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争锋相对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轮回重生 书名:弄潮翻云
    所有人都能听的出自由的话意思和表代表的意思,五女中只有韩月儿没有任何的不满,但是另外四女不是用冷冰冰的眼光望着自由,就是用杀人的目光望着,想她们是何等人,在学院时,只有别人追着她们边团团转,此刻却听到有人不想跟她们在一起,每一个女人都有在自己的自傲心和虚荣心。

    “亨,是你自己不想与我们一起历练的,那可不能怪我们不顺从学院的安排啊。”看到自由的样子,让李梦瑶心中不爽起来,语气有些怒火感觉。

    “大家都安静一下,不要争吵。”赵天齐看到这些女生都对自由有些不满起来,此刻也站出来劝说起来,转头望着自由道:“你难到忘记我刚才所说的话了吗?你说说为什么不想与她们一起出去历练,难到是因为她们是女人?”

    “赵院长,自由并没有因为她们是女生小瞧她们的意思,只是自由一个男人,如果跟她们一起出去,怕到时候对他们影响不好。”自由可不是当年的楞头青了,经过老板娘这一次事后,更加谨慎起来。

    原本那些对自由有些不满的五女听到自由的话,心中不满已消失一半。赵天齐随着自由的话刚落,就呵呵笑了起来;“原来你担忧的是这些啊!其实你不用担忧的!我们修武之人注重修心,不管在那里。都是以强者为尊,如果连这点都在意的话,那如何能达到修炼的颠峰呢?”

    “自由明白了,赵院长教训的对。”听完这话,自由也十分认同赵天齐的话,他们女人都不怕,我一个男人有什么怕别人说的哦。

    “各位好,我叫自由,以后请各位多多指点。”自由想通后,转后五女客气的介绍起来。

    “喔,彼此互相帮助。”曾海晴笑了笑道。

    “以后也需要你多多的照顾了。”白血琴点着头道。

    “亨!以后本小姐就靠你保护了。”李梦瑶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听到这话,自由狂晕。

    “时候不早了,我们也该走了。”南宫青霜一副自傲,并不想与自由多说的样子。

    “恩。“韩月儿只是点了点头算打了一个招呼。

    “自由,此刻时间也不早了,你们就出发吧!“赵天齐看到他们打完招呼,也觉得时间不早了,不由的催促起来。

    “赵院长,婶娘就麻烦你多多照顾了。“自由此番而去,两个月才回来了,心中还是放不下老板娘。

    “你就放心吧!你婶娘我保证在你回来时,一跟头发都不会少的。“

    听到赵天齐保证话,自由也担忧的心也总算落了下来。几人与赵天齐说了几句告别的话,就此离开了,

    此,一条弯曲陡立的小道之上,六匹骏马在道路上快速奔驰着,六匹马都距离好象都保持一定的距离,而自由却落在最后面,别无它,因为自由上钱根本就不够,出来时,老板娘本想给自由一些钱的,但是自由坚持不要,但是这次出来每一人都说骑马而去,师傅走时,给自由留了一些钱,但是自由却怕自己离去后,到时候上钱不够,所以把自己上的钱留下了大半分,悄悄的放在老板娘的枕头下。只剩十几个金币的他,没有办法,总不能她们骑马。自己在后面跑吧!也只有买了一匹马,还花了自由十几个金币,买时老板对自由说这是一匹上等的好马。

    但是骑了之后,自由有种被那黑心的老板骗的感觉,这那里是上等的好马啊!从昨出发,自由始终赶不上前面的几女,到最后都是前面的几女在前面等待着自由。而且自由经过这一天的时间了解也对这五女有了稍许的了解,曾海晴文静说话如她格一般文静,一种大家闺秀的感觉,而白雪琴却是说话冷冰冰的感觉,给人一种冰冷的感觉,李梦瑶却是最好动的人,时刻见她嘴巴动个不停,为人最为活泼。这五人之中只有两个人最不合群,一个是南宫青霜,在人前总是一副自傲的感觉,好象另外的几女都不喜欢跟她呆在一起一样,而另一位却是韩月儿,这个相貌看起丑陋的女人,是这只队伍里愈气最少的人,可以说从昨天到今天韩月儿基本上没说上三句话,一种孤僻的感觉。

    同样自由也与这五女更加格格不入了,谁叫他是一个男人呢!与女人就是多了一样东西呢。望着前面把自己甩的老远的五女,在后面想追赶却被甩的越来越远,自由我心中不由的无奈起来,突然自由的下的竣马不跑了,停了下来。

