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逃兵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轮回重生 书名:弄潮翻云
    自由在酒jing的麻木下,恍惚的眼中看到的全部都是那张心中已思深久的冰清的目容.虽然自由平常都把自己心中真实的一面隐藏着,嘴中逃避的说道,自己与安琪无缘,自己今生都不会与安琪相依在一起,自从听到安琪亲自说要定婚的消息,这让自由心中感觉到了篷溃,他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自己,自己根本就配不上安琪.在酒jing的纵容下,自由也渐渐的解开了心中的枷锁,面对起自己的真实的内心.自由疯狂粗辱的把前当做安琪的梁如静抱在怀中,梁如静被自由疯狂的举动惊吓如兔惊慌,但是梁如静没有任何的反抗,同时在内心也少许的期盼,一个年纪只有十七岁的少年,就能达到绽放期的高峰,在同辈人之中已经算是顶尖的人了,而且相貌还清秀充满着迷人的笑容,换了任何一个女人都会着迷.

    梁如静知道如果不是公子救了自己的话,自己说不定早就成为了别人的玩物,可以说是眼前这少年解救了自己,让自己永远不会成为别人跨下所发怒的工具.很多人都说自己是一个既聪明又漂亮的女人,以前不管是哪个男人见到自己却都深深被自己吸引住了,但是梁如静知道,那些人看重的都是自己的美貌,心中有时候在想,如果自己没有了这张美貌的容颜,那些男人还会不会对这自己这般痴迷呢!但是从见到自由后,梁如静就失去了以自己美貌而自豪的自信.心中就早以感觉到眼前这少年与别人不同,当自由说自己喜欢上另一个女人时,而且那孤单落寞的影,让梁如静的一颗心顿时心痛起来.梁如静知道自己那颗古斑的心终于漾起波澜,心知自已已经上了比自己小一岁的少年.

    随后,自由越来越疯狂起来,ti微微爬起,转了一个,出于本能的把梁如静压在了下,随着自由与梁如静ti上的不停的寻找着,这让梁如静还未处事的她,那里能忍受的住这般魔鬼似导,随后只听见梁如静那如蚊雀搬的羞涩声:“公子如静很想做你的女人,那怕一刻都愿意。”

    酒jing的激火,此刻彻底的爆发了,自由根本就是一个盲目者,可以说自由只能用粗鲁来形容,在生疏的片刻后,自由粗鲁的伸手撕裂了梁如静的衣服,自由此刻就象一只野兽一般,自由喘着的气吹到梁如静的脸上,加快了她呼吸的频率。自由也不知道怎么弄,只是按着那最原始的意识来进行着,当然还是梁如静十分配合,很快两人就开始了最原始的动作。

    自由把自己所有的意彻底的爆发了出来,未经处事的梁如静那里能承受的了自由疯狂的举动呢!但是梁如默默忍受着自由所带的剧烈疼痛,眼泪从脸夹上缓缓流淌,剧烈的疼痛感刺ji着梁如静的心,而且渐渐的梁如静的脸色都开始森狞起来,但是最无奈的是梁如静连声都敢发出,因为她怕,害怕自己发出声,到时候会把自由惊醒,她很害怕很害怕自己将会失去自由,就好象一个女孩子突然得到一件心的玩具,十分的惜,但是那件玩具却不属于自己,害怕有一天会失去,所以很小心翼翼的保存着.但是梁如静在怎么忍耐着不出声,随着自由疯狂的举动越来越强烈起来,那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开始弥漫着梁如静的心,渐渐的梁如静终于无法克制住了,鼻中终于发出了同步声.

    而一旁的两女看到自由与梁如静温心的原始动作,两女看的赤耳通红起来,小琴还好一点,毕竟她不是女孩了,而已经被那些强盗给玷污过了,而且在小琴的心中有些抵抗这种事,所以眼睛想躲避眼睛的仰望,但是却又忍不住好奇,时不时的瞟两眼,但是一旁的安心却不同了,她可是从未经过这事的,虽然自己的ti被那些强盗看过,但是那些强盗却从未碰过她,因为那些强盗知道安心是一个尤wu,如果卖给那些贵族或者是富裕有钱人的话,那他们会狠狠的赚一笔,安心此刻看到自己的姐妹梁如静那疼痛的表,安心的心中好象揪心一般的疼痛,同时心中有些嫉妒与羡慕,嫉妒为什么那人不是自己,但是安心与梁如静是好姐妹,而且在山洞之中可是有过生死的交,而且感比自己的亲姐妹还要亲,她们都是姐妹,她何尝不知道众姐妹的心呢!

    自己这位公子,年纪轻轻就修为在同辈人只中突出,而且公子心地十分的善良,容貌却又什么清秀,以公子的条件,将来肯定前途无量,要找什么样的女孩子会找不到,所以在众姐妹之中超过一半的姐妹都偷偷的喜欢上这位公子.但是因为有些姐妹感觉自己的ti不干净,那种想法只是装在心里,安心何尝不明白呢!每一个女人都会曾经幻想过自己心中的白马王子,同样安心也想过,但是在山洞之中的关押,与侮辱,让安心早就怕那种想法给隐藏了起来,而且心中也不敢有那种奢望,想着自己今后可能不会光明的明天时,安心的心就好象难以呼吸一样的难受,但就在此刻自由出现了,他拯救了所有的人,在自由看到众人ti时,那惊恐万分,却突然的羞涩的闭眼躲避时的表,让安心那颗快要窒息的心突然有一丝的光明.

