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觉醒的右手 第322章 突然降临的救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寂寞如歌v 书名:红尘仙缘录
    萧丽从未如此担心,虽然她闭合双眼,掩饰眼中流露出的惊慌神色,但不经意间的抿嘴、皱眉已经透出她的心声。自散发的柔和金光与周的金色光华融合,萧丽慢慢察觉到他所担心的人的存在。那是一股诡异的力量,发现它时,萧丽有过片刻的错愕,她很难相信这是熟悉的齐小新的真正实力。

    但探查的况即是如此,萧丽开始有些怀疑对齐小新的认识程度。她睁大眼睛,放眼望去,本来铺天盖地的耀目金色光华已经暗淡了许多。而在前方不远处,已经能够看出两个人的轮廓像影子般立在那里。确切的说,是看似男轮廓的形立在前方,双手做出格档的姿势,抵御头顶上方若隐若现的金色巨剑。而他后方,那个有着像茶一般清新的名字的女人,躲在他的后,前方的危险因为前的人,变得全然与她无关,像只躲在温暖房屋中躲避严寒的小黑猫。

    她想,冷香茗一定体会到了幸福的味道。

    既然她幸福,既然他满足,而她本人便成了多余的人。在离开前,唯一要做的事是力保他们二人的安全。然而,事远远超出萧丽的预料范围。

    便在这时,暗淡的金色光中,若隐若现的金色巨剑突然消失。齐小新防御的动作因为对象的消失而立时变换。只见他双掌朝天一拍,周散发的缕缕黑色妖气顿时直往空中激而去。

    清远真人有些疲惫,但袭来的妖气不得不防。他当下法诀一引,周的青光像溪水般汇集而来,只在片刻间形成半只青色罩子,将他上半子护在当中。但下一刻,清远真人怔住了。只见下方如同水幕般喷涌上来的妖气,突然汇集成柱,但眨眼间又变幻成一人的模样。面貌清晰,是个中年男子,只是连同皮肤衣物,通体灰色,只有一双眼睛有雪花般的白色,呈露灵魂类种族生物的特点。那突然出现的中年男子,法袍加,长发飘舞,双脚踏空虽已踏空,却似踏云而上,法飘逸,只是几步过后已经飞上数十丈的高空,清远真人前一尺左右。

    这一时间,清远真人仍未从智暂的惊愕中缓过神来。

    “师父,小心。”远处,脸戴银色面具的男子惊呼。

    清远真人一惊,一只黑色妖气缠绕的灰色手掌,却在同时悄无声息地刺向了他。

    萧丽瞪大双眼。只见空中的清远真人被一“人”用手刺入膛,子一抖,一口鲜血即将吐出却被他强行堵在口中,只有嘴角处挂下一条血丝,将口腔内的空当填满的血液这才找到出口般一滴一滴迅速往外溢出。但他满脸的惊愕神,似乎是并不在意伤,只是盯住前的男子,难以置信地打量了几眼。他前的男子淡漠地抽回右手,清远真人子随即一抖,像风中摇曳的秋叶坠落下来。

    那位被尊为“人尊”的道长,位居三圣之一,如今突然败下阵来,萧丽略一错愕,方才醒来,准备飞接住向地面坠落的清远真人。但后一道银色微风掠过,空中的清远真人已然被一人接住,安稳下落。

    萧丽打量他,但这人戴了银色面具,只露口鼻,以及一双满是担忧神色的眼睛,无法认出是谁。但他既然出手援助清远真人,立场即是清远真人一边,即是正派,应该不是敌人,放下心来,萧丽略一迟疑,把目光投向了齐小新。

    这时,往生之门附近已经恢复沉沉的样子,但骄阳憎恨乌云抢镜太久,撕开乌云丑陋的嘴脸,很快取而代之的是它的灿烂笑脸,随即投下柔和阳光,颇有风云过后才见彩虹的感觉。

    但阳光铺在齐小新的上,却驱散不去像丝带般在他体外围缭绕的妖气,也因如此,照清了像影子般停留在齐小新后的灵魂,只是灵魂的下半逐渐变细,没入齐小新的后背,远远看处,齐小新竟似一具承载灵魂的躯体。

    萧丽大为震惊。而在齐小新边的冷香茗,可能是对齐小新有足够的把握,不必担心齐小新背后的灵魂出手伤她,又是大难不死,秀丽的脸上立时绽出笑容。“没事了!”她拥住齐小新,兴喜地说道。

    齐小新却像木头般被她拥住,没有任何回应。

    冷香茗用略微诧异的目光打量齐小新,但见妖气缭绕,阻碍视线,索轻轻吹气,结果竟然迫使妖气环绕的轨道发生了改变。神有些恍惚的齐小新也就映入两个女人的眼中。

    “掌门!!!”

    “掌门师兄!!!”

    这时,有三个人的焦急声音打破了安静而显诡异的气氛。

    孙道明赵远修寻到风语,此刻赶来,却是撞见掌门倒地流血的一幕,惊怒交加,只是一个纵跃,已经来到清远真人边,见到清远真人尚且清醒,边跪着的银面人已经为他止住了血。赵远修以眼神表达感谢,扶过清远真人,从怀中掏出一只青色小瓶,倒出一粒黑色药丸将它送入了清远真人口中。

    “掌门师兄,是谁伤的你?”孙道明环顾四周,见到场中除了萧丽只剩齐小新与冷香茗。注意到齐小新背后的灵魂,孙道明错愕,心道,“那小子怎么会是那副样子?”

    不等清远真人开口,银面人率先起,对齐小新道:“何方妖孽,报上名来,我从不杀无名小辈。”

    齐小新看了银面人一眼,笨拙地开口道:“我。。。”冷香茗紧张地打量他。

    银面人眼中杀意突现,正迈步,清远真人的声音阻止了他的意图。“你不是他的对手,不可去。”

    银面人回头看了清远真人一眼,肃然道:“既便不是对手,他伤了恩师,我自然要找他算这笔帐。”

    孙道明赵远修对视一眼。

    “恩师?”孙道明问道,“你是?”

    银面人目光锁定齐小新,慢慢道:“齐天。”

    孙道明、赵远修大为吃惊。清远真人脸上却流露出温和的神,虽只片刻,但在风语看来,这竟似垂死的人回光返照后的安详。一念及此,风语不住将手握成了拳,青筋突现,血管内的液体也在此刻被一种名为仇恨的念头点燃。

    “剑圣齐天?”孙道明向清远真人求证。

    清远真人点了点头。

    风语怒目而视。“齐小新,我掌门师伯真是你所伤?”他吼道。

    齐天把目光转向边的青年男子,见他模样俊秀,但一双星目,很是奇怪,看似毫无焦距又似内藏浩瀚星空,只此几眼,齐天竟然看得惊住。

    面对风语的质问,齐小新极力回想了一番,最后似是因为不知该如何回答,沉默不语。

    “那就代表是你了。”风语怒吼道。

    冷香茗气不打一处来。“是又怎么样。”她同样吼道,“是你掌门师伯先要杀他的,他只不过是还击了一下,难道这也不应该吗?”

    风语微惊,回头看向清远真人,期待答案。

    清远真人似是不愿回答。“她说得没错。”他叹了口气,回答道。

    风语底气泄了三分。

    孙道明瞪向齐小新,道:“妖气冲天,就凭这一条已经够诛杀你十次了。”

    冷香茗愤懑不平道:“强也有错吗?就因为他是妖,不是你们元清教的弟子?”

    孙道明一咬牙,道:“歪理。”看了一眼风语,“风语,你伤未好,照顾好你掌门师伯,剑圣,五师弟,我们一起上,替天下苍生诛杀这个魔头。”

    说罢,伸手一招,袖口内飞出玄武印法宝,停于手心,旋转不停。剑圣与赵远修也是祭出法宝,一副准备拼杀的姿势。

    却在这时,虚空降下一道金光,一袭白袍如飘落的雪,缓缓降于地面。

    众人惊住。即是神有些恍惚的齐小新,也在此刻似是清醒了许多,微微皱眉,凝视落在他与公孙皓两拨人之间的人间之神。

    先知的半张脸依旧照在影中,他花白的胡须随着扬起的嘴角而动了动。“来得还不算晚啊。”他用近义调侃的语气说道。

    孙道明、赵远修几人显然是猜不透先知此刻出场的目的。

    冷香茗清楚先知向来是正义公正的化,此刻出现,应该是以正道人士的份出场。她担心先知以同样的借口伤害无辜的齐小新,转睛一想,诚挚地微笑道:“多谢先知。”

    先知果然被她吸引。“谢我什么?”他似乎不清所因,感兴趣道。

    冷香茗道:“多谢先知的指引,不然今生我不可能遇见替我除去面纱,和我厮守一生的人。”

    先知微笑点头。

    孙道明皱眉,大感不妙。不料先知不再与冷香茗多言,转头看向这边,他微微惊了一下,发现先知的目光却是投在掌门师兄的上。

    “人尊。”先知和言道,“当年我是给了你一些提示,但现在看来,你似乎选错了对象。”

    “错了?”清远真人大惊,想要起,正视先知,却是伤势严重,只一动,立时犹如刀枪钻心,难忍疼痛,重新跌回地面。

    赵远修眼疾手快,伸手扶住了清远真人。

    先知望向往生之门:“你们离开吧,剩下的事我来处理。”

    孙道明不解,但因份,不好当面质疑人间之神的决定,只能用询问的目光看向同是三圣之一的掌门师兄。但清远真人却是一言不发,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快走吧,别忘了当年我对你所讲的话。”先知催促道。

    清远真人闻言,如梦初醒般望向先知,又是看了看边的四人几眼,这才忍住剧痛,道:“我们离开这里。”

    孙道明赵远修不好违背掌门的命令,一左一右,搀扶伤重的清远真人,一点地面,飞跃入往生之门的金光内。风语回头看了齐小新一眼,神色复杂,尾随孙道明三人去了。而齐天有些犹豫,毕竟清远真人等一行人,他们是特殊时期进入亡灵深渊,较比于他,早已失去自由之,只能老死在此。但是担心恩师的伤势,齐天试着迈出步子,见先知没有出言阻止,立时飞入往生之门。

    冷香茗呵呵笑着:“都走了,那先知爷爷,我们也走了,再会啊!”

    先知微微一笑,道:“你可以走,但他不行,至少现在不行。”

    齐小新微微眯起双眼。

    冷香茗装糊涂:“为什么啊?”

    “因为他必须和我走一趟。”先知温和答道。

    冷香茗顿时变了脸色。“那你还不是要他的命,原来堂堂的人间之神也和那群伪君子是一路货色。”

    先知道:“我以先知的份答应你,绝不伤他一根毛发。”

    冷香茗正开口,先知反扬手一招,道:“你,跟我走一趟吧。”

    顿时,齐小新被一片金光裹住,升入半空,随同先知消失了。

    事发生不过片刻的时间,冷香茗惊醒过来,瞪眼仰望天空,而在这时,突然传来中年男子温的呼唤。

    “香儿。”

    香儿是她的名。

    转过去,冷香茗瞧见一人落在前方不过数尺的位置。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冷香茗略显惊奇地打量前的神秘男子。

    神秘男子戴了金色的面具,即是与齐天一直藏在暗处的金面人。面具无法遮掩的嘴唇动了动,露出笑容:“我怎么会不知道你的名呢。”

    说话间,金面人扬手揭去了脸上的面具,一张面带温和笑容的脸呈露在冷香茗的眼前。

    冷香茗注视他,只过片刻,她确定这是一张陌生男子的脸。

    金面人倒是一副与冷香茗很是熟络的样子。他笑着说道:“怎么,有了胡子认不出了?”

    冷香茗仔细观察眼前人,脑中想像他除去胡须的形象,一个举止儒雅,眼神温柔的青年男子形象随即生成。

    金面人好奇道:“难道你婶婶没有将画像给你?不可能啊?那。。。难道你是从未看过画像一眼?”

    冷香茗的眼眶却已红润,豆大的泪珠被眼皮轻轻一推便滑落下来,在霜雪般的皮肤上排成两条蜿蜒的小溪。

    “爹?”

重要声明:小说《红尘仙缘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