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沈家姊妹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苏寞 书名:沉香如屑
    沈老爷咳嗽一声,脸上的灰白已经退了下去:“这是我的长女怡君了。怡君,这位是唐周唐公子,这位颜淡姑娘是唐公子的同门师妹。”

    沈怡君走到桌边,死死地盯着唐周:“原来是你?你昨晚鬼鬼祟祟地在我家里做什么?”

    颜淡很艳羡,她要是也能这样嚣张地和唐周说话就好了,可惜她还不敢。

    沈老爷立刻来打圆场:“怡君,唐公子是客,你怎么说话的?”

    唐周淡淡道:“昨晚我听见一阵哭声,觉得这声音很熟悉,就循声过去看看,结果看见了那位凌虚子前辈,还有令嫒。”

    沈老爷看着自己的长女,怒道:“现在唐公子说明白了,这样你可放心了?”

    颜淡看看沈老爷,又看看沈怡君,心中总觉得有什么不太对劲的地方,至于到底是哪里不对,一时又想不出来。只见沈怡君突然看了过来,眼神还是很凶狠:“我们沈家没什么可以招待两位的,不如及早离开吧。”

    沈老爷气得直跺脚:“住口!你你你……真是要气死我了!”

    沈怡君冷冷地回望过去,然后嘴角一动,露出一丝古怪的笑,转走出了花厅。

    颜淡支着下巴,悄悄凑过去轻声说:“唐周,你昨晚对这位沈小姐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她看你的眼神很凶呦。”

    唐周斜斜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沈老爷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勉强笑道:“二位,当真是……招待不周,招待不周啊。”他搓搓手,像是在努力措词:“怡君她从小就孤僻,子冷漠了些,也都是怪我这个父亲没有看好她。”

    唐周微微一笑:“其实也没什么,沈老爷,我看也差不多也该办正事了。只是要驱除鬼气,最好的时机是在正午,那时候也是一天中阳气最盛的时候。从现在到正午,什么人都不能靠近庭院。”

    沈老爷点了点头:“不知唐公子还要什么东西?我马上让下人准备去。”

    唐周淡淡道:“有我师妹帮忙就够了。”

    颜淡立刻警惕地看着唐周。她现在被封了大半妖法,剩下的那一点可谓宝贵至极,半分都不能浪费在他上。

    两人沿着长廊折转回庭院,一路之上果真再没有看见一个人影,可见是沈老爷吩咐过的。唐周突然问了一句:“你平会去葬花么?”

    颜淡用一副被呛到的表看着他:“难道你昨晚见过女鬼葬花不成?这里的怨灵都很弱,根本不会化成鬼怪,更不会成形让你看到。而且,这种凡尘女子会做的伤悲秋的事,我肯定是不会做的。”

    唐周轻喟道:“葬花的是个男子。若是女子这样做,我自然不会问你的。”

    颜淡一下子就听出他话里带的刺,轻声嘀咕一句:“既然是男子,你怎么不问自己……”她走了两步,突然问:“难道,是沈老爷?”

    唐周轻轻嗯了一声。

    颜淡摇摇手指:“我现在可以给你两个主意。第一,从现在开始,不论觉察到什么异样,都当作没瞧见,驱完鬼气后立刻就走人。这是最方便的一条路,也最为稳妥。第二,拖延些时,有些事只要有人做过,总会有痕迹留下,也终会有水落石出的一。这条路最为凶险,可能你还没摸到真相,就已经没命了。所以我觉得还是第一条路比较好走。”

    “我也觉得还是第一条路比较好。”一个冷冰冰的声音突然飘来。颜淡连忙往后退了一步。唐周看着前方,只见庭院外的月洞门边倚着一个窈窕的女子影,面色沉郁,眼中隐约凶狠,正是沈怡君。

    沈怡君嘴角一牵,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靠近这里的都已经是活死人了,难道你们还想变成真正的死人?”

