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60章 巅峰对诀,无限江山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贪杯和尚 书名:痞尊
    从头至尾都在他的算计之中!

    掌握着虚界和所有宇宙生物的记忆,他想当然知道我的一举一动,知道我暗中积蓄的力量,所以他把魔帝弄过去自爆。这样一来,微妙的平衡再次被打破,我们不得不狠下心想他发动攻击。

    在我们大胜在望的时候,虚界之核破碎,那些实力恐怖地怪物出现,让我明白一山还有还有一山高,*着我再次全力提升。

    最终,4000多年时间我发展出足够强大的力量,发动了自认为有把握的反击。

    一切都那么的顺理成章、水到渠成,我也认定了有个至强者*纵局势,那种况下我不可能再向他挑战自寻死路。为了激发我的斗志继续提升,他复活重生出现在我面前,搞出数十亿同等实力的复制体,他所做的一切不外乎就是为了让我强大、强大、再强大。

    直到把给予风寒一丝残灵逃脱的机会,让他带着有关最强能量的感悟,包括一丝最强能量给我。甚至在我感悟这种能量的时候,把整个历史画卷展现在我面前,不外乎也是为了辅助我突破玄关。

    他布置了一个完美的棋局,至少一连串的巧合、强者、怪物,牵着老子的鼻子按照他的意愿走到最后,一切都是为了什么?

    不对!

    我心里顿时一凝,暗想:他给我看到的画卷只是一部分,也就是前期的一部分,他收割这些‘庄稼’到底有多少次谁也不清楚,难道……

    “呵呵,不可否认,你确实很聪明。”

    紫帝微笑着点头,毫不吝啬他的欣赏:“前期我还不足够强大,所以那个突破了皇极期的家伙,竟然让我都受了不轻的伤害。可是……嗯,后来又经过了很多年,一次次的轮回,那些宇宙一次次的新生、毁灭,虚界的高手一批批死亡,我的实力也就不断提升。”

    “后来终于有一天,我突破到另一个层次,所控制的空间比以前大了十倍以上。可惜再次遇到了时间枷锁的极限,空间无法继续扩张,这个时候我就知道,如果想继续突破就要造就更强的人,吞噬皇极期的本源已经不足以让我提升。”

    “所以呢,倘若是在你所看到的那个时期,以你目前的实力确实可以危及我,现在嘛……”

    他竟然在突破皇极期之后的境界,再次做出了突破!

    难怪……

    皇极期的能量不能再满足他的需要,他要造就超越皇极期的强者,只有吸收这种强者的本源,才能往更高层次提升。

    紫帝露出傲然的神色,如同天神看待凡人似的眼神瞄着我:“无尽的岁月是枯燥的,能够在提升实力的同时,再看着一群蝼蚁你争我夺,未尝不是件赏心悦目的事。我喜欢看你们这些蝼蚁从希望到失望,又从失望到希望的转变,直到现在,你应该剩下的只有绝望了吧?”

    “我给你最后选择的机会,主动释放本源让我吸收,或者是我动手夺取你的本源。当然,结果不会有任何改变,这些本源会成为我开疆辟土的一部分!”

    这时,他的目的完全暴露了,他自认为高高在上的本显现出来,他的每一句话于我都像是天神给予凡人的施舍。

    我漠然唤出再次进化的开天斧,如同的开天斧依然完全化为影子般的虚无。

    紫帝露出一抹微笑,淡然道:“很多,我希望你会愤怒、不甘,这样的绪会让本源力量更加强大。”

    原来,我所看到的空间边缘,并不是真正的边缘,只是他所掌控的十分之一空间。

    原来,我所看到的时间枷锁,也只是对于我来说的枷锁。

    事实上他掌控的空间,早就超越了我所融合的范围,时间枷锁是相对于我的实力而言。因为我没有达到他那种层次,所以剩下被他掌控的空间,在我看来就是无法企及的。

    这是一场十倍之差的战斗,对方的实力是我的整整十倍,换算成境界差距就是两个品阶以上!

