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食物有毒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轮回重生 书名:弄潮翻云
    有人说女人的心思总比男人仔细一点,看来这点总是没错。自由两人听着异兽在那里嗷叫了半天,也没有出它的意思,但是陈明心却在此刻听出来了一些大概的意思。却只见异兽听到陈明心的话,点了点头,好象承认陈明心的话。看到异兽点头,陈明心不由的转头带着询问的眼神望着自由。

    “哎!它现在的样子,一半都是因为我而成的,我们就带上它吧!”自由回应陈明心,而转头仰望异兽,露出困难的样子:“你现在受了这么重的伤,我们该怎么带你走呢!”的确,现在异兽受了这么重的伤,而且上还不断的流淌着血,自由心怕到时候一碰异兽,到时候就会让它鲜血不止起来。同样异兽听到自由的话,也低头沉思起来,样子好象在犹豫着什么。

    自由仰望异兽半天没有说话,不由的询问道:“怎么样了?你想到什么好办法了吗?”异兽还是摇着摇头,根本没有想出什么办法来,两人一兽此刻都陷入了沉思之中。突然异兽双眼闪耀出一丝jing光,随后只听见异兽发出一声虚弱的刨吼声。

    “你叫我过去。”自由听了半天还是模糊的听懂了异兽的意思,脚步没有任何的停留,慢慢的朝异兽而去,就在自由刚走到异兽边时,突然只感觉手臂上一疼,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时,只见异兽上闪耀起ru白色的光芒。呼!呼!呼!

    空间之中发出一阵阵破空之音,随后只见异兽突然不断的变小,随后连影都渐渐的模糊了起来,啾!异兽化成了一道ru白色的光芒朝自由而去,看到这道光芒朝自己而来,自由自然反应的想阻止到,但是自由的手刚刚伸起,那团ru白色的光芒就瞬时从自己的手臂之中莫入消失不见了。自由大感不解,一旁的陈明心此刻急忙的走上前来,不由的询问道:“自由,你怎么样了?那异兽怎么不见了。”

    “我也不知道,刚才它yao了我一口,之后怎么回事,你也看到了。”自由摇着头表示连自己都不解,但是自由肯定的脸色道:“不用担心,不过我肯定这异兽此刻就在我ti里面,可能是虚弱的原因吧!所以没有献,好了,我们也该走了。”听到自由的话,看到自由并没有任何的大碍,也觉得自由说的话十分的有理。两人交谈了一会儿,就继续返回而去。

    一路而来,自由与陈明心没有向来时那般火急火扰般的赶路了,而是缓慢的行走着,两人一连就行走了三天,两人在这三天来,虽然碰到一些魔兽,但是以两人联手之下还是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而且一些低级的魔兽根本就伤了他们两人。

    “自由,你看这花好漂亮啊!”两人三天一路而来,都带着游玩的神。此刻两人出现在一片傲山峡之中,这片峡谷只有几丈之余。这三天来,自由一直克制着自己的心中的魔火,原来是自由这三天来,到第二天时,就感觉到ti的异动,而且自己下面的分shen三天来一直高昂不起,而且自由一路来,陈明心要不就是拉手,要不就是依靠在自由的怀中,就连中途休息的时候,陈明心都依靠在自由的肩,如果陈明心是一个丑女,自由也许还不会蠢蠢yu动啊!但是偏偏陈明心却是一个天仙,而且陈明心自从恢复了那苍老的神色后,陈明心的气势更甚从前。但是随着时间的漂移,自由越来越控制不住了,有几次自由都想强行而去,但是这种想法还是被自由深深的克制住的。

    走在后的自由听到陈明心的欢呼声,也不由的抬了起头仰望而去。只见陈明心蹲在一片盛开的幽蓝色的花朵前面,而且当自由仰望而见时,也觉得这花朵充满着异样的感觉,幽蓝色花朵给着自由一种邪意的魅力。虽然这花既漂亮但是自由突然的想到,自己来时,好象并没有发现这条路上有什么花朵,而且像这么漂亮有个的花朵,自己看了一遍,不可能忘记啊!