    唐周看着沈怡君的背影消失在长廊尽头,手指叩着剑鞘,突然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大步往庭院走去。一切谜题,都是在这里开始,也必将在这里找到蛛丝马迹。

    颜淡突然抬手拉住他的衣袖,轻声道:“你先等一等。”

    唐周低头看她:“什么?”

    她悠悠然道:“我们先来想想沈姑娘的用意为何。她之前在花厅时候,就已经说过让我们离开这里的话。现在又特地过来再说一遍,而且还是要瞒着沈老爷专程等在这里。所以,可以想得出,她一定知道其中的奥妙之处,只是不能说出来。那么这宅子里的秘密必定很是了不得了。”

    唐周点点头:“或许她所知道的也不完全,只是一个大概而已。”

    颜淡嗯了一声,又道:“那她为什么要来提醒我们这些呢?这个秘密既是在她的家中,有很大的可能和她家里人有关,她为什么要偏帮外人?”

    “那就有两种可能。或许是她出于好心,所以特别来提醒我们别涉险。又或者,她也不想让我们查到这底下的事,所以出言恫吓。”

    颜淡微微一笑:“不愧是师兄,看事真是犀利。”

    唐周似笑非笑,又举步往庭院里走:“是么。”只听颜淡在后叹了口气:“其实还有可能是第三个原因的。她知道有种人,觉得自己很是厉害,明知道前面有危险,还是会为了一探真相往里跳。她说得越是神秘,那个人就越是想反其道而行之,义无反顾地往挖好的陷阱里跳。”

    唐周转头看着她:“你觉得我会义无反顾地往别人的陷阱跳么?”

    颜淡想了想,老老实实地说:“不会。”

    “颜淡,其实你也很想知道这究竟是这么一回事罢?从青石镇上的人离奇死亡,到墓地中所见,最后是沈家的种种,这其中一定有某种关联。我说的对么?”

    颜淡左思右想,不得不承认:“是啊。”不过相对于这其中的秘密,她更加想尽快摆脱唐周。如果唐周最后死于非命,她定会记得每逢清明帮他烧纸的。她到底还算是素来善心纯良、品行良好。

    唐周见她承认,又接着道:“我希望你能助我一臂之力。毕竟,在沈家我能相信的只有你。”

    颜淡受宠若惊:“你已经够厉害了,恐怕不需要我帮什么忙了吧?”

    唐周轻轻一笑,眉目清俊:“之前在草堆里看到的那具尸体,麻烦你想想法子挖出来。”

    颜淡被呛得咳嗽。原来他之前说什么不要让人接近庭院,是为了来挖尸首的。她神色凄楚,语音温软:“我虽是妖,但毕竟是女子,你就忍心让我做这种粗活?”

    唐周讶然:“花精一族的男子和女子不是一样的么?”

    “你到底是哪里听来的,这怎么会一样?”

    “那也无所谓。我认得你到现在,从来都没把你当成女子。”

    颜淡咬牙,许久才憋出一句:“你……真是好。”

    颜淡蹲在坑边,看着里面那具森森白骨。她看了一会儿,又转头去看唐周,却发觉他神复杂地看着自己。唐周见她看过来,忙不迭地别过头去看着另一边。颜淡很想把这个场景当成“唐周突然幡然悔悟被她的智慧和容貌打动”,但她也知道,与其等唐周被她打动,还不如让紫麟突然在意她来得容易。

    起码紫麟还是心智正常的妖,而唐周生冷不忌、软硬不吃,比女娲当年补天用的七彩石还难敲打。

    隔了片刻,唐周突然问了句:“你只有半颗心?”

    颜淡不由坐倒在地,抬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唐周,你中邪了?还是染风寒了?是不是觉得头晕眼花?”

    唐周拍开她的手:“没事,我随口问问。”

    颜淡狐疑地看了他几眼,突然有了好兴致:“如果我说,我只剩下半颗心了,你信不信?”

