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3章 狡诈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贪杯和尚 书名:痞尊
    鼎雷十多个儿子,除去那些要能力没能力,要修炼天赋没修炼天赋,只懂得吃喝享乐的废物之外,鼎武、鼎泰、鼎天三人成了角逐人选。

    鼎泰在众兄弟里排行老大,修炼天赋倒是一般,足足六百年也才达到寂灭中期,但是在家族生意和整个天御城的管理能力方面无人能及。不过,用鼎武的话来说,这货就是个混帐王八蛋,城府极深,行事手段集卑鄙、下流、无耻、龌龊于一,人品更是一无是处。

    鼎武排行第七,四百年达到寂灭初期,修炼资质还算不错。

    尽管他把自己说成怎么怎么样,不过老子倒也是猜个**不离十,他得到鼎岩的器重主要是溜须拍马、装可怜、扳无辜等等这些不入流的手段。不过呢,这鼎岩也就吃这,对这个孙子喜欢的不得了。

    最后是鼎天,一个真正的天才,在众兄弟中排行最后,以短短两百年之期,修为突破到惊世骇俗的寂灭后期。这种修炼速度在整个修真界

    也不多见,绝对是万中无一的奇才!

    说到这个最小的弟弟,鼎武的脸色很难看,苦笑道:“风老弟,说真的,我一点也不想和鼎天竞争,因为在他面前我毫无胜算,而且这心里还七上八下的。”

    我心里一惊,小心问道:“大哥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是做过……”

    “不不不!”

    鼎武连连摆手,摇头道:“风老弟以为我的做了什么亏心事,这才心里七上八下?唉……不说了,你见了鼎天就知道,他是一个让人佩服的人,也只有老大那个没心没肺的种才会屡次对老小下黑手。”

    突然间,我对这个鼎天有了兴趣,一个让对手佩服的人,绝对不仅仅因为他的个天才这么简单。那么,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禀报三位主人,鼎泰少爷求见。”脆生生地声音在客厅外响起,一个老子压根不知道名字的婢女站在门口。

    鼎泰?

    他来见老子干什么?老子跟他又没有交,而且他不可能不知道我和鼎武的关系,也许心里不那么合拍,但是在外界看来我们是一体的啊!

    鼎武冷冷一笑,声道:“我这大哥还真是神出鬼没,主意都打到风老弟头上来了,不过三位老弟经过墨雨草原一战,怕是整个残月门也传遍了。”

    说到这里,他站起来微微拱手:“三位老弟,我这就先走了,不耽误老大和你们见面了。”

    干!

    来这一手试老子?

    我连忙微笑道还礼,指着客厅旁的暗室:“大哥,我们可是一边的人,你这一走不是让我难堪么?如果不嫌简陋,不妨到暗室里旁听如何?暗室有阵法隐匿,以他寂灭中期的修为怕是看不透的。”

    “这……”鼎武面露犹豫,装B问道:“这合适吗?”

    “没什么不合适的,大哥还怕兄弟害你不成?”

    “好!好兄弟!”

    鼎武大笑一声,拍了拍我的肩膀,转一闪到了暗室里面。

    另一边,那原本就是由鼎武送来,跟他关系匪浅的婢女一见他进了暗室,立刻转向外走去,自然是迎接鼎泰。

    明月斋完全由鼎武安排给我,外人中,也只有他来去自如,这鼎泰就不可能了。

    一直默不作声,乖巧地站在我旁边的人儿悄悄拉了下我的衣襟,低声道:“哥哥,人儿要回避吗?”

    这小丫头,就是一个鬼灵精!

    不愧是公主出,尽管年龄很小,她也知道鼎武是什么一

    边的,见了面也没什么不妥,可是这鼎泰明显就是外人,还是不让他知道太多。

    我牵着她由微弱地灵力形成的,冷冰冰地小手,柔声道:“小妹,没关系的,反正这事早迟也会传出去,鬼修又是被划分到魔宗一脉,没什么大不了的事。”

    “哈哈……风老弟,血老弟,阳老弟,三位大名我可是早就耳闻,可惜公务缠直到今才来拜会,真是惭愧啊!”

    我这边话刚落音,充满豪气的声音从外面传来,紧接着,一个形瘦高,相貌极其英俊的年轻人远远拱手走进了客厅。

    鼎武说这货最不是东西,不过从这第一印象来看,和他说的并不相同。

    说话的语气和举动尽管有点夸张,非常圆滑老练,但是从他神里看不出半点邪之气,仿佛这番话完全是发自内心的,只是用一些夸张的词语加以修饰而已。

    一番寒暄之后

    ,坐定。

    婢女送上了茶水之后,血影先开口道:“鼎泰少爷万金之躯,份高贵,我们兄弟份卑微,如何敢劳您亲来。若是有任何吩咐,直接让下人传个话便可。”

    血影这番话就不简单了,他故意表示出我们并不知道鼎泰前来的目的,以为只是普通的见个面认识一下,或者是有见得光的小事需要我们出手。

    如果鼎泰不马上说明来意,就会给人一种小偷小摸的印象,还不如趁早挑明来得痛快。

    鼎泰眸子里明显一滞,很快,那点绪一扫而空,哈哈笑道:“血影老弟,普通的小事怎会劳烦你们?三位老弟如今在血令一系,乃至整个残月门,那都是炙手可的青年才俊呢,前途端得不可限量。”

    “这……大少爷过奖了!”

