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具棺材一个坑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苏寞 书名:沉香如屑
    喀纳什尔,又称铘阑山,在古语中是漠北之璧的意思。

    铘阑山外,是一片广袤大漠,常年风沙肆虐。而山中却又是另一番光景。彼时铘阑山中的雪还未化,刚长成的幼鹰被雄鹰推下山崖,拼命打着翅膀飞起来;毛绒绒的小松鼠在松树中探出个头,黑漆漆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周遭;胖胖的小老虎在雪地里打滚,不一会儿便被虎妈妈叼着拖回窝去。

    真正的漠北之璧,却是山脉中的一处山谷。

    余墨抬手在横亘眼前的巨大古树上一印,粗壮的树干竟出现了一个清晰的手印。只听隆隆几声,树上的积雪纷纷掉落,树干中心出现一个甬道。他一拂衣袖,径自抬脚往里走。颜淡跟在他后,也走了进去。

    两人在漆黑无光的树洞里转了几转,眼前忽然一亮,明媚的光一下子刺得他们睁不开眼:目之所及俱是繁花似锦、绿草如茵、湖光粼粼,拂面而来的熏风和煦,山谷外边的料峭寒似乎对这里没有一点影响。

    余墨微微眯起眼:“还是家里好啊。”

    颜淡左右看了看,奇道:“往常这个时候,丹蜀肯定会在这里等我回来讲故事给他听,怎么今不在?”

    余墨嘴角微动,还没说话,只听远处传来一声凄厉的叫喊,一团东西从山头上滚下来,手脚并用地爬到两人的面前,泪涕横流:“棺、棺材!那边有棺材!山主,呜呜呜,好可怕……”那是一个头上还长着耳朵、股上拖着尾巴的孩童,红通通的、苹果一样的脸蛋儿,上穿着的衣裳却是胡乱绞成了一团挂着。

    余墨皱眉:“紫麟山主呢?”

    “紫麟山主不见了,山主的房间里有棺材,呜呜呜……”

    余墨一把拎起他的衣领,往颜淡手中一塞:“让这个小鬼马上闭嘴!”

    颜淡在他头顶的柔软耳朵上挠了挠,柔声细语地哄着:“丹蜀乖,丹蜀不哭。我来告诉你一个关于紫麟山主的大秘密好不好?”

    丹蜀耳朵一动,还是泪汪汪的:“什么秘密?”

    颜淡轻摇手指:“你知道威风凛凛的紫麟山主的真是什么吗?”

    丹蜀果真被勾起了好奇心,后大尾巴一摇一摇:“是什么?”

    颜淡微微笑了,还是柔声细气的:“我告诉你,你可不能再哭了呦。等一下余墨山主还要带我们去看棺材,你再哭,他会生气的,一生气就罚你去一辈子看管那具棺材。”

    丹蜀打了两个寒颤,忙摇手道:“我不哭了,保证不哭。山主你千万别让我去管棺材!”

    余墨不可忍受地闭上眼。

    颜淡摸摸丹蜀的头,低声道:“悄悄告诉你,紫麟山主的真是一只山龟,埋在土里都看不出的那种。”

    “噗——”丹蜀破涕为笑,忙伸手捂住嘴,大眼睛骨碌碌转了几转。

    余墨轻喟一声,心中默念三遍“紫麟我对不住你居然让别人知道了你的惊天大秘密”,方才道:“我们去紫麟那边看看。”

    卧房正中摆着一具棺材。质地是极好的杨木,棺木很厚,敲下去没有声响,棺材上还立着一只雕刻精致的鹰头狮镇棺兽,正朝向他们。

    铺在地上的砖头已经被撬起好几块,露出底下的黑土。

    这具棺材有一半被埋在黑土里。

    丹蜀不停地往颜淡后蹭,企图将自己缩到最小,突然衣领一紧,被拎到最前面。颜淡掸掸他的大尾巴,鼓励道:“不要怕,不过是一具棺材。”

    余墨二话不说,走上前仔细看了看,从旁边的兵器架上抽出一把短刀,顶在棺木接缝处,稍一用力,就有杨木屑掉下来。

    颜淡在旁边说了一句:“看来这棺材合上还不久,棺盖和棺都没连在一起。难道最近有干尸住进这里来?”丹蜀抖成一团。颜淡又指着棺木上龇牙怒目的镇棺兽,缓缓道:“镇棺兽,可是专门镇压恶鬼的,不知棺材里面有什么?”丹蜀抖得更加厉害了。颜淡忽然在他肩上一拍:“对了。”他喉中一噎,忍不住打了一串嗝:“什么?”

