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3章 酷刑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贪杯和尚 书名:痞尊
    灵魂与元神本源剥离,他再也无力控制属于修士的天道血誓,因为如今他只是一个普通人的灵魂,又怎么沾染修士的能力?

    我看了泯一眼,低声道:“寂灭中期,还能让魔龙的小弟提升一些呢,就这么浪费了?”

    泯淡淡地笑了小,仿佛不着力一般的盯着那数以千计的铭牌,喃喃道:“抽取精元和元神本源,留下灵魂给我处置。”

    化冥!

    对这种人老子不会有一丝怜悯,左手按在他头顶上,右手取出了锁元瓶,大量的本命精元被灌入瓶子里。

    魔龙的实力提升慢原因就是本命精元奇缺,初期还能带着一票小子到外面讨野食,后来琴酝星象样的修士都被抢过来了,哪里还有什么精元给我们用?

    那些低阶修士的精元吸了也是白吸,驳杂的真元有害无利,要想

    提升突破,灌输的精元最好就是在一个小品阶上下。所以呢,阳痿炼制的锁元瓶也有很多种,从最低的只能算下品灵器的,到三个最珍贵的初品仙器级别锁元瓶,分别能收取从元婴初期到大成后期的本命精元。

    老子上的锁元瓶足有一千个,只可惜,大部分都是中、下品级别的,毕竟魔龙的小家伙们最强的也才空冥期,我们需要的也是相对低阶的精元。

    不到三分钟,鼎泰一精元全部进了锁元瓶,连同元神之力也被抽了个干净,只留下跟普通人一样的灵魂。这样一来,就算解开制他也拿鼎塬这帮人没办法了。

    毫无目标发动了几次戮神箭,把从鼎泰那抽取的元神之力消耗干净。

    这货的修为太差了,元神之力和我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老子愿不要,也不会把那种层次的垃圾元神之力放在七色真神里。

    从一个高高在上的修士突然变成了普通人,当我顺手帮他解开制时,那货

    竟然当场嚎啕大哭起来。

    可惜,他的哭声感化不了任何人,在场每个人都恨不得他早点死哩!

    鼎塬脸色铁青,抬手一掌就要劈下去,我一把拉住他:“前辈,这种欺师叛祖的杂碎,一掌劈死不是太便宜他了么?”

    血影冷飕飕地笑了几声,胼指如飞在他上点了几下:“痛感增加百倍,够这小??受得了!”

    “如果不是你,爷爷不会死,这是替爷爷还的。”随着泯平淡地声音飘出,鼎泰十根手指齐根而断。

    啊……

    百倍痛感下,凄厉地惨叫声伴着十道血泉喷出,整个大里回着鼎泰的声音。

    “如果不是你,残月门不会弄到今天这种局面,千年经营毁于一旦,这是替本门祖宗还的。”

    泯的语气依然平静,没有任何杀机,在更加凄惨的尖厉嘶叫中,鼎泰的两只脚被砍了下来。

    “如果不是你,世上没有泯,只会多出个鼎天,这是替死去的鼎天还的。”两只手掌齐腕被切了下来。

    鼎泰脸色一片青白,蜷缩着体像只大虾般在地上打滚,可能是百倍痛感的作用,眼角两边已经裂开了血痕,血珠子顺眼双颊滚下来。

    声嘶力竭,他叫不声太大的声音了,喉咙撕裂后溢出的丝丝鲜血,从嘴角一点点漾出来,形如厉鬼!

    “如果不是你,绿萼不会死,我们会很开心的在一起,这是替绿萼还的。”从膝盖处以下,鼎泰两条腿子被剁了下来。

    “不过呢,如果不是你,我也不可能有三位生死之交的好兄弟。”泯的笑容里多了一丝真正的温柔,再次扬起手中的长剑。

    “可是……”我拉住他的手臂,苦笑道:“

    认了三个兄弟你还不开心?拿他出气?”

    泯摇头轻笑,轻轻拨开我的手,一剑把鼎泰的双条胳膊从肩膀处削下来,这才说道:“认识了兄弟当然开心,但若不是他,我们兄弟又岂会几十年东躲西藏?大可以放心的在天御城喝酒,不是么?他,罪恶累累,罄竹难书,即便是对的事,放在他行也是错。”

    “说得好!”

    鼎塬用力了拍手,从泯手里躲过长剑,厉喝道:“欺师灭祖,出卖师门,勾结外贼,残害手足,任何一条都够你死一万次!这是替老子30多年被你这小崽子使唤还的!”

    长剑斩落下去,鼎泰当场变成一截香肠,两条大腿被砍了下来,四肢全断,不就是截香肠么?