    “不要去碰。”自由突然的看到陈明心突然的伸手去摘,急忙的呐喊道。但是自由呐喊还是慢了一步,陈明心轻轻的摘起,一朵如拳头般幽蓝色的盛开的花朵就被陈明心拿在手中。陈明心带着疑问的脸色询问:“怎么样了?”随后,陈明心脚步朝自由而来。

    自由双眼盯视着陈明心的样子,不由露出关心疑重的神色道:“我们来时,我根本未发现这里有一片花林啊!会不会这花朵有问题啊!”一路而来,自由很十分的小心,心怕到大时自己一时大意,到时候不竟自己会有危险,就连陈明心也会有危险。

    听到自由的话,陈明心也皱起了眉头,但是瞬间就舒展开来,陈明心露出笑意的容颜道:“别大惊小怪的了,可能我们来时,根本还不是盛开的时候呢!在说了,你看我现在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吗?”陈明心说完,还摆出让你检查,自己不是一点事都没有的表,随后陈明心还拿着蓝色的鲜花放在鼻前深深的嗅了一下,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就在陈明心嗅时,花朵一曾蓝色的粉末顺着陈明心的鼻孔莫入而进。

    “好香。”陈明心不由的多嗅了几下,嘴中还不由的喃喃的念道起来,随后陈明心又嗅了几次后,却发现那种异样的香味消失了。但是一旁的自由却是总是感觉到一股心神不宁的感觉,不由的道:“我们还是走吧!这里总是给我一种不好的感觉。”

    “好吧!”陈明心看到自由担心的神色,也不想自由为难,也点了点头,随后,陈明心又在路旁摘了几朵幽蓝的花朵后,就随着理由离去了。当两人的影渐渐的远去时,花朵从传一道哗啦啦之声。随后一只蓝色嘴尖,眼神特别灵活的魔兽从花丛中而走了出来,这魔兽双眼仰望着自由两人离去的影,只是在花丛中停留了片刻,随后就化做一道残影,就追逐两人离去的影。

    天色渐渐的暗淡了下来,自由与陈明心来到一处流淌着溪水之边。以自由的手,很快就抓住了几只非常低级的魔兽,随后点燃起篝火,就烤制起来,很快一阵阵香味飘而去,而一旁默默看着自由辛苦的烤制着烤,脸色露出幸福的笑容,心中觉得此刻自己特别的幸福,自由不竟对人特别的友善,而且什么事都顺着自己,还有他的厨艺真的没有话说,只要吃上一口,保证你终生都难望。

    正在篝火旁辛苦烤制着美食的自由眼睛偷偷的斜瞟了不断咽着口水的陈明心,脸色不由的露出笑意:“饿了吧!在等待一会儿,马上就好了。”“恩。”陈明心好象被人捉似的,鼻子不由发出恩声。陈明心等待了片刻后,自由就拿着烤着金黄的烤而来。陈明心光是闻到这香味,就口水忍不住的直流起来,手中不客气的,拿起烤,顿时就撕了一块下来,灼感让陈明心都忍不住呼喊出声,双手在不断的拍击着,只见烤在陈明心双手间不断的拍来拍去。

    “呵呵!谁叫你这么谗,现在知道烫了吧!”自由看到陈明心的表,也忍不住笑了出声。

    “你不知道我现在好饿。”陈明心看到自由嘲笑自己,不由的对自由做了一个鬼脸,不一会儿烤就被陈明心吹凉了,陈明心不客气的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边吃还边享受着。两人半刻钟后,都已经吃饱了,只剩下一半烤还没有吃完,而陈明心拍着自己的肚子,斜躺在树下,一副十分享受的感觉。

