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05章 你要对我负责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贪杯和尚 书名:痞尊
    “我?我带你回仙界?”

    老子差点没晕死,指着自己的鼻子,我苦笑道:“美女,我一个小小地仙,你让我带你回仙界,开什么玩笑?况且,我跟你非亲非故,说白了,你都恨不得杀了我,老子可不会傻到帮仇人做事!”

    “可是……”

    “没有可是!从今往后咱们互不相识,要是真那么巧见到,连招呼也不用打了,OK?”

    “可是你在火域里面,你……”

    她那张漂亮的鹅蛋脸上浮起大片的红云,紧咬着嘴唇,声音几乎低不可闻:“你那样对我,除非我杀了你!”

    干!

    又要杀我?

    我眼睛一瞪,怒道:“首先,你杀

    不了我;其次,我还救过你,你这人怎么恩怨不分啊?就算不用你报恩,丫的还要杀我?你有什么搞错?!”

    她抿着抿嘴唇,低声喃喃道:“你救了我,我当然不能杀你,所以……所以……”

    “所以什么?你该不是要我赔偿吧?我救了你一命,懂不懂?”

    “可是你摸……”

    整张脸都变成了红绸布,好象终于鼓起了勇气,她咬紧牙关恨恨地低声说:“你摸过我,你要对我负责,我的体都被你看光了,难道就这么算了?你想一走了之么?”

    哎呀!

    这到底是上界还是20世纪初的中国啊?让别人负责这种话都能说出来?这是不是太老土了?

    我看怪物一样的看着她,举手做投降状,连声道:“好了好了,你别说了,OK?首先呢,那时候你要

    杀我,我那么做只是因为生气,我并不是真的想对你怎么样。其次,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摸你也是隔着层……那个什么摸的对不对?最后,你的体我可没看光,只是裙子没了,里面还有穿……”

    没等老子说完,她突然一把抓住我的手,把老子的手从领口塞了进去,而且是塞进一点东西没隔的地方!

    她根本不敢抬头,脸上红的快滴出血来,一字一顿地说道:“现在没有隔着东西了,你还想看我的体吗?那我把衣服脱了……”

    老子立马把手缩了回来,惊叫道:“你不怕我告你非礼?你对男人都是这样的?你这么随便老子可不会傻到负责,要找就找你第一个男人吧,真是的!”

    “你……”

    那是一种被污蔑、被伤害的屈辱目光,这次她很有勇气地抬着头,紧紧地盯着我,盯到老子心里发毛。

    泪水从眼角一滴滴

    落下来,她喃喃道:“我是随便的女人?你凭什么这么说?你看过我对别的男人这样?你这个混蛋,除了母亲之外,没有任何人碰过我的体,你这个畜生……呜……”

    对于一个浪的女人来说,当面说出她的浪,对方都会怒不可遏,更别说是对一个纯净的女人这么说。

    诚然,我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对她的了解少的可怜,甚至连她全名叫什么都不知道。

    但是心里有个声音在告诉我,她说的都是真的!

    有些东西不需要证据去证明,有些事说不出道理,就像对一个连续两次要杀死自己的女人,竟然出手相助一样。

    在火域按在她??口的那一刻,看到她的泪光,就连心里的怒火都被压了下去。

    离开巫神鉴之后,再一次从敖魁手里救下她,带着她到安全之处,又鬼使神差的跟她聊了那么久。

    好吧,我承认这个女人很特别,至少给我的感觉很特别,在火域里老子就对她有了点小心思。可是那点小心思绝对没有自己的小命重要,她的心思老子一点也摸不透,天知道会不会背后捅老子一刀?

    为了这条小命,只能放弃那点心思。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那是傻B才会做的事!

    只要老子愿意,牡丹多了去了,干嘛非得死在这朵牡丹下面?何况还是个冷冰冰地牡丹。

    思前想后老子还是觉得闪人为妙,立马跟她拉开点距离:“这个……好吧,就算我刚刚说错了,我道歉总行了吧?不过我是肯定不会负责的,我这人很怕死,而且我有老婆,还不止一个,你明白么?总之,我绝对不会留一个随时可能杀我的女人在边,再见…..”

    再见?

    再也别见了才对!

    拼着元神伤势还没好,施展了十倍增幅的流光化刀术,加上风雷双翅和云龙九现法,速度一瞬间提升到极限,不理会后面的叫喊声狼狈逃窜。

    她几天前被敖魁和手下几个妖怪震成重伤,尽管服下了丹药,可是那些丹药都是下品仙丹,用来治疗大罗金仙药力就有点不够了。所以,几天下来伤势也只好了两、三成,一直在跑路也没机会疗养,恢复速度非常缓慢。

    呼喊声越来越远,越来越弱,如果是全盛时期她铁定比我所有的增副还要快,以她现在的体状况却是不可能追上了。

    修为提升了一个大境界,这速度比以前快了上十倍以上,半个小时后已经在好几百万里之外。

    可是……

    “她伤还没好,如果遇到不怀好意的人怎么办?她那么看重自己的清白,也许真是那种很保守的女人,如果……”

    心里没有一点摆脱她的放松,反而充满了沉重和担忧。

    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受了侮辱的女人,因为羞愤上吊自杀的画面,她该不会……

    不行!

