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7章 夙敌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贪杯和尚 书名:痞尊
    这队人马是精选的,各阶散仙都是整数,只有八劫散仙多出了一个人,正是眼前这个俊美的有点邪异的年轻人!

    只见他呼啦一声打开手中折扇,眯着眼睛盯着我,叹息道:“原本呢,本公子还想看你们全部死光光,然后再来收拾残局。这些仙器,还有明黄星和龙牙星的资源,也算是不错的收获了……可惜,你们干嘛不打了呢?只想着逃跑,真是丢脸啊!”

    “前辈是……”厉绝很恭敬地拱手行礼。

    傻子都看得出,年轻人是这群高手的老大,而这群人绝对不是任何一个大型门派能惹得起的。别说死伤惨重的大衍宗,就算是全盛时期,也不够人家塞牙缝的!

    十个九劫散仙啊!

    不过那年轻人好象没听到他的话,目光从他上转移到血影上,依然兀自说道:“要不这样吧,本公子当个看客,你们继续打,直到一方死完为止。

    然后……”

    “前辈!然后怎么样?”厉绝好象抓住了一线生机,急忙问道。

    “然后……”

    年轻人露出一抹极其邪的笑容,手里的折扇轻轻扇了几下:“然后我再杀死剩下的人,这样就轻松多了,不是么?”

    那笑容……

    我心里莫名其妙生出一种古怪的感觉,那笑容我绝对见过!

    可是,老子回忆着进入宇宙修真界的经历,自问从来不认识这种大人物,最多也就是在三个大门派之间晃悠。

    “你是谁?”我盯着年轻人问道。

    “我?”年轻人又向我这边飘了几里,邪笑道:“你是什么份?也配问被公子的名号?”

    “去死!”

    戮神箭催动到极限,足以对八劫散仙造成影响,手里的断水战刀把??力量和真元完美融合,形成一股全新的力量:“九龙破虚斩!”

    年轻人脸色大变,随手唤出一柄长有两米五的巨剑,兜头向我劈了下来!

    撤!

    老子直接撤去攻击,所有速度增幅提升到极限,形往后飞退百里之多,厉喝道:“韩麟!果然是你!”

    血影神色连变,惊道:“对!超过七劫散仙的气息,真元强度只有渡劫后期,还没有完全融合那个战族高手的能量!巨剑,这正是战族的武器形态,还有你发动攻击的气息!”

    说完,血影真元一动,一股妖异的紫色能量凝聚在双眸之中,爆而出,和那货刚刚所使用的能量极其相似!

    他就是韩麟!

    刚刚老子虽然没想到,但是那种眼神却非常熟悉,还有从他出现就一直看着我和血影,这才是最大的疑点!

    “韩麟?”那货很疑惑的样子,皱眉道:“你们已经疯了,韩麟是谁?本公子乃圣金宗当代二宗主的唯一嫡子何秋风,可不认识劳什么韩麟。”

    我冷冷一笑,喝道:“被老子毁去,你肯定是用了战族的某种密法,夺舍这何秋风的体。不用否认了,你的真元质,你的武器,这些都是证明,不是么?”

    就在这时,我耳边响起了那货的传音:“风狂,其实你还真是个人才,我如此伪装都被你看穿了。不过很可惜,单凭这个你根本揭发不了我,你拿我没办法。我韩麟不是那种赶尽杀绝的人,看在同是地球人类,又有夏家的关系份上,你归顺我,以前的事我既往不咎,否则……”

    “否则,你丫的今就杀了老子是吧?”我嘎嘎笑着起来,指着韩麟喝道:“如果传音也能录音,就凭刚刚你说的这些

    ,圣金宗不把你这杂碎抽筋扒皮才怪!”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韩麟漠然冷笑。

    “少主,他们到底是谁?”一个九劫散仙的语气带着一丝古怪,沉声道:“听起来少主好象和这两人认识,不知道少主能不能有个合理的解释呢?”

    “混帐!”

    韩麟脸色一寒,喝道:“你是什么份?也敢置疑本公子?”

    突然,他脸上的寒霜消散了几分,叹道:“离总管,我一时激动……唉!好吧,我就告诉你,我这功法是无意中所得,这一点连父亲大人都知道,连同巨剑也是那次的机缘所得之物。父亲大人深知前因后果,如果你还有疑问,还是直接去问他比较好,如果大宗主知道总管对我有所怀疑……”

    扑通!

    离总管脸色大变,当场单膝跪下,颤声道

    :“属下不敢!请公子饶恕属下不敬之罪!”

    韩麟很温和的把他搀扶起来,不过我相信,今天的事一过,这离总管肯定是死无葬之地。

    老子完蛋了。

    天知道韩麟这杂碎怎么就成了圣金宗二宗主的嫡子,那可是魔宗四大超级门派之一啊!