    “自由!你做的这么好吃,是跟谁学的啊!”躺在陈明心旁的自由听到这话,让他不由的想起了从小自己生活的森林,而且自己唯一的亲人姨,自己从小都是自己一个人生活,很少与姨一起生活,在自由的记忆里,自由都是很长一段时间才见到姨,虽然不知道姨在忙些什么,但是自由知道姨很关心他,而且这些制作方法都是姨教自己的,不过一些是自由自己钻研出来的。

    一旁的陈明心看到自由有些伤神的样子,也坐了起来,不由的问道:“自由你怎么了?是不是我问你伤心事了。”

    “没有,我只是想到了一些事而已,一时走了神罢了!其实我那里会做这么好吃的东西啊!这些都是我姨教我的。”陈明心不由的道。

    “你姨?”陈明心脸色充满着疑问,但是看到自由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不由的说道:“那你父母呢?”

    “父母?”自由是第一次听到别人询问着自己的父母,但是自己何尝不想知道自己父母是谁呢!但是光想有什么用。随后陈明心只见自由的脸色越来越难堪了起来,陈明心心知自己问了一些让自由难过的事:“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问的,如果你不想说,就当我没问。”

    “呵呵!”自由看到陈明心自责的神色,就知道陈明心误会了自己,不由的道:“其实不是你的错,其实我根本就没有父母,不,应该是说,我从来都没有见过我父母,从我懂事开始,我都是跟着我姨在一起生活,不过姨很忙,大多数都是我一个人。”

    “没有想到你和我一样,至少你比我幸福多了,但是我却我父母是谁都不知道,而且更加不知道要杀害我母亲的凶手,哎!”陈明心不由的忧伤起来。

    “对了,那时不是还有一本书,说不定能找出一些线索出来。”自由突然的想起,当初陈明心养父当时留下的东西,那块令牌两人都看过了,但是那本书两人还没有看到过,而且那本书自由一直收在自己的后腰带之中,要不然的话,早就被那神秘的少女给一掌给拍烂了,自由突然的想到,不由的急忙的从自己的背后拿了出来。

    一本土黄se书面,给人一种很陈旧的感觉,自由缓缓的翻阅而起来。自由越来越觉得惊奇,当全部看完后,自由就把书递给了陈明心,陈明心也快速的翻阅了起来,当看完之后。陈明心喃喃的道:“这对我没有用,书中根本连父母的线索都没有。”

    “话不能像你这样说,我现在都还不知道有这样的一个组织,看来这片令牌就是这个组织的了,说不定我们可以顺着这个线索找下去呢?”原来这本书记载的是一个杀手组织,书中很详细的记载着一个庞大的组织的联络地点,上面还写铁、铜、银、金、圣几总级别的杀手,不过书中只记载了铁、铜、银,这三个级别的杀手组织,除此之外,根本就没有记载别的东西了。

    “我看还是算了吧!此时距离当时已经将近二十年了,谁知道这二十年来,这个杀手组织还存在不,就算存在,当年那些杀手估计早就死了。”陈明心脸色暗淡无色,她现在终于为什么明白自己的父母为什么遭到别人杀害了,原来自己父母是一个杀手,要不然的话怎么遭到别人的杀害呢!杀手遭到别人的报复很正常,这更加让人无法寻找了。

    “你不要这么悲观啊!说不定还有希望呢!”自由看到陈明心这个表,也不由安慰起来。

    “不了,其实现在这样不是好的吗?如果能找的到的话,那就找,如果找不到的话,我也不强求。”陈明心话落,突然的感觉到肚子好象火一样的燃烧了起来,脸色瞬间通红起来,瞬间陈明心就感觉无力非常。脑袋之中闪一个名字来,食物里有毒?难到自由想杀我?不,这不可能。

    “明心,你怎么了?你这是到底怎么了?”自由也被陈明心突然的举动下了起来。

    “食物里有毒……。”随后只见陈明心不断的翻滚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弄潮翻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