    我对她没感觉,我不会喜欢上一个口口声声要干掉自己的女人,绝对不会喜欢的,对吧?

    ????的,我问谁呢?

    算了,总不能见死不救吧?老子也不是没有心的人,就当是再救她一命,反正不会对她有感觉,只是有点内疚救她而已!

    前冲的形立马掉头,心里越想越担心她出事,疯狂向她所在的那个方向飞奔。

    半个小时后,从空中落了下来。

    灵识完全放开覆盖方圆数十万里,却没有她的气息。刚

    刚回头时没遇到,这就表示她没有追来,又不在先前我离开她的地方,那会去哪里?该不会是敖魁又追上来,把她给抓走了吧?

    “婉儿,你到底在哪……”

    我突然觉得好害怕她出事,可是我实在没有办法,我不知道她去哪了。

    敖魁!

    杀机疯狂地爆发开来,一定是他,他发现了我并没有对付婉儿的意思,所以一路尾随趁我们分开的时候把她抓走了!

    灵识锁定火龙神的方位,我抓住巨阙剑,全杀气勃发冷喝道:“妈列个B的,老子的女人也敢动,不把你全家杀光老子跟你姓!”

    说完,形一闪就要杀回火神

    “谁是你的女人?”一个轻飘飘地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婉

    ……”

    老子不由的吼出声来,可是当第一个刚冒出口立马发现不对劲,转过头,看到百余米外一棵大树后面走出个人来,不就是那个死女人么?

    她……

    借着大罗金仙阶的元神境界,收敛所有气息躲在树后面,就算老子的七色真神形成的灵识再强,又怎么可能找到她?

    我楞了好一会,尴尬地收起巨阙剑,扭头就走,老脸都他娘的丢尽了:“我这人有点精神分裂,刚刚也就开个玩笑,什么女人?我老婆还是仙界呢,就这样了,拜拜。”

    “你真的要走?不后悔?”她飞到我面前,脸上带着诡异的微笑,不过我更能看到刚哭过的泪痕。

    “我……”这句话让我很不确定,吞吞吐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我好象有点喜欢上你了,怎么办?”她

    低下头,脸上的冰冷渐渐消散。

    “我……”

    “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大哥死了,在这里我没有朋友,没有亲人。如果连你也离开,我……我不怕死,只是我好想回仙界,好想见到母亲……”

    一滴滴泪水从脸颊上滚下来,旧的泪痕上,又添了新的泪痕,让我心里不由的隐隐作痛。

    唉……

    对有感觉的女人,老子又何尝狠得下心?

    抬起手轻轻抹去她脸上的泪水,我低声道:“你以后还会不会要杀我?你不怕死,但是我很怕死,特别怕死在自己喜欢的人手里。”

    她深深地看了我一眼,一头扑进我怀里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诉说着在妖界这么多年的事。

    说她跟大哥在一起时遇到的

    种种危险,说大哥死了之后,她的孤立无援和内心无以复加恐惧,说她怎么从一个没见过世面没杀过一人的乖乖女,变成杀人如麻心狠手辣的女人。

    所有知道她拥有仙力的人,都必须杀死,只有这样才能保证自己活下去!

    听着她呜咽的声音,感受到她的无助、无奈和恐惧,这哪里还是杀人不眨眼的蛇蝎女人?根本就是个游离于生存与恐惧中的小女孩。

    体内一直提防着运行的仙力纷纷回归丹田,我慢慢推开她,牵着她的手说道:“跟我走,以后还会有危险,但是我保证,这些危险不会让你承担,除非我死了。”

    “不!所有的危险,我们两个一起承担,就像我和大哥一样。”

    “好!”

    心里的抑郁之气烟消云散,两个人手牵着手腾空而起……

    虽然婉儿伤势未愈,我带着她影响了速度,但比起灵仙后期时还是快了几倍,原本需要一年的行程,两个月后终于到了碧水宫。

    出乎意料的是霹雷不在飞烟岛上,跟我预料中完全一样。

    霹雷和两位长老疗伤结束后发现我没回来,自然从其他人知道我的留信,我当初离开时就跟其他人说过,要出去游历一段时间。事实上,以我当初灵仙后期的修为,在碧水宫这种势力的战斗中,几乎起不到太大作用,况且月珠一直在霹雷上。

    等了几天见我没回来,霹雷离开决定碧水宫开始向外扩张。

重要声明:小说《痞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