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37章 绝处逢生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贪杯和尚 书名:痞尊
    我不懂为什么李靖会选择如此偏激的方法,这种举动实在有些说不过去,因为他燃烧了生命释放最强的光和

    哪吒傻傻地看着眼前的一系列变化,他整个人好象都变成了石雕,只有大滴大滴的眼泪从眼角滚落。

    “走!不要让你爹的苦心白费!”

    白色的光芒仿佛一道天然屏障,至圣强者的爆发,拉起一道宽阔无匹的天幕。

    这片区域被天幕所切断,一边是我和哪吒,另一边是仙、妖、佛三界的对头,以燃烧生命为代价,天幕绝对不是那么容易被攻破的!

    我拖着哪吒发动了空间转移之术,也就在那一瞬间,看到手持陨魔鞭的玉帝狼狈地从天幕另一边钻过来,全冒出缕缕青烟。

    干!

    这杂碎竟然破开了李靖以生命布下的防御,幸好老子跑的及时,要不然非被逮个正好。

    不过,在场的人恐怕也只有他能破开天幕,天幕只要能挡住其他人一会,脱离了其他人的灵识,他一个人想抓住我根本不可能!

    不断的空间转移之术,我本来就提前了一步到了千万里之外,他每每用同样的方式到了我面前,老子已经出现在另一个地方。

    关键我并没有朝一个方向飞,而是乱七八糟毫无目标的转移,根本不可能预计下次出现在什么地方。

    尽管以他的修为,‘阻绝’规则能轻易笼罩千万里,可是要知道,我的修为并不弱,又有太阿神剑在手。

    天道规则存在一定的局限,不可能达到无限制的覆盖范围,一旦超过了某个极限,单位面积内的规则之力就会逐渐越弱。通常战斗中,‘阻绝’所制的空间都是几万里,面积太大将起不到有效的束缚作用,以我的修为加太阿神剑随便都能破开。

    因此,他一时间拿我根本没有办法,几个弹指工夫,已经远离战场足有几亿里。

    这个距离恐怕连玉帝的灵识也达不到,也就是说那些家伙彻底被甩掉了,紧接着又是一路奔行距离越来越远。

    看起来我的行进路线乱七八糟,实际上正在不断向毁灭之海靠拢,只要达到那里就能联系上血影,到时候就算玉帝追上又能怎么样?

    “好了,不要在跑了。”

    冰冷地声音传入耳中,一道强大的金色光墨瞬间膨胀到方圆一千多万里,比我一次空间转移的距离还要远。

    简单点来说,我被纳入这层规则里面了,除非破开这道规矩,否则不可能离开这个范围。

    不可能!

    玉帝的修为不可能强大这种地步,如此大范围的规则,单位面积的规则之力怎么会强到这种地步?

    轰……

    太阿神剑劈出二十几道蕴涵着规则的剑芒,轰在光膜上只是让它龟裂开一道道细密的裂痕,却没能一举突破。

    没有时间了,一次不能突破的况下,对方已经有足够的时间挡住我!

    光膜遽然缩小的百倍不止,‘阻绝’的防御力瞬间增强了十倍以上,我再想离开更是难上加上。

    玉帝站在离我不到百里处,他边一字排开四方大帝、五极战神中的四个、西王母、外加五个从未见过,但是从气息上判断绝对强大的男人!

    个熊的,我竟然没想到不仅仅玉帝破开了那层天幕,他同样可以把手下以密法带着一起跑过来。先前并不是他追不上我,而是故意让我逃跑,他又何曾不想先甩开各方势力独吞战果?

    看到已经跑的足够远了,这才和一群圣阶强者联手,把‘阻绝’规则叠加到如此强度。

    他一脸的淡漠,看着被我抓住的哪吒:“很好,朕差点被你给骗了,没想到七彩神莲的净化效果早就没有了,你一直都在悖逆朕。李靖也看出朕有杀你之心,只可惜他以生命为代价还是挡不了我,你们两个注定要死。”

    哪吒满是泪水的脸仰起,失神地看着我,喃喃道:“爹爹死了?爹爹为了救我死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李靖确实是为了救他死了,可是他又何尝不是间接的救了我?尽管最终没能挡住玉帝。

    “风狂,你是个人才,真的,连朕都不得不惊讶于你的能力。”

    玉帝露出得意的笑容,目光落在我上:“从你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你早就知道朕依然隐藏着实力,这五人就是朕最后的筹码。五个至圣修为的高手,只可惜你没有机会离开了,也不可能把这个消息告诉任何人。李靖死了,大地战神死了,杨戬背叛了,哪吒背叛了,你对我天庭造成的损失今一并算清吧。”

    对方连同玉帝一共15个人,玉帝的修为就不说了,除了他之外还有十个至圣高手,四个亚圣强者,老子怎么跟他斗?