    融合了这无穷空间的神念静心绝虑,繁奥地属于我自己的道,正在以某种玄妙的方式运行。紫帝的神色充满了不屑,或者是他想用这种表激怒我,一旦我被杀死,这些强大的绪也将成为他提升的助力。

    万事万物皆为能量,绪又何尝不是一种能量?

    正如强大的杀气能让人受伤,正是由于这种绪是能量的一种。

    “至高法则——岁月!”

    我所创造的法则悄然发动,囊括了亿万万宇宙、无尽太虚和整个虚界的所有能量本源,形成时间的疯狂倒流加诸于紫帝上,足以让一个皇极后期强者,在一秒内回到孱弱的婴儿阶段。

    紫帝岿然不动,手指轻轻地弹动着:“至高法则——虚无!”

    十倍于我的法则之力,从十倍的空间里抽调出来,我的法则硬生生被吞噬,难以发挥出一丝一毫的效果。

    他全萦绕着眩目的五色光华,轻轻笑道:“你,太弱了,至高法则——枷锁!”

    空前绝后的法则之力从四面八方涌来,我所控制的空间周围和内部,形成强力挤压试图凝滞我的力量。就好象一个大人抓住小孩的手脚,让他无法发出任何攻击,那是我无力抗拒的强大力量。

    能力被一点一点的锢,我所控制的十分之一空间,事实上也跟紫帝共同控制的,他正在利用更强的空间剥夺我的控制权。

    啪!

    我的体立刻溃散消失,全部心神放在这场空间争夺战上面,如果连这些空间的控制权也被剥夺,又怎么可能和他一战?

    无穷无尽的力量从外界空间铺天盖地压来,内部十分之一空间里面,紫帝同样拥有控制权。两股力量里应外合,疯狂地向我发动攻击,那是大范围空间层次的对决!

    轰隆隆……

    跨越了不知多少亿万里的太虚,连同数以千亿计的宇宙,在一次碰撞中消泯。

    一次的碰撞力量,足以吞噬亿万名皇极期强者!

    广袤无垠地太虚中,尽是恐怖地能量潮汐,一次碰撞让我失去了大量的空间控制权,而这种碰撞正在不断进行着。

    一次……

    十次……

    百次……

    紫帝冷漠地笑声充斥着整个空间,彼此的实力差距太大了,大到让我连抵抗地机会都没有。

    突破吗?

    拼命坚守着阵地,却不得不在不可抗拒的力量下后退,掌控的空间远远不足,根本不可能在这种况下突破。

    到了我和紫帝这个层次,突破的根本方式就是掌控更大的空间,而我却只能节节败退。

    曾经在我看来庞大无匹的宇宙,如今变地如此渺小和脆弱,紫帝的每一次进攻,都让数以千万计的宇宙崩溃瓦解。当然,他并不在意这些宇宙的存在和灭亡,这一次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本来就打算毁灭所有宇宙,屠尽虚界众生,进入第二次他所谓的‘轮回’。

    到时,他又会重新创造新的混沌宇宙,再让这些混沌宇宙从初始发展,暗中造就高手形成虚界的各大势力。

    再通过各种手段让那些高手提升突然,近而吞噬他们的本源化为己有!

    轰……

    又有无数宇宙在他的进攻中消亡,这些宇宙每每泯灭之后,都有一丝力量注入到我这里。这就是那个宇宙中所有生命体的本源,也只有融合了一方太虚,才能吸收这些在其他人看来不复存在的力量。

    可惜,低层次宇宙的修炼者太弱小了,即使数量达到了亿万万之数,对于现在的我依然不值一提,对于紫帝也同样如此。

    外面有九倍于我的空间攻击,内部有不弱于我的空间策应。

    不行!