    “我给你讲个故事。这个故事发生在青石镇上,一个穷人家的孩子,大约和你差不多大,家中老父过世,又没钱埋葬,只好拉到乱坟岗……”颜淡津津有味地开口,只见丹蜀连滚带爬扑倒余墨脚下:“我再也不要听故事了!山主,你也不要把棺材打开,好可怕好可怕!”

    余墨一把将他拎起来,呵斥道:“你是狼妖,竟然还怕鬼?狼族的脸面都给你丢光了!”

    颜淡继续说故事:“那个像你一样大的穷人家孩子死在自己家里,双目突出,脸色发紫,尸首发臭,引来苍蝇尸虫在上面乱爬乱咬,把他那皮包骨头都啃干净了……”

    余墨看她:“颜淡!”

    颜淡嘟起嘴,悻悻道:“好吧,下次再讲。”

    丹蜀闻言,又抖成一团,恨不得用尾巴把自己包起来,寸步不离地挨着自家山主。

    余墨手上用力,只听当的一声,棺盖被推开。他往棺木里瞧了一眼,神色不定,隔了片刻突然将衣摆从丹蜀手中抽出来,扬长而去。

    颜淡心中好奇,往前走了两步,想要走近去看。

    棺木里突然伸出一双手,直地举着。

    颜淡吓了一跳,不由后退一步。丹蜀捂着嘴,却记得之前颜淡说的“要是再哭山主就会让你一辈子去看管棺材”,眼泪只能一圈一圈地在眼眶打转。

    突然棺材里碰的一响,一具干尸从里面跳了起来,它脸上的皮已经被破烂不堪,双目突出,脸色发紫,就和颜淡刚才说的一模一样。那具干尸一跳一跳,口中发出格格的轻响,向他们近。

    颜淡瞧了两眼,抓着丹蜀的衣领:“我告诉你一个紫麟山主的大秘密好不好?关于他真是什么的秘密呦。”

    只见那具干尸急冲过来,一声大喝:“不准说!你要是敢说出去,本座就——”

    “紫麟山主?!”丹蜀张大嘴,几乎可以塞进一个鸡蛋。

    一道华光闪过,干尸顿时变成紫麟山主的模样。一袭墨绿的长衫,黑发垂腰,眉目颇俊彦。颜淡倾施礼,微微笑道:“山主你是故意吓我们来着了。”

    紫麟负着双手,冷哼一声:“本座好好的睡在里面,你们却无故来惊扰,没重罚就不错了。”

    丹蜀凑近颜淡耳边:“为什么山主喜欢睡在棺材里,然后把自己埋到土里?”

    颜淡忍住笑:“你说他的真是什么?”

    丹蜀长长地哦了一声。以往看这位山主,总觉得威风凛凛,颇有气势,话都不敢多说一句,眼下知道他的真是什么,昔威慑力大减,忍不住想笑。“山主穿着的那墨绿色的衣衫,不是很像龟壳上的青苔?”大眼睛一转,突然说出一句话来。

    颜淡一怔,却一点也不想笑。

    紫麟耳目灵敏,将龟壳和青苔听得一清二楚,脸色渐渐沉。不待他说话,颜淡拎起丹蜀立刻往外退去。

    余墨正站在外面,突然眼前一花,就见颜淡抛了丹蜀,往自己后一躲。紧接着就看见紫麟暴怒的脸:“余墨,你让开,我今要宰了这只狼崽子,还有那个混账莲花精!”