    “驾,驾。“自由用力的bian打,跨下的马儿就是不动了,哎!自由心中感叹着,这五女骑的是什么马啊!都跑了一天了,现在马都累了,现在自己的马都跑不起了,自由bian打了几次,见到马儿根本没有动的迹象,无奈的从马上跳了下来,牵着马绳步行而去,希望她们没有见到追上来,到前面等待着自己。

    步行牵马而走的自由在后面追了足足半个时辰,都没有见五女的影,望着眼前一片树林遮挡着山曲,“哎!自己这匹马根本无法和她们的比,她们不会把自己给甩了吧!哎,算了吧!要是她们真的把自己给甩了,自己一个人去历练还好一点。“自由想到这些,也不想在追赶了,坐在路旁的草地上休息了半刻,才继续沿着道路步行而去。

    “别人都说人骑马,我可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有马不骑,而牵马走的,自由小子你是不是舍不得骑你的马,怕你的马累到啊!干脆这样得了,我看你也蛮有力气的,你既然这么舍不得,你背着你马走得了,说不定走的还快一些。“自由慢悠悠的走了半个时辰,终于遇见了五女,此刻五女都把绑在一旁的树木上,而李梦瑶看到自由竟然慢悠悠的步行,不由开始讽刺起来。

    “怎么了?是不是出现什么事了?“曾海晴望着自由,语气文静的关心道。

    “亨!“白雪琴一声冷亨。

    “你竟然这么慢吞吞的,你是干嘛的!有马不骑,要是不骑的话,你干脆就别骑了,直接走路得了,害的我在这里冒着太阳等待你快一个时辰了。“南宫青霜不由有些怒火的样子。

    而韩月儿见到自由微微的点了点头,看到五女各自不同的表,自由也不由的苦涩,并不是他不想走,而是马儿不想走,他有什么办法。但是自由看的出几人心中对自己不满的样子,自由有些无奈的解释道:“不是我不走,而是马儿刚才不走了,今天都行走了一天的路程了,也累了,所以就……。“

    “就什么啊!你这样的速度慢吞吞的,要不你把你的马儿放生吧!我看李梦瑶的马儿是黝兽马,行五千里,你不如跟她骑一匹算了。“自由的话刚刚落,南宫青霜都带着讽刺的语气道。

    “南宫青霜你是什么意思,别以为你很了不起,你也不过靠着你家族才有如此成绩,有本事别靠家里人啊!“南宫青霜的话明显的在针对李梦瑶,李梦瑶从小可是公主级的人,那里受过这样的讽刺,立刻回嘴起来。

    “本小姐靠家里人怎么了?不像某些人嘴巴上说从没有靠家里人,但是背地里却要偷偷的跑到家里去讨东西,哎!真悲哀,自己家的东西,都要去讨要。“南宫青霜摇头叹气起来。

    “南宫青霜你有本事别在这里说风凉话,有本事,你下马,我们手上见真章。“显然李梦瑶被南宫青霜气到了,竟然要打起来了。

    “你们就不要吵了,大家这一次出来历练,都还没有达到目的地,自己人就先打起来了,要是遇到什么事的话,还不闹翻天了啊。“曾海晴看到她们要打起来了,不由的劝说起来。

    “对啊!打架有伤和气,还是算了吧!“自由也劝说起来。

    “亨。”两人对望了一眼亨道。

    “自由学弟,你的马儿跑的也太慢了,要是按这个速度下去,今天晚上我们估计赶不到下个城市了,到时候估计我们得在这荒山野地里过夜了。”曾海晴道。

    “那怎么办?”自由也知道自己的确拖下了大家的路程了,有些不好意思。

    “学弟啊!干脆你把你的马放生了吧!和我工坐一匹来,不像某些人那样,只会在那里说风凉话,却没见行动。”李梦瑶望着自由道。

    “看吧!我刚才还说叫自由学弟坐某人的马,但是那人还在那里和本小姐吼,一副清高的样子,现在却这里卖弄风sao,哎!真是悲哀啊!”南宫青霜此刻又在那里讽刺起来。

    “忍无可忍,南宫青霜你别一个本小姐本小姐的,你有种来与本小姐手上见真章,你有本事让自由学弟跟你坐一匹马呢!本小姐可不像你,只会这里说风凉话,却没见行动,就怕你没种。”李梦瑶挥着手,在那里大声怒火道。

    “本小姐不跟你见识,谁说本小姐不敢的,自由学弟,来和本小姐同坐一匹马来。”南宫青霜显然被李梦瑶的话刺ji到了,竟然邀请自由与他一起坐一匹马来。

    “我看还是算了。”看到两人争风相对,竟然把自己都拉了进来,急忙的想tuo,在说nan女受受不清,在说这匹马可是花了自由十个金币的,叫他这样的放生了,说实话自由还真有点舍不得。

    “你敢……。”

    

重要声明:小说《弄潮翻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