    里外夹攻之下,对方又远远比我强大,只会让我更早败亡,必须拥有一片独属于自己的空间,攘外必先安内才有一线生机。

    我咬紧牙冠集中所能掌控的所有空间之力,在对抗外间攻击的同时,拼力阻击内部一小部分紫帝的控制权。这片空间是我和他共同控制的,眼下要做的就是将他赶出这片空间,即使我所得的空间更小,总比由两人共同掌控强得多。

    “蠢货,就算让你独立掌控了一片太虚空间,你的控制范围也将大大弱减,实力会变地更加孱弱,哈哈……”紫帝的笑声里充满了讥嘲。

    “我喜欢和别人共享一种东西,前提这个人不是我的敌人。对于你,一个没有真正生命的能量体,一个没有体只会幻化的东西,一个没有父母兄弟不懂感为何物的垃圾,即使你拥有无穷无尽的记忆,也只是以旁观者的份去看。你不可能感同受,你不可能理解,所以除了获取更强的力量和更大的空间,你再也找不到其他可做的事。”

    “你……闭嘴!”紫帝发出愤怒地喝声,这是他第一次发火。

    “哈哈……被我说到痛处了?”

    我一边抗击外界的侵袭,一边全力狙击缩小了大半的空间里的紫帝控制权,厉声喝道:“你就是一个可怜、可悲、可恨地杂种,一团自然觉醒的能量,无父无母无形无体的玩意,用地球上的话来说你真的算是个杂种,嘎嘎……杂种……”

    紫帝发出疯狂地咆哮,攻击力瞬间增强了数倍,我所控制的空间以可怕地速度缩减。

    蓬……

    又一声巨响之中,一片区域内宇宙紫帝的空间权被我夺来了,代价是我丧失了比这片空间大了好几倍的空间控制权。

    没办法,他的实力比我强大太多!

    我集中力量从他那里抢夺空间控制权,他就会从我这里抢夺走更多的空间控制权。

    如今所掌控的空间比初始小了八倍以上,也就是说我的实力减弱了至少八倍,唯一不同的是这片空间完全由我控制,紫帝不可能再插手其中。这片区域内的本源他调动不了,这片太虚空间里的宇宙中,所有生命也都脱离了他的控制。

    此消彼长,当我的实力减弱了八倍,紫帝的实力则比我强大了近百倍之多,周遭空间的压力近乎将我掌控的空间挤碎。

    “早灭迟灭,迟早要灭,无谓的抵抗仅仅是浪费时间。当然了,我的时间有很多很多,不介意在你上浪费一些,刚刚的嚣张还在么?”紫帝的语气充满了鄙夷,那是天神对蝼蚁的不屑一顾。

    自爆吗?

    自融合与这种空间,空间即是我,我即是空间,又何来自爆一说?

    如果能自爆的话,就凭刚开始十分之一于紫帝的实力,就拥有跟他玉石俱焚的机会,只可惜以灵魂和本源融合于这片空间就已经不可能自爆了。

    攻击依然在持续着,紫帝正在向最终目标不断迈进,直到完全将我的本源吞噬干净!

    超脱于这片空间的力量?

    突破和提升的力量?

    不属于我控制的力量?

    万事万物皆为能量,绪也同样是一种能量!

    大战之初由于紫帝提及,而接着被我忽略的声音回响起来,我暗暗思索:控制的空间不断缩小,实力正再以可见的速度减弱,要强拥有一线生机只能寻求空间之外的力量。

    学紫帝那样培养强者,再吸收这些强者的本源,这条路完全被封死了。交战的电光火石之间,应付战局已是手忙脚乱,哪还有更多的心力和时间?

    那么……

    绪!

    融合了无尽太虚的神念,锁定了由被控制地虚界空间,我重新凝聚出人形出现在通天边。

    先前他的对手被我抹杀后,我和紫帝就发起了战斗,他根本不知道该干什么。

    “兄弟,你怎么样?”见我凭空出现,他慌忙迎了上来。

    “快要失守了,对方比我强大太多。”

    施展极限的时间法则,将掌控的所有太虚空间内,时间流速减慢了最慢,这样就能争取更多的时间。

    我缓缓地伸出手,轻轻点向面前的虚空,又摇头叹息道:“紫帝已经吸收了那些本源,不可能再复活了,除非我能吞噬紫帝的本源,唉……”

    不等通天说出话来,我沉声道:“现在危在旦夕,我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强大起来,唯一的方法就是制造绪,杀戮、愤怒、怨恨、悲痛这些最强的绪,足以让人疯狂地负面绪。”

    “你是说……”

    通天楞了片刻,脸色顿时变地一片冷厉:“无穷宇宙,亿万万众生,让他们信仰膜拜需要时间,让他们充满负面绪再简单不过!”