    我从鼎塬手里拿过剑,一笑:“当年某人还对老子的妹妹无礼,这是替人儿还的。”

    这次没有泯和鼎塬那些明显地伤痕,剑尖很温

    柔的在他*走了一遭,一团血糊糊的狗玩意被切了下来,??旁边多了截小香肠。已经痛昏过去的杂碎竟然奇迹的醒过来,叫的比以前更欢的。

    泯淡然一笑,抓过长剑体一旋,借着这一旋之力,鼎泰的脖子上多了条红痕。

    泯右手呈爪状往鼎泰的脑袋上一探,一缕青色被他抓在掌心,取出一支玉瓶把青气??,自言自语般微笑着说:“幸好有先见之明,跟阳威兄弟要了个玄天化魂樽,要不然还没地方装这魂魄哩。那去给太祖爷爷发落,用真火慢慢熬上几千年才好……”

    血影和我对视一眼,后背突然升起一股寒意。

    咱们对敌人也算狠的了,恶毒的手段早就用过很多种,不过用那些手段的时候也都是凶神恶煞的样子,哪像他这样‘温和’的微笑着,说出那种惨绝人寰的酷刑?

    不过呢,对鼎泰这种坏到骨髓里的杂碎,不管用什么酷刑都没不算狠毒,这货已经不能被称为人了。

    处理完鼎泰的魂魄,泯随手一团真火把尸体烧了个干净。

    然后,我们兄弟三个,连同鼎塬、鼎垒、鼎垲以及所有达到渡劫期修为的高手,直接以虚空飞行的方式向明黄星进发。另外吩咐留守处理残月皇城和天御城残局的鼎家嫡系,告诉他们几天后阳痿会带人过来,务必和平相处等等。

    残月门、天怒门、大衍宗。

    三个门派的地盘呈犄角之势,占据着这么一片星空,通过传送阵倒是可以去到彼此的修真星球,但是资源星就不同了。

    任何一个门派的资源星上,都只有本门的传送阵才能进入,要不然还不有一大堆人往资源星上去啊?

    三个高阶散仙,十个渡劫期和六劫散仙,加上我们一共十六人。

    我心里就那么一直悬着粉音阁的事,觉得事并不简单,没时

    间跟他们浪费,刚离开潜霆星包裹着整个星球环环相扣的大阵,说道:“目标就是明黄星,大家就不用同行了,各自用最快的速度过去还省点工夫。”

    “你?”

    鼎塬古怪地看了看我,随即又苦笑道:“看来风小友不止的战力惊人,瞬移速度也非同阶修士可比了,那我们就先走一步吧。”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目光扫过血影和泯,对他们点了点头,尽管没说话,彼此也能感受这个目光的意思??兄弟珍重,保护好自己!

    瞬移!

    光影一闪,老子已经出现在八万里之外,凭借着两百多倍于同阶修士的真元,我一边把极品灵石当糖豆似的吃下去,一边疯狂地发动瞬移。

    明黄星,老子来了!

    残月门的老家伙都顶住啊!

    真要是遇到祸事,你们死了事小,关键没了你们老子怎么对付得了那些对手撒?

    原本就处于犄角之势的一片星域,以我的瞬移速度,最多十个小时就能到达,而鼎塬远超过我的瞬移距离,更是把时间缩短到三个小时之内!

    瞬移本是不存在时间差的,从发动,到抵达另一端,几乎没有间隔。

    真正浪费时间的是两次瞬移之间的间隔,你要引动真元,要施展心诀,这些都要时间。所以一次的瞬移距离远近,就关系到长途跋涉中的总体速度,瞬移距离越远速度也就越快,毕竟高手一次瞬移动就抵的上你几次,也就省下了这几次瞬移的时间差。

    虚空中,那颗深黄色的星球,从看不见到闪烁着细碎的光芒,又从依稀的星光不断增大,直到最后一次距离星球三万里处停下来,已经能遮住半片星空。

    直径超过两万公里的明黄星,和它的名字一样,总体呈黄色

    。不过这并不代表它是黄沙遍地的荒芜星球,而是因为这里的植被主要是以黄色为主,反正在这无边宇宙中奇怪的事物太多,黄色植物又什么好奇怪的?

    尽可能的隐匿了气息,灵识瞬间发散到三万里之外,星球表面和内部都有气息传来,但是从这些气息可以猜测到,并没有和我想象那样发生意外!

    “难道是我太多疑了?”

    我兀自站在虚空中,皱着眉头狠狠往脑袋上拍了几下,喃喃道:“还真他娘的出鬼了!粉音阁的人跑个精光,不光天御城是这样,其他所有城池里的粉音阁都没人,野鸡也玩罢工么?”

    想再多也没用,老子又不是大衍宗宗主肚子里的蛔虫,索一个瞬移到了星球表面往距离最近的修士奔去。

    渡劫后期的修为,还是个女人,老子也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

    反正残月门的核心绝大多数都是鼎家的

    人,只有极少数是拉拢来的外姓高手,不过这些闲散修士并不存在真正的绝顶高手。

    如果真有高阶散仙级别的散修,他们要投奔也会选那几个超级门派不是?人家待遇可就比大型门派强得多了。

    那相貌清秀甜美的小妞一见到我,马上停下疯狂搜刮药材的活计,很郑重地拱手为礼:“风道友,三个时辰前就从叔爷那得来消息,说潜霆星之事已然解决,鼎媛再次谢过道友。”

    PS:推荐和尚另一本百万字完本小说《剑霸三界》,绝对好看!!

重要声明:小说《痞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