    哪吒最多只能比得上五极战神里最弱的一个,杨戬大概跟四方大帝差不多层次。

    除了他们两个之外,法宝宫里只剩下丈母娘,其他人全都留在了冥界,她待在法宝宫里自然是为了跟老丈人在一起。她的战斗力还不错,也是四方大帝那个层次的高手,那么试问一下,剩下那些高手我能打得过么?

    如果没有玉帝的存在,就算我一个挡下那么多人,打不过也有机会逃跑,毕竟太阿神剑太强了,而我本的战斗力也足够强悍。

    然而,一个玉帝已经不是我所能对抗的,在加上其他人从旁协助,老子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交出阳威和太阿神剑,然后把你改变气息和能量质的法门交出来,朕留你残魂转世。”玉帝以绝对的优势立场,给我开出了看起来还算不错的条件。

    如果他用强制手段,以我的修为和太阿神剑增幅,他一点也没把握让我连自爆都做不到。

    这样一来,我可以干掉阳痿再自爆,阳痿的超级军火和我记忆里的东西全部都毁了,他最多也就弄到一柄太阿神剑。毕竟,阳痿那宝贝的品质也不算多高,以太阿神剑能轻易劈成碎片。

    “朕甚至可以放了龙吉、哪吒和杨戬,他们对朕不存在威胁。”玉帝又抛出个大馅饼。

    当然,他不会放了阳痿,这家伙要么为他所用,要么就会被干掉,那些军火法宝太邪门太强悍了。

    老子不是那种坐以待毙的人!

    只是事实摆在眼前,对方的实力太强了,绝对不下于截教和阐教没损失二代门人之前的水准。若非玉帝的修为还是不如第一代的鸿蒙至圣教主,天庭完全可以比得上三教最昌盛的时期!

    以他所掌握的势力已经有了统一整个仙界的能力,至于他以前为什么没有行动,恐怕一方面是截教和四大诸侯也在仙界,另一方面同样害怕那些鸿蒙至圣的潜在威胁。

    不过,经过这连番战斗下来,各种各样的潜规则被打破,甚至连截教都叛出了仙界,也没见一个鸿蒙至圣从不可知的地方跑出来。这样一来,各方也隐隐感觉到事并不如想象中那样,事发展到这种地步都没人来,很可能不是他们来不了,就是根本没机会知道这些事,那还有什么好顾忌的呢?

    试探!

    接下来就需要通过一系列越来越过分的事,不断试探结果,最终他们必定知道鸿蒙至圣无法到来,继而只要有实力你就能做以前想做不敢做的事!

    就在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时,音调极其古怪的歌声悠悠传来,一曲欢快的山歌民谣,楞是被唱的如泣如诉,就跟死了全家一样哀怨。

    一个穿着破旧短打,蓬头垢面,高只有一米七左右的老头,迈开两条腿子悠闲地走来。

    这片区域被‘阻绝’规则覆盖了,通常来说接下来只要打起来,区域内的修炼者只要没达到圣阶都会死个精光。不过圣阶之下感受不到规则之力的存在,看到这老头的唯一想法就是,这货用不了多久就成无数被殃及的池鱼里的一条了。

    只是,这种打扮也太过奇怪了,仙界就算是修为再怎么垃圾的修炼,就算没有漂亮的衣服,总得干干净净的吧?

    没人见过在仙界出现乞丐一样的人。

    没人见过没事唱那些哀怨山歌的老头。

    总之这是个古怪的人,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况且他总不会没看到一大群人在天上悬浮着,一个个气息强大的可怕,随时都可能打起来吧?

    换作其他人避之惟恐不及,他竟然还往这边走来,这就更让人生疑了。

    玉帝皱了皱眉头,眸子里闪过一丝凌厉的杀机,旁边察言观色的天空战神,立马一个飞俯冲下去,战刀直劈向老头:“陛下赐死!”

    “赐死?赐死谁?”老头满是油污的脸抬起来,只能看到两颗浑浊的眼睛。

    “小心!”玉帝突然间大叫起来。

    砰!

    干巴巴的好象只有一层皮,犹如鸡抓般的手握成拳头,老头不自量力的用孱弱的拳头迎向天空战神的先天灵宝战刀。

    不带有丝毫规则之力,不带有丝毫能量波动,那柄战刀连同天空战神,外加周遭方圆数百里的虚空,哗啦啦全部化为齑粉!

    老头茫然地看着那片虚空,又看了看自己的拳头,喃喃自语道:“这么多年没见,圣阶高手怎么都弱成这样了?唔……一拳就死了,没意思……真没意思……”

    突然!

    我大叫着向那老头冲去,狂笑道:“少昊前辈?是你么?”

    老头抹了一把脸上的油污,容貌这才清晰了一些,嘟囔着说道:“现在才认出来,老子从南天门就一直跟着你都没发现?哦哦哦……我是从跑了,又没能量波动,你怎么可能发现呢?”

    跑的……

    丫的用跑追着老子的空间转移之术,天知道他那两条腿是用什么做的?

重要声明:小说《痞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