    唐周斜斜看了她一眼:“你觉得我会信么?”

    颜淡一摊手:“我也是随口问问的。”她站起,拂了拂上的灰:“除了这具骸骨,这地底下恐怕还有别的,你是不是也想一具一具都挖起来看看?”她转过走开两步,想了想又回过头来:“我去那边的莲池边上坐坐,你自己慢慢在这里想。想不通的地方,或许我能告诉你一个最接近真相的答案。”

    唐周低头看着那句骸骨,没有伤痕,似乎死前没有受到一点伤害。可如果真是这样,为什么这宅子会有这么多怨灵?他想起沈怡君和沈湘君两姐妹,她们长得如此相似,但又能让人一眼就认出这对姊妹。沈怡君之前说过的那些到底有什么用意,是警示,是驱除,还是一个陷阱?沈老爷既然会在这里葬花,应该也见过这具骸骨,他为什么从来没提起过?

    他用剑鞘将一边的土重新覆盖在骸骨上,突然想到,这里土质这样杂乱,定是时常挖掘翻搅的缘故,而这森森白骨埋得这样浅,恐怕还埋了不久。沈家搬到青石镇的子也不短了,他们可能确实不知道宅子里曾有人暴死,但这具骸骨的由来,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他想理清思路,却怎么也不能将一件又一件的事连在一条线上。

    唐周站起,漫无目的地在庭院里走了一圈,果然看见颜淡坐在莲池边上,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把鱼食,往水池里抛去,鱼儿摇动尾巴游过来争抢。

    他走过去,站在颜淡边。

    颜淡喂了一会儿鱼,笑着问:“我能听懂鱼儿说的话,你相信么?”

    这句话她在进墓地的时候就说过了。唐周差不多清楚她说话的时候必定是真话假话连在一起说,十句话中至少有一半不可相信。比如这句话是随口乱说的,那么下一句必定有几分道理,再下一句可能就是真话了,最后一句话又定是胡编乱造的。除非他失心疯了,否则就不会把她说的每一句话都当真。

    颜淡叹了口气,幽幽道:“你果真是不相信的。你不信我听得懂鱼儿说话,却会相信有人能懂得鸟语,真是奇怪。”

    这句话正说中了他心中所想。唐周不动声色,淡淡道:“沈二姑娘总归比你可信一些,何况有些人负异禀也说不定。”

    “这两位沈姑娘是同胞姊妹,我看也是这世上最不相像的姊妹了。就算是刚见过她们的人,也能一眼分辨出谁是姐姐,谁是妹妹。据我所知,同胞姊妹的子不至于相差那么多,除非她们两人的境遇大不相同,但她们自小就在一起。”

    这几句话恐怕就是真话了。唐周点点头:“你知道得倒清楚。”

    颜淡神色悠远:“因为我也有个姊妹,她和我生得几乎一模一样,很多人都会认错。”

    唐周淡淡道:“就算长得像,还是会有不一样的地方。”

    “是啊,每个人都会喜欢她。明明是一样的容貌,但她看上去就很高贵温柔。你和她说话的时候,不会想开玩笑,只想把实话全都说出来。”颜淡微微闭上眼,“可是还会有人会认错,每个人都会把我错认成她,却从来不会有人把她错认成我。”

    唐周一怔,从认得她到现在,从未见她对什么特别在乎过。将心比心,如果换了是他也会受不了,任谁都不会甘愿当另外一个人的影子。只见颜淡伸过手来:“如果你真的同我,就把这个制去掉好了。”

    唐周看着她,慢慢道:“我是同你的姊妹,竟然还会有人把你错认成她。”

    颜淡微微一笑,明眸皓齿:“这就没办法了。不过照现在看来,等百年之后,你说不定会有机会见到她的,只怕到时候你会更同她,竟然和我长了同一张脸。”她将手上最后一点鱼食都抛进莲池,衣袂飘飘,远远看去恍如仙子。

重要声明:小说《沉香如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