    我们之间的仇恨从他还是普通人时,就一直延续至今,从地球斗到宇宙修真界,他会放过老子才奇怪呢。

    就算真如他所说归顺,将来绝对是生不如死,打死我也不相信他是那种以德抱怨的‘好人’。除了对韩家至亲还有感,连夏家的人他都能伤害,更别说我这个敌了。

    恐怕我们的想法都差不多:恨不得让对方受尽人间一切酷刑,折磨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最终让对方魂飞魄散!

    我念头一转,呵呵

    笑道:“韩麟,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我离开‘老家’之前,已经找到了韩家所有人的所在,而且……”

    “不可能!他们……”

    韩麟眸子里闪过一丝震惊,急忙大喝出声,不过这几个字说出之后,怨毒地目光盯着我,喝道:“他们是谁我又不认识,你找到任何东西又干我何事?好了,别废话了,杀了他们。把这个说胡乱辱骂本公子的家伙留下小命,本公子要好好教训教训他。”

    尽管那两百高手有些人面露疑惑之色,不过有了离总管的前车之鉴,没有一个人在敢询问。更何况,这种事对于他们来说也没多大意义,毕竟超级门派跟残月门这类家族似的门派不同,他们又不是宗主的血亲,韩麟是谁对他们来说也不重要。

    随着韩麟一声令下,两百高阶散仙同时唤出法宝,他娘的竟然一水的下品仙器!

    我看到姓韩的??眼睛里闪过的一丝兴奋,我也看到了马上要发生的事,老子就算死也

    不愿被他抓住!

    “唉……这里还真是闹啊,可是……圣金宗什么时候开始独自行动,不顾四派之约对别的门派无故出手了?”

    清脆又不失幽雅地声音里,充满了鄙夷和一丝怒气,一道道影很突兀地出现在当场,总数将近百人。

    确切的说应该是93个人,除了用纱巾蒙面的女子只有渡劫中期修为之外,其他92人全部是高阶散仙。差点让老子掉了下巴的是,这92人之中连一个七劫散仙都看不到,除了50个八劫散仙,剩下42全部是我看不透的境界。

    其中左右守在女子旁边的两个,更是让我有种打心眼里感到恐惧地气息!

    韩麟神色大变,不过很快就恢复过来,很恭敬地躬行礼:“秋风见过仙子,不知仙子此行何事?有用得着秋风的地方尽管说,虽死不辞!”

    干!

    这女人是什么份?韩麟有着圣金宗二宗主唯一嫡子的背景,竟然还对她必恭必敬,事发展到现在已经完全超出了我能理解的极限!

    女子淡淡地摆了摆手,冷然道:“虽死不辞?这倒是不敢,不过,何公子还是离开的好,省得此事传到盟中对贵派不利,那等罪名可不是何公子担当得起的!”

    “仙子,您……”

    韩麟脸上泛红,显然是非常生气,不过还是憋住了火气,恭声道:“这些蝼蚁辱骂秋风,这可不是违背盟约私下造次,秋风只是要惩罚他们罢了,相比仙子不会为了这些蝼蚁阻拦吧?”

    “你丫的才是蝼蚁!你祖宗十八代都是蝼蚁!”老子跳起脚来,喝道:“韩麟,你他娘的别跟老子装B。蝼蚁?有种单挑试试,老子非宰了你这杂碎不可!”

    韩麟皱了皱眉头,指着我对那女子说道:“仙子,您可看到了,若是今天我不教训此人,我圣金宗颜

    面何存?”

    蒙面女子掩口轻笑,笑得韩麟几乎崩溃,这才说道:“好啊!何公子要教训他也未尝不可,不过……可不能借助手下之力,就像这位道友所说,你们单打独斗便是。”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韩麟终于忍不住了,脸色沉下来。

    “没什么意思。”

    女子丝毫不惧,淡淡的说道:“何秋风,你是什么份?若你是圣金宗下任宗主,倒是能和本宫说说话,以你现在的份,最好不要让我生气,否则你会很惨!”

    韩麟气得全直哆嗦,至少过了三分钟,才咬着牙拱手道:“秋风份卑微,无意冲撞仙子,今……今之事既然是仙子插手,这便算秋风自找没趣。后,仙子多多保重,切不可……”

    “混帐!”

    女子右边那个全

    笼罩在黑袍下的修士沉喝一声,一道掌印兜头拍了下去:“无知小儿,敢出言威胁仙子,你父亲何老儿没教过你么?!”

    那掌印初始只有普通手掌大小,不过转眼间,无尽的天地灵气不知从哪涌来,掌影瞬间覆盖了百里方圆,冷玄寒的气息冻彻骨髓!

    我灵识一扫,差点被吓死:远在几万里外的龙牙星上,连一点点灵气都没有了,这老家伙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几万里外整颗星球的天地灵气全部抽了个干净,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修为?简直是骇人听闻!

重要声明:小说《痞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