    化亿万!

    通天幻化出数以亿万计的分,每一个分都有着太霄后期顶峰的实力,全部被我送往麾下已开辟的宇宙之中。

    所有宇宙在我亿万万倍的时间流速下,伴随着一个神念所及,未开辟的混沌宇宙瞬间开启。那么鸿蒙圣人从沉睡中苏醒,宇宙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成形,繁衍出新的生命,在外界一秒之内度过了亿年岁月。

    通天的无穷分又进入这些宇宙,展开了我和他的疯狂计划。

    他指导这些凡人修炼……

    他化为恶魔四处杀戮……

    他让很多人拥有某种崇高的感,再将这些感肆意的践踏、破坏、撕碎……

    他成为那些凡人和低等修炼者心目中的神灵……

    他又变幻成另一个强者,将这个受人崇拜的神灵杀死、凌辱……

    一座座城池支离破碎,一个个国度灰飞烟灭,一群群人类流离失所,民不聊生、生灵涂炭、怨声载道。

    愤怒、仇恨、怨毒、悲痛沉浸于无穷数量的生命心中,他们的怒火足以燃烧天地,那么弱小的生命体,却拥有着不可思议的绪。当这无以计量生命的绪汇集在一起,并不属于我所掌控空间的能量蜂拥而出,它们正以恐怖地速度膨胀、增强,最终被我所用形成新的力量。

    我和紫帝一样残暴么?

    也许吧,但是有一点完全不同了,我不是为了野心而强大自己,而是为了活下去。

    我不想就这么被人算计着死了,我不想所有的亲人和兄弟,也陪我一起被紫帝吞噬魂飞魄散。我要抗争最终的命运,我要生存下去,就必须牺牲别人。

    若是真能在这场不可抵抗的劫难中幸存,所有死去的人都将获得新生,这也是我对那无数生命的承诺!

    无穷无尽的负面绪疯狂滋长,紫帝千虑一失没想到这种方法,却因为他的无心之言让我找到了另一种途径。

    当然,并不是说他太笨了,拥有无穷生命的智慧,他的智力比我只高不低。只是,最开始他想到了另一种提升方法,经过无数次的实验,那种方法被证明绝对有效,他压根就没去想其他的提升之路。

    子又生子,子又生孙,子子孙孙无穷尽。

    所有的宇宙之中,在极限的时间流速减慢下,人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膨胀,同时又面对着国破家亡之苦、杀父夺妻之仇、兄弟相争之怒、同袍迫害之怨……

    太虚空间的每一个宇宙,都有丝丝缕缕各色气流溢出,这些负面绪融合成另一种新生的力量。

    这些力量被我所吸收,缩小到八分之一的太虚空间,本源强度却以几何层次递增!

    当然,近百倍强大的紫帝依然战局优势,只不过他再强进一步侵蚀我的空间,已经没那么容易了。

    轰隆隆……

    空间本源之力的碰撞,以前每一次都能让紫帝迈进一步,而这次却只是让我颤抖,依然坚守着自己的空间一步未退。

    一道虚无的影出现在我空间边缘,紫帝惊骇的大叫:“不可能!你……你的空间比我少了近百倍,怎么可能挡住我的攻击?你到底做了什么?你这个该死的东西……”

    我问候着他并不存在的祖宗十八代女,冷笑道:“你这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杂碎,老子不是那么容易被吞噬的,结果怎样你就等着瞧吧!”

    “不!是我创造了你,是我成就了你,你对抗我就是大逆不道!我才是所有空间的始祖,我才是创造一切的至高神灵,你只是我创造的亿万万蝼蚁中的一个,你……”

    “去你娘的!”