    余墨微微苦笑:“先消消气。慢慢说,他们到底犯了什么事?”

    丹蜀在地上连滚带爬,涕泪横流。

    颜淡躲在余墨的背后,踮起脚在他耳边低声说:“因为丹蜀刚才说,紫麟穿着这件墨绿袍子,很像龟壳上包着青苔。”

    余墨轻咳一声,忙拉住暴怒的紫麟:“这件事等等再说。狐族的人已经等在谷外,我们先去看看,莫要让他们久等了。”

    紫麟整整衣衫,慢慢平顺了怒气:“正事要紧,回头再来收拾你们两个。”他扫了两人一眼,眼神如刀:“要是让我听到半点传闻,你们俩就等着魂飞魄散。”言罢,转走了。

    余墨斜斜看了颜淡一眼,抬手在她鼻尖一捏:“又欠我一回。这笔帐你拿什么来还?先说好,我不收不值钱的东西。”

    丝竹绕耳,佩环叮咚,舞姬起舞衣翩翩。

    紫麟斜坐在矮桌前,不动声色地打量着下首坐着的狐族女子。狐族是傲慢优雅的种族。当时整个铘阑山中其他的族类都归附了他们,狐族却放出话来说,就是灭族也绝不会臣服于人。他没什么野心,对此也只是半真半假地说了句好风骨。

    而底下端坐的那个狐族女子一素白,裹着斗篷,用面纱遮住容貌,低头盯着眼前的碗筷菜肴,一动不动,对周遭如何似乎完全看不见听不见。

    紫麟本是想等她说明来意,结果一个时辰都过去了,她连坐姿都没变。他心中不耐烦,转头去看余墨,只见对方膝上趴着一只毛茸茸的幼虎。小老虎正仰着头,张大嘴,露出刚长出来的尖牙,爪子扒着余墨的衣袖。余墨抬手在它头上轻轻地摸着,又拿起一根筷子在酒杯里沾了沾,送到它面前。小老虎伸出舌头,咂咂嘴抖抖背上的毛,满足地趴回余墨的膝上。

    余墨抬头瞧见紫麟脸上的不耐烦,轻轻笑了,缓缓道:“贵客到访,不知我二人有什么可效劳的?”

    丝竹声倏然中止,起舞的舞姬立刻退到一旁。

    那狐族的女子站起,盈盈行礼,风姿优美:“我叫琳琅,是族长的女儿。”她顿了顿,语气坚定:“琳琅这次来,确是有件事想请两位相助。而我狐族也非知恩不报之辈,琳琅愿意委于山主大人。”她微微抬起头,面纱外露出的一双眼十分美丽。

    紫麟抬指轻叩桌面,道:“不知是什么事?”

    琳琅低下头,从斗篷里捧出一团雪白的毛球。那团毛球突然抖了一下,慢慢抬起头,一双眼睛犹如黑曜石,额上的毛垂下来,有点遮住眼。它好奇地看了看周围,又缩回去卷成一团。紫麟眼神锐利,已经看清那团毛球竟然是三尾的雪狐。

    “这是我的弟弟,是我们狐族最高贵的三尾。它年纪还小,有次偷跑出去,回来的时候腿上被下了咒毒,我们都拿这个咒毒没办法。如果两位山主可以解开,琳琅愿一辈子伺候山主。”

    三尾雪狐是极高贵的血统,将来定会继承狐族族长之位。这件事,于两方都好。

    余墨将膝上的小老虎抱到一边,淡淡问:“琳琅姑娘应是还有别的要求罢?此刻提出来,也免得以后闹僵了。”

    琳琅抬起头,用一双美丽妩媚的眸子看着余墨:“琳琅只有一个要求,我们狐族对于伴侣忠诚,也希望山主可以按照我们的习俗来。”

    余墨嘴角噙着笑意:“你就不怕我们已是姬妾成群了么?”

    她似乎笑了笑,声音冷若冰霜:“那也无妨。只要山主将她们全部杀了,不就只有我一个了吗?”

重要声明:小说《沉香如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