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58章 红尘洗心曲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贪杯和尚 书名:痞尊
    一张古琴放在凉亭中央的石桌上,鼎雷和林妍微笑着坐在一旁,泯双手按在古琴上,脸上带着古怪的神色。

    阳痿大概也看出他神色古怪,这次倒没有大呼小叫,很安静地站在旁边。

    跟鼎雷夫妇行了个礼,我和血影也站到了一旁,静静地盯着泯,整个小院里再也没有一丝声音。

    “天儿,弹你最拿手的那曲晓风残月吗?”林妍压低了声音,好象深怕破坏了周围的宁谧。

    泯依然没有说话,出神地看着虚无的某一处,眼神迷离的不存在焦点。

    丝丝雾气在眸子里散开,他终于把目光移到古琴上,双手不着力的轻轻扶向琴弦,一缕悠扬的琴音漾开来。

    老子对乐器的了解无限接近于零,毫不夸张的说,这是我第一次听人弹琴,我也从不认为自己对音乐有天赋。

    按道理来说,像我这种人,阳痿和血影也算上,是不可能听懂琴音里蕴涵的意境的。

    这和修士的能力没任何关系,泯也没有用真元弹奏,那九凤琴更不是什么法宝,抛出修士的份就是普通的乐器演奏。

    乐器演奏对于泯来说,就是显示他在古琴上的音乐造诣,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就是对古琴乐曲的欣赏能力。那么,老子有什么欣赏能力?唱歌能听出一点好坏还差不多,毕竟唱歌是歌词,这古琴的琴音代表啥意思咱就不懂了。

    然而,现实和想象往往存在着对立的差距!

    当泯的琴音刚出现时,我莫名其妙的就听懂了,而且我敢肯定这不是对乐曲的天赋,而是源自于泯!

    也就是说,只有泯弹的我才能听懂,换其他人咱就两眼一摸黑了。唯一能解释这种况的,只能说泯的琴艺太高明了,能让一个不懂琴曲的人听懂,这跟修士份关系并不大。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那首晓风残月。

    琴音给人一种如沐风的感觉,正如我第一次见到泯时,他给我的感觉一样。舒缓、柔和、充满了淳朴温柔的气息,在耳边回的音律,更像是佛家劝人向善的朗朗偈语。

    这不是什么晓风残月,而是他自己编出来的琴曲,说的就是他自己!

    突然间,我就这么有了个肯定的答案,当我看向血影和阳痿时,他们也正看着我,那眼神告诉我,他们的感觉和我一模一样!

    遽然!

    琴音凭空拔高几分,一种莫可名状的感知席卷全

    欢笑!

    开心!

    激动!

    还有一丝从未有所的,喜悦和羞涩融合的绪,就像见到初恋人的第一面似的。

    “他在回忆和绿萼初见的景。”血影的传音在我耳边响起。

    琴音在小院里飘飘,尽管以我们的心神修为不会被音律所影响,但是却不知不觉的有些沉湎于场景之中,和泯一起分享着他的快乐。

    不带有丝毫能量的琴音,况且这普普通通的九凤琴根本承受不了一丝真元。

    然而,神奇的一幕却出现在众人眼前!

    那片池塘中的莲荷纷纷摇曳起来,一片片莲叶快速舒展,一个个??从绿茎上生出来,一朵朵或红、或白、或紫的莲花竞相绽放。

    一株株柔弱地小草从地下探出头,以眼可见的速度生长着。

    整个小院里的植物好象疯了,不管是已经长成的大树,还

    是凭空生长出来到小草、花株、灌木,纷纷枝叶繁茂,花团锦簇,小院在短短不到一分钟内变成了彩色的海洋。

    那浓郁的蕴涵无限生机的绿,那鲜艳如正在燃烧的红,那璀璨如宝石的紫,那黝亮如珍珠的黑,各种色彩混合着馥郁的花香,把小院变成了仙境一般!

    这些,草木妖族可以做到,修炼木属功法的修士也能做到,但是不使用任何能量的况下,天底下绝对没有人可以做到!

    神乎其技,除了用神迹来形容,以我的见闻根本解释不了眼前的一切!

    四个人全部被惊呆了。

    就在这时,泯脸上温柔地仿佛看着人的笑容,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转变成一抹绝望、凄厉、愤怒和痛苦的神色。

    琴音抒发着他的感,原本的快乐消失的一干二净,忧伤而愤怒的曲调时而如怨妇低泣,时而又如金戈铁马,充满了凛冽之

    极的杀气!

    绪莫名的被感染,老子只觉得??口堵得厉害,很像找个人海扁一顿发泄。

    神奇地一幕再次出现!

