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71章 有人找麻烦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贪杯和尚 书名:痞尊
    由妖界六大圣利用自势力暗中传播消息,消息传遍妖界之后,又要通过一些卧底、间谍传回仙界。从妖界到仙界的距离不可谓不远,因此,一年之内那个计划还实施不了。

    时间刚过去五个多月,我从修炼中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去看那帮被我从九天银河里救起来的兄弟。

    也不知道他们那天知道了我的事以后,有没有怪我骗了他们?

    会不会因为天龙血脉纷纷离开?

    带着满心的焦急离开了五庄观最中央的天机峰,来到外围那五座山峰中,一座专门用以接待普通客人的道观。悬浮在五峰之间的天机峰,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去的,至少我带来的这千把人没资格进去。

    刚走到道观门口,两个守门的道童连忙行礼:“弟子见过师叔祖。”

    师叔祖?!

    老子差点一口气没缓过来晕过去,这道童也都有着地仙级别的修为,年龄不知比我大了多少,竟然叫我师叔祖?

    这辈分还真不是一般的高!

    尽管心里有点难以接受,表面上还是得做出师叔祖的样子,双手背在后面,我沉声问道:“我带来的那些朋友还在这里么?”

    “在的,我等知道他们是师叔祖的朋友,数月来不敢有丝毫怠慢。”

    面目清秀的道童恭敬地把我迎了进去,一边往里走,一边恭声道:“诸位前辈都住在南面的揽月阁,师叔祖请随我来。”

    尽管是外围的道观,却也是高手如云,路上见到不少大大小小的牛鼻子,其中有不少都有着大罗金仙级别的修为。

    只是有一点让人郁闷。

    不管修为高低强弱,就算是那些大罗金仙级别的高手,见到我也以师叔称呼我!

    师父门下只有八大弟子,也就是闻名仙界的上洞八仙,现在又多了我一个,剩下的门人自然最低也是八仙的弟子了。不过这些住在外围五座山上的只是外围弟子,真正属于八仙的嫡系弟子,全部都住在中央的天机峰上。

    很快,有个土的掉渣的名字的清风道童,把我带到了揽月阁外。

    按照字面上理解只是个阁楼,实际上却是一片占地十里方圆的建筑群,亭台楼阁清池廊榭倒也算雅致非常。

    别说区区千人,那高有千米分为百层的几十座楼阁足以容纳几十万人!

    咦!

    就快进入揽月阁范围时,我停了下来,疑惑道:“清风,这揽月阁怎么覆盖了防御阵法?本门各处我都没见有阵法开启啊。”

    清风恭敬地弯着腰,解释道:“回禀师叔祖,本门各处都有祖师爷亲手布置的阵法,集攻击、防御、隐匿、幻化、迷惑于一体,只不过以本门的名气,这些阵法平里是不用开启的。只是……”

    “只是什么?”

    “师叔祖,弟子带您进去便知。”

    这阵法由师父亲手布置,就算我有洞幽神目也不可能堪破,对于外人来说,要强进去就必须以力量强行攻入,不过没有不下于师父的修为那是想都别想的。

    反之,作为本门弟子掌握了开启阵法的手段,就算是小小的灵仙也进自由出入。

    清风只是简单的掐了几个指诀打出,便径直走了进去:“师叔祖,这里只是开启了防御阵式,您看那边……”

    轰隆隆……

    震天动地的巨响声把清风的声

    音掩盖了,强大的能量波动从不远处传来,放眼看去只见几百人在一处空地上斗得正欢。

    只是,任凭那强悍的仙力余波肆虐,却是连揽月阁的一根小草都伤不了!

    好高明的阵法!

    我形一展冲进混战之中,挥拳就砸,嘴里大叫道:“诸位兄弟,我来了,今天得好好打上一场才行。”

    突然!

    所有的仙力波动同时停滞,几百人纷纷停手从空中落下,我把晾在了半空。

    赤炎古怪地看着我,良久,大叫道:“兄弟们,把这家伙给我撂倒了再说,这口气咱都憋了几个月了。”

    呼啦……

    几百人嚷嚷着各种各样的口号,也没使用兵器,拳脚相加向我冲了过来。

    尽管没使用法宝不能发挥最强的战斗力,但这毕竟是几百个大罗金仙,不到一分钟时间,老子被揍趴下了。只不过他们也都有分寸,拳拳到不说,却没用仙力对体内部攻击,老子全一片青紫,脸上多了两个黑眼圈捂着脑袋蹲在地上。

    很解气地拍了几下巴掌,赤炎慢悠悠地走到我面前,蹲下来说道:“好了,兄弟们的火气也出了,你是不是该给大家一个解释了?”

    我心里又好气又好笑,气得是这些家伙可是立过誓跟我混的,竟然一阵群殴把老子揍趴下了,笑得是这些家伙够兄弟,当初没看走眼。

    虽然把我凑了一顿,但这至少说明他们不打算离开我,不过隐瞒这件事还是让他们有些不爽。

    随即,我支开了道童清风,竹桶倒豆般把事简略地说了一遍,末尾耸了耸肩膀苦笑道:“诸位兄弟,不是我不想跟你们说,而是……即非妖族,也非纯粹的人族,我该怎么跟大家说?”