    随着渐渐的与自由相处,安心终于发现了,自己梦想中的他,难到不就在自己的面前吗?就在安心心中嫉妒与羡慕时,梁如静此刻脸上突然闪过一丝兴奋快乐与痛苦并纯的神色.梁如静感觉到自己的子好象飘飘入仙一般,这种感觉从未有过,难到这就是幸福吗?就在这一刻,梁如静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不知道是哭还是笑的笑意.

    但是梁如静的笑容只是一刹拉,随后就继续被那疼痛的感觉刺入着心,梁如静自己都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经过了几次那种飘飘入仙的感觉,但是渐渐的梁如静感觉自己的下面好象渐渐的失去了知觉一般,根本就无法感觉到任何的感觉了.

    大惊:"公子,我…我…."显然梁如静此刻连话都无法说出口来了。

    自由那里会听从梁如静的话啊!而此刻梁如静也注意到了一旁的两女,此时梁如静才想起自己边的两女来,一想到这一切所发生的事都被自己的好姐妹全场观摩了,梁如静羞红的脸不知道该往那里放,但是梁如静那里还担忧这些,嘴中不由的有些颤抖的询问道:"小琴帮帮我."

    看到自己姐妹的两女,小琴那里能忍受看到自己的姐妹这样的忍受着折磨,也不由开始帮忙解救起来,当然梁如静是得救了,但是小琴却开始遭到了凶狠的报复。小琴同样没有坚持多久,也开始朝安心求救起来,看到自己的好姐妹向自己求救,安心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但却在此时,安心的耳朵旁传来小琴的声音:“安心,如果你放心了这次机会的话,你将会后悔。”

    “将会后悔?”安心不断在心中喃喃的念道,突然安心心中已经有了决定,渐渐的tuo下,而朝自由而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安心达到了飘飘的天仙之境,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时,突然的发现原本自由那张黝黑瞳孔却在此时突然的变成了深蓝色,而且那深蓝色的瞳孔在黑夜中那么的耀眼夺目,就连一旁无力的两女也发现了自由上的不寻常.

    "吼!"突然就在此刻,一声威严的声音响起,三女眼前就被一团银白色的光芒刺耀着自己的双眼,随后,就见一条银白色的虚影飞向天际.随后,一股冲天的气势压迫着三女的心,渐渐的三女只感觉眼前一黑,人就晕倒了过去.

    “头怎么好晕啊!”自由朦胧之间睁开了双眼,但是突然自由感觉到自己的头非常的疼痛,边揉着头边缓缓的坐了起来,突然发现自己上冰凉凉的感觉,而在一旁却发现躺在地上的三女,很快自由就想到什么,想到昨天一切的一切,原本自由还以为这一切都是梦,但是却没有想到这一切都是真的,这让自由有些慌张既害怕的急忙的穿好衣杉,穿好衣衫的自由转头仰望三女时,当看到安心与梁如静两边血迹时,自由脑袋顿时蒙了,这什么,自由虽然是一个门外汉,但是也知道这是什么。

    自由慌张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办,来回的在一旁左右的走来走去,随后自由好象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

    清晨的目光亮起,白雾的寒水让整个清晨都清爽起来,梁如静也被疼痛给痛醒了起来,艰难的从地上坐了起来,原本只是随便的左右张望了一眼,但是突然梁如静惊恐的叫出声道:“公子不见了,公子不见了。”随后梁如静在自己的边发现了一封信。

    “公子不见了,是不是回去了。”安心与小琴也被梁如静的话给吵醒了起来,当然小琴要比两女好的多,而且样子比以前更加迷人了起来。

    如静、安心、小琴,当你们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离开了,昨天发生的事,我会负责的,但是我相信你们也知道,在我的心里还有另外一个女人,这对你们很不公平,但是我也忘记不了她,但是我希望你们能给我一点时间,好吗?请你们原谅我的不辞而别,如果你们愿意等待我的话,少则两三天,多则十天半月,到时候我一定会回来的。自由留。

    三女当看到这封信时,梁如静与安心顿时豪哭了起来,而小琴则哭道:“公子,你这何必呢!我们跟本就不介意你心中存在着别人,这一切都是我们自愿的,公子我们永远等待你回来。”

    在一条大道之中,一个影突然的停住了影,转仰望着远方,嘴中还喃喃的念道:“请原谅我。”说完,就决然的转离去,影消失在大道之中。

    险峻山脉,一条高高的山脉让人仰望一不到边际,而且地形高而弯曲,突然山脉中传来一阵撕杀声。

    给读者的话:

    这两天,为了改这章章节,可以说不下20遍了,但是编辑就是不通过,我想哭~

    

重要声明:小说《弄潮翻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