    伴随着泯的琴音激变,花香消失,所有的花朵瞬间枯萎死去,绿叶枯黄,随风飘落,还没落地就化成齑粉与泥土混合成一片。

    生机在不到三秒内被完全抹杀,瑟瑟冷风在小院里发出低声的呜咽,就像寒冬正隆,万物凋零。

    琴音变地低靡起来,颤抖着,??着,除了悲伤和愤怒,又多了三分深深地思念。在这充满负面绪的琴音中,还蕴涵着几乎不可察觉的一丝温暖,就像冬天的死寂里,还有对天的向往。

    我知道,这是仅剩的兄弟之和对父母的亲,如果连这一丝温也消失,泯就会变成一个不折不扣的魔王??泯灭人,惟杀而已!

    噗……

    琴音嘎然而止,泯仰天一口鲜血喷出两米多高,神顿时萎靡下去,就跟受了重伤濒临死亡一样!

    我大惊失色,连忙冲上去扶住他,灵识迅速扫遍他全,试图寻找到病源。

    可是,我再次被吓了个半死!

    元神之力消耗了将近七成,可是我明明没感受到元神之力,这一点他绝对瞒不过我,到底是什么让他消耗了这么多元神之力呢?

    老子没时间去管这些,只知道另一点更重要的发现??他的心境修为在这短短不到十分钟内,从大成后期顶峰,突破到了渡劫中期!

    泯依然微笑着,感激地看着我,却有拨开我的手,微笑道:“风狂,我这首自创的红尘洗心曲不难听吧?”

    红尘洗心曲!

    我摇头苦笑,低声道:“你自创的?你自创了一首可以在几分钟内,把心境修为提升两个小品阶,更是突破了大境界的琴曲?只是一首琴曲?你……泯,你是个天才,不!天才不足以形容,应该是怪胎才对!”

    泯楞住了,所有人也都楞住了,然后想当然的就是在场的五个人,包括泯自己在内都把灵识扫向这具体。

    良久,阳痿捂着嘴巴,喃喃道:“妈呀!几分钟?两个品阶?一个大境界跨越?就算融合天道感悟,比这速度也慢了不知多少倍……这还是人么?”

    “我教你。”

    泯回过神来,微笑着看向阳痿,又看了看我们:“我教你们弹这首红尘洗心曲,怎么样?”

    不学的是傻B!

    这件事在五分钟后就传到鼎玄耳中,老家伙直接撞碎了小院的阵法,带着一群心腹至亲冲过来。

    一枚据说珍贵到无可比拟,专门修复心神创伤的丹药,被泯服用下去。

    补充心神之力,修复心神损伤,这种丹药绝对称得上珍贵,因为到目前为止,我还没见过一颗能补充心神消耗的丹药!

    两个小时后,泯消耗的元神之力完全恢复,趁着这两个小时时间,残月门上下发疯似的打造了几百张古琴。

    就在这小院里,除了鼎家的人和我们兄弟几个,其他由残月门控制的门人绝对不敢靠近,否则立马就被干掉!

    几百个修士面前放着石桌,石桌上放着古琴,开始跟泯学这首红尘洗心曲。

    有的本就会弹琴的还好一些,像血影、阳痿我们三个,还有残月门里九成的人,压根连最基本的琴技都不会,只能从最简单的基础知识学起。

    于是乎,这片被一个极强阵法覆盖隔绝的区域

    里,在连续半个月内响起了或悠扬,或刺耳之至的琴音……

    不管是本来就会弹琴的,还是我们这些通过半个月苦练,凭借修士的锐敏感知,已经算是琴术高手的新人,全部都把红尘洗心曲学了个通透,甚至里面每一段所包含的感,就能读懂并完全演绎出来。

    不过很可惜,没有任何一个人有半点突破,心神之力也没有一点消耗。

    反倒是泯,这段时间教我们学琴,不止一次的沉浸于回忆之中,心神修为再次从渡劫中期初境,提升到渡劫中期中境!

    这一点也容易理解,就跟服用某些丹药增强修为是一个道理,第一次吃的时候修为增长很明显,再吃下去增强的幅度就明显少得多了,很象药理里面的抗药

    然而,他后来也不会像第一次那样,当场吐血心神之力大损了,只是每次弹完有点累,需要休息一段时间。

    不管怎么说,即便是这半个月的提升幅度,也已经让人大跌眼镜了。

    半个月之后小院又重新修建,那些火急火燎打造的古琴,被鼎玄一气之下全部砸了个稀巴烂,再也没有人学这首惊世骇俗的红尘洗心曲。因为大家都知道,这玩意就跟我的元神法诀一样,只适合于一个人,别人就算学了也是白搭,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来悬空星之前阳痿还拿泯说事,说他修为在我们四个里面最低,他能来悬空星自己也能来。

    如今他连个都不放了,泯被鼎玄殷勤地安排到密室里修炼,甚至有爷爷辈的高手为他护法。心神修为达到了,多则两个月,少则一个月,等他出来之后就是真正的渡劫中期高手,阳痿就成了我们四个里面最差的。

    至于我,虽然也是渡劫初期,恐怕实际战斗力是他们三个加起来也比不上的,阳痿总不敢拿我说事吧?

    PS:兄弟们,有花的快砸一下吧,停涨了,痛苦啊~~

    ~~

重要声明:小说《痞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