    空间本源之力形成一支长有亿万里的箭矢,直接划破太虚空间,将那道虚影绞成了齑粉,最后一句话随即断了源头。

    紫帝发现了我以翻倍的速度不断强大,他罄尽全力发动最终攻击。

    比我掌控的空间大了近百倍的空间本源,汇集成至高法则潮汐,疯狂轰击我所掌控的空间。

    然而,迟了……

    通天的分无所不用其极,坑蒙拐骗偷,唱完黑脸唱白脸,唯一的目的就是挑起每个宇宙中每个生命的最强绪。

    让他们疯狂,让他们崩溃,让他们的怒火和恨意达到极限,让他们的绪引燃天地。

    我拼命地吸收这些绪,这些对几乎所有人来说,都虚无飘渺的绪,成了我提升的最大动力。

    时间一点点过去,从防守到对垒,终于到了反击的一刻!

    太虚空间在磅礴的力量中粉碎,无数宇宙在战火中化为乌有,紫帝的愤怒变地无力,他所掌控的空间一步步被我鲸吞、蚕食、掠夺。

    “不!你不可能比我强,这根本不可能!”

    “是我创造了你,你不能反过来对付我……”

    “我们平分天下吧?没必要拼得鱼死网破,没必要……”

    “我求你了!我愿意把六成的空间交给你,怎么样?”

    “不不不……七成空间?八成?九成?”

    他完美的演绎了从愤怒到接受事实,再从色厉内荏到恐惧,由恐惧到主动求和,然后退让、求饶、求生的闹剧。

    妈列个B的,你丫有给过我求生的机会么?

    对老子赶尽杀绝的人,只要被老子找到机会,就不可能给你活下去的希望!

    没有回答他的话,直到他不再说话,我才嘿嘿笑道:“我也喜欢看别人从希望到失望,最终变成绝望的过程,这些都是你教我的,以彼之道还施彼。紫帝,你这个不懂感的杂种,真正最强的东西并不是你掌握的空间,偏偏就是你不懂的感,去死吧!”

    无尽虚空中幻化出一张茫然地脸,他的表不断变幻着,最终好象终于明白了我做了什么。

    然而,被我一路反攻之下,所掌控空间不足我一成的他,即使明白又能如何?

    强于他千倍以上的力量,如海啸般向四周激开去,一直延伸到他未能开辟的时间枷锁边缘区域。在无数轮收割生命中,不断开辟出的无垠疆土,在狂暴的法则狂涛中被我完全吞噬,包括他的所有本源在内。

    神念笼罩着这片区域,消化着紫帝庞大本源的同时,也阻止了通天继续为祸天下,我重新凝结成体漂浮在无尽太虚之中。

    结束了,一切终于结束了!

    这无尽的太虚,这数之不清的宇宙,还有整个虚界,都脱离了紫帝的控制,这无尽江山尽归我手。

    神念触摸着那层时空枷锁,我露出一抹温和的微笑。

    破!

    比以前的紫帝强大的数十倍的本源,疯狂地冲击着那层层叠叠地枷锁,将紫帝无力破解的空间撞成齑粉!

    更广阔的空间,更大的领地,这些野心真的有意义吗?这就是紫帝的目标?

    我突然觉得他很可悲,神念笼罩着被通天破坏的宇宙,时间无尽逆流将这些宇宙恢复到以前的阶段。那些被强行开辟的宇宙回到了混沌状态,那些已开辟宇宙时光倒流,那些充满了负面绪的生命,重新回到了以前的原点。

    一切好象都没有发生过,记得这件事的只有我和通天,即便可以让自己继续强大,可是这真的有必要么?

    摇头苦笑出现在虚界之核的旋涡旁边,随手抹平了旋涡的瞬间,早已崩解的巨大浮岛凭空出现。

    通天站在我边傻傻地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喃喃道:“你不准备变地更强么?”

    我没有回答他的话,释放出被紫帝吞噬的本源中的一点,周遭的空间一阵扭曲,数以亿计的人群现出形。

    每个人的神色先是临死前的绝望、愤怒、无奈和痛苦,转而变成了充满疑惑的茫然。在那种层次的对决中,时空完全被强大的法则之力扰乱,完全失去了用时间‘逆流’复活的可能,这也是虚界的常识。

    世上从来不存在绝对的不可能,如果真有不可能,那就是你的实力没有达到。

    而我,彻底掌控了这无垠太虚,拥有比紫帝强大数十倍的实力,做到这一点可以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

    “爸爸……”风寒充满骇然和惊喜的跟我紧紧抱着一起。

    “寒儿,谢谢你,你为了让我感悟那种能量……”

    我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下去,轻轻地弹了下手指:“至高法则——涅槃!”