    我‘不好意思’的微笑着,拱手道:“看来大少爷有要事商量,不过,我兄弟三人实力有

    限得很,若是真正的大事怕就有心无力了,望大少爷见谅。”

    鼎泰抿了口茶水,不紧不慢地把茶杯放在茶几上,这才淡淡地说道:“也没什么大事,相信三位老弟有能力胜任。此次老小回来相比三位已有耳闻吧?咱自家兄弟可能会来一场小小的交流,倒是不希望有外人插手,伤了我们亲兄弟之间的感。所以呢……嗯,希望三位小兄弟能置事外,鼎泰自有重谢。”

    亲兄弟之间的‘小小交流’?

    不希望外人插手伤了亲兄弟之间的感

    他说这番话时我能真切的感受到,那浓浓地化不开的亲,但是,我更知道他根本就是在放

    突然!

    我觉得这个人不简单,刚开始还对鼎武的话有所怀疑,现在反而觉得鼎武低估了他。一个人说谎不难,但是能把谎言说成真实,让你感觉到完全是真的,里面搀杂的感更是

    让你不得不相信,这就非常有难度了。

    至少,这一点是我做不到的,老子就算说假话,也不可能带着那种让人无法怀疑的感

    如果不是早就知道他们兄弟三人的竞争,甚至暗地里为了竞争不惜下黑手,还真被他的‘深意重’给骗过去了。这货太厉害了,除非早就知道真假,否则从他的话里你根本得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不知道他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我开始有点犹豫到底该不该和这种人为敌。

    诚然,鼎武有血令令主鼎岩做靠山,鼎天本就是个天才,又得到父亲的大力提携,这两兄弟看起来都比鼎泰强得多。可是作为管理天御城各种事务的人,他的关系肯定不弱,最重要的是这种笑里藏刀的家伙,一旦成了他的敌人,所受的威胁也远比对立于鼎武和鼎天要大得多!

    从鼎武的话里已经可以听出来,他们兄弟之间的竞争是一直都有的,但是就连鼎武也佩服的鼎天,作为兄弟他

    鼎泰都能下得了黑手,这已经不属于正常的竞争了。

    一个为了个人利益泯灭人的人,一个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对亲人都可以下黑手搞暗算的人,绝对是最可怕的敌人。为了对付敌人,他会采取你想都不敢想的手段,这才是我最顾忌的,这种畜生比韩麟都要可怕一万倍!

    不行!

    如果我跟他搞到一块,得罪了鼎武事小,肯定会让鼎岩觉得老子不够忠诚,立马被划分到墙头草的行列,到时候再想有所作为也就难了。

    反正老子不出这天御城,几十年后这修为也就上去了。

    一旦老子有了渡劫期的修为,就算对上鼎岩老子都不怕,还怕你一个小小寂灭中期菜鸟的报复么?

    打定了主意,我呵呵笑道:“这个嘛……大少爷兄弟之间的感小弟自然不便插手,说出去我们兄弟还不被人笑话么?其实就算大少爷不说

    ,我们兄弟也知道怎么做,这事我就答应了大少爷。”

    鼎泰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良久,才点头一笑,取出枚储物戒指塞进我手里,拱手道:“如此,兄弟我这便告辞了,希望三位小兄弟能信守承诺,要不然……”

    他微笑着把手放在我旁边的人儿头上,轻轻地抚摩了一下:“好可的小姑娘,听说她是风老弟的妹妹吧?嗯……兄弟这便告辞了,此事一了,我们兄弟还是多多亲近才是。”

    “大少爷慢走。”我拱手回礼。

    覆盖着明月斋的大阵微微一动,灵识见他已经离开,我眯着眼睛冷声道:“草你妈的,敢用小妹威胁老子,鼎泰,你死定了!别让老子找到机会,总有一天让你生不如死!”

    血影和阳痿全杀气盈然,这些天的相处下来,就连阳痿这坯子对人儿也不像以前那样,真正把这个世可怜的小丫头当成了妹妹看待。

    鼎泰的威胁显而易见,换作在地球上,怕是老子早就出手把他给废了。

    只是在这里不行,有这么多人知道鼎泰来明月斋,如果他出了事,老子的结果只有死路一条。

    人儿是我妹妹的事只有明月斋里的人知道,最多也就是这些婢女告诉了鼎岩和鼎武,鼎泰应该是不可能知道的。所以说,这些被鼎武视为心腹的婢女里面有鼎泰的人,他只要一出事立马会被捅出去!

重要声明:小说《痞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