来了,公子回来了。”突然一道欢呼声在大道之中响起。

    “公子回来了吗?真的是公子回来啊!”此刻十四名少女都纷纷围观了过来,但是当梁如静等女看到自由边的陈明心时,梁如静与安心两女的神色顿时苍白了起来,但是很快就恢复了过来,脸色带着无事的微笑。

    “她们是?”陈明心看到十几个美貌如云的少女看到自由,都欢呼的呐喊着,而且纷纷都围绕了过来,顿时陈明心的脸色就苍白了起来,双眼望着自由的脸色时,却想自由给她一个交代。看到陈明心的脸色,自由也不想在隐瞒了,刚想解说时。

    “公子你回来了?想必你就是主母吧!我们是公子的奴婢,奴婢参见主母。”自由嘴巴还未张口,梁如静等女就已经走上前来了。梁如静看到陈明心脸色时,顿时就明白了到底怎么回事,而且看到自由为难的样子,梁如静急忙的而道。

    随后只见十几名少女朝陈明心跪了下来,让陈明心有些手足无措,急忙的道:“大家都起来吧!我叫明心,大家可以叫我明心就可以了。”

    “主母的名字,奴婢们怎可直讳。”梁如静起后,望着陈明心,发现陈明心的相貌美貌绝伦,自己根本无法与知相比,而且两人的动作,让梁如静心中好象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但是脸色还是很温和的道:“公子,你这十几天来去了那里?奴婢们都很担心公子你出事。”

    “一言难尽,以后向你们解释吧!”自由无奈着,心中深深的觉得对不起梁如静几女,所以才听到梁如静话时,眼神根本不敢对望。随后少女们把自由拥挤着走回了帐篷处,随后自由一个人悄悄的溜开了,很快陈明心就和少女打成了一篇。

    自由一个来到一处安静的地方,自由感觉在和她们呆在一起,心中更加愧疚梁如静等几女,自由知道如果在这样下去,肯定会伤害很多人,但是却怎么都无言开口。“没想到你们男人都是一个样,你边围绕着,这么女人,你知道吗?你离去后,梁如静姐姐每一天都憔悴不堪,但是你一回来却还带着一个女人。”就自由苦闷不知道怎么办时,后响起了刘寒冰的声音。

    听到刘寒冰的声音,自由也忍不住回头望去,脸色有些惊奇的道:“你还没走?”

    “我为何要走?哪个家我早就不想呆了,我父亲虽然表面对很疼,但是我心里很明白,她根本就不是疼我。”刘寒冰有些伤神的道。

    “我看你父亲很关心你的,当初我看见你父亲焦急的样子,当初我也很无奈,错抓了你,如果你想回去,我可以送你回去。”自由脸色带着深深的歉意。

    刘寒冰听着自由的话,摇着头道:“算了,我暂时不想回去,其实跟着你们也不是一个错的选择,好了,我回去了,你自己一个人继续留在这里伤神吧!”说完,刘寒冰就转离去了。

    看着刘寒冰离去的影,自由不由的坐了下来,原本自由想继续盘坐修炼的,但是此刻他那里还有心修炼啊!心中一直思考到底该不该告诉陈明心,自己跟梁如静三女之间的事呢!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自由。

    “公子,你在这里,现在开饭了,去吃饭吧!”自由突然被一道声音惊颤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弄潮翻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