    旁边,一小块空间的光影忽然扭曲,一个面容鸷的中年人重新出现,随他一起出现的还有黄头发蓝眼睛的年轻人,赫然正是魔帝、源神、玄莫和雷神。

    四人都保持着临时之前的绪,不过很快就回过神来,风寒激动地冲过去跟魔帝抱着一起,泪水涟涟打湿了衣襟。

    其他三人在通天的解释下,很快明白了大概的事经过,源神那家伙正紧盯着傻乎乎地月儿。

    月儿确实傻了。

    尽管她听到了通天的讲述,依然傻楞了半天,终于欢呼着扑到我怀里,兴奋的大叫起来:“我还活着!我真的还活着,你也活着,我们都活着,紫帝死了么?我们以后可以永远在一起了么?活着……呜……”

    她的兴奋变地了哭泣,紧紧搂着我呜咽着:“我以为我们都会死,真的,死一点都不可怕,只是死了之后我们就不能在一起了……”

    我怜惜地搂着她耸动的肩膀,柔声道:“月儿,今后我们会永远在一起,没有任何人可以分开我们。永永远远,生生世世,好么?”

    “风狂,恭喜你。”源神露出真诚地目光。

    “谢谢你当初救了我们大家。”

    我松了月儿看向他,微笑道:“源神,我们也许可以成为朋友,而且……”

    突然!

    他的目光落在我后的人群里,好象根本没听到我的话。

    他不由地向那处走去,眸子里充满了说不清的神,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竟然是个容貌跟月儿有九成相象的女子!

    我讶然的看向月儿,她也用古怪的目光看着我,两人同时露出会心的微笑。看来,源神以后或许不会那么伤心了,也不会再来找月儿了……

    趁着我不注意的时候,通天跑回我们的本源宇宙,一大堆人都被他带了过来。

    于是乎,对我的称呼就多了起来,叫兄弟的、叫儿子的、叫风哥的、叫老大的、叫老公的、叫乖徒弟的应有尽有。

    一大群人把我围了起来,直到我仔仔细细把事经过说了三遍,才躲过众人的严刑*供。

    当然了,这次他们并没有表现出惊讶,尽管我的实力达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

    这么多年以来,我制造的震惊太多了,我的份一而再、再而三的改变,不还是当年那个风狂么?什么份对于这些人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还会像以前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再也不用担心这个担心那个了。

    过了好久,那些不熟悉的小家伙也都明白发现了什么,在通天的带领下齐齐拜倒:“恭请主上主持太虚帝尊之位!”

    帝位?

    我挠了挠耳朵,看向边这群对我最重要的人,一手拉着老爸,一手拉着师父,大叫着转就跑:“老婆们,孩子们,闪人喽……个熊的,老子辛苦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清净下来了,还想让我登什么帝位给你们卖命不成?”

    “喂!风狂,别跑!”通天大叫起来。

    “师兄,我有空再去找你哈,先在虚界玩一段时间再说,嘎嘎……MM,你口怎么肿了?是不是蚊子盯的?来,哥哥帮你吸毒……”随着阳痿猥琐的笑声,某个美女发出刺耳的尖叫。

    “退隐喽,风兄弟,俺也跟你一起退隐行不?”雷神大笑着追了上来。

    “哥哥,等等人儿!血影,我们也退隐好不好?”人儿根本不给血影回答的机会,拉着他就往我这边跑来……

    于是乎,股后面跟了一大群人,我就想不明白了,他们怎么知道我要退隐,咱明明就是要带着一家人去星际旅行。

    嗯……

    当然了,到时候免不了找个地方住下来,先把俺家小月儿给办了,再让她生个小娃娃,过上幸福美满滴生活……

重要声明:小说《痞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