    酒癫一双贼眼在我全上下转了几圈,嘿嘿怪笑道:“风兄弟,有酒么?有酒啥都好说,就算让老道把这条命卖给你也行。”

    “对对对!为了弥补咱们兄弟感上的创伤,你要请大家喝酒!”赤炎豪爽的大笑起来,众人也纷纷跟着起哄。

    突然间,??口升腾起一种说不出的感动,我心里暗暗想着,如果我换作是他们,能不能继续坚持跟这么一个老大在一起?

    没有答案!

    我用力了点着头,从剩下的存货里拿出一半,一瓶瓶好酒飞到众人手上,弹开瓶盖我举着酒瓶放声道:“兄弟们能如此信任我,风狂发自内心的感激、感动。今天我在这里向大家保证,从今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一荣俱荣,一辱俱辱,有我风狂的汤喝就少不了大家那一份!”

    一口干了大半瓶酒,周登沉声道:“风兄弟,当初大家愿意跟随你时,大部分都是为了还那份

    恩。但自从听了你那天说的话,兄弟们是为了以后的极乐逍遥跟你奋斗,恐怕这也是所有人毕生无法实现的最终目标吧?所以你是谁根本不重要,妖族也好,人族也罢,能把我们大家凝聚在一起,往那个目标迈进,你就是我们的老大!”

    这句话好象道出了所有兄弟的心声,一个个抬起头看向我,眸子里闪烁着慑人精光,强烈的战意扑面而来。

    赤炎收起酒瓶,问道:“兄弟,你这段时间到底在干什么?谈得怎么样了?到底什么时候咱们才开动?”

    开动?

    几方大佬早就把老子的将来给规划好了,根本不给我自己做决定的机会,我简单地把未来的计划说了一遍,只听得众人傻了眼。

    “这么说你要去天庭任职?”

    周登古怪地看了我一眼,苦笑道:“早知如此,当??们该回天庭的回天庭,到时还可以做个内应,

    唉……”

    当然了,未来的事谁也无法预料,千金难买早知道,不过现在也不算晚。

    五庄观和截教的门人有不少都在天庭任职,但是势力比起阐、人二教以及属于玉帝的势力,还有大有不如的,况且我也需要一批完全听命于自己的班底。所以,这些兄弟还是要带去天庭的,只不过这中间需要点时间,至少得等我站稳了脚跟才行。

    一群人席地而坐,各自说出自己心里的想法,以及对天庭的认知、未来的规划、势力发展条理等等,不知不觉就这么聊了好几个小时。

    “风狂,给本座滚出来!”

    喝声从遥远处传来,兄弟们停止训练之后那大阵也撤去了,声音自然不受阻挡的钻进耳朵里。

    众人脸色一变霍然站了起来,赤炎正准备跳脚大骂,一看到来人是谁,立马头也不回的转就跑:“诸位,风紧扯呼!风兄弟,

    这是你自己的私事,跟咱们兄弟可没关系,别说兄弟们不讲意气。”

    三道俏的影从天而降落在我对面数米外,三人相貌就八成相似,不正是截教的三霄姐妹么?

    “一群没意气的家伙,????个熊的!”我对着飞奔而去的数百人破口大骂。

    刚刚这番交谈下来,他们已经从我口中得知了不少事,其中就包括我除了几件先天灵宝之外,还把先天至宝借给别人的事。

    当然,大家也都知道截教跟我是同一战线的,就算三霄姐妹跟我有点私人恩怨,倒也不会搞出太离谱的事。如果真有生命危险,他们是万万不会闪人的,要不然还算什么荣辱于共的兄弟?

    我把剩下的小半瓶酒塞进储物戒指,很不爽地说道:“三位仙子出口伤人的本事还真不弱,我跟你们的恩怨好象几个月前就说清楚了,还来找我做什么?金蛟剪又不在我上,就算在我上,凭什么还给你?连多宝前辈都没说,你

    们倒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了。”

    大姐云霄脸色一寒,喝道:“何止是金蛟剪,你是那些先天宝物除了封天印,全都是出自我截教!”

    “那又怎么样?”

    我冷哼着看向她,微怒道:“难道这些宝物写了截教的名字?天生注定就属于你们?自己没本事弄丢了,还好意思这么大声说话?记住!求人就该有求人的觉悟,若不是比我多修炼那么多年,你敢这么跟我说话么?!”

    “混帐!”

    碧霄俏脸泛起怒气,衣裙无风自动,丝丝杀机隐现:“我截教上下,从不问对方份几何,只要有恩怨管他是普通凡人,或上圣至尊也万不惧怕之理,何况是你!”

    PS:晚上七点还会继续爆发么?兄弟们还有鲜花么?今天只涨了几朵花呢~~~唉~!

重